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万润南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邓小平在内部讲话中提到了两位知识分子:方励之和刘宾雁。并且认为“方励之是恶意中伤,应该起诉。刘宾雁说话还比较有分寸。”


   
   1988年夏天以来,民心躁动。作为民意代表的知识分子,也开始活跃起来。最引人注目的,是方励之。当时他出席各种演讲会,主要是在大学。方先生言辞犀利,批评的矛头直指“四项基本原则”,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反对“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提倡“全盘西化”。
   
   邓小平说方励之“恶意中伤”,是指1988年8月15日,方励之在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对中国留学生发表演讲时,提到“一些中央领导人或他们的子女在国外银行有账号,有存款”。这句话让邓大人恼羞成怒。
   
   方先生有一篇文章回忆这段往事:“我还没有离开澳大利亚,北京的朋友就紧急传话来:邓小平已知道了我在澳大利亚说的话了(果然线人无处不在,工作效率也高,大概是在留学人员中发展的)……他要诉诸法律,起诉方励之。”
   
   邓大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方先生成了邓小平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时,北京的大学里举办各种“研究会”、“讨论会”、“沙龙”、“讲座”,方励之、严家祺、苏绍智、温元凯、包遵信、张显扬、孙长江、金观涛、戈扬、许良英等人,是那里的常客,他们经常受邀请去发表演讲,因此被称为“青年导师”。
   
   我和这些知识界的朋友偶尔有交集,因为有机会共同出席一些这样的聚会。有过比较深入交流的,是孙长江和张显扬。
   
   有记录的,是在1988年11月30日晚,孙长江和张显扬联袂到四通来找我。他们刚从无锡一带社会调查回来。孙长江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主要作者之一,张显扬是社科院马列所的研究员,和李玉的母亲是同事,我岳母非常称赞他的才华,和我也是可以深谈的朋友。1987年,中共开除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三位的党籍,当时还有一位未公开点名也被开除党籍的,他就是张显扬。
   
   开门见山,老孙就告诉我:这次社会调查,听到一些对四通的反映。出于对你们的不了解,有些则是误传。第一,说你是万里的儿子,第二,说四通是倒爷,不生产。
   
   张显扬说:最近周光召的一次谈话,也说你们是“倒爷”,表示对你们不以为然。
   
   我说:前阶段大势所趋,周光召也违心地说过几句四通的好话。现在形势变了,就说心里话了。人的境界,要从风浪中看。
   
   孙长江谈到了当时的《文化书院》,张显扬说,最近准备办类似的函授,想有个名义自己办,希望借四通一个名,可以叫“四通企业文化研究所”。在市科委了解一下,申请手续很罗嗦,先办一个账号,事情就可以做起来了。
   
   我回答:第一,你是老朋友了,远在四通之前,1982年,钱宁在北京办《科技导报》,当时我们就一起参与过,在那里还邂逅了北大的郭罗基和胡平。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谓源远流长。第二,你在马列所,和李玉的母亲在一起,她对你也非常信任和赞赏,大家知根知底。第三,四通发展了,也有一定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你愿意来,这是对我们整个事业的支持,经费支持是应该的,不能让你做无米之炊。要一些筹备费用,绝对不成问题。办研究所的手续,可以找曹思源取取经,他刚办了“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应该有些体会。
   
   孙长江对张显扬也推崇备至,引用北大书记的话:最近举办读书月活动,学生反映最大的是张显扬的讲话。张“谦虚”了一下:我就讲了30分钟。
   
   张显扬忧心忡忡地说:赵紫阳已经十二天没有消息了。还记得在一次研讨会上,张显扬语出惊人:如果3000万盲流,和方励之这样的知识分子结合起来……
   
   孙长江说:一个月前,小平找过李鹏:“喘一口气是可以的,但改革还是要搞。”现在越来越证明,把胡耀邦搞下台,铸下了大错。这次萎缩不是什么经济危机,而是政治危机。乡镇企业已经倒掉30%了。据说,邓小平要各级干部用党籍保证,把乡镇企业压下来。
   
   我感叹:我们的领导经常犯常识性的错误,一亩地能打多少粮食?地里长苗好,还是长草好?这不是什么高深理论问题,而是常识问题。经济有自身的规律,违反规律,是要受惩罚的。要不是最终下台,要不就引起一场动乱。
   
   孙长江明确地说:李鹏代表了“倒退”。
   
   我说:不要把保守派估计得太强大,一、农民不肯退回去了。回到排着队,吹哨子下地干活?再也不行了,四川的农民说:虽然也有不满,用机关枪也不能把他们逼回去了。二、沿海的经济已经是复合经济,他们敢动三资企业吗?三、还有我们这批民营企业,王洪德说,孩子生出来了,塞不回去了,除非把我们掐死。一句话,国门打开了,就再也关不上了。
   
   老孙同意我的说法:基本上,是回不去了。辨子剪掉了,装不上去了。皇帝不会再有了。个人可能牺牲,历史不会倒退。
   
   回顾当时的讲话,心底还是泛出一个疑问:历史真的不会倒退吗?
   
   
   #
(2012/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