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曾节明文集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今日之中国,已然滑落一个比晚清恶劣万倍的死局,正象一把连撬都撬不开锈死重锁,若没有强力的手段去除之,则只有撞破门以开之;若无力撞破门,就只有慢慢地撬松它,再伺机开启之;若连这种耐心和毅力都没有,就只有等它和门一起慢慢地坏朽了,等上几辈子。
   


   晚期的清国,满洲权贵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其颟顸与现今胡锦涛等九寡头半斤八两,但国内外革命派形成了统一的精神领袖孙中山、发展出了统一的革命党权威组织——同盟会;现在中共国的气数也和1911年的满清差不多,但国内外反对派斗得一锅粥,连孙中山的影子都看不到。本来王秉章有几分孙中山的胆魄,却横遭“和平理性”民运和共特的共同排斥、坑害,终于被绑架回国,判了无期徒刑;彭明也有几分陈其美的手段,也为“和平理性”民运所不容,被共特所乘,也终于被绑架回国,判了无期徒刑。随着某功运“政府”的无人理睬、某大师的与民运划清界限,中国民运也就彻底群龙无首了,而且分裂还在继续深入发展。
   
   晚清时儒家道统尚存,社会道德还在,民心未死,民族凝聚力尤强,孙中山一个“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号召,竟激起秋瑾学堂举义、徐锡麟怒射恩抚、万千新军奔向楚望台...起事的人,许多也是既得利益者,皆能慷慨赴死、义无反顾;汪精卫燕京行刺摄政王落网后,眼看就要凌迟,乃作绝命诗曰:
   
   “慷慨歌燕市,
   从容做楚囚;
   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
   
   那是何等慷慨激昂?现在比“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更热血的口号有的是,也发动不起几拨人:广大访民“冤呀冤呀”地跪国旗、求胡温,被截访、警察打得哭爹喊吗、死去活来,尤至死不渝,坚信中央是好的,坏的是地方;仍然逢年过节给胡温拜年,乐此不疲,还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广大访民,仍然得了两块豆腐就当线人监控其他访民,或者坚定与民运异议“反华势力”划清界限...在海外,某团体一如既往地捧胡打江,好像只有江才是共产党,毛共辅导员、正宗斯大林分子、拉萨屠夫胡反而不算共产党;只有迫害过“大法”才是“血债帮”,其他即使杀人盈城,如李月月鸟之流,也不是“血债帮”;此团体以高八度的高调,到处宣传自己受了全宇宙最大的迫害,以骚扰地方式到处“讲真相”,拼命拉人来关心自己,同时却对别的受迫害者漠不关心、无动于衷,甚至从嫉妒心出发,把同样受迫害的刘晓波、余杰等人甚至自己不听话的信徒打成共特......
   
   晚清时期反对朝廷,绝对是杀头、凌迟甚至满门抄斩的“大逆”之罪,那时造反的民众前赴后继、风起云涌,而且比较齐心;而现在反对共产党风险小多了,最多坐牢,民众的反抗精神反而起不来,而且反对派不团结到了极点,这是什么原因?
   原因就是现在中国社会的道德已经崩塌了。许多反对派分子,与共产党的贪官污吏是一块硬币的两面,许多福建人参加民运,是纯粹为了骗政庇移民的惺惺作态,福建人普遍是些比共产党干部还要贪鄙的人渣烂货,好些骗得庇护后立即参加亲共侨团活动,若无其事地领取卢布,摇身变为“爱国侨民”。
   晚清时期,古道热肠、乐善好施的之风还普遍存在,士绅族长们犹有权威,这样的传统社会即使政府倒了,社会还可以自我维持;现在的中国社会整个玩世不恭、寡廉鲜耻、麻木不仁的社会:恶者为王、道德傻冒、权威放屁,见死不救普遍成风...摇摇欲坠的社会秩序,现在全靠中国共产党的强力专制机器在强撑着,一旦这股强制力废弛,社会秩序必然倒塌,社会于是就崩溃了。这种崩溃的迹象,可以从今日中国动不动发生哄抢、假冒伪劣毒已近突破底线等乱象中可以看到。
   
   如果道德和生态环境没有大问题,社会的崩溃只是暂时性的,文明可以自我修复,只不过要付出倒退和劣质化的代价。秦末农民起义和满清入关,都曾引发了社会崩溃,但彼时的生态环境是今天能比的吗?辛亥革命时期的中国,道德和生态环境也远没有今天这样败坏。今天中国社会一旦崩溃,修复的代价要远远高于以往,甚至出现无法修复的情况,一旦文明无法修复,中国就崩溃了。
   共产党专制的倒塌引发整个社会的大崩溃,甚至中国的崩溃,这是任何良知人士难以直面的前景,但这种前景成真的可能性,却客观存在,而且可能性越来越大。
   让我们牢牢记住:把中国搞到今天这样难以收拾境地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当权派,特别是以邓小平、陈云、江泽民、胡锦涛为代表的最高统治集团,正是他们三十年来顽固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造成了今天的危局,一定要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
   
   比江朱还要等而下之的胡温政府,经过十年的更丑恶表演,终于谢幕了。“政改派”明星温家宝经过最后的检验,证明完全是周恩来式的伪类。现在胡、温都在作谢幕的准备了,某团体及其附庸还在七歪八邪地预测:胡温就要“政改”了、就要法办江贼了......若问他们为什么拖到现在还未见改,则闭眼念经般地答曰:都是江泽民掣肘、周永康使坏,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这就怪了:2003年温家宝刚上来的时候,还能废除一个遣送站,那时江泽民还是军委主席,名副其实的太上皇,怎么再往后就没有权了?连收敛一下强拆、截访这种非政治性的小事都没有权?胡锦涛就更明显了,抓陈良宇、薄熙来有的是权,要做点好事就“政令不出中南海”了?
   
   我一直认为:薄熙来政变流产,对中国民主化是大坏事,因为薄熙来政变成功,即使政变搞起来但失败了,也会把中共国现今的胡记维稳政治局面搅得大乱,中国的民主化要乱起来才有机会,而在现有局面下根本没有希望。
   
   经过十年的阴狠努力,胡锦涛已经在中国建立起了全世界最成熟、最严密的特务统治——防微杜渐式“国保”专制,国内民运异议人士和知名维权人士,以及任何有“政治案底”的人,即使不坐牢,也被监控得动弹不得。而冷漠败坏的大众,对他们的境遇无动于衷,因此无可能形成如当年推翻罗马尼亚共产党的那种社会效应。因此,今天要结束中共的专制,自下而上革命是根本行不通的。
   徐水良一方面鼓动“退出民运”,一方面大声疾呼“全民起义”,这种毫无操作性的呼唤等于是干嚎;徐水良最近还空喊:“要加强军队的工作!”问题是现在民运连维权民众的工作都做不遍,如何做得了军队的工作?这就好像呵斥没饭吃的乞丐说:“你为什么不吃肉!?”一样的道理。
   
   事实证明:胡锦涛比金载沣要颟顸残暴一百倍,温家宝则纯粹周恩来第二。习近平若“十八大”后能够当权,会比胡锦涛开明,但很难指望他效法戈尔巴乔夫,因为中国比当年苏联多出一个干政掣肘的老人帮慈禧集团,习近平即使有心政改,也很难有突破。
   在上层不能政改,臣民又无力变天的情况下,政治变革的空隙,只能寄望于政变了,就像1976年华国锋宫廷政变那样;如果政变再搞不成,中国就等着一点一点的溃乱,然后整体崩溃了罢。如果那样,王力雄的《黄祸》就成真了。
   
   隐约中,崩溃的巨轮正隆隆轧向中国。现今的中国,就像落到凶残狡诈绑匪手上的人质,被预备撕票的绑匪牢牢地捆在山海关前的铁轨上,就像二十三年前春天的海子一样,悲剧性地等待着腥红的巨轮碾过。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五月十三日中午于纽约州微寒春风中
(2012/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