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比血案更令人震惊的民调
   
    近年来,中国大陆“医闹”事件频发,成为民众关注的一大热点。所谓“医闹”,就是在各种医疗事故中受害的病人或其亲属去医院闹场,他们哭诉喊冤聚众抗议,甚而拔刀伤害医务人员。全国的医疗纠纷每年超过百分之三十的增加,由此引发的“医闹”日趋加剧。据中国最大的医学网站《丁香园》不完全统计,仅二零一一年就有十起砍杀医务人员的恶性血案,二零一二年三个月内又发生三起;《新京报》的一项不完全统计显示,二零一二年不到三个月,北京市百分之七十二的医院发生过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等“医闹”事件,有关“医闹”新闻在各类媒体几乎无日无之,仿
   佛已是社会生活中的常情。
   三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发生了这样一件血案。


   行凶者是年仅十七岁的内蒙古人李梦南,他和爷爷两人靠爷爷的一千多块退休金过活。二零一零年李梦南腿部发病,爷爷陪他乘九个小时火车去哈医大一院看病,医生误诊为滑膜炎,用药后病情反而加重。二零一一年四月,他再赴哈医大一院问诊,医生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给他用昂贵的生物制剂“类克”,药物的副作用又诱发肺结核,医生因此中止治疗,打发他去“专治肺结核的胸科医院。”可怜李梦南,仅有的两万块钱花完了,老病未去又添新病,大医院医护人员的冷漠和近乎折腾的治疗,引发了他的绝望和仇恨心理,他拿起尖刀残忍地刺死了无辜的实习医生王浩,刺伤另三名医护人员。
   令人震惊的是,事后腾讯网在报道后面设置投票,让读者选择“读完文章后的心情”是“高兴”,还是“愤怒”、“难过”和“同情”, 六千一百六十一投票人次中有四千零一十八人次竟然为之“高兴”,占总人次的百分之六十五。
   
   医场变成了战场
   
   这份民调不言自明地展示出一个残酷的社会现实,有半数以上的民众对医生抱有敌意,那么,当这部分民众患病去求医时,就等于把自己的生家性命交给“潜在的敌人”处置,如此心理下他们怎能安心就医,又怎能从医生那里得到最佳疗效?
   另一方面,被敌视的医护人员失去了安全感,纷纷敦促政府采取措施防范愈演愈烈的“医闹”。去年八月,广东东莞长安医院一名患者用菜刀砍死一名医生,砍伤一名员工。今年二月,东莞市政府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我市医疗机构安全保卫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医院保卫室可适当配备短棍、长棍、催泪喷雾剂等带有攻击性的装备以及防刺背心等,以供危急情况下使用。……其中头盔、盾牌、防割手套、强光手电、对讲机等防护装备要求做到每一班的保卫人员不少于人手一件……”为此,有些医院出现了医生戴钢盔上班的嚇人景象,部分省市为了强化医院的治安管理,还聘请警察兼任医院副院长。
   有些医院干脆自己雇人组织“护院队”,采取以暴制暴的手段反制“医闹”。去年,上海仁济医院分院出现“医闹”, “护院队”的二十余名打手闯入病房,殴打“医闹”的“冤死者”家属。
   静心诊疗病人的医场成了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的战场,理应互相尊重和睦相处的医家和病家成了互相防备的敌手,号称承平盛世的和谐社会,竟然出现古今中外罕见的医患争战的“奇观”。
   人们不禁要问: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公费医疗缺失是肇事祸首
   
   哈医大一院血案发生后,卫生部部长陈竺要求“严惩凶手、严厉打击残害医务人员的罪行。”此言一出就遭到网民斥责,不找出血案频发根由并加以解决,而是治标不治本地打压凶手,只会“火上浇油激化矛盾”。
   事实上,引发血案的最大祸首正是执行中共医疗卫生制度的卫生部。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GDP增加了二十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中国政府的医疗卫生支出仅占GDP的百分之一点三五,低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百分之二至六,更低于发达国家的的百分之六至八。印度、越南、古巴等许多比中国穷的国家都实行了全民公费医疗,去年,中国政府却在人大上说: 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六千亿元,目前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而同年中国的三公支出( 公款吃喝、公车消费、公费出国)是九千亿。
   与三十年多前相比,中国医疗状况可以说不进反退,变化始于一九九零年代的“医疗产业化”。这项“改革”让城镇职工由全劳保(公费医疗)变成个人负担部分医疗费,而且比例逐年增加,如今自费比例约百分之三十。随着医药检查费用的日益昂贵,部分自费对老百姓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大多数人只得捂着钱袋子以防不测。
   农村的状况更加不堪。十年前,为改善农村的医疗条件,政府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医保制度,政府给予部分补贴,农民自己缴纳若干费用参保。然而,医保的范围是重病住院可报约一半的费用。贫困农民连小病都看不起,熬到大病,住院的半费对他们也是天文数字,根本无力支付,许多农民干脆不加入,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有名无实。
   因此,农民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依然如故,占人口百分之七十的农民只占用医疗资源的百分之二十,而且绝大部分是自费。农民一旦患上癌症之类的重病,一次化疗就是一万块,再加巨额的手术费用,他们要么等死甚至自杀,要么付出倾家荡产的代价。
   在此现状下,再遇上医生怠慢、误诊、滥施药物和检查、看红包办事,致使病情加重或丧命,愤怒的病人或家属极易生出杀气,种种惨剧就此发生。
   去年,安徽农民刘永华患心脏病,上海新华医院出诊医生为赚钱建议手术,刘家卖了四间临街房的地皮,再东借西借凑了二十四万来上海。不幸,手术失败,刘永华送了命,医患为此争议,儿子刘鹏拿刀捅伤医生,结果,家破父亡儿受刑。
   
   畸形的医疗收费是另一祸源
   
   受害的病人冲医生发泄怒气,而医院和医生也各有一番苦经。
   倒行逆施的“医疗产业化”一手增加百姓个人支付医疗费的比例,一手把原来国家包办的医院推向市场,使公立医院运行资金的90%从市场获取。医院为了创收,要求医生给病人做不必要的检查用过量的药,而且每个科室都有创收指标,以至病人在同一家医院转科也要重复相同检查。其中“以药养医”最为人诟病。医、药分家是西方国家的通例,也是最简易可行的医疗改革,但议论了十几年非但迟迟不见推行,情况还在恶化。
   有一位过去同过事的医生,他人过中年,虽为上海市级医院医生,但基本工资只有三千多块,在高腾的物价下为维持高质量生活,老实本分的同事也加入了找外快行列。他直接从药贩子手上进药用于病人,从中提成拿回扣,这样每月的灰色收入可以比工资还多。如此一来,因病施药变成了因药施病,不恰当用药和增加副作用就难免了。
   当医院的工作中心是赚钱而不是治病救人时,医疗差错和事故隐患怎能不埋下?
   
   公正司法的阙如促发“医闹”
   
   过去,医学界有一句俗语“医院的隔壁是法院”。此话提醒医生,医疗工作“人命关天”,要慎之又慎。
   但医疗是一项高难度有风险的技术工作,医学再先进的国家,也无法完全避免大大小小的医疗事故。在法治健全的正常国家,一旦发生医疗纠纷,由医学专家分析鉴定事故性质:是医生玩忽职守人为造成;还是医疗水平欠缺无心过失;或是医疗技术和器戒的局限所难免,再由法院据此作出令人信服的公正判决,所以,不会出现“医闹”现象。
   而中国法院的腐败和混乱不亚于医院,有法不依唯权钱是瞻,又缺乏有公信力的鉴定事故的医学专家,在权钱操弄下,医疗同行相护,法院医院相护,弱势的事故受害者常常投告无门,或以败诉收场,极端者由此走上行凶杀人的危途。
   去年九月北京同仁医院的血案就是一例。
   京城小有名气的书法家王某,二零零六因咽喉肿瘤去同仁医院治疗,术后失去嗓音,没达到医生预告的结果。二零零八年,王某把主治的徐姓主任医生告上法院,三年不得下文,他为此得了忧郁症,就拿菜刀向徐姓主任连砍二十一刀,造成又一件轰动一时的惨案。
   法院的不作为,迫使许多医疗纠纷当事人循私力解决,直接去医院闹场,有的医院自知理亏,怕影响医院的声誉,就私下给予赔偿了结。如此,又可悲地出现了另类“医闹”,“受害”病家因不懂医学或想把付出的医疗费“诈取”回来,采取“无理取闹”的方式,甚至认为“小闹得小利,大闹得大利”,不少人还雇专人来闹,又生出三百六十行没有的“医闹”行当,每人闹一天可拿五十到一百块。
   毫无人性的时下中国,真是无奇不有,荒唐之极。
   
   医患争战两败俱伤
   
   写到这里,难以续笔,仅怜悯病家,似乎在认同“医闹”;只同情为增收所迫的医家,三十年前,医生的工资不比工人高多少,那时为什么没有如此多的医疗事故?
   这是中共医疗改革绘出的一幅污秽图画,是漠视百姓死活的医疗制度的一大溃疡,医家和病家在其中争战互残,整个社会的公德也随之磨灭。
   在正常国家最为人尊敬的医生,在中国竟然成了高危职业,近年已有一百多万医生转行,不少医疗骨干远走异国他乡,近八成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医学院已经招生不到一流学生。
   人们无不深深担忧,未来谁为中国人看病?  
   写完此稿,又闻噩耗。四月十三日早上,五十一岁的犯罪嫌疑人吕福克闯入北大附属人民医院耳鼻喉科行凶,持刀割伤医生邢志敏颈部静脉。当晚七点半,他又去北京航天总医院作案,用尖刀猛刺急诊科医生赵立众后颈。吕福克曾去上述两家医院看过鼻炎,此案可能涉及医患纠纷。凶手在逃,事件真相有待揭示。
   
   原载香港《争鸣》2012年5月号 刊载时署名郁申树
(2012/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