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谢选骏文集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289)
   
   民间文化的保护与“中国一体化”如何协调起来?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中国地域广阔、部族众多,各地民俗差异极大,如其听之自流,势必构成中国一体化的潜在障碍,无从造就一个民族──中国民族。
   
   而中国若不断然投入一体化的激流──不仅复兴无望、甚至苟延难再。第三中国的黄金时代,有待于一个磅礴的希望之潮和一个坚定的意志之塔。而中国一体化,则是把潮与塔结合在一起的必要手段。没有一体化作为“枢纽”──那个意志之塔也不能转捩中国悲惨的近代历史,那个希望之海则不能注入中国丰饶的未来文化……如此一来,中国民族争取彻底解放的千年事业就会半途而废。所以,中国一体化与民间文化,都不可偏废。甚至可以说,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高级文化,反而是上述结合的必然结果。


   
   (290)
   
   彼此悬殊极大的各种民间文化类型,本来是作为“前工业时代的遗迹”而存在的。那时,闭塞的交通状况使得各种“乡土气”特别浓厚的民俗得以保存、发展。现代交通的出现,使这种状况一去不返了。
   
   特别是遭到了较之蒙古化更为严厉“苏联化”的摧残禁锢之后,中国民间文化的现存状况令人寒心。现在中国的民间文化,基本上处于剥落状态甚至是地下状态,而且日益为年轻一代所轻视、忘却。这种现状隐伏着巨大的危险:它使得中国人在面对外来文化时缺乏了起码的免疫力,从而使得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的未来变得极不稳定。中国社会的这一特点,与回教社会一比之下就十分显著了。在回教社会那里,传统过于强大固然是社会发展的一种障碍;但像中国这样毫无传统意识的民族也是经不起世界风暴之侵袭的。
   
   (291)
   
   中国一体化,承受着一个伟大民族再度登上历史舞台的压力,远远超出区区的“两岸统一”的框架。
   
   中国一体化,与民间文化的保护──不仅不相冲突,反而互补。那是为了一个新的文明诞生,所准备的融合。
   
   民间文化缺位的“中国一体化”,已经在“文革”期间尝试过了,并遭到惨败和全民的唾弃。脱离了民间文化的中国一体化,只能造成荒漠的社会。这从理论上说是不可能的、无意义的,从实践上说是注定要破产的。而以牺牲民间文化为代价的中国一体化,表面上是对民间文化低俗势力的反击,其实是这一低俗夸大张扬。这些来自底层的阴暗势力,通过“翻身运动”得以登堂入室,盘居高位,却只会顽固坚持自我中心立场、无补于中国一体化这一现代压力,终遭覆灭。
   
   未来的中国一体化努力,则会更加中庸──它不会放弃民间文化这一武器,更不会笨拙地试图压制它。同样,未来的民间文化,不会无视中国一体化的压力,更不会拒绝投入它的洪流。它们二者必在中国命运的感召下互为表里、相得益彰。
   
   这样一种新眼光是比较好的:考察中国一体化运动的长远得失,就到它与民间文化的关系方面去。看它能否有效利用民间文化的巨大潜能,来促进中国生活的重建。看它能否运用民间文化的默化力,来顺水推舟地促进中国一体化。它将拒绝什么“逆水行船”、“不斗则垮”之类的胡言乱语。它考察某种民间文化类型包括其精神的类型,它研究某些民间文化细节的长远得失,就会着眼于“它与中国一体化的关系”:凡是能强化中国一体化运动的,凡是能相对降低中国一体化运动的代价与牺牲的,就应予特别保护。凡有助第三期中国文明滋生的,就予以特别扶植。
   
   (292)
   
   民间文化,决不等于“民间曲艺”什么的。民间社会及其文化,那是随着中国生机的日益恢复,而开始茁壮生起的新绿,那是作为中国健康状况的指标和象征而出现的。对传统的民间曲艺,可以保护;但对新起的民间文化,则需扶植。重点保护和重点扶植的共同归宿,都是中国的一体化及其必然结果──第三中国的崛起、第三期中国文明的生长。中国终将驱逐苏联殖民主义的后遗症,形成一个现代国家。
   
   (293)
   
   说“人民生活状况的演变才是历史的主干”,那也是不恰当的。
   
   首先,它忽略了高级文化对民间文化的影响;忽略了这一事实:优秀而独创的个性,可以催化人民生活的状态。
   
   其次,历史的重心不仅在于“延续”,而且在于“更新”,在这种意义上,“创造”应该比“因循”获得更高的优先权。人民生活的改变频率,远远低于高级文化的演变频率。民俗习惯的推陈出新,无论如何也不能与“突出的个性”相提并论。民俗学既然不能与历史学分庭抗礼,更不能代替历史学。
   
   (294)
   
   革命即“鼎革天命”,或曰“天命的转移”。这是需要由某一个人或某一个集团来,“予以物质化”的。虽然革命的可能及需要,早已储存在历史的易化之中,但没有这个人,没有这个集团,就不会有这样一个革命。即便古代的帝王也都懂得,要稳固自己的政权,就要寻找“王气”的新源头,并予以“及时的扑灭”!
   
   革命不是单方面的破坏,因此不仅仅是“革除旧物”;革命是一个“两部”曲:它由破坏、毁灭、革除旧物为开端;以创立、建设、定鼎新物为结束。一个成功的革命者,必须完成上述双向的历史任务。后者的完成,较之前者更是考核“一次革命是否成功”的重要关键。它的评价标准是:“议礼、制度、考文”,这就是中国革命必须完成的第二部曲(创立、建设、定鼎新物)的三个乐章!这是比政治革命更为复杂的文化革命,而不是假借文化革命的政治革命或争权夺利。在此不能善始善终者,诚如毛泽东,其无后乎!
   
   (295)
   
   在中国命运的关键时刻,革命者的精神,置中国的命运高于一切!为了中国的全面翻新,即使需要自下而上的颠覆,甚至需要“不惜任何代价”。转型,没有颠覆是不行的。为了中国的复兴,不应逃避任何苦难。也许历史家和小说家会说这是悲剧,但在一个真正的战士眼中只有一种悲剧:那就是民族的沦丧、光荣的堕落。为了避免这唯一的悲剧,可以作出一万种努力。
   
   个人只是历史运动的物质材料,而只有精神上的东西才谈得上什么悲剧不悲剧。所以个人的任何命运都无从称为悲剧,历史不因这些遭遇触动了精神人物的心思,就改变了对于命运的基本观念。
   
   这并非麻木不仁,恰恰相反,我们非常敏感。正因为这样,我们才可能知道民族的、整体的命运才构成悲剧与否,因为那才是连台大戏,富于真正的悲剧因素。它碾碎一切个人的片段,最终把私利化为公益,这是它的成功所必需的。
   
   (296)
   
   统治集团必须放弃干涉文化阶层的短浅政策。文化阶层可以放弃政治权力;但必须得到充分的经济自由和文化自由。这样,整个社会才可能进入文明状态。没有文化阶层的统治集团,只能是野蛮化的军事集团。
   
   没有文化阶层的今天,也就没有统治集团的明天。没有文化阶层今天的经济自由和文化自由,也就没有统治集团明天的政治稳定和长久利益。经济自由和文化自由犹如一对不可须臾分离的孪生儿,它们的关系是互相关联、生死与共的。“经济自由”和“文化自由”这两种相对于“军事管制”和“暴力专政”的东西,是文明开化的结果,是结束野蛮的体现。统治集团若想“全面专政”、作威作福、全面剥夺人民的自由,就必须首先消灭文化阶层的经济自由和文化自由,因为文化阶层才是“民意”的最终代表。这在党锢之祸里,有着最为清楚的表现。在古代中国这是由士人表现的;在穆斯林世界则由阿訇代言;欧洲的教士和大学则在政教合一的时候常充这一角色。
   
   总之,统治集团妄想垄断一切,则丧失一切──难免落得众叛亲离、“关河空锁祖龙居”的凄凉晚景。“中央文革小组”和“戒严部队指挥部”惨遭清算的命运说明──任何集团像任何个人一样,总是精力有限的,它不可能无限制地掠夺、无限制地树敌。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