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BURMA-缅甸风云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世價值的中國先知——方励之

作者: 蘇曉康
   
   四月七日凌晨不到兩點,王丹從加州打來電話把我叫醒:「老方去世了!」我再也睡不著。
   離開兩個人,我們沒法描述中國的八十年代,一個是鄧小平,一個是方勵之。這是老方走後我想到的第一個問題,而隨著歲月流逝,在大歷史,或大時間概念之下,方勵之的意義會越來越超過鄧小平。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有一個眾所周知的先例:人類至今並將永遠記住伽利略,誰還知道當初迫害他的教皇姓甚名誰?那麼就讓我從八十年代說起。
   置身狼群的孤獨

   我在國內沒見過老方。照例,我該叫「方老師」的,因為是晚輩;但在八十年代的「反革命」輩份上,我們應該是「同輩」,於是就一口一個「老方」在海外叫起來了。八十年代有所謂「四大青年導師」,版本不一。我的版本是這四位:方勵之、溫元凱、李澤厚、金觀濤。我認識後兩位;前兩位,都是科技大學的(可知它當年的厲害),我都是到海外才遇見他們。
   我可能跟方勵之相遇的第一次機會,就是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老布什在長城飯店的總統告別宴會,一個選錯了時間、地點、客人的德州烤牛肉宴。我也在洛德大使邀請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名單上。那天傍晚,我坐輛小車往東郊趕去,沿途只見軍警林立、如臨大敵,我也不斷被警察攔住:「出示你的邀請函!」;越接近那個飯店,攔截得越頻繁。我雖然一一過關,並最終落坐宴會席,同桌的還有另一位「青年導師」李澤厚,但是我們都不知道,那一路上瘋狂攔截的對象,只有一個方勵之,仿佛一個國家的整部機器在阻截一個人。這幅景觀,文革中都沒有出現過的,真是大開眼界。後來讀老方的回憶文字,才知道「當局採用的五大對策」:一是戒嚴截車,二是「最高特工」攔路阻截,三是停擺公共交通,四是陪同「散步」,五是「護送」到記者招待會。
   在當代中國政治史上,這是具有多重意義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它測試了所謂「改革開放」的邊界,展現了中共初級的國際交往和外交禮儀的水準,也包括其社會監督控制技術——中共當年真是「小兒科」,社會監控技術也有一個「現代化」過程,也是經濟不「起飛」就沒錢去買的。在另一端,這個事件也測試了中國異見者的承受力、公民社會的虛實。我覺得,後者其實更重要。一個極權社會的蛻化,必定導因於異見陣營的成長。當方勵之幾乎還是「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的時候,你也別指望這個體制會收斂、社會能改善。
   好像老方後來跟我描繪過他們當時的感覺:「就像在荒野裡被一群狼圍追」。這個形容,給我印象深極了。這也是對八十年代的另一種寫照(通常的說法是「開放」)。今天,它可以擴展到國內的無數維權律師、異見知識分子、訪民,無後台的民營老闆,甚至主張復辟文革的左派們。
   本來方勵之搞的天體物理,就是「高處不勝寒」的一門學問,所以他注定寂寞。在八九天安門運動勃興之前,老方所處「高處不勝寒」,已是持思想和政治異議之境,尤其他寫了一封信給鄧小平建議「大赦天下」。他是一個科學家,本能地以科學規律質疑共產黨的意識形態,還帶了點「知識的傲慢」:
   「如愛因斯坦強調的,歐幾里德幾何學是哲學家發明的體系,它並不限於數學家,而是所有『愛智』者都應遵循的邏輯。它是各種學問的普適基礎。歐幾里德的書名是《原本》,而並非《幾何原本》。據傳,柏拉圖在他的學院門口寫著:『勿讓對幾何學無知者入內』。」
   徹底的「西化論」
   方勵之的「前衛」,並沒有被研究中國思想史的學者所重視。他們只琢磨「五四」以來的「反傳統」思潮及其流變,也認為五四倡導的「科學與民主」過於「簡陋」,沒有承傳。其實在方勵之身上,我們恰恰可以看到「德」「賽」兩先生的一種合體。
   或者我們這樣說:梳理當代思潮演變,只見李澤厚的「救亡壓倒啟蒙」、金觀濤的「超穩定結構」,卻不見方勵之的「普適」論說(他不採用「普世」一詞),乃是一種殘缺的「人文」觀,有點類似在現代思想史上,只見胡適,而不見丁文江。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方勵之獨特的「西化論」。一九八九年四月四日,也就是天安門學運噴發兩周前,他寫了一篇紀念「五四」七十年的文章《從北京天文台看中國民主進程》,從利瑪竇來華開始,梳理一部三百年「科學注入史」,結論是:
   「這一段科學注入史也許有助於我們從更長的歷史背景上來理解今天的民主困境。第一,對中國的民主進程似還可以不必太悲觀,與三百年的科學注入史相比,七十年的民主注入時間雖已不短,但還不致令我們完全氣餒;第二,現代化和民主化的基本原則和基本標準,像科學的原則和標準一樣,是普適的,無所謂『東法』或『西法』之分,只有落後與先進之分,正確與錯誤之分;第三,阻礙現代化和民主化注入中國文化的錯誤觀念,與阻礙科學注入中國文化的錯誤觀念是相似的,即各種版本的『中國特色』論。」
   這段思想,可以概括為一句方氏名言:「不存在一個所謂中國特色的現代化,就像不存在有中國特色的物理學一樣」。時至今日「中國模式」這個怪胎終於禍害全球,我們才得以返觀方勵之的先見之明,超越許多理論家和人文學者。
   八十年代的方勵之,崇尚利瑪竇「以輸出普適價值觀為使命」,他直言不諱:神父利瑪竇是文化侵略者中的先驅,「稱之為文化侵略實質不錯。武裝侵略的目的是攻城掠地,文化侵略的目的則是在價值觀上的『攻城掠地』。利瑪竇之所以遠離故土,經印度到中國,就是堅信,他信仰的價值體系,不但適用於Macerata(編按:意大利城市,利瑪竇故鄉)和意大利,也適用於印度和中國。是普適的。他的使命就是『感化異教徒使他們皈依』普適價值觀。(在我們的領域中,universal習慣譯為普適而非「普世」,強調的是,其適用範圍不但包括整個世界和世人,而且超過世界和世人)。」
   在當代中國,有誰比方勵之更「全盤西化」嗎?我因《河殤》而頗為世人詬病「全盤西化」,今得方勵之為同道而幸甚焉。抨擊「西化」,今日已成「國情特殊論」的利器;反「西化」,亦不過是種種「有中國特色」、「中國傳統」、「中國模式」的遁詞而已。反之,徹底的「西化」,亦不過是「普適化」、「普世化」、令中國匯入世界潮流、令普世價值植入中國價值體系而已。
   方勵之不僅在「思想史」上留下痕跡,他的經驗,還關乎極權制度下「科學家」的良知問題。中國科學界在毛時代,有極其惡劣的記錄,乃眾所周知,其洋洋大觀者,便是「兩彈之父」錢學森,論證「利用太陽能可使糧食畝產達到幾十萬斤」,對「大躍進」推波助瀾,終使四千萬農民餓斃,居然連始作俑者毛澤東都說「上了科學家的當」。中共當道的六十年裡,整個知識界臣服、犬儒、同謀,這部恥辱史延續至今。「科學家」可以不問善惡,不管是非,助紂為虐。
   科學家中有「反骨」者鳳毛麟角,方勵之是佼佼者。他不僅繼承了西歐聖賢和科學巨匠如歐幾里德、柏拉圖、伽利略、利瑪竇、愛因斯坦的知識和精神,更承傳了天文界先哲們反抗羅馬教廷野蠻「天禁」的勇氣,「就觀測天文學而言,大清二百多年,就是一張無字的大白紙,遠不如元朝。海禁,天禁,文字禁。若當時有網絡,也會有網絡禁。禁,禁,禁——一個價值體系衰亡的前兆」,他在「自由化的八十年代」,乃開風氣先者,勇敢地向龐大的現代極權體制挑戰,並成為中國天字第一號政治犯(在逃)。
   從天體到地球的「人權」
   我終於見到老方和李淑嫻,是在普林斯頓高級研究院他們的住所。李淑嫻熱情招待大家,老方則比較沉默。他們剛剛經歷了那場舉世震驚的「大使館避難」。我不知道老方以前的性格,是隨和還是孤僻,但似乎他從此不苟言笑了,而他的文字則充滿幽默。比如,他提到中國政府要求他交一份「請求寬恕」的信,才能離開中國,此時梵蒂岡方面對他說,這種懺悔可以寫,特別是物理學家更可以寫,因為伽利略就寫過「認罪懺悔」;並表示很樂意代他草擬。
   他們在東岸待的時間不長,老方就應聘到亞利桑那大學教書去了。從此,我們只在人權組織的會議上相遇,延續二十年。流亡的方勵之,關心兩個極端:天體和地球上的人權。九十年代初,他出任紐約「中國人權」雙主席之一,我忝為理事,所以一年總要見上一面。很多年來,在帝國大廈高高在上的那個人權組織,籌款年年大幅上升,職員薪水朝大公司拉齊,卻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越來越隔膜,中國理事們也越來越坐不住,北島、王丹、劉賓雁皆先後辭去理事。
   方勵之也不是當陪襯的那種人。二○○五年初的理事會期間,他找我們還沒有走掉幾個中國理事說:人家不大樂意跟咱們玩兒,我們也別陪著。於是一眾人跟著他辭去理事,另起爐灶,慘淡經營一個捉襟見肘、只做實事的「新人權」。從那以後,我們只在網絡上見面,開會討論。老方見識多、視野寬,論事洞若觀火,簡要透徹。一晃就到了二○一○年歲尾,我們相聚奧斯陸,用老方的話來說,是去給劉曉波「站腳助威」。
   方勵之曾要求鄧小平釋放政治犯魏京生。他說他來奧斯陸,也是因為二○一○年的和平獎得主是一個「為爭取人權而服刑的政治犯」。他的科學家思路,看政治問題一針見血:一個國家GDP增加,並不自動減少NPP(政治犯數量);要使兩者「反相關」,就必須爭取人權。他的人權理念簡單清晰:「所有的人權公約,每一條的第一句話甚至第一個詞,就是『人人』、『人人如何如何』。這是非常重要的,在人權問題上,必須落實到每一個人,只要在一個人的問題上不符合人權標準,那就是違背。」我記得余英時教授有一次跟我說,儒家的「仁」的意思,不是二人,而是「人人」。
   方勵之還講了另一面。他說宇宙有兩類物質,主體是「暗物質」,不發光;還有不到百分之五的「重子物質」,能發光。宇宙就是因為它們而有了光。饒是宇宙都這樣,小小地球上的人類,假如沒人肯做那「重子物質」,便是一片黑暗。
   暮年歷劫兩大難
   到奧斯陸見到的老方,除了蒼老,變化不大;心直口快的李淑嫻,卻形銷骨立,完全換了一個人。大家都心知他們三年前經歷了那場「老年喪子」的大難。
   我是○七年十月間,從老方的摯友、也是當年在北京陪伴他遭遇「狼群圍追」的林培瑞那裡,間接獲知這個劫難:方家小兒子方哲,在亞利桑那罹難,死於一場老人駕車闖紅燈的車禍。我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淒涼,給老方發去一個電子郵件:「災難總是猝不及防地偷襲我們……」。老方無言,只默默發來他們的「祭子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