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曾节明文集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兼与张三一言先生商榷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从张三一言先生系列政论文章中,感觉张老素养高、涵养好、人品正,但近来有滑入民粹主义误区之嫌。张老先生反驳郭庆海之言:“民主是谁选的问题,而不是选谁的问题”,非常精辟;但张老先生把民主捧得过高了,民主其实只是一种手段,而并非价值本身,张老先生却把它当作了价值目标;张老先生最近认为“全民公决”是决定地区是否分离的最高权威,就反映了这种认识误区,这是民粹主义的误区。
   
    高捧“全民公投”的谬误,就和认为“群众运动天然合理”一样。其实,群众是理性薄弱的集合体,它情绪化、易冲动、排外倾向而且反复无常,民意(民众的意愿)容易受到操弄,与精英群体相比,哪里的民众都有上述弱点,只有不同程度的区别。
   
    群众在谬误强势舆论的影响下,很容易作出错误的选择。这种例子在历史上比比皆是,例如:毛泽东时代,中共国的历次政治运动几乎无不以群众运动的方式进行,那时中共政府并没有胡锦涛治下这种完备的“国保”警察系统,施行政治迫害广泛得依靠群众专政,毛时代的诸多“公审”、“公判”大会现场,群众对受审的“反革命分子”几乎每每都是群情激昂、众口一致地狂喊:杀!并没有人强迫或威胁他们要这么喊,这是什么原因?因为这些深受洗脑的民众,尽是些理智丧失、良心麻木的暴徒;“文革”中,群众为什么会狂热到互相武斗——自己迫害自己的程度?就是因为受到错误的舆论鼓动,毛共社会铁幕式封闭,为中共中央愚民洗脑提供了完美条件,因此,毛泽东时代大部分时期,民众都是洗了脑的邪教群盲。
   
    毛泽东之后,江泽民、胡锦涛大肆煽动民族主义以保专制,把许多中国民众,尤其是大学生塑造成愤青、愤老,这些愚民愤众不时举行反美、反日、反西方游行、集会(尤其在北京奥运会之前),这些运动并非全由中共政府组织和操纵。例如,1999年反美游行、2005年的反日游行,都具有很大的自发性。但是,这些民众是不折不扣的愚民,在诸多问题上,中国民众都是实实在在的愚民,如果在国际政治等重大问题上让这些民众进行公投,会得到什么结果?
   
    十年前新浪网有一个网民公投:一旦与别国爆发战争,中国军队应不应该屠杀外国妇婴。结果百分之七十五的网民投了赞成票。这也是一种“全民公投”结果,难道这样的全民公投结果也值得尊重?
   
    有人说:专制国家的民意是伪民意,自由民主国家的全民公投,就不会有这样的走形,因为自由民主国家有新闻自由。这种看法似是而非,因为一个新闻自由的环境,并不一定能防止偏谬的舆论,称为操弄大众头脑的强势舆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希特勒的崛起。
    希特勒的上台,就是德国多数民众,在荒谬强势舆论误导下的选择。虽则当时德国魏玛共和国有着充分的新闻自由,但以英、法为首的战胜国,对战败国德国施以残酷的凌辱和宰割(尽管“一战”并非由德国挑起),英、法等国极不公正的做法,激起了德国人剧烈民族主义情绪,而希特勒的纳粹党完美地迎合了这种情绪,因此,在野时期纳粹党的宣传,就成为主导德国大众的绝对优势舆论,纳粹党由是而广得选票,成为国会大党......
   
    因为群众和民意的这些个弱点,所以“全民公投”之类的操作,至少包含有以下危险性:
    一是沦为不良野心政客谋取权力和利益的“合法性”工具。一些地方或少数民族地区领导人之所以热衷于“全民公独”,并非为了地方或少数民族的福祉,而是为了扩充自己的权力:一旦独立出去(或正式独立),他们就不再是一国地方领导人,而是“国家领导人”(或者成为有名份的国家领导人)了,权力不可同日而语,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也从此有了一席之地。
    这些不良野心政客之所以热衷于“全民公独”,更不是为了什么自由民主,明眼人从卢卡申科、卡西莫夫、纳扎尔巴耶夫等人那里不难看出来,他们当年疯搞“全民公独”、全民公投是不是为了自由民主?今天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的自由民主程度比起前苏联戈尔巴乔夫时期进步在哪里?非但没有进步,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还出现了严重的倒退。但共同的是:卢卡申科、卡西莫夫、纳扎尔巴耶夫的总统宝座都坐到了今天,如果当年不分离出去,他们能当到今天吗?
   
    二是被邪恶统治者用作诿卸罪责的工具。王力雄《黄祸》中有一个情节:政变上台的共产党军政府首脑王锋在向台湾发射核弹之前,召开人民代表大会进行表决,结果群情激昂的人民代表,几乎一致赞成“核平台湾”,于是王锋便获取了施行反人类犯罪的“民意合法性”。《黄祸》中的这个情节,还不算典型的“公投”。但了解中国社会的人不难想见:哪天中南海实在熬不下去了,在东海制造一起中日冲突事端,尔后开足马力向全国日夜宣传日本军舰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多人、打沉中国渔船多艘,解禁全国反日游行,然后再举行全民公投,表决要不要对日本使用核武器,结果必然象新浪网所作的关于屠杀外国妇婴调查一样,一定会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众支持“核平东京”。
   
    正因为纯粹的民众和民意有这样的弱点、有这样大的危险性,所以地球上先知先觉的英、美都没有采纳纯粹的民主制:人类先知英国人一直采用代议制,而且还分为上、下两院,英格兰、美国、德国都很少进行全民公投继英国之后,而频繁举行全民公投的国家和地区,除了台湾,就是前东欧、前苏联等不成熟民主国家。1787年,在美国制宪会议上,纯民主派的杰斐逊责问华盛顿说:你为何支持又搞出一个参议院,把国会一分为二?华盛顿指着桌上的咖啡壶、咖啡杯优雅地回答:民意就像这壶滚烫的咖啡,这滚烫的咖啡需要倒入咖啡杯中冷却一阵,才适宜饮用,咖啡壶等于众议院,咖啡杯就是参议院。
   
    张老先生现在越来越像卢梭,而不像华盛顿。
   
    今天看来:真理显然在华盛顿这边,而不在心仪卢梭和法国大革命的杰斐逊那里;乔治.华盛顿是何等的大智慧和先知先觉,实在不愧是美国之父也!
   
    公投只适合表决与民众切身利益直接相关的具体问题,如征税问题,而不适宜表决抽象而重大的统独问题。民众的激情,永远需要精英的理性来引导和制衡;作为天国法则的自由,才是人类的目标,而自由的真正保障是三权分立、是英国的习惯法、德、美宪法的不可变更条款,而不是下院、众院或全民公投......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五月二十二日中午于纽约州暮春暖风中
(2012/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