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曾节明文集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作为一个有文化的汉族华人,一辈子都活得很累,因为几乎没有任何荣誉感,母国早为黄俄反华势力窃据,是地球上邪恶轴心、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堡垒,中国共产党反华集团“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比满清不遑多让:毛贼东弹指一挥,就免除了日本数百亿美元的战争赔款;胡温大笔一挥,免除“友邦”外国华人数千亿债务,哪管国内弱势群体黄泉路尽?胡正日慷慨捐赠马其顿优质校车,却坐视全国各地劣质校车害死大量小学生不闻不问;温家宝在波兰奥斯威辛又献花圈又唱人权,多年来却对盲人同胞陈光诚人权惨遭侵害选择性失明。
   现在华人社会的道德败坏到了极点:华人之间毫无共识、相互仇恨、一盘散沙。金复新要回到康熙;洪哲胜不顾一切谋台独;冰封三尺现在对台独都提不起精神,必欲中国人亡国灭种、台湾归宿菲律宾而后快。维、藏、蒙等少数民族民众,把中共的罪恶一股脑归到汉族头上,对汉族仇恨到了极点;而海外反华的洋奴烂货们,从自轻自贱的民族虚无思维出发,以“投鼠不能忌器”为由,迎合甚至煽点少数民族的种族仇恨,据他们说:只有把中国文化消灭,共产党才会消灭;只有把中国消灭,少数民族才有自由。


   最可鄙也最可怜是那一大群汉族愚民和宵小:自己明明是中南海的人质和奴隶,还以为爱绑匪就是爱国;某些小人,自己明明是少数民族仇恨分裂势力憎恨和鄙视的对象,还拼命地诋毁本族、本国、本民,狠刨自己的命根子,对冰封三尺等人极尽投合谄媚之能事,并以之为“客观公正”。其言行之轻贱,若吴三桂、孙之獬之流九泉下有知,一定自叹弗如。
   客观而论,造成少数民族今天这样大的仇恨,汉族有一定的责任,比如:汉儒对中国宋末、明末的的两次亡国讳莫如深,明初刘伯温修订的《元史》,粗疏草率,根本没有指明蒙元的民族征服性质;清代以金之俊、孙之獬、宁完我、陈名夏、曾国藩、李鸿章等为代表的伪儒,完全背叛了孔子强调的“华夷之辨”,竟卖身投敌、认贼作父、竞相以通古斯酋长为正朔,华夏民族的自尊心荡然无存,真是“黄钟毁弃,瓦釜齐鸣”。在伪儒的误导下,中国人民族意识淡薄,汉人竟普遍认为满、蒙本来就是中华一员,什么奴儿哈赤祖先是“舜五子之苗裔,厚泽仁深,遂有天下”云云。这本来是汉族官本位谄媚的善意,但少数民族,特别是满、蒙听来,就颇有“大汉族主义”的味道,因为满人会觉得:你等被征服得头种猪尾,还反说我们归化了你中华,真是岂有此理!
   
   对少数民族,汉族应该学会“AA制”,有“AA制”才有平等,自己也不会吃哑巴亏。
   
   造成少数民族今天这样大的仇恨,主要责任在中国共产党。一直以来,中国共产党一方面强占少数民族居住地、攫取资源、以党文化摧残藏、蒙、维的民族文化、宗教信仰,另一方面出台优待少数民族的歧视性政策,予以少数民族在生育、读书、就业、提干、福利、司法等方面诸多优于汉族的权利,据说是为了“民族团结”,这种“照顾性”的政策,把本来文明程度较高的汉族,人为压低成五十六个民族中的最劣等民族,使少数民族的民众产生一种高汉族一头的虚妄优越感。
   中南海自以为贱化汉族就可以换取少数民族归附,殊不知,这种出卖汉族利益以笼络少数民族的苏维埃帝国主义汉奸政策,产生了两个后果:
   一是真专制、伪自治的体制,恒久地驱动少数民族的分离行动。有专制在,分离出去才有自由的机会,于是分离就有了争取自由的道义优势,并得到广泛的国际同情;而国际同情,又有力地激励着维、藏等少数民族的分离诉求。所以六十年来,不管是高压还是怀柔,维、藏等少数民族的分离倾向一天也没有减弱,中南海慷汉族纳税人之慨,对疆、藏撒下天文数字的怀柔资金,基本上打了水漂。昔年胡耀邦对藏人的宽容厚待无以复加,简直就如招待外国“友邦”观访团,但胡耀邦对西藏的超级怀柔,并没有感化藏人的心,反而使藏人的抗争更为大胆。六十年来,中南海收买西藏的几千亿投资,基本上投进了滚滚的雅鲁藏布江里
   二是贱化汉族的“民族优待”政策,反而助长了少数民族的分离士气,大大增强他们的分离欲望。中共当局不仅六十年来推行优待少数民族、贱化、矮化汉族的歧视性民族政策,而且一直以来,对汉化程度较浅的维、藏等少数民族,大力优待,对汉化程度很深的满、壮等族,则削减、甚至取消优待。这种状况,令维、藏、蒙等少数民族对汉族不仅仇恨,而且鄙视;每个民族心里都有一杆秤,少数民族眼见作为中国主体民族的汉族,在中共治下竟是这般劣等民族低位,不可能不寒心,而且人家目睹:越归附中国(汉化)的少数民族,人权状况越差,满族、壮族现在都不能生二胎了...于是离心倾向就更为加剧。
   所以,六十三年来,维、藏等未汉化的少数民族,分离倾向不弱反强,这在全世界都是罕见的,以前英国治下的北爱尔兰,加拿大治下的魁北克,离心力大得不得了,现在人家分离的欲求已经很弱了。现在随着中共国的能力越来越庸碌,维、藏分离抗争越来越激烈,这两个火药库迟早爆炸。
   
   近年来,随着中共民族政策的彻底破产,胡锦涛逐渐抛却少数民族照顾政策的温情面纱,转而在疆、藏等少数民族地区赤裸裸以暴力推行党文化汉化政策,比如在疆、藏强制推行普通话教学,企图消灭少数民族的根子——语言文字,不能不说,胡锦涛的文化“维稳”政策,比毛泽东的暴政还要毒辣。胡锦涛对少数民族地区阴毒的统治,就如满清赵尔丰的统治一样,这只能引发藏人疆人对汉人的刻骨仇恨,埋下少数民族地区的汉人日后遭大屠杀的祸患,就像清朝崩溃后新疆、西藏一样。
   
   汉族的运气实在糟糕,在历史上一再充当冤大头,昔年强占新疆、西藏的明明是通古斯满洲帝国(汉人自己的家园也在被强占之列),遭仇恨、遭清算的却是自己,后来侵占新疆、西藏、并对疆、藏厉行超法西斯极权专制统治的,明明是根本不代表汉族利益的中共黄俄汉奸政权,少数民族的刻骨仇恨,日后种族大屠杀风险,却又得由汉族来承担。可以说,满洲统治集团和中共统治集团,是吸附在汉族身上的寄生虫,而汉族则先后沦为满洲人和中共统治者的替罪羊。
   
   这样大的仇恨怎么化解呢?首先必须尽快结束现行的一党专制统治,在大陆恢复中华民国,以五色旗和联邦制维系中国的现有领土完整,开放党禁报禁、解除对互联网的封锁,依据大宋明君贤相的优良传统,并仿效法国长任期总统制,建立有中国特色的总统、总理二元制政体,取消歧视汉族的民族政策,实行真正的民族平等、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真正的民族自治,疆人治疆、藏人治藏。但是,决不能放弃对少数民族地区的主权,中国有权在疆、藏等地区驻军,因为,一旦放弃主权,生活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汉人难免遭受报复性歧视和虐待,甚至遭到大屠杀。
   汉族知识分子也必须改掉损己不讨好的自我贱化式民族虚无毛病,须知,汉族是汉族、少数民族是少数民族,互不隶属,谁也不是谁的亲戚,民族之间实行AA制,以谁也不欠谁的。既然各少数民族有自己的民族服装,汉族也有权恢复汉服,恢复汉服决不是什么“大汉族主义”。
   
   中共汉奸民族政策中汲取的最大教训:一个国家如果不尊重主体民族的人权,不管花多少钱收买和笼络、不管出台何等优惠政策,也是换不到化外少数民族的归附之心的。只有接受普世价值、切实保障本国主体民族的人权,才能够吸引少数民族的真心归附和归化。
   美国是世界各角落移民组成的国家,其中亚裔与欧洲白人的差异、夏威夷人与本土美国人的差异之大,是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差异所不能比的,美国的州权大得不得了,总使人担心分裂的危险,但南北战争以来一百五十年,分离主义的影子都没有,加拿大还闹了一阵子魁北克独立,距美国本土万里之遥夏威夷,不仅不闹独立,还生怕坐不稳美国领土的低位,距美国本土两万里之遥关岛和塞班岛,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先后取得美国领土的地位。
   美国这么多种族,恍若乌合之众,各地的分离倾向为什么这样小?就因为联邦制和宪政民主这根强力的纽带,把美国几百个民族紧紧地凝聚在了一起。
   这就是孔子说的:“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论语.季氏》),美国的“文德”修得实在是好。三千多年前的孔夫子都能明白的这个道理,胡正日同志今天还执迷不悟。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五月二日中午于纽约州家中
(2012/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