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万润南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ZT中国社会为何陷入群体性事件的包围之中(乔新生)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ZT你们假装申报,我们认真监督(孙立平)
·宁断
·凝立
·ZT清末商人的宪政情怀(刘军宁)
·ZT商人聚會討論“中國未來30年向何處去?”
·ZT中国政改的希望寄托在商人的身上
·悼林希翎
·【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秋
·[贺新郎]唱和小胡
·关注郭泉
·【七绝】重阳—为黄永玉老补三句诗
·有感于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
·记2009年中国年度汉字
·【七绝】枯木赞
·代课教师叹
·七绝四首叹时政
·宜兴万氏(1)义者宜也
·宜兴万氏(2)毕公苗裔
·宜兴万氏(3)毕万入晋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1988年初,四通承包云南电子设备厂。我曾经说“这是当年经济体制改革中一件标志性的大事,一个民办企业承包了国营大厂,一个千金小姐嫁给了穷秀才,一个卖油郎独占了花魁,这都是有审美价值、可以千古流传的佳话”。


   
   现在,承包一年了,该缴答卷了。
   
   1989年2月15日,我飞昆明参加云南厂庆祝承包一周年的活动。下午三点,庆祝活动在昆明海棠饭店拉开序幕。首先是郑厂长汇报工作,只见他意气风发、满脸红光。他们缴出了一份十分亮丽的成绩单。
   
   销售额:承包协议3,200万元,实际完成6,118万元;
   利税总额:承包协议320万元,实际完成578万元;
   
   另外,云南厂与四通在北京合办了一个营销为主的蓝天电脑公司,当年的销售额为739万元,利润96万元。
   
   然后是一场丰盛的晚宴,我记得有鲜美无比、原汁原味的气锅鸡;有香汤浓郁、清爽适口的过桥米线……之后,我发表了即席讲话:
   
   各位领导、全体同仁:
   
   我们的合作有一年了,刚才郑厂长总结了这一年来的成绩。我想补充讲四点:一是成绩是怎样取得的;二是我们成功的意义是什么;三,我们面临的问题;四是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一、成绩是怎样取得的
   
   毋容置疑,我们一年来合作是成功的。任何一个人,开始时赞成也好,反对也罢,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也好,现在都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合作是成功的。去年云南厂的经济效益是建厂以来最好的;职工生活水平的提高幅度是最大的;干部和员工的观念转变是最快的;云南厂在整个行业中的排名是空前的;领导班子的团结、协作和配合也是前所未有的。
   
   但还是有人议论纷纷。我听到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你们四通作为承包者,没有看到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成绩的取得,主要靠我们自己。你们既没有派人来,也没有给投资,更没有给订单……
   
   对这个问题,我谈谈自己的看法。确实,是你们几年来,已经在产品选型、市场开拓、生产能力、管理方面都做了充分的准备。之所以出色地完成了今年的各项经济指标。主要是靠云南厂的干部职工,是你们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基础和能量。
   
   但是,我们的合作,是为这种能量的释放创造了环境和条件。我们是外因,你们是内因,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内因是主要的。如果没有合作,这种潜在的能量能发挥出来吗? 所谓合作是成功的,正是成功在为这种潜在能量的发挥创造了环境和条件。去年我们一来就讲,我们只当教练员,不当运动员,我们动口不动手。有人问,“你们凭什么以教师爷自居,你们懂什么?有什么资格来当教练员? 我们讲,我们的一些观念和机制,并不是四通的专利,这是改革、开放的潮流所带来和倡导的。正如有些人所说,四通那一套都是报上讲过的。我们只是在实践中先做了一步,因此有些心得、体会。然后我们把自己的体会介绍给了云南厂,你们再结合自己的情况,发挥得非常好,所以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
   
   所以,这个成绩的取得,主要是靠你们自己。我们只是把自己的体会坦率地、全部地、无保留地传送给你们。你们把它们和工厂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在竞争机制,在优势组合,在泥饭碗,在管理模式等等方面,你们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这是一年来你们取得成绩的根本原因。
   
   二、这种成功有什么意义?
   
   正因为我们没有动手,没有派更多的人来,没有给更多的订单,更多的产品,更多的投资,而且做成功了,这样成功的意义远远要比我们参加了管理、给投资、给产品、给订单更具有普遍性。我们当前改革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是,怎样才能把国家已经投资了一万亿资产的国营企业的潜在生产能力发挥出来。云南厂引进了民办企业的机制后,靠自己的干部、职工,靠自身的产品生产能力,就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对中国整个经济改革具有相当普遍的意义。
   
   我们的合作是个新事物。衡量一个合作是不是成功,只有一个标准,就是生产力标准。云南厂的经济效益堤高了,职工的生活水准提高了,对国家贡献增加了,这就是成功了。
   
   三、目前面临的问题
   
   我们的合作有没有问题?有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合作还要不要继续下去,下一步的合作是画逗号还是画句号?
   
   可以说,四通和云南厂合作的成功是例外中的例外。首先,如果没有云南省领导,包括省政府,和省电子局领导的远见卓识,敢于引进机制,我们的合作是不会成功的。当时合作一开始,就受到了各个方面的强烈反对,其中一个理由是,云南厂是一个好端端的厂,凭什么要把他卖给四通?于是,操办这项合作的朋友就成了出卖云南省好企业的罪人。在这个时候,云南省领导讲过一句非常有远见的话:几百万利润是小事情,关键是要把四通的机制引进到云南来。如果没有这样有见地的领导,这个合作能成功吗?
   
   其次,云南厂本身发展走过与四通很相似的道路。这在众多国营企业中是特殊的。我们能找到这样一个合作伙伴也是一种难得的机会。在与云南厂合作之前和之后,我们有过许多类似的机会。但是我们对对方厂的情况,包括领导的素质,比较没有把握。这个期间我们答应做的只有与云南厂合作这一件事。我们觉得这样的合作容易成功。因而这也可以说是一个例外。
   
   第三,去年在原材料的涨价,市场紧缩、竞争激烈、价格降低这种情况下,云南厂能取得这样的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又是一种例外。既然是例外中的例外,他就要受到那个普遍的、传统的、理所当然的那样一些观点、想法的议论、干涉。我们做事情真难。如果去年要是做得不成功,没有完成承包指标,会怎么样? 完成了尚且如此,不完成可想而知了。应该说,我们作为承包者,责任仅仅是以承包的方式进行合作,这是合作的本质。我们并没有来当钦差大臣,并没有来包办一切。1988年合作成功是引进了机制。可以说是引进机制的一年。这会与传统观念、传统机制发生冲突的。现在种种议论的来源,就来自两种体制并行的矛盾和冲突,来自和传统观念的矛盾和冲突。如果我们不清醒地看到这一点,或者说找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那我们这个合作只好画句号。画了句号,有人会欢欣鼓舞,但是我看到,这对云南厂、对四通、对国家的根本利益是一个损害。我们不想做有损于国家利益的事情,不想做既损害云南厂、也损害四通的事情。
   
   但是,有些事情是由不得我们的。如果说我们通过这一年的合作,为云南厂的发展铺了路,开了渠道,铺了垫子,云南厂也认为,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机制了,就可以靠自己干了,再与你们合作就没有必要了,我们完全拥护。我们能够通过一年就给铺好路,人家以后可以干得很出色,这样的好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做? 我们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我们的合作不是为了考虑局部的经济利益,我们是考虑这种合作对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对国营企业的改造、焕发活力,可以有所贡献。
   
   四、今年怎么办?
   
   “长期合作,优势组合,争取时间,走向世界”,这十六字是我们当初合作时提出的宗旨。所以,我们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把合作继续下去,往前干,干得更出色,用更好的效益,更大的成果来回答那些议论。如果我们在市场上失败了,我们承认自己无能。如果我们在市场上成功了,我们就不仅是经济上成功了,而且对改革又会起推动和示范作用。
   
   今年怎么做? 如果说1988年我们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引进机制,那么1989年我们再做一件事,为长期合作找到一个结合点,把优势组合更扩大范围。这几天,我们和厂领导详细的检讨了1988年的成绩和问题,讨论了1989年的发展和计划。我们取得的一个共同的认识:长期合作要找到长期合作的结合点。我们要走向世界,光靠云南厂和四通两家的优势还不够,我们还要把更多的优势组合在一起。具体的说,在四通发展的过程中,在云南厂发展过程中,各自都有一些海外的合作者,我们应该找到一种形式,把来自的海外合作者的优势也组合到我们的优势组合中来。
   
   具体来说,就是“2+2”四方合作的计划。四方,是指云南厂、Unisys、三井和四通。第一步,按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在四通股份公司的框架内搞一个合作项目;第二步,条件成熟时,允许Unisys和三井各增资五千万美元,占股份公司的百分之二十,然后打包上市。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这就是我们在香山会议中提到的方案三。
   
   
   
   @
(2012/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