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万润南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1988年8月11日至9月10日,历时一个月,《经济日报》开展了一个月的关于“四通现象”的大讨论。正当讨论如火如荼地展开之际,一场经济风暴正在悄悄来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1989年的那场政治风暴的前奏。这就是所谓“闯价格关”和由此引发的“抢购风潮”。


   
   早在1988年3、4月两会期间,李鹏到邓小平那里汇报会议情况。邓小平问:代表们意见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李鹏说是价格问题。具体说,是因为价格的双轨制造成的腐败和经济秩序混乱。
   
   所谓价格的双轨制,是指同一种商品有两种价格:计划价格和市场价格。这是从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向完全的市场经济过渡时,一种权宜的办法。这是改革过程中必须接受的现实,是无法回避的选择。问题是,有权力的官员将计划内商品卖给黑市,从中赚取差价,“官倒”、“倒爷”正是在这种背景中产生的。这种寻租活动获得了巨额垄断租金,并催生了中国第一批“权贵资本”。老百姓对此深恶痛绝。
   
   邓小平当时就提出:要下决心闯过价格这一关。并且认为:“长痛不如短痛”。
   
   从此,价格改革成为当时经济改革的中心议题。
   
   1988年8月19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一条重要新闻:8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开会,做出了关于价格改革的决定。在传达物价闯关的决定时,甚至提到军队和警察要作好准备,防止价格改革中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他的意思是说:治国如同做菜,掌控火候非常重要。既不能操之过急,又不能滞后拖沓。应该说,闯物价关是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头等大事。如此大事,就这么一宣布就揭了幕,不客气地说,有点草率了。1988年初,四通承包云南电子设备厂,第一次招聘,尚且知道要“紧烧火、慢揭锅”,名单一批批公布,人头一个个落实、工作一步步跟上,还发生了一位老职工想不开,差一点出意外。后来我针对三批人分别讲了话,才人心安定下来。
   
   草率的结果,是引发了抢购潮。
   
   新华社的高级记者杨继绳——他是我们清华的一位杰出校友,曾经这样记述了这次风潮:
   
   “8月19日当天,各地就出现了抢购潮。”
   
   “当时群众抢购的情况是触目惊心的。从草纸到电池,从服装到鞋帽,从彩电到冰箱,见什么抢什么。着了慌的居民们恨不得将所有的纸币都换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品,恨不得将几代人需要的东西都买齐。武汉有人买了200公斤食盐,南京一市民一下子买了500盒火柴,广州一女士扛回10箱洗衣粉。混乱的秩序使得商店不敢敞开大门,在门缝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门缝之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抢购队伍里,拥挤、咒骂,有的地方还出现了小骚乱。”
   
   “与抢购同时发生的是银行门前排起了挤兑的长龙。湖北有的县银行因不能及时支付,柜台被愤怒的群众推到。”
   
   ……
   
   在四通,并没有太大的反响,因为大家收入比较高,所以对物价并不敏感。但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为了遏制抢购风,1988年9月6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财政部建议控制集团购买力,控购物品包括“电子打字机”。四通的产品,成为控购对象。
   
   我们隐约地感觉到,山雨欲来,已经是风满楼了。
(2012/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