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曾节明文集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近期,中共国胡锦涛顽固当权派一再借海外媒体放风,说什么高层如何团结一致,以确保十八大顺利召开、处理薄熙来的意见高度统一,决心异常坚定、薄熙来案件是孤立案件,决不牵涉他人、江泽民亲自拍板以刑事案件处置薄熙来云云。但另一面,却是乱象丛生,愈演愈烈:以胡德平为核心、以《炎黄春秋》为载体、以政改派政治老人为后台、以开明派太子党和体制内自由派知识分子为班底的国内反对派右翼加紧活动,频频“放炮”,令胡锦涛为难的是,这种“有后台、有背景”的“自由化”势力,不是想对付刘晓波、高智晟那样,想抓就可以抓的;国内反对派左翼则积极为薄熙来翻案,以教师王诤为先锋闯将的左派,完全突破了过去鸣冤叫屈拥中央的护党模式,不仅高举党章,还首次捡起了人权、法治等“资产阶级”的武器,旗帜鲜明地讨伐“伪共法西斯”的胡温党中央,左派的攻势一浪接一浪,大有方兴未艾之势,令胡锦涛头痛的是,对真共产党的挑战,镇压也不是,不镇压也不是——非镇压不能“维稳”,镇压左派则彻底丧失统治基础,沦为孤家寡人,胡正日同志犹豫了良久,最终还是抓了王诤女士,企图借此吓阻左派,熟料左派早已今非昔比,越抓越勇,而且据有真共对伪共的全套优势,逼得舍不得马列斯毛僵尸的胡同志穷于招架、步步后退。
   

     受到左右猛烈夹攻、焦头烂额的胡锦涛当权派,又遭逢下层的“管制”危机:近期民众大规模冲击地方党政机构愈演愈烈,动辄几千人上万人,掀车砸屋,把贪官污吏打得抱头鼠窜;重庆的老百姓又开始反弹,以前动用特警对付广东人百试不爽的“张北韩”,数次三番动用装甲车,也压不服倔强热血的川人......
   
     最令胡主席恐惧的是:现在维权上访民众眼见“依法”维权上访根本无用,徒遭贪官酷吏恶警进一步羞辱摧残,越来越多人索性豁了出去,举起了反专制反独裁要人权的旗帜,反正横竖都伸不了冤,干脆撕破脸造反...于是维权行动“政治化”,君不见北京城里,“政治化”的访民聚集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支持温总理政改”横幅都打到了中央军委门口。有勇敢的勇敢的老年访民,干脆公开打出“平反六四、打倒独裁”的横幅,搞颠覆性聚集活动,只等警察来抓...反正来日无多,跪了一辈子,死前怎么也要站起来遛一回。
     本土一团乱麻,新疆、西藏的“分裂活动”突然再次抬头,周永康又得亲赴新疆“维稳”...最近,又传出了捉拿王立军的国安部高官丘进被抓的消息,反映出高层激斗的烛光斧影,可见薄熙来案远未尘埃落定,通过海外媒体放风的所谓在薄案上的“高度一致”纯属谎言。我早已说过:薄熙来下野只是大变局的开始,决非结束,甚至薄熙来咸鱼翻身也未可知,但拥邓仇毛亲共的张鹤慈等人,从偏见出发,只看表面地一再铁口直断:薄熙来的倒台等于二次“粉碎四人帮”,说什么胡温将成邓小平第二,就要带领中国实现政治现代化啦...张鹤慈一贯似是而非,这次谁正确,谁荒谬,自有时间来检验。
   
     与“管治危机”同时快速发展的,是中共宣传机器的颠三倒四、语无伦次、自相矛盾:《人民日报》昨天才唱权力制衡,今天就叫喊“资产阶级民主虚伪”;《环球时报》昨天才辱骂陈光诚,今天忽然高唱:知识分子要讲真话...此种舆论导向的紊乱,越来越像1989年的春夏之交,舆论导向的紊乱,反映了中共高层的纷争和混乱,二十三年前北京有邓陈和赵紫阳一大一小两个司令部,今天中南海至少有胡、温、周、江四个司令部。
   
     以上乱象表明:政治失控正在深入发展,中共就要垮台了。中共垮台本来是大喜事,但中共的垮台的来得太迟了,它现在来临,极容易引发中国的崩溃,因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一则,社会道德整体崩塌,假冒伪劣毒空前泛滥,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社会仇恨遍地,与1989年大相径庭的是:群体性抗议事件越来越向无序暴力发展,如打砸烧和哄抢......现在的脆弱社会秩序,全靠共产党政府的强权在勉强维持,一旦突然失去这种强制力,势必天下大乱,大规模的哄抢甚至屠杀席卷全国;
     二则,由于中共六十多年的统治,中国的宗教信仰深受摧残和扭曲,优良传统被破坏殆尽,今日中国民众成粉末状,毫无凝聚力可言,普遍道德低下。今天的中国人,毫无共识、相互猜忌和仇恨,在海外申请过政庇、或者长时间工作和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华人之间的相互戒忌,远超过华人和外族人之间;华人老板对华人员工的剥削欺凌,亦远超过外族人老板。
     现在的中国民众的凝聚力,不仅不如辛亥革命时期,连1989年都不如,因为八十年代中国人还有“改革开放”的共识,现在中国人没有任何共识,有的只有仇恨,芝麻大的小事都能引发千层浪般的纷争。建设新国家这样大的复杂工程,靠这样毫无共识的民众是根本不行的。
     有人反驳说:捷克、罗马尼亚当年也没有成熟的反对党,共产党倒台了人家咋没有大乱?这些不察:前捷克、罗马尼亚共产党对宗教的控制有这样严酷吗?捷克人、罗马尼亚人有基督教(天主教)信仰传统,中国人有吗?当年捷克人、罗马尼亚人的道德水准有今天中国人这样低下吗?前罗马尼亚一个异议神父,受到罗共当局黑社会式的骚扰,居然激发了全国游行示威,中国异议基督教传道人范亚峰、为民伸冤的异议律师高智晟、反专制行为艺术家艾未未受到的打压难道比为轻?却几乎没有在民众中激起一点涟漪,高智晟等人就像孤岛一样,被中共当局肆无忌惮地乱整,而难得民众的支援。
     既淡忘了儒家,又缺乏宗教信仰的中国民众,也毫无宪政民主操作的经验,这样的民众,如果没有成熟反对党的引导,根本不足以自发创建新政权。在社会崩溃临界点、亟需新政府维系社会秩序的紧急情况下,新政权难产,就意味全面崩溃。
     不幸的是:中国现在恰恰缺乏一个成熟的反对党,这完全是中共造成的。  
     三则,“六四”以来,在受中共专制高压统治的压制,中国民间迄今没有成型的反对派组织,没有权威的反对派领袖,由于深受中华糟粕文化和共产党党文化的双重毒害,海外民运虽然组织林立,“大佬”众多,但多年来内斗不已,在国内也缺乏根基,海外民运的各领导人,一个不服一个,基本上各拥山头,反对派力量呈散沙状,这是今日中国与前苏联、前东欧国家的重大区别。
    一直以来,执政机会连影子都不见的时候,海外各民运异议团体、领袖,为了点名利都斗成一锅粥,刘晓波付出了断子绝孙和牢底坐穿的惨痛代价,不过得了个诺贝尔安慰奖,竟惹得李洪志、魏京生、徐水良等人牙齿发痒、声嘶力竭地口诛笔伐,可想而知一旦中共崩溃、反对派夺权执政的机会来临,民运各党各派会打成什么样子?绝对是吵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及至相互拆台、相互暗杀,甚至招兵买马拉杆子打内战也在所不惜。因为,各派“大佬”心里都有一本经:老子为中国民主坐了那么多年牢,受了那样大的苦,我不做总统谁做总统?凭什么让你某某某摘果子?
     海外法轮功虽然势力独大,但其理念不可能为中国大众接受,其追求的中共派系清算目标,也使其不能为中共官僚接受,因此,法轮功取代中共上台根本不可能。
   
     因此,一旦中共突然垮台,中国根本就没有政治力量代替中共接管中国,那样全国将立即坠落大哄抢、大清算、大屠杀的深渊当中,积累了六十多年的大仇恨一旦迸发,绝对比史上的庞培火山迸发
   恐怖一百倍。
   
     既然中共一旦垮台,中国崩溃的危险性那样高,那岂不是继续维护中共国这条破船还好些?不然,中共早死早好,今日中国的一切危机,绝大部分(有的是满清遗留的)是中共造成的,中共当局现在还在继续加高中国的危机,如果不尽快结束中共的统治,不仅中国崩溃,中华民族都要消灭。中共早就该下台了,如果赵紫阳抓住了机会,在1989年把中共搞垮了,那是皆大欢喜的人间喜剧,根本不会引起多少副作用。中共现在垮台,尽管副作用很大、很危险,也比让这个恶性肿瘤在中国身上继续生长,最终把中国消灭要好。
   
     那么,如何既送走中共这座瘟君,又避免中国崩溃的危险?我以为,唯一的办法就是效法德国统一模式:中共国体制内外的变天派行动起来,邀请台湾马英九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在大陆恢复中华民国。这条路绝对行得通,因为:
     一,作为“百年老店”,国民党深谙中国国情,又有着充分的宪政施政经验和统治经验。两岸同属华人,借鉴起来轻车熟路,国民党以丰富的经验和成熟制度入主中国大陆,完全胜任建立新政府、新国家、稳定中国社会的重任;
     而且台湾中华民国政府有一套现成的文物制度,可供移植大陆;对中国大陆来说,移植同文同种台湾制度,当然要比无中生有地仿效西方要容易得多。
     二,国民党在大陆民众心有威望,随着辛灏年《谁是新中国》在网络和大陆盗版书市场的发酵,国民党的声望越来越高,特别是在有头脑的青年军官当中。我以前与驻桂林的解放军军人有过几次偶然攀谈,他们对民主理念知之寥寥,却很欣赏蒋介石和国民党,因为国民党有着拿得出手的抗日战例——如《台儿庄大战》。国民党的民族主义理念,能够为中国大陆各阶层接受。
     三,国民党与中共现行当权派无冤无仇。历史上,国民党曾经大杀中共党员,毛共上台后更是残酷屠杀国民党“留用人员”,双方基本上谁也不欠谁的;相互为敌的蒋、毛一代领导人都基本死光,两党现在也没有交往的包袱和心理障碍。非但无冤无仇,胡锦涛一直以来对台奉行“熊猫”统战术,胡锦涛与连战、马英九关系都不错。
     因此,如果迫不得已唯有下台,胡锦涛、江泽民等人宁愿落到国民党手里,也不愿落到海外民运手里,更不愿落到党内政敌、法轮功和中国民众手里。也因此,如果中共政权实在维持不住了,马英九国民党政府入主中国大陆,决不会招致中共统治集团的顽抗,必然顺利地一统天下。
     三百六十多年前的甲申年,中国同样面临大变局,江山本该由李自成来坐,可惜这李闯王却在想不出新制度的情况下,全盘否定明朝制度,对旧官僚士人阶层一味劫掠拷打“追饷”,结果导致新王朝难产,站不住脚的大顺政权,很快被入寇的满洲人逐得如鸟兽散。而当时满清在关外建国已逾二十年,经验丰富,典章制度完备,窃据燕京后基本沿袭明朝的制度,“清因明制”,因此意外的顺利,反而后来居上,完全征服了中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