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231)
   
   在我看来,政治──军事上的事业若不能在文化上留下深刻印记,则无建树,所以成吉思汗不能媲美穆罕默德。一切具有伟大影响的政治──军事,也就是所谓文治武功,必在文化发展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影响。于是,伟大的文治武功本身也就成了文化运动在权力方面的体现:一种文治武功若无新的文化作其背景、为其陪衬,那将多么暗然失色、平庸无奇!从今以后,创造新的文化,就是我们生活的目的。
   
   (232)


   
   历史发展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逆转,尤其不可能出现所谓的“倒退”──充其量不过是“高潮之后的低潮”罢了,或是“社会重心的转移”。因此,一切“内容上的复辟”是注定要失败的。即使“形式上的复辟”亦不易成功,盖形式上的复辟往往导致内容上的复辟,如斯,则复辟必冰泮瓦解矣。
   
   创造者怀抱不可抑制的狂欢,相信文明即使失败,历史也一定会向前的,野蛮力量的胜利不过是为新的文明打扫战场:文革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对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多方研究,也使我印证了上述这个结论。
   
   (233)
   
   欧洲文化的胜利,正如蒙古征服的胜利一样,并不是因为它本身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及历史意义上不可逆转性。欧洲文化的胜利,主要是由于它们四周民族的文化衰落和社会解体,因此只能向他们提供成就却未能及时吸取他们的成就而造成的。中国并不只是从明朝末年才开始落后于欧洲的,在建筑和工艺上(例如盔甲),正如在科学上,中国其实在“欧洲中世纪”的时候就开始落后了。不但如此,中国的衰败还进一步鼓励了欧洲的扩张,并使西方文明显得格外强大起来,到如今已经四五百年了。可是,天晓得一百年后,随着彼此力量的消长,又会是怎样的世界格局在历史上出现哪!
   
   (234)
   
   尽管现象暗淡,但唯有如斯,我们背后的真灼本质方会更加灿烂!
   
   尽管人生充满苦难,但唯有如斯,我们动人的梦幻方会显得愈发美焕!
   
   尽管时常碰壁,但唯有如斯,我们所持的观念方能弥坚而不易。
   
   奇特的命运如此昭示。
   
   (235)
   
   一个新的生物种族的完成突变,是否也像一个社会的变革一样:一点首先突破,导致基因改变,尔后一系列较小的进化,以之恢复基因突变与社会变革所破坏的平衡?拉马克主义者注意到了这一系列(小进化以保持平衡),却未注意到根本的一点所造成的神秘“突变”。其实突变并不神秘,它与社会变革一样,都是随机的,并因为随机而不可预测,而被视为神秘的!
   
   (236)
   
   我怀疑:礼制与良知是否黄种人的种族特性?黄种人比他种人更严肃、更执着、更重实际,所以由这种“德”而产生了礼制与良知,而不是反过来由礼制与良知培育了这种德!常人认为是中国的历史与礼制、教化等等养成了中国人的这种德……我怀疑实为倒果为因的说法。
   
   中国文化的核心,它的本质精神,在那么一个接近死亡的社会里还开创了明清帝国的伟大局面。尽管这种局面有许多值得非议之处,但无可否认的是它取得了政治艺术的高度成就……在那种无望的情况下,若非中华强有力的传统,中国文明的总崩溃似乎所难免……然而,中国没有死,还在苟延残喘,直等真命天子来复兴它。难道我们不能说,这象征了中国奇特的命运?这不显示了中国文明的生命力量?
   
   在欧洲式的社会组织之外,在中国式的价值观念之外──再去创造何其难哉!不过,人类需要的也正是这两者的合一。
   
   (237)
   
   现代世界的“虾夷人们”的道德沦丧,每每与其家庭的崩坏构成一个恶性循环……或许只有古代中国的家庭伦理通过中和作用可以以救之。可哀的是,这些可怜的民族遗产现在也被吴三桂、毛泽东这些不肖子孙们毁坏得所剩无几了……
   
   但是我依然深信中国文化的伟大:即使那些罪人曾经用文革不遗余力地出卖了中国,甚至破坏了中国的文字──他们也还是不得不陷入中国文化的陷阱中,用他们自以为是毁灭的方式,帮助了中国。他们不是在国际上高唱反抗霸道的调子吗?尽管这是出自目光短浅的政治需要,但否定霸道,不就是对王道的肯定和对天命的赞颂吗?即使这是从一个破坏者的狗嘴里吐出的象牙。
   
   (238)
   
   从一个长期的角度看问题:中国问题的解决也就是世界问题的解决:世界问题的解决需待中国问题的解决。这决非虚妄的言辞,而是体现了《周易》的精神。我们要使中国文化死灰复燃,焕发出史无前例的光芒,照亮世界人心,此之谓“德音”。
   
   (239)
   
   我承认有一个“最适点”,也就是古代中国人所谓的“中庸之道”,如能立于或是接近这个最适点,则可以延长盛世(不浪费或少浪费精力)及推迟衰世(原理相同)──但即使这伟大的理想是可能实现于万一的,盛衰轮回的宿命也还是不会丝毫动摇的。因为盛世有赖于人力的维持,这是必须耗费精力的,其结果无疑需要在下一个阶段进行相应的“休息”,而“社会的休息期”则意味着“文明的衰落”。
   
   (240)
   
   社会的活动期和休息期,是以几百年为一个单位,我们应该吃惊的不是这一“盛衰”过程的时间过长,我们只应抱怨自己的生命过于短促了。
   
   只有对那些衰落期中的先知先觉者来说,衰落才是真正使人痛苦的事。因为他们既对衰落有很鲜明的感觉,又记得历史上关于黄金时代的故事。虽然他们的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这种意识,但他们却意识到自己被别人的灌输给麻痹了,想振作起来而又无能为力。
   
   当盛世的人们回顾衰世时,不仅带有一种隔岸观火的快慰感,甚至还会带有一种庆幸感──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作为起衰振敝的人,正是前代的衰落,促成了自己的兴起。
   
   不过,衰世中的先知先觉者也可以有他们独特之快乐的。特别当他们认识到他们的特殊处境时。他们实际上是一座伟大桥梁的落成典礼中祭祀的太牢。
   
   这个衰世实际上就是从一个盛世通往另一个盛世的伟大的桥。一个必不可少的间歇。一个休息站──尽管对在其中生活的人们来说,这里并没有什么休息而只有可怕的骚乱及奴役……可是从大的历史跨度来看,这种剧烈的混乱,岂不正是文明的休耕──间歇与休息吗?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