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391)
   
   上帝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因为这是发自一个还有得救希望的灵魂。深刻思虑的结果!上帝是什么?用我们的话来说,上帝就是天子背后的力量,是我们无法理解的主宰。所以上帝离我们其实不远,甚至以人形潜居我们中间。就个人而言,能够亲自接触上帝的机会也许不多,但就历史的全体甚至仅就一个社会而言,能够得见圣颜的机会其实并不稀少罕见。
   
   当上帝的圣徒们在一股神秘力量的驱使下,凝聚一股足以扭转历史进程的势力,天子的圣诞就来到了。那时,一座空前规模的祭坛也就建立起来了。


   
   (392)
   
   在全地球算起来,中国居民在这种非道德状态中陷得最深。其结果,不但是信息系统的严重紊乱,以至于文化结构无法调节、社会秩序全部崩解、礼义廉耻一概堕落──而且连语言系统亦由于一系列社会地震而分崩离析、面目全非。中国人群,业已没有共同语言,只能分裂为孤立的门阀──这些门阀之间多是声息不通的。其病症是:流行的语言不但鄙俗,而且词不达意,足以酿成思维混乱。
   
   由于信息系统的紊乱和崩解,整个中国区域实际上陷于散沙状态,人人都游离于结构,显然疲弱不堪。这种分裂不是积极的竞争,而是消极的猜疑,社会没有向心力,不足以维持自身的统一……
   
   我们时代的中国灾难,都可归结到信息系统的紊乱,“新闻封锁”、“谣言主导”,只是表面的一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上述病态还将扩散,把它对社会的解构活动发挥到极限,然后才会开始有所逆转。
   
   (393)
   
   当代中国的一切混乱及种种失调、件件灾难,虽然有极深刻的“社会重组”上的理由,然从近因来看,都是缺乏“社会反馈”即信息系统的崩坏所致。古人所惊叹的“礼崩乐坏”也可以从“信息系统的崩坏”这一角度得到更好地理解。
   
   要使一个社会保持和谐状态,就不仅要使它的信息系统运作良好、消除种种紊乱及混杂,且要使它富于生机,具有自我调节能力。这样的社会就能从不断来袭的混乱中脱拔出来,尽其潜能予以调节,从而在一片荒芜混乱中开出灿烂的文明。
   
   这是多么艰巨的任务!这是多么痛苦的旅程!这是令人疲乏和厌倦的,而且我看见一片无望的苦海!然而,作为命运的奴隶,既生于此种命运之中,就不能不尽力抵抗,谁愿意不挣扎一下就屈服于宿命的魔影呢?
   
   (394)
   
   绝处逢生的中国人民必须重新学会──尊重权威。
   
   不是尊重“权威们”;不是尊重各行各业、五花八门的“大师”;不是尊重那些昼夜营作、孜孜营利的“名人”──而是尊重那唯一的大能者。
   
   “尊重权威”的前提是──把久已败坏、金玉其外的“权威们”、“首长们”、“阀阅们”扫荡殆尽。作为唯一大能者的必要条件,我们需要这个扫荡作为庄严而欢畅的祭典。这个唯一大能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部法典、一股创新的精神,作为社会的精神向心力。
   
   人民生活的运行,依赖精神向心力所促成的绝对权威;相对的向心力,人民还不信赖。绝对的权威需要借助神化和巫术,这是无可奈何的生物局限,不论智者如何振振有辞地反对它。
   
   理解了这一点,中国革命就完成了它史诗般的历程:以破坏人治权威开始;以建立法治权威告终。
   
   (395)
   
   我们现代中国人,其实是活在“西方的没落”的阴影下、甚至活在“西方真理”的排泄物中,并在其刻毒的腐蚀下支离破碎着。欧洲的“文艺”比欧洲的“思想”更深刻地使我们灵魂分裂。我们丧失了屏障、迷失了自我,被一股无所不在的巨流推搡着、攘扰着、陷溺着。无论我们怎样反抗、怎样抵御,我们还是在其围堵之中。甚至我们的反抗、我们的抵御,也不可祛除地沾上了欧洲的、末世的色调……我们是“真的完蛋了”。
   
   不论怎样挣扎,我们都不能真正逃脱来自西方的致命吸引,更谈不上什么“解放”了。于是我知道了:中国民族的解放、中国文化的解放──完全有待于新人的兴起,虽然我们与此无缘了!
   
   (396)
   
   新人──将没有我们这样的痛苦,将没有我们这么疯狂的挣扎,他们将沉浸在新文化的阳光而不自觉其幸福。他们将把欧洲文化视作一件精巧有趣、玲珑透剔的玩物,对它只有好奇心与爱意,没有嫉妒心与敌意……因为他们不感到威胁、不感到致命的腐蚀、不感到精神的幻灭……只感到一种艺术气氛……
   
   但我们是感到了这一切的!岂止感到──简直是被它苦苦煎熬!所以对于欧洲的敌意,从我们心中不可缓解地升起。
   
   新人将活在一重艺术的天地之中,不像我们被没落的艺术所害,又在无望的生活中被掩埋……而且无人知晓!好在我们想到:“有人知晓甚至悲悼”又怎么样呢?那还不是一片终究的空虚吗?
   
   (397)
   
   自身苦痛的经历──使我坚信年轻人不应阅读诗歌与小说;而应研读心理与战略。尤其是那些命定要成为自己的主人和别人的主子的猛士们。至少,在读完诗与小说之后,应立即漱口,而绝不像梁武帝萧衍那样用诗来漱口,他说:“三日不读谢(朓)诗,便觉口臭。”
   
   下面就是两首我曾经喜欢过的谢朓诗:
   
   《新亭渚别范零陵云》:“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云去苍梧野,水还江汉流。停骖我怅望,辍棹子夷犹。广平听方藉,茂陵将见求。心事俱已矣,江上徒离忧。”
   
   《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桥》:“江路西南永,归流东北骛。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旅思倦摇摇,孤游昔已屡。既欢怀禄情,复协沧州趣。嚣尘自兹隔,赏心于此遇。虽无玄豹姿, 终隐南山雾。”
   
   (398)
   
   一定要有所排斥、一定要有所不顾、一定要有某种程度的愚味冥顽──创造的灵光才向你显现!
   
   曾经自命为艺术家的人──在真正的创造者面前会感到由衷的羞愧,他在创造者面前成为小人,成为不可救药者,自大的回忆带来揪心的痛悔。真正的艺术家首先应该成为“文化创造力的仆从”,特别是在我们这个青黄不接的时代背景之下。为了伟大的希望而保留可爱的缺点吧,命运并没有规定说:缺点应该消灭!
   
   比如,使毛泽东僭称“伟大”的;不是他在1949年以前的“夺取政权的合理作为”;而是他在1949年以后“巩固政权的疯狂行为”。1949年之前他的“理智”──不过是一介精明的土寇与流贼而已。只有某些不了解中国的美国记者才会看得上他。但1949年以后就不同了──他成为“替苏行道、改造中国”的刽子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成了“其无后乎的始作俑者”。虽然在许多事情上,他的残暴性还比不上秦始皇,但比隋炀帝却是大大赶超了。当然就迫害规模的人数来说,他可能倒是史无前例的,甚至超过了斯大林和希特勒。何况现代中国的人口比起秦代和隋代来,已有十倍之巨……杀人利器和“软刀子”颠倒黑白的宣传技术,也高妙许多、效率大增了……
   
   (399)
   
   不论毛的“替苏行道、改造中国”的活动,其积极价值到底如何──它们的出现本身就有一种历史悲剧的价值。社会意义上的价值与历史意义上的价值,往往不同,有时甚至是互相对立的。“社会价值”的寿命往往超不过一代人:三十年,至多一个甲子六十年;而“历史价值”则值得长久的怀念。因此难怪,这两种价值彼此在吞噬对方、竭力把对方从自己心目中抹掉。
   
   按照同样的原理,“舆论”与“天命”,在大多情况下也是这样誓不两立地对峙着。舆论总是力图抹杀天命的存在;而天命则要不断改变舆论,迫使人民的愿望向它靠拢投降、为它起伏效命。在历史过程中,有时舆论抑制了天命,有时天命驾驭着舆论。前者是繁荣的和平时代;后者则为混乱的革命和战争……支配前者的是习惯的欲望;鼓舞后者的往往是一种图腾的崇拜。这里无所谓优劣;只有“文明的大季节”而已。当时则行,过时则易──岂有它哉。
   
   所以有人说,毛泽东敢于玩弄舆论、践踏社会价值──这正是他的伟大与不同凡响之处。在这种意义上,“人民公敌”就是“伟人”的本质,欺负了别人,别人才会敬重你,这就叫做“征服”,也就是“政府”的本质所在。政府专门欺负生产者,向他们征税、要人、摊派劳工。毛说要“不破不立”,他破坏了一切,反而声名鹊起。至于说到毛曾统治过的大部分中国人的遭遇如何──那根本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人对于已经征服过的猎物,是不再会有多大兴趣的了。尤其就中国而言就更是如此了──这么一个历史漫长、兴衰无定、充满来去匆匆的野心家与争霸者的舞台,经常因为无原则、无价值、无标准的争权夺利而搞得精疲力竭、举国残破。
   
   (400)
   
   天子,文明的创造者。他的足迹总是发轫于历史的最低潮,他的光芒总是闪耀在世界的黑暗中心……我们在黑暗的边缘中心发出喘气,我们在低潮的漩涡遭到撕裂,这时在我们的头上,升起了一道灵光。天上的权威,就像星光,一扫世纪的疲惫。创造者的思想、言语、谋略,不论看起来多么怵目惊心,听起来多么不可思议、想起来多么骇人听闻,甚至达到使历史震恐、令艺术失色的绝顶之境──都是“合乎中庸之道”的,也就是说,那都是浩荡易运的集中体现。这样的天子永远不会落伍,也永远不会激进。他的思想就是中庸之道,他的言语就是中庸之理,他的谋略就是中庸之纪。他并不追求中庸,不把中庸作为“保持优势的秘方”和“绵延既得利益的看门犬”──相反,中庸永远追寻着天子,哪里有天子,哪里就有中庸,因为天子就是天下之中。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