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谢选骏文集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328)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白鞑子,黑鞑子,红鞑子。
   
   政治中华,文化中华,地理中华。
   
   ──你说联邦好不是邦联好?
   
   ──我看还是“刘邦”好。当然这个“刘邦”不是那个市井无赖,而是立宪君主──是两个中国都可以接受的、第三中国的最高象征。这可以按照我的一贯思路,从“最后的贵族世家”──孔子后裔的衍生公家族里,遴选出来。
   
   (329)
   
   人们抨击君主政治“专制”,却不知即使专制君主也并不“极权”。那么,什么是极权呢?只有动员群众、政教合一的僭主政治,才是极权主义的。
   传统王朝固然专制,但其君主权力并非僭主统治下的现代极权社会所想象的那样“无法无天”,其政治和社会也远比革命的僭主政治温和、稳定。更何况,专制君主制度只是一种最坏的君主制度,而如果配以立宪制度,形成君主立宪,那么这也是一种现代民主制度。但是,全面专政的僭主政治却是与立宪制度格格不入的,而且无法转型为现代民主。
   
   例如中国古代王朝大多崇奉儒学,其政统受到道统的制约,被迫形成开明专制。儒家强调仁政、礼制和德治,要求臣要有臣的样子(臣臣),君也要有君的样子(君君)。近年出土的郭店楚简《语丛三》甚至明言:“友,君臣之道也。”意思隐含君若不以友道待臣,臣就可以不臣。除了野蛮民族入主中原的时代,中原王朝大多比较开明,君权受到士人的制约,蒙古化的明朝初年只是例外。
   
   (330)
   
   大一统时代的儒家,对君王具有严格要求,这可从“君”、“王”的释义看出一点。《韩诗外传》卷五说:“君者,何也?曰:群也。”《白虎通义•号》说:“君之为言,群也。”《春秋繁露》更有“王者,民之所往,君者,不失其群者也;故能使万民往之,而得天下之群者,无敌于天下。”《孟子》主张君臣对等、从道不从君、民贵君轻等独立意识。
   
   只有在野蛮民族的压力下,儒学不断受到君权的歪曲,道统不断受到政统的压抑,而野蛮民族出身的秦始皇甚至把六经付之一炬。但起码在两汉时代,公共舆论、民间社会以及儒士群体还是对君王拥有相当程度的制约能力。本于儒家仁义原则制订的各种文物典章制度,作为一种“善的竞赛”而非“恶的竞赛”,在维护君权的同时也制约了君权。要知道,制约也是一种维护,正如刹车就是护车,没有刹车必定车毁人亡。同样的道理,不对君权或其他形式的最高权力进行制约,必定导致王朝颠覆。
   
   (331)
   
   凡是深入了解中国历史的,反而会对君主政治保有好感。因为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代都是君主制稳定的时代,最坏的时代都是君主制不稳定的时代,如二十世纪的中国就是如此。与通常的看法相反,文革时代并不是君主专权的时代,而是无君、无亲、无师的无道时代。这个“无道”时代的特点也是“无主”。甚至毛泽东也不以皇帝自居,他动员群众造反的口号是“舍得一身剐,要把皇帝拉下马”──如果他能像哪怕是最坏的皇帝那样做事,哪怕像蒙古皇帝和满洲皇帝,甚至像仅仅当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毛的僭主革命、“改造中国”也不会那样毫无章法、卑鄙下流、残酷无情。
   
   无君、无亲、无师的无道时代,再加上毛自况的“癞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正好破坏了“天地君亲师”的社会伦理,导致阶级斗争能够横行、禽兽行为泛滥。三纲五常的破坏并没有带来人民以什么“解放”,反而招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的人民死亡。一亿多条人命,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消灭掉了。
   
   (332)
   
   钱穆《中国文化传统之演进》(1941年)认为汉朝官制都有一律规定,皇帝也不能任意修改它。而明清的考试,法律上规定的时间,三百几十年来都未曾更改过。至于考试的方法;皇帝亦不理会,做官高低,全由吏部掌管,所以中国的政治,实在不能算是君主专制政治。而秦汉隋唐几个朝代,政治武功,社会经济,都有很好的设施。秦朝统一天下,造成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局面。这便近于现世所谓民族国家的理论。秦以后,两汉隋唐最有成就的事业是政治与社会。一统的政治和平等的社会。
   
   我认为,钱穆的上述论说虽然出于普及宣传的需要有些简化了,但还是说出了一些真相。尽管他把“秦统一”说成是“民族国家”恰恰把事情说反了,体现了他并未理解中国历史的基本脉络。不过他对历史掌故还是相当熟悉的,所以他看到了两汉具有“一统的政治和平等的社会”。当然当他把隋唐也包括在这里面的时候,就又犯错误了,因为隋和唐的前期,主要是贵族政治的而非平民政治的,和西周比较相似,只是到了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势成,唐朝才逐渐向平民社会过渡,仿佛走上了东周的道路。甚至其间的转折也是由于一个著名的女人──祸水导致的:在西周是“幽王烽火戏诸侯,褒姒一笑失天下”的褒姒,在盛唐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杨贵妃玉环。然后才过渡到五代和南北宋那种类似战国的局面。凡是种种,都是钱穆所无法理解的,我们也不苛责于他。
   
   钱穆《中国历史研究法》(1961年)有些具体分析还是比较中肯的。他指出:“中国自秦以来两千年的政体是一个君主专制的黑暗的政体”,明明是一句历史的叙述,但却绝不是历史的真相。因为中国自秦以下两千年,只可说是一个“君主一统的政府”,却绝不能说是君主专制。就政府组织政权分配的大体上说,“只有明太祖废止宰相以下最近明、清两代六百年,似乎迹近君主专制”,但尚绝对说不上黑暗。人才的选拔,官吏的升降,刑罚的处决,赋税的征收,依然都有传统客观的规定,绝非帝王私意所能轻易摇动。如此这般的政体,岂可断言其是君主专制?
   
   (333)
   
   1989年五十天民主(这是我对八九民运的概括)的失败,正如九十年多前的百日维新一样,是必然的、前提决定的,并非偶合的、操作失误的。对此中国国情,用欧洲式的民主运动,例如攻占巴士底狱、1848年革命、1989年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等模式,均无以解之,只有诉诸中国式的“党锢之祸”,方能得到近似的比况。
   
   党锢之祸的起源,是从统治阶级内部最后一次调整社会结构的努力,党锢之祸的爆发,证明统治秩序已陷入难以回避的天命移易──革命!历史上每次党锢之祸,都继之以摧枯拉朽的暴民起义,导致社会结构的总崩溃。受治而非自治的子民,纷纷游离那个庞大的军营。党锢之祸中的头等角色,也难以在下轮革命中扮演头等人物,因为这两个运动的性质如此歧异,以致难以互通。
   
   就中国社会而言,一个步入末路的政权之不能复兴,正如一位朽翁之不能返老还童,即如“同治中兴”这类雌体老佛爷乱搞出来的罕见丑剧,最后不过是推迟了中国的现代化几十年,并使地方割据、国家分裂主宰了此后两百年的中国社会。而同治中兴的可能,还基于党锢之祸这一课的阙如,使统治阶层内部的分裂一时还不致于导向社会结构的崩溃。缺乏党锢之祸这一课,过了三十多年经过甲午战败,才被公车上书、康梁变法给补上了。
   
   (334)
   
   中国的臣民们不喜欢造反。即使活不下去而走上了造反之路,也总是跪着祈求新的领袖。因为中国的哲学相信圣人而不相信原罪,中国的宗教崇拜活人而不相信圣灵。
   
   这样一群目光短浅的中国人民,只有看到了新王朝的气象时,才会以王朝更迭的信念开始支持造反,而结果呢?这实际上并不会导致欧洲意义的“革命”,而只能导致中国意义的朝代更迭、治乱相循。
   
   (335)
   
   为了让中国迅速走向现代文明,在第三中国的公民社会里,公民权似乎不该是天生的,卢梭的陈词滥调应当还俗:公民权利,应是通过努力争得的一项权利,就像考试及格一样。如果给予每一个人以公民权而不问其人之优劣,则必将导致世风日下、竞相逐臭、道德沦丧。群众永远也不会获得控制自己的能力,他们只会听命于在上者的榜样。所谓“效法”、“上有好之者,下必甚焉”、“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就是这个道理。例如,毛泽东道德败坏、人品卑劣,所以他号召的“斗私批修”就成为反面材料。
   
   同样,个人的自由权也是需要前提的,无论如何个人的自由总不能越出礼的范围,也就是不能侵害他人权利,不能像毛泽东那样损人利己、为非作歹、“说尽天下漂亮话,干尽天下丑恶事”。礼仪、礼制、礼的精神应成为一个健全社会的普遍价值标准,个人利益至上的自由行动的权利也应该控制在整个范围以内。
   
   人的生命是“缘罪而生”的,一任人欲纵横那就会引起人欲之间的致命对撞,社会车祸将天天发生。一个社会要长治久安,就不得不从人类历史的角度出发,去审视一切,推进向善的运动;而不是从人的动物欲望出发去大谈什么天生的个人自由。个人自由名义下的许多行为,看似不违法律,实际上起了败坏风俗的作用,终将破坏礼制也破坏法律。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