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谢选骏文集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第四章《古老形式中的新生命》
   
   [1981年5月4日──1990年3月23日]
   


   (183)
   
   “中原所居中国之中,中国所居昆仑之中,昆仑所居天下之中。”
   
   中国文化是一个古老的形式,在这个形式中,仍然还有新的生命可能。
   
   于是我还是想最后研究一下中国奇特命运的构成要素:
   
   1、地形。中国的地形确有“伟大”的特点,从西部的世界最高山峰到东部的世界最深海谷,一个巨型的梯形,兼容并蓄了各种地貌。
   
   2、文字。中国文字确实复杂,而且造就了中国的复杂。用现代眼光视之诚为缺陷,但也成就了中土文明的持久要素。
   
   3、传统。中国的政治传统实为中国的独特成就。它不但提供了统一的连续观念,也使中国的统一成为现实。
   
   地形、文字、传统,综合起来,使得中国具有一种顽强的排他性与稳固性。勿忘希腊罗马文明的衰亡,皆是由于基督教成功地使其人民丧失了传统观念,以及自信及抵抗精神。
   
   犹太之亡是由于国土狭小,印度之亡是因为漠视政治,印度教过于出世,虽不及犹太教封闭,但其种姓制度过分压抑并凝固了社会的发展。埃及之亡是由于社会僵化,最后沦为金字塔一样的文明化石。中国要摆脱埃及的命运,唯有恢复创造者的地位。创造的精神传统对一个民族的独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即落入了所谓“从精神上解除武装”的陷阱。
   
   (184)
   
   再看中国文化的两大来源:北方的政治文化(史官文化)与南方的神话文化(巫觋文化)。
   
   我忽然想到:北中国尤其是西北中国,在唐以后的衰落,出了持续的干旱化使得北方的压力从西北转向了东北,还有一个“人文因素”不得不加以考虑:宋代的中亚由于蒙古人的毁灭性征服而造成了永久的衰落。随着中亚的残败、两河流域的毁灭,往日繁华的大商道全部化为乌有。甘肃也衰落了,西安沦为边境城市。这种状况又加深了中国对西北的漠然态度──西北地区对中国已无多大价值及吸引了。这种状况一直延续了明清两朝。在 “民国”和“人民共和国”这“两个中国时代”,这一衰落也无根本改观。
   
   由此可以想到:中国北方与西北要复兴和繁荣,必须加强与中亚的联系,并通过中亚与两河流域、西亚、欧洲重建繁荣的商道。甚至需要密切与“白匈奴”俄罗斯的关系,不论这种关系为和平友好抑或敌对抗争。后者看起来虽无实际利益,毕竟可以引起第三中国对西北的重视。为了对抗俄罗斯这个白匈奴而实行填充政策,可以使得白匈奴对中国的威胁挑战,转变为激励中国复兴的马刺。而时过境迁之后,谁人又能断言白匈奴不会成为中国复兴的牺牲品呢?那时,西伯利亚将重回黄种人怀抱。以往,中国没有“不远万里”地侵略匈奴,但遭到俄国祸害几百年以后的未来世纪,就难说了。反击俄罗斯,收复西伯利亚。西伯利亚,就是文王西伯的封地。
   
   (185)
   
   进入广东已经一个多星期。这段经历使我再次肯定了1973年我初游上海时萌发的思想:必须消灭方言,中国才能成为一个现代国家。
   
   这决不仅是一个形式问题。消灭方言──决不仅意味着外表的形式上的统一;它还包含着深刻的心理建设的意义。根据我的经验──方言的差异导致居民在心理上的差异。包括其思维方式、甚至许多心理习惯的差异。在“分裂人群”的意义上──不同的方言所造成的社会分化作用虽然不及语言来得那么显著,但确实具有潜移默化的分裂作用。只是地区方言的分裂作用,不及民族语言那么突出罢了,但我们切不可因此忽视它,妨害了中国一体化的进程。
   
   (186)
   
   方言的流行──是一个现代国家的失败标志。就中国而言,也是中国的文明开化、同化运动未能进行到底的标志。我们必须彻底拔除方言这一并不光彩的落后标志。尤其对于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语言的统一更是民族统一与国家统一的前提。这个以表意文字为交际工具的国家,方言林立的现象无疑受到了纵容──但时至今日,决不能再让这一分裂现象再漫无止境地延续下去了!
   
   (187)
   
   “内外之分”两面战略──将成为“中国的罗马法”。这种战备精神的内核,不是罗马法的“公民精神”,而是从中国文化的深厚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天子精神”。所以全国范围内消灭方言的运动:正在成为中国一体化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它有助于增强中国人民的认同感。同时也有助于使一切“少数民族”语言随之皆化、修成正果。
   
   在这块貌不惊人的语言土地里播种、投资──我们一定会取得出人意表的物质收获!这是只能感到而不可言传的……中国的语言统一,将被证明是一项巨大的收益,是一项一本万利的事业,可以大大“促进中国的生产能力”。
   
   (188)
   
   “喜马拉雅山”不应叫做“喜马拉雅山”,因为“山”只是一个,而群山只能叫做“岭”。“喜马拉雅”更是“群神”的异族语言的音译。难道在一个最终将奠定世界新秩序的统一国家中这是可以容忍的?“喜马拉雅山”应该叫做“群神岭”。我们就是这样既不失统治的尊严同时又保留了人类的文化,因为我们决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正如中国人应称“白令海峡”为“昆仑海峡”一样,因为那里是昆仑地区的终点。总有一天,在中国大地上不再留下一个异族的地名。例如“哈尔滨”、“呼和浩特”、“乌鲁木齐”、“拉萨”之类……全部要用汉语地名取而代之。中国应该中国化。
   
   (1981年5月4日凌晨二时,汕头汽车站)
   
   (189)
   
   历观以往诸大世界帝国,似乎未有若往昔中国之稳定绵长、颠扑不破者,历观世界诸大民族的政治传统,似也未有如中国历史之不绝如缕,一再渡过最黑暗的历史厄运。一方面这可归功于中国的地大物博人众,未可一日灭之;另方面又可归功于中国择优而仕的政治制度,得以网收天下精英。但是,谁曾想过,古埃及在西元前3100年由美尼斯王统一,历经古王国(前2685-前2180年)、中王国、新王国(前1567-前1090年),最后由亚述人灭亡(前663年),统一帝国时期也曾享祚两千五百余年。这比秦至清的两千两百年大一统时期确实还要长些。而当今世界的“现代化运动”与当年埃及和近东如巴比伦、波斯等所经历的“希腊化运动”,又何其相似!
   
   这难道不值得当今的国人警觉,并为之深思吗?
   
   要知道,即使从世界主义的角度看,中国如果完全彻底的现代化并国际化,对世界的互补性贡献反而较小,如此一来,中国对世界历史作出转折式的推动的能力,也会下降。
   
   (190)
   
   对中国的发展来说,重要的是勿在现代化与国际化进程中“脱轨”;而“落后”并不可怕,而且是不可避免、“极难缩小差距”的、甚至是“有益的”。
   
   当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严峻试炼时:“文化”成为多余。毋宁说;在这样一个亡国灭种的历史时代──如何应付这一亡国灭种的考验就将成为中国的“最高文化”,就将成为中国新文化的源泉。其实,这也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出发点。
   
   (191)
   
   中国是个特殊的“社会文化实体”,而不是一个普通意义的“国家”。例如,在中国,社会的整合功能是由意识形态而非由法律制度来承担的。意识形态在中国社会构成了道德、政治乃至社会经济制度的总枢纽。因此,中国社会的变革在根本上只能由意识形态的变革来引导。
   
   如果中国社会的变革不能和意识形态的变革配套,则将流于“社会解体的预备阶段”。不仅由于社会变革失去了新意识形态的支持而成为动乱的根源;还将由于社会变革与旧意识形态的冲突而导致社会撕裂。
   
   “摸着石头过河”是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所能够发明的最为愚蠢的“战略”。这样缺乏意识形态引导的盲动,迟早把趟水过河的人淹死的。
   
   (192)
   
   新的意识形态!
   
   历史决定论在根本上是一种神话而不是一种科学,但是,神话不是常常比科学更有力地摆布了历史过程吗?过程比“结果”更实在。其结果是,关键不在于“预测”,而在于“影响”!结果就出现了一个个“自我实现的预言”。
   
   (193)
   
   法国式的决斗有公证人充当裁判,美国式的决斗则没有裁判。这是两种文化精神的体现:有规则限制和无规则限制的区别,贵族化与平民化的区别,封建主义与殖民主义的区别。
   
   在法国式的决斗中,裁判有时还扮演了调停人的角色,故使决斗以和解告终。但美国式的决斗由于少了这关键人物,大都以流血和死亡告终。
   
   这使我们很自然地联想到社会的法则。
   
   如果在一个中国社会的权力结构中没有类似公证人、裁判的调停者,这个社会的和平变革是不可能实现的。例如在1989年的中国,学生一边,中共一边,没有中间人调停,结果是众所周知的大屠杀。
   
   (194)
   
   波兰、匈牙利的和平变革所以能有所成就,是因为影响极大的天主教会做了双方的调停人;东德、捷克的变革,则显见是由戈尔巴乔夫做了调停人。
   
   但苏联社会本身却没有自己的调停人。最后不得不以国家分裂为各个加盟共和国告终。
   
   中国社会更加没有调停人,连苏式的软弱但统一的东正教会都没有!中国社会的和平变革因此根本就是与虎谋皮、痴心妄想。
   
   (195)
   
   对一个变革中的社会来说,最可怕的前景还不是武力至上原则的横行霸道,而是整合力量的阙如。事实上,“唯暴是从”的风尚正是从社会整合力的全面解体开始的;而没有调停人的改革,则必定导致整合力的消亡。
   
   不幸的是,法国人的决斗需要公证人的原则,无法贯穿到全社会的政治生活中去,所以,暴力革命代替了和平改革,左右了法国的现代化过程。相反,美国人的决斗不需要公证人的原则,却贯穿到了全社会的政治生活中去了,结果美国也就经历了两次暴力革命:独立革命与南北战争的爆发,一点也不让人觉得意外。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此文于2012年05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