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万润南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正当我们在为四通的股份化和国际化布局的时候,中国知识界刮起了一股“上书”风。继方先生1989年1月6日上书邓大人之后,2月23日,北岛、吴祖光、汤一介、金观涛、李泽厚等三十三位文化界名人上书中央。2月26日,许良英、于浩成、李洪林、张显扬等四十二名科教界人士再次上书。3月14日,又有戴晴、苏煒、陈奎德等四十三名知识分子的签名信。其主题都是呼吁政治改革。


   
   中国近代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是1895年康有为领头的“公车上书”。知识分子上书言事,是一种特有的中国政治文化。我查了一下历史:“汉制﹐吏民上书言事﹐均由公车令接待。上书人多有因此而被大用者。”
   
   “上书人多有因此而被大用者”,康有为等人因为上书得以在上书房行走,开启了戊戌“百日维新”。1989年春,中国的知识分子争相上书,也是希望能启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就像当年的老佛爷讨厌康梁一样,邓大人显然不喜欢这一套。但赵紫阳的心态,一如当年的光绪帝,更愿意倾听民间草根知识分子的呼声。
   
   当时,我离这一切都很远。对勇于上书言事的知识界,我保持一种关注和敬意。我更关心的,是四通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具体来说,是四通的三化:管理的职业化、产权的股份化、市场的国际化。1989年2月1日,由谈锋主持的美国四通在硅谷山景城正式开业。
   
   除了三化,我正在为四通的生存和发展寻找更大的空间。这里讲的空间,不是指我们的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而是指实实在在的、房地产意义上的生存空间。
   
   四通在急剧膨胀,许多专业公司都挤在一个营业大厅里,我需要为他们找一个相对独立的家。人员在倍增,他们需要办公的空间、营业的空间、开发的空间、生产的空间、生活的空间……应该说,海淀区是个好“婆婆”,对我们几乎是有求必应,非常配合,甚至是费尽心机:
   
   首先是在中关村南路,原来有一个饭店的项目,海淀区让我们接手了,这就是四通饭店。该项目由刘东明负责,他是洪学智的女婿,还是我的宜兴老乡。他曾经是海华(清华和海淀合作的企业)倪振伟的部下。1989年初,主体工程已经完成,开始内装修了。完工以后,四通的管理部门和开发部门将会用常年包租的方式在那里落脚。
   
   在四通的主营业厅旁边,有一家当年在中关村颇有名气的颐宾楼。海淀区决定把它交给四通,1989年2月25日,我被召到区里专题谈和颐宾楼的合作。
   
   这两处是近水楼台,是可以立竿见影的空间。长远规划的,还有两处,一处是苏州街,一处是上地。
   
   有一天,张福森和史定潮区长把我叫去,打开了一份北京市的规划图,从西三环北路往北,延伸出一条红线,就是原来的苏州街,将要开发成商业街。其中有一大段,是八一中的围墙。然后建议我们每年提供大约40万元教学经费,和八一中学合作办学。将来商业街一旦动工,四通就可以把这一段围墙改建成铺面房。用新型建筑材料,两层楼,一层营业、二楼办公……很遗憾,后来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暴,把这一切都化为泡影。
   
   但在当时,还热热闹闹地举办过一次合作仪式。1989年1月27日上午十点,四通公司与海淀区教育局合办“八一中学”的签字仪式在西苑饭店举行。出席签字仪式的,有北京市文教办史文彬副主任、北京市教育局杨玉民副局长、海淀区委张福森书记、海淀区张宝章副区长、八一中学校长兼书记徐顺意、副校长魏德纯、副书记陈瑞林等人。
   
   这个八一中学,原来是军队干部子弟学校。所以,这次签字仪式,海淀区还特别邀请了原北京军区司令杨成武暨夫人、原北京军区政委王平暨夫人。他们的身份是八一中学的老上级、老家长。据说,八一中学这片地,就是部队进城后,他们出面找北京市政府要下来的。这次请他们来,也算是为我们的合作背书。
   
   上地,是史定潮区长亲自带我去的。她指着当时的一大片农田,说,你就划吧,你划多大我们就批多大!我说过我当时的感受:脑海中浮现出我在美国看到过的IBM在佛罗里达的工厂……觉得我们离那个憧憬不远了……听说,现在的上地已经是高楼林立,而且有地铁直通。但留在我的印象里的,依然只是一片农田。如果我有生之年能够返乡,我一定要去那里看一看。如果我不写这些文字,人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叫“上地”的地方,本来有可能是“四通城”……
   
   当中国的知识分子纷纷上书言事的时候,我沉湎在自己的世界里,关心的是四通的生存、发展、空间……所以,我不是公共知识分子、更不是边缘知识分子。不仅不边缘,还是戴着各种桂冠的“先进人物”:什么“十大科技企业家”、“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管理专家”……1989年2月28日,我在人大会堂《北京市先进人物报告团首场报告会》上发了言。我说的,都是一些老生常谈,我这里就不赘述了。但当时人们听了,也许会感觉耳目一新。记得四月初从南方出差回来,到家已是深夜,一打开电视机,竟是我在人大会堂的长篇发言。我自己都听得十分乏味了,但我的一位小时候带我长大的舅妈,说他们全家都听得如痴如醉。我认为,这里更多的是因为亲情。
   
   
   @
(2012/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