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曾节明文集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今日之中国,已然滑落一个比晚清恶劣万倍的死局,正象一把连撬都撬不开锈死重锁,若没有强力的手段去除之,则只有撞破门以开之;若无力撞破门,就只有慢慢地撬松它,再伺机开启之;若连这种耐心和毅力都没有,就只有等它和门一起慢慢地坏朽了,等上几辈子。
   


   晚期的清国,满洲权贵顽固拒绝政治改革,其颟顸与现今胡锦涛等九寡头半斤八两,但国内外革命派形成了统一的精神领袖孙中山、发展出了统一的革命党权威组织——同盟会;现在中共国的气数也和1911年的满清差不多,但国内外反对派斗得一锅粥,连孙中山的影子都看不到。本来王秉章有几分孙中山的胆魄,却横遭“和平理性”民运和共特的共同排斥、坑害,终于被绑架回国,判了无期徒刑;彭明也有几分陈其美的手段,也为“和平理性”民运所不容,被共特所乘,也终于被绑架回国,判了无期徒刑。随着某功运“政府”的无人理睬、某大师的与民运划清界限,中国民运也就彻底群龙无首了,而且分裂还在继续深入发展。
   
   晚清时儒家道统尚存,社会道德还在,民心未死,民族凝聚力尤强,孙中山一个“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号召,竟激起秋瑾学堂举义、徐锡麟怒射恩抚、万千新军奔向楚望台...起事的人,许多也是既得利益者,皆能慷慨赴死、义无反顾;汪精卫燕京行刺摄政王落网后,眼看就要凌迟,乃作绝命诗曰:
   
   “慷慨歌燕市,
   从容做楚囚;
   引刀成一快,
   不负少年头!”
   
   那是何等慷慨激昂?现在比“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更热血的口号有的是,也发动不起几拨人:广大访民“冤呀冤呀”地跪国旗、求胡温,被截访、警察打得哭爹喊吗、死去活来,尤至死不渝,坚信中央是好的,坏的是地方;仍然逢年过节给胡温拜年,乐此不疲,还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广大访民,仍然得了两块豆腐就当线人监控其他访民,或者坚定与民运异议“反华势力”划清界限...在海外,某团体一如既往地捧胡打江,好像只有江才是共产党,毛共辅导员、正宗斯大林分子、拉萨屠夫胡反而不算共产党;只有迫害过“大法”才是“血债帮”,其他即使杀人盈城,如李月月鸟之流,也不是“血债帮”;此团体以高八度的高调,到处宣传自己受了全宇宙最大的迫害,以骚扰地方式到处“讲真相”,拼命拉人来关心自己,同时却对别的受迫害者漠不关心、无动于衷,甚至从嫉妒心出发,把同样受迫害的刘晓波、余杰等人甚至自己不听话的信徒打成共特......
   
   晚清时期反对朝廷,绝对是杀头、凌迟甚至满门抄斩的“大逆”之罪,那时造反的民众前赴后继、风起云涌,而且比较齐心;而现在反对共产党风险小多了,最多坐牢,民众的反抗精神反而起不来,而且反对派不团结到了极点,这是什么原因?
   原因就是现在中国社会的道德已经崩塌了。许多反对派分子,与共产党的贪官污吏是一块硬币的两面,许多福建人参加民运,是纯粹为了骗政庇移民的惺惺作态,福建人普遍是些比共产党干部还要贪鄙的人渣烂货,好些骗得庇护后立即参加亲共侨团活动,若无其事地领取卢布,摇身变为“爱国侨民”。
   晚清时期,古道热肠、乐善好施的之风还普遍存在,士绅族长们犹有权威,这样的传统社会即使政府倒了,社会还可以自我维持;现在的中国社会整个玩世不恭、寡廉鲜耻、麻木不仁的社会:恶者为王、道德傻冒、权威放屁,见死不救普遍成风...摇摇欲坠的社会秩序,现在全靠中国共产党的强力专制机器在强撑着,一旦这股强制力废弛,社会秩序必然倒塌,社会于是就崩溃了。这种崩溃的迹象,可以从今日中国动不动发生哄抢、假冒伪劣毒已近突破底线等乱象中可以看到。
   
   如果道德和生态环境没有大问题,社会的崩溃只是暂时性的,文明可以自我修复,只不过要付出倒退和劣质化的代价。秦末农民起义和满清入关,都曾引发了社会崩溃,但彼时的生态环境是今天能比的吗?辛亥革命时期的中国,道德和生态环境也远没有今天这样败坏。今天中国社会一旦崩溃,修复的代价要远远高于以往,甚至出现无法修复的情况,一旦文明无法修复,中国就崩溃了。
   共产党专制的倒塌引发整个社会的大崩溃,甚至中国的崩溃,这是任何良知人士难以直面的前景,但这种前景成真的可能性,却客观存在,而且可能性越来越大。
   让我们牢牢记住:把中国搞到今天这样难以收拾境地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当权派,特别是以邓小平、陈云、江泽民、胡锦涛为代表的最高统治集团,正是他们三十年来顽固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进程,造成了今天的危局,一定要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
   
   比江朱还要等而下之的胡温政府,经过十年的更丑恶表演,终于谢幕了。“政改派”明星温家宝经过最后的检验,证明完全是周恩来式的伪类。现在胡、温都在作谢幕的准备了,某团体及其附庸还在七歪八邪地预测:胡温就要“政改”了、就要法办江贼了......若问他们为什么拖到现在还未见改,则闭眼念经般地答曰:都是江泽民掣肘、周永康使坏,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这就怪了:2003年温家宝刚上来的时候,还能废除一个遣送站,那时江泽民还是军委主席,名副其实的太上皇,怎么再往后就没有权了?连收敛一下强拆、截访这种非政治性的小事都没有权?胡锦涛就更明显了,抓陈良宇、薄熙来有的是权,要做点好事就“政令不出中南海”了?
   
   我一直认为:薄熙来政变流产,对中国民主化是大坏事,因为薄熙来政变成功,即使政变搞起来但失败了,也会把中共国现今的胡记维稳政治局面搅得大乱,中国的民主化要乱起来才有机会,而在现有局面下根本没有希望。
   
   经过十年的阴狠努力,胡锦涛已经在中国建立起了全世界最成熟、最严密的特务统治——防微杜渐式“国保”专制,国内民运异议人士和知名维权人士,以及任何有“政治案底”的人,即使不坐牢,也被监控得动弹不得。而冷漠败坏的大众,对他们的境遇无动于衷,因此无可能形成如当年推翻罗马尼亚共产党的那种社会效应。因此,今天要结束中共的专制,自下而上革命是根本行不通的。
   徐水良一方面鼓动“退出民运”,一方面大声疾呼“全民起义”,这种毫无操作性的呼唤等于是干嚎;徐水良最近还空喊:“要加强军队的工作!”问题是现在民运连维权民众的工作都做不遍,如何做得了军队的工作?这就好像呵斥没饭吃的乞丐说:“你为什么不吃肉!?”一样的道理。
   
   事实证明:胡锦涛比金载沣要颟顸残暴一百倍,温家宝则纯粹周恩来第二。习近平若“十八大”后能够当权,会比胡锦涛开明,但很难指望他效法戈尔巴乔夫,因为中国比当年苏联多出一个干政掣肘的老人帮慈禧集团,习近平即使有心政改,也很难有突破。
   在上层不能政改,臣民又无力变天的情况下,政治变革的空隙,只能寄望于政变了,就像1976年华国锋宫廷政变那样;如果政变再搞不成,中国就等着一点一点的溃乱,然后整体崩溃了罢。如果那样,王力雄的《黄祸》就成真了。
   
   隐约中,崩溃的巨轮正隆隆轧向中国。现今的中国,就像落到凶残狡诈绑匪手上的人质,被预备撕票的绑匪牢牢地捆在山海关前的铁轨上,就像二十三年前春天的海子一样,悲剧性地等待着腥红的巨轮碾过。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五月十三日中午于纽约州微寒春风中
(2012/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