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严家祺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香港《争鸣》2012-5


严家祺


王立军知道向“中央”告状没有用


   温家宝很早就讨嫌薄熙来,尽管胡锦涛和薄熙来在“崇毛”和“唱红”方面有共同语言,胡锦涛并不喜欢薄熙来。至于习近平,隐隐约约地感到,薄熙来是他的潜在竞争者,当然也不喜欢他。

   在中国“党天下”的大环境中,皇位继承虽然不再像朝鲜金家王朝那样世袭,但“太子党”有一种权力继承的“优先权”,薄熙来“根红苗正”,温家宝与胡锦涛总感到自己比“太子党”矮一头,不喜欢薄熙来,又不敢轻易对他下手。习近平尚未登基,不可能单独起来弄掉薄熙来。一个重庆“独立小王国”的首领,北京的“中央皇权”就只能忍着他胡作非为。
   中国政治的“成功者”往往心毒手狠,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早就有名。一九八六年时,邓小平已经不喜欢胡耀邦了,但要把一个“总书记”拿掉,总要有点“说法”。一九八七年一月,薄一波主持“党中央一级党的生活会”,心地善良的胡耀邦,被薄一波几下就打翻在地。薄熙来与他父亲薄一波相比,青出于蓝胜于蓝,现在这一代,“心毒手狠”似乎无人能比得上薄熙来。
   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在薄熙来“打黑”运动中,是有力的执行者。凡是被薄熙来盯上的人,不“黑”也是“黑”,不想死也活不了。尽管中国名义上是“统一国家”,重庆“独立小王国”的“皇上”就是薄熙来。凡是薄熙来定下的“冤假错案”,谁想翻也翻不了。王立军在“海伍德案”问题上,还有底线,不认同薄熙来的做法。当薄熙来不信任王立军时,王立军左思右想,想不到任何办法,能够逃出薄熙来的手掌。
   王立军知道,他向“中央”告状没有用。如果向“中央”告状,“中央”早有薄熙来的“线人”和“保护伞”,今天告状,明天他就会在重庆被薄熙来整死,而且是真正的“死”。即便王立军找到胡锦涛本人,胡锦涛完全相信王立军的话,胡锦涛对薄熙来也会“不作为”。按理说,王立军在重庆是“死”定了,但聪明绝顶的王立军竟然想到了“美帝国主义”,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告状”。这一下,胡锦涛“不作为”也得“作为”,胡温习三人联手,薄熙来的命运发生了大逆转,从云端跌到万丈深渊。

胡锦涛是薄熙来“唱红”的后台


   “倒薄”之所以如此困难,有三大原因:
   一是“毛泽东思想”名义上仍然是今日中国“政治思想领域中的权威”,毛泽东的许多政策被抛弃了,但没有从根本上“非毛化”,不少人以为可以从毛泽东的“平均主义”中找到抵制“两极分化”的出路,在这一点上,胡锦涛与薄熙来不谋而合,胡锦涛实际上是薄熙来“唱红”的后台。
   二是,薄熙来是“太子党”中既能干又野心勃勃、敢做敢为的人,而“平民”出身的胡锦涛,总是小心翼翼、奉行“不作为”政策,胡锦涛长期的“不作为”实际上纵容了薄熙来。
   三是中国的最高权力,为“九人常委”分割,公检法没有制衡,司法权集中到一个宪法上没有规定的“政法委”手中。在民主制度下,最高权力分为“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有分权制衡,但最高行政权力是不容分割的。而“九人常委制”造成了今日中国的“多头专制政治”。

儒家学说:“天子”由“天”惩罚


   在国家权力的纵向结构上,中国从秦始皇以来实行的就是“中央集权制”。薄熙来式的“独立小王国”,与春秋战国时期当然不同,北京有把省、直辖市的领导人随时调动的权力。许多地方,一把手大权独揽,与“土皇帝”差不多,只是与薄熙来程度不同而已。这几年来自焚的二十多位藏人,实在找不到其他方法可以申诉自己心中的不满、冤屈,他们一没有可能到成都美国领事馆,二没有王立军的地位。在中国各个地方,受了冤屈,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二十三年前的“六四大屠杀”铁证如山,赵紫阳、天安门母亲却无处申冤。王立军事件对中国人心震动之大,是因为王立军独自一人做出了改变一个人口超过台湾的地区的政局、并影响到未来中国政局的大事。
   公正、正义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之所以重要,在于没有公正、没有正义,就是没有光明,就是黑暗的国家、黑暗的地区。无论是中央集权制、地方分权制、联邦制国家,地方的“不公正”、“不正义”,中央或联邦仍然有办法去调节。这次北京解决薄熙来问题,就是在中央无能的情况下,中央对地方严重的“不正义”的一次意外“调节”。问题是,如果强势的薄熙来成了“皇上”,中国全国更严重的“不公正”、“不正义”,就无法调节。人类经过几千年的探索、努力,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建立和不断完善民主政治。在民主政治下,不可能发生文化大革命,也不会发生薄熙来式的“唱红打黑”和王立军事件。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民主,当全国普遍没有社会公正、没有司法正义时,调节的方法就是革命、政变或非常手段。
   在中国的儒家学说中,“天”的权力高于皇帝,儒家把皇帝叫作“天子”。“天子”有权惩罚地方诸侯和文武百官,而“天”通常用“革命”、“政变”、非常手段惩罚“天子”。儒家告诫皇帝要实行“仁政”,提倡“贞观之治”,就是说,专制独裁也要有限度,超过限度,“天”就要对“皇帝”实行惩罚了,这个惩罚的办法就是“王朝更迭”,新的王朝代替旧王朝。说实在话,中国传统儒家的办法实在笨,中国近代以来的落后,不仅是长期的“闭关锁国”对结果,也是儒家要“天”来惩罚皇帝,要用革命、政变、非常手段调节全中国普遍的、严重的社会不公正和司法黑暗,而不能跳出“王朝循环”。
   薄熙来是一个政治狂人,他对自己的定位是“秦始皇-毛泽东-薄熙来”,他想步秦始皇、毛泽东后尘的想法,在今天中国,完全是行不通了。据说,薄熙来事发后见到周永康,周永康说,这就是“命”。因为今日中国的“皇权”如此衰落,加上当朝“天子”胡锦涛“不作为”,对定位“秦始皇-毛泽东-薄熙来”这样的人,就只能靠“天”惩罚了,王立军是代“天”惩罚薄熙来的人。
    (2012-4-16)
(2012/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