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谢选骏文集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第四章《古老形式中的新生命》
   
   [1981年5月4日──1990年3月23日]
   


   (183)
   
   “中原所居中国之中,中国所居昆仑之中,昆仑所居天下之中。”
   
   中国文化是一个古老的形式,在这个形式中,仍然还有新的生命可能。
   
   于是我还是想最后研究一下中国奇特命运的构成要素:
   
   1、地形。中国的地形确有“伟大”的特点,从西部的世界最高山峰到东部的世界最深海谷,一个巨型的梯形,兼容并蓄了各种地貌。
   
   2、文字。中国文字确实复杂,而且造就了中国的复杂。用现代眼光视之诚为缺陷,但也成就了中土文明的持久要素。
   
   3、传统。中国的政治传统实为中国的独特成就。它不但提供了统一的连续观念,也使中国的统一成为现实。
   
   地形、文字、传统,综合起来,使得中国具有一种顽强的排他性与稳固性。勿忘希腊罗马文明的衰亡,皆是由于基督教成功地使其人民丧失了传统观念,以及自信及抵抗精神。
   
   犹太之亡是由于国土狭小,印度之亡是因为漠视政治,印度教过于出世,虽不及犹太教封闭,但其种姓制度过分压抑并凝固了社会的发展。埃及之亡是由于社会僵化,最后沦为金字塔一样的文明化石。中国要摆脱埃及的命运,唯有恢复创造者的地位。创造的精神传统对一个民族的独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即落入了所谓“从精神上解除武装”的陷阱。
   
   (184)
   
   再看中国文化的两大来源:北方的政治文化(史官文化)与南方的神话文化(巫觋文化)。
   
   我忽然想到:北中国尤其是西北中国,在唐以后的衰落,出了持续的干旱化使得北方的压力从西北转向了东北,还有一个“人文因素”不得不加以考虑:宋代的中亚由于蒙古人的毁灭性征服而造成了永久的衰落。随着中亚的残败、两河流域的毁灭,往日繁华的大商道全部化为乌有。甘肃也衰落了,西安沦为边境城市。这种状况又加深了中国对西北的漠然态度──西北地区对中国已无多大价值及吸引了。这种状况一直延续了明清两朝。在 “民国”和“人民共和国”这“两个中国时代”,这一衰落也无根本改观。
   
   由此可以想到:中国北方与西北要复兴和繁荣,必须加强与中亚的联系,并通过中亚与两河流域、西亚、欧洲重建繁荣的商道。甚至需要密切与“白匈奴”俄罗斯的关系,不论这种关系为和平友好抑或敌对抗争。后者看起来虽无实际利益,毕竟可以引起第三中国对西北的重视。为了对抗俄罗斯这个白匈奴而实行填充政策,可以使得白匈奴对中国的威胁挑战,转变为激励中国复兴的马刺。而时过境迁之后,谁人又能断言白匈奴不会成为中国复兴的牺牲品呢?那时,西伯利亚将重回黄种人怀抱。以往,中国没有“不远万里”地侵略匈奴,但遭到俄国祸害几百年以后的未来世纪,就难说了。反击俄罗斯,收复西伯利亚。西伯利亚,就是文王西伯的封地。
   
   (185)
   
   进入广东已经一个多星期。这段经历使我再次肯定了1973年我初游上海时萌发的思想:必须消灭方言,中国才能成为一个现代国家。
   
   这决不仅是一个形式问题。消灭方言──决不仅意味着外表的形式上的统一;它还包含着深刻的心理建设的意义。根据我的经验──方言的差异导致居民在心理上的差异。包括其思维方式、甚至许多心理习惯的差异。在“分裂人群”的意义上──不同的方言所造成的社会分化作用虽然不及语言来得那么显著,但确实具有潜移默化的分裂作用。只是地区方言的分裂作用,不及民族语言那么突出罢了,但我们切不可因此忽视它,妨害了中国一体化的进程。
   
   (186)
   
   方言的流行──是一个现代国家的失败标志。就中国而言,也是中国的文明开化、同化运动未能进行到底的标志。我们必须彻底拔除方言这一并不光彩的落后标志。尤其对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语言的统一更是民族统一与国家统一的前提。这个以表意文字为交际工具的国家,方言林立的现象无疑受到了纵容──但时至今日,决不能再让这一分裂现象再漫无止境地延续下去了!
   
   (187)
   
   “内外之分”两面战略──将成为“中国的罗马法”。这种战备精神的内核,不是罗马法的“公民精神”,而是从中国文化的深厚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天子精神”。所以全国范围内消灭方言的运动:正在成为中国一体化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有助于增强中国人民的认同感。同时也有助于使一切“少数民族”语言随之皆化、修成正果。
   
   在这块貌不惊人的语言土地里播种、投资──我们一定会取得出人意表的物质收获!这是只能感到而不可言传的……中国的语言统一,将被证明是一项巨大的收益,是一项一本万利的事业,可以大大“促进中国的生产能力”。
   
   (188)
   
   “喜马拉雅山”不应叫做“喜马拉雅山”,因为“山”只是一个,而群山只能叫做“岭”。“喜马拉雅”更是“群神”的异族语言的音译。难道在一个最终将奠定世界新秩序的统一国家中这是可以容忍的?“喜马拉雅山”应该叫做“群神岭”。我们就是这样既不失统治的尊严同时又保留了人类的文化,因为我们决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正如中国人应称“白令海峡”为“昆仑海峡”一样,因为那里是昆仑地区的终点。总有一天,在中国大地上不再留下一个异族的地名。例如“哈尔滨”、“呼和浩特”、“乌鲁木齐”、“拉萨”之类……全部要用汉语地名取而代之。中国应该中国化。
   
   (1981年5月4日凌晨二时,汕头汽车站)
   
   (189)
   
   历观以往诸大世界帝国,似乎未有若往昔中国之稳定绵长、颠扑不破者,历观世界诸大民族的政治传统,似也未有如中国历史之不绝如缕,一再渡过最黑暗的历史厄运。一方面这可归功于中国的地大物博人众,未可一日灭之;另方面又可归功于中国择优而仕的政治制度,得以网收天下精英。但是,谁曾想过,古埃及在西元前3100年由美尼斯王统一,历经古王国(前2685-前2180年)、中王国、新王国(前1567-前1090年),最后由亚述人灭亡(前663年),统一帝国时期也曾享祚两千五百余年。这比秦至清的两千两百年大一统时期确实还要长些。而当今世界的“现代化运动”与当年埃及和近东如巴比伦、波斯等所经历的“希腊化运动”,又何其相似!
   
   这难道不值得当今的国人警觉,并为之深思吗?
   
   要知道,即使从世界主义的角度看,中国如果完全彻底的现代化并国际化,对世界的互补性贡献反而较小,如此一来,中国对世界历史作出转折式的推动的能力,也会下降。
   
   (190)
   
   对中国的发展来说,重要的是勿在现代化与国际化进程中“脱轨”;而“落后”并不可怕,而且是不可避免、“极难缩小差距”的、甚至是“有益的”。
   
   当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严峻试炼时:“文化”成为多余。毋宁说;在这样一个亡国灭种的历史时代──如何应付这一亡国灭种的考验就将成为中国的“最高文化”,就将成为中国新文化的源泉。其实,这也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出发点。
   
   (191)
   
   中国是个特殊的“社会文化实体”,而不是一个普通意义的“国家”。例如,在中国,社会的整合功能是由意识形态而非由法律制度来承担的。意识形态在中国社会构成了道德、政治乃至社会经济制度的总枢纽。因此,中国社会的变革在根本上只能由意识形态的变革来引导。
   
   如果中国社会的变革不能和意识形态的变革配套,则将流于“社会解体的预备阶段”。不仅由于社会变革失去了新意识形态的支持而成为动乱的根源;还将由于社会变革与旧意识形态的冲突而导致社会撕裂。
   
   “摸着石头过河”是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所能够发明的最为愚蠢的“战略”。这样缺乏意识形态引导的盲动,迟早把趟水过河的人淹死的。
   
   (192)
   
   新的意识形态!
   
   历史决定论在根本上是一种神话而不是一种科学,但是,神话不是常常比科学更有力地摆布了历史过程吗?过程比“结果”更实在。其结果是,关键不在于“预测”,而在于“影响”!结果就出现了一个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193)
   
   法国式的决斗有公证人充当裁判,美国式的决斗则没有裁判。这是两种文化精神的体现:有规则限制和无规则限制的区别,贵族化与平民化的区别,封建主义与殖民主义的区别。
   
   在法国式的决斗中,裁判有时还扮演了调停人的角色,故使决斗以和解告终。但美国式的决斗由于少了这关键人物,大都以流血和死亡告终。
   
   这使我们很自然地联想到社会的法则。
   
   如果在一个中国社会的权力结构中没有类似公证人、裁判的调停者,这个社会的和平变革是不可能实现的。例如在1989年的中国,学生一边,中共一边,没有中间人调停,结果是众所周知的大屠杀。
   
   (194)
   
   波兰、匈牙利的和平变革所以能有所成就,是因为影响极大的天主教会做了双方的调停人;东德、捷克的变革,则显见是由戈尔巴乔夫做了调停人。
   
   但苏联社会本身却没有自己的调停人。最后不得不以国家分裂为各个加盟共和国告终。
   
   中国社会更加没有调停人,连苏式的软弱但统一的东正教会都没有!中国社会的和平变革因此根本就是与虎谋皮、痴心妄想。
   
   (195)
   
   对一个变革中的社会来说,最可怕的前景还不是武力至上原则的横行霸道,而是整合力量的阙如。事实上,“唯暴是从”的风尚正是从社会整合力的全面解体开始的;而没有调停人的改革,则必定导致整合力的消亡。
   
   不幸的是,法国人的决斗需要公证人的原则,无法贯穿到全社会的政治生活中去,所以,暴力革命代替了和平改革,左右了法国的现代化过程。相反,美国人的决斗不需要公证人的原则,却贯穿到了全社会的政治生活中去了,结果美国也就经历了两次暴力革命:独立革命与南北战争的爆发,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意外。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5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