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谢选骏文集
·统一全球必先统一日本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271)
   
   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人种已由于长期的文化定向选择及其“政策”而趋于退化了。中国文化的生命力曾是强大的。现在的问题在于,这种文化是要以人为食的。这就是狂人鲁迅终于悟出来的“仁义道德吃人”。而中国的人种又能否负载如此沉重而丰硕的文化?所以首先的中国问题不在减少恶性膨胀的人口数量,而在改善恶性萎缩的人口质量!


   
   有了这层明晰,再深入一层,当发现人口的数量膨胀实际上只是人口的质量萎缩的一个后果。即,膨胀中的人口是以其数量在代偿迅速退化中的质量。这里也在演绎一个最基本的生物学原则。例如,当肝功能退化之后,肝脏就会发生肿大,以代偿衰落中的机能。心脏和肺脏也是如此。人口的数量问题还仅是个经济问题,而人种的质量则关乎民族的兴衰。这是非常严峻的。
   
   (272)
   
   全民性的、分摊式的节育万万要不得!
   
   首先,这将加剧中国种族退化的危机:各色人等都有同样的遗传机会,结果各类致病基因就会在中国大地上泛滥成灾。因为大家只有一个孩子:即使是先天性痴呆的也要好好哺养他,并让他生儿育女!这种局面将使中国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恶化,并给中国社会罩上一层先天的阴影。
   
   其次,普遍的节育引发了一场心理危机。如果节育成为一种风尚,这个国家就要大大倒霉了!试看古罗马帝国和今日的欧洲的人口萎缩──中国决不可以走上他们的覆辙!姑且不谈什么“一个孩子难教育”、“对下代的培养影响深远”之类的陈词滥调;仅仅人口萎缩,就将引起文明的瘫痪。中国在西晋末年,也是因为人口萎缩,迎来了五胡乱华的绝世。
   
   任何一个对民族的未来负有责任的中国人──都应责无旁贷地起来反对这些“计划生育的错施”!为了中国──必须取消建立在极其荒谬的“平等生育”基础上的节育法。
   
   我们的意见是:宁愿让孩子们生出来,经过社会化的自然淘汰后再死去──也不能让他们阴郁地、无选择地死在母亲的腹中!这既是太残忍、太唯物主义、太不“人道”;也是太不科学、太不经济、太不合乎大自然的一般法则了。
   
   中国的新制度将是“内外有别”、“双轨并行”的伟大礼序──它的天然优点、也势必体现在新中国的人口政策上!
   
   (1981年12月30日)
   
   (273)
   
   “独生子女”运动──不仅将给未来中国的社会结构以决定性的影响;而且,将给社会心理、民族精神以深刻的影响。
   
   在一个注重亲戚关系的社会里──釜底抽薪式地翦除了亲戚集团存在的实际可能:这将预示着一场多么广泛、多么彻底的革命!许多传统的美德和传统的丑恶都将因此消亡。许多人将会产生孤独感,许多古已有之的屏障将要崩解;只有一个抽象的“精神家园”变得可依靠起来了。
   
   一种全民性的信仰因此就要取代家族性、地区性、部落性、宗族性的联络──成为第三中国的精神纽带。若非如此,“一盘散沙”就会化为“一团齑粉”了。
   
   既然“人自为战”在事实上并不可能──而以往的亲族关系又不复存在了:全民性的信仰联系,于是成为中国人民唯一的精神纽带。
   
   一种新的哲学乃至于新的宗教──就会崛起于上述的社会背景中。
   
   (274)
   
   中国社会对付革新规范者的无上法宝,曾经是“使之失去对象”。这在《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命运中得到了象征性表达:当孙悟空面对对象时,他几乎不可战胜,因为他拥有的神奇的力量,足以与世周旋、日新月异、立在不败之地。但西天的如来佛祖终于来了──他在此扮演了一个比东土的玉皇大帝还要中国化的角色:他使孙悟空一下子失去了对象……被罩在了五指山下。
   
   五指山的圈套,终于化为无所逾越的虚无:它无所不在,因而无可针对,孙悟空的锐气对此也只能束手无策…这就是“中国文化的智慧”,“不在的息壤”。但这种发霉的智慧,用来对付外来的欧洲人,却不灵验了,因为欧洲殖民者是恰恰不依赖对象的!他们我行我素,排闼直入。
   
   (275)
   
   在立意要对抗西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毫无西方精神储备,让人怀疑这场战争如何进行?
   
   1、群体的意识,已经渗透到最为个体化的学术研究中来了。
   
   2、中国人的合群本能,首先照顾到的总是“别人怎么看”,而不是“自己怎么想”。
   
   3、但在实际上,“人们”并非理念的座标,而是一些朝三暮四的人。大家都看别人的脸色行事,社会只能陷入混乱、丧失规范。
   
   4、可敬的实证主义者们,已陷入一种文献崇拜或叫“概念真理”的风尚中;但文献并不构成历史本身,更不构成历史的动力。
   
   5、用前人创造物的遗迹去佐证自己──如果不是出于一种说服的策略、躲闪的智慧,那就很可能是发自一种迷误,一种因循的愿望。这是懒惰而不是忠诚。
   
   (276)
   
   处于当今社会大变革、文化大调整的冲击下,对传统文化的合理态度是:在第一领域即在理智的、文化的、意识的领域中抛弃它。不论我们的背离多么彻底──在第二领域中即在习惯上和心思上我们都将与它始终厮守。
   
   (277)
   
   为什么近代史上的多数革新之士,到了晚年大都成为思想保守的代表人物?因为,第二领域的“深层结构”,始终存在。且当第一领域中意识的力量弱化之后,这第二领域中本能的力量将再度强化,与生理上的“第二童年”结伴而来,在思想掀起一场复古即返老还童的运动。
   
   在长久的探索中,在寒夜的孤思中,我认识到了一个真理──不论祖国现在怎样,并且以后还将怎样,只要他没有灭绝,他就是历史的中国之继续。继绝世者,若使自己成了最大的绝世者,这岂不违背美好的初衷?这才是最惨的失败。
   
   现代中国,虽受种种外来影响,本质上仍是数千年来之延续。我们是历史连续性的工具,即生在此,就有了责任、义务!我们承前启后,任重而道远,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278)
   
   我们不幸地降生为人。又不幸地降生在二十世纪的中国,更不幸地降生在1950年代的中国大陆……所以我们经历了“从原始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全部发展阶段”。我们整个一生,都有一种遭到活埋、彻底浪费的感觉。
   
   这个人满为患的时代、这个人满为患的国土,没有“国家”!一切都是昂贵无比的,只有人是廉价的、低贱的、卑劣的、无意义的。人的无价值,使人的尊严还不如一块猪肉那么值钱!
   
   由于民族的灾难,我们的文化已经一败涂地了。几十年来的中国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甚至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成为什么了。所以,在此历史的大困境中,我们应该开始自救。唯有自救者方能为民族开出一条路来。他不强求别人接受,但他的风范将吸引那些真正感到饥渴的人,开启民族的自救。
   
   困难的是怎样把祖宗的书和现代的心结合起来。这决不是现成的。这需要我们毕生的努力。需要一点一滴的努力,而不是振臂一呼。我们说“返回祖辈的传统”,也并非返回祖先的状态,而是从祖先的智慧中获得启示。你有激情,这很可贵。我建议你在读书的同时一定要去读欧洲人写的中国历史著作。到时候功效自然显示。只有这样,方能从对方知道我们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并且知道我们应该成为怎样的。
   
   (279)
   
   在我们这个无文化的社会中,“文化本位”不仅是梦呓,且如果真的实行起来,就会带来谬种流传的绝望!
   
   当今的汉人、唐人、华人,已是世界意义上的文化少数民族!甚至连中国的城市都比主流文化圈中的乡村还要更为土气与残败。
   
   1、努力追击先进民族的结果,是显出了后进民族的格外蹩脚。
   
   2、后进的、蹩脚的民族艺术的政治化,工奴、农奴、兵奴集体所“创作”大跃进民歌及其变种“毛语录歌”等等。
   
   3、“写给谁看”的困境,实际反映了:本土文化意识与外来文化压力的冲突,中国人的教养和共产党的党性之间的紧张关系,当年印第安人与欧洲殖民者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是如此相似。
   
   4、吸收了外来文化意识的知识分子与保留着本土文化习俗的民族大众之间的隔阂。
   
   5、这些隔阂突出表现为语言与观念的断层。两难处境:接受同化还是反抗同化。而语言在终极上的不可翻译性质,加剧了两种文化之间的隔阂。
   
   6、在这样快速变化的时代,文化的碰撞及其冲突实际上不可避免。这是好事,是活力之源。对此,过于的神经紧张其实只是心态衰老的表现。事实上,也只有在冲突和冲突之后所进行的协调的基础上,新的民族及其文化方能诞生,乃至健康成长。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