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1977年7月7日──1983年12月14日)
   
   (241)
   

   巨大的涡轮绞肉机就要开绞了。伟大的中国民族之曙光!满含着创造精神的民族灵魂!你将运化出一种全新的“绞刑”──它不用绞索;不用绞架,只用一个巨大的镰刀斧头和一道封锁一切钢铁长城。它每天要吞食无数的生灵,至于这样的意义──让人们去议论纷纷好了,好官我自为之。
   
   这个巨大的涡轮绞肉机的隆隆巨响及其绞刑所散发的刺鼻气味──生动地预示了未来中国的全部恐怖和全部希望。其中的数理只有懂得的人才能懂得──实在是无法言传。只有等到它的行刑吏开始“遭到身教”的时候──世人才能“理解”它。无疑的:这一“身教”将出之以历史悲剧的形式──祖宗欠下的债必须要由子孙来偿还:真的“报应”永远是丝毫不爽的。
   
   (1979年2月6日晚)
   
   (242)
   
   中国人的十大不幸
   
   1、社会组织原始,胞族血缘氏族社会演变为五毒俱全的“共产主义单位”。
   
   2、“五千年历史”又使许多原始的行为方式,成为“解放以后”民族文化、社会生活的定式。
   
   3、秦以后的大一统社会废除了长子继承法,导致游侠精神的死亡。统治规则丧失殆尽,人民遭到奴化,进取精神消失。
   
   4、高级法规变得模糊原始,人治盛行,而且朝令夕改。
   
   5、土地开发过度、资源全面破坏。
   
   6、崇拜恶神的原始宗教根深蒂固,民族精神退化到拜物教阶段。
   
   7、盲目的排外要求,不懂装懂的夜郎自大,恐外排外心理严重纠缠。
   
   8、依赖人力资源,不擅学习技术。
   
   9、自我造境,迷信宣传,迷恋已有传统、文字、风俗,排斥创造的能力。
   
   10、道德从个性的修养变成了政治的形容词和压力器。
   
   (243)
   
   次殖民地命运的九个结果:
   
   1、多国殖民化,任何一个“列强”都足以并吞中国。中国的表面独立不是因为自己强大,而是因为列强竞争,没有一国敢于冒犯他国,后来日本蒙昧,斗胆而行,则与英美反目宣战,自取败亡。
   
   2、多国殖民化并未使得中国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诸层面得以现代化。比印度等“一国的殖民地”,中国都更为“国将不国”,失去社会重心与文化构架。
   
   3、作为列强的演兵场,中国甩掉的包袱不如奥斯曼帝国多,又无俄罗斯帝国的实力以维持蒙藏新疆等地的秩序。日本、德国等国无条件投降以后,仍然得以飞跃发展,皆由其包袱较少,后起的韩国亦然。
   
   4、1927年以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对城市的反抗态势所产生的“农村搞乱城市”的历次政治运动。
   
   5、1949年“解放以后”城市力量的严重萎缩,大量农民进城执掌政权,使得社会发展大幅度倒退。
   
   6、商品经济的退化,从供给制到统购统销,再到共产风。
   
   7、国家法律如六法全书遭到废除,农村的党章与帮规,取代城市的法律。
   
   8、“民族文化”变成了“贫农文化”、“乞丐文化”、“痞子文化”。
   
   9、对文明的全面清算,被西方左派美化为“清教主义”。
   
   (1983年12月29日)
   
   (244)
   
   治国可以有两种方式:
   
   1、以法律治国;
   
   2、以政策治国。
   
   以法律治国的是“统治性的国家”;以政策治国的“革命性的政权”。
   
   法律是恒定的、公议的、普遍的;政策是多变的、私设的、特定的。
   
   以法律治国,国之大善;以政策治国,国之大恶。
   
   (245)
   
   中西冲突:十六世纪──1842年
   
   中体西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洋务运动、立宪运动):1842──1919年
   
   西体中用(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文化革命、共产主义):1919年──至今
   
   中西相融(以中国传统的名义,实现现代化即必要的欧洲化)二十一世纪──
   
   (246)
   
   清俄《尼布楚条约》三百年:
   
   西伯利亚的矿坑和青海的牧场,是作为蒙古人的共同遗产而留下来的。二十世纪的“巧合”,原有十三世纪的共同命运作为基础。在欧亚大陆最深的腹地,有一条世界上最漫长、最多事的分界线。它自古以来就像长龙一般南北走向地摆动着,从未固定过。气候演变、动植物的生长状况、居民的脾性、社会内部的力量平衡、文明的兴与衰──都是推动这一改变的动力。
   
   原先孤立于欧亚大板块核心部位的那片广漠空间,三百年前被一条边境线给分割了。用火器武装起来的清、俄两国分取了这块世界上最危险、最不稳定的区域,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最原始的区域。现代文明迟迟进入不了这一板块核心,反倒在此出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也就不足为奇。而此板块被浸透之时,既是现代文明全胜之日,也是它行将走到尽头、被逐出大舞台之前夕。因为此大板块的原始惰性,会产生致命的反弹,且渗入现代文明结构之中,使之僵硬。就像如今的“第三世界国家”正以狂热的姿态把剩余人口输入发达国家,使之在一时的廉价劳力之后,终尝类似“蛮族入侵”的苦果。
   
   (247)
   
   蒙古统治以来,整个中国破败凋敝,好像几千年从来住的就不是人,到处都是蜘蛛网、垃圾堆、令人惨不忍睹的一切。尤其最近四百年,中国民族精神的晦暗,使得中国人常在黑暗与屠杀中苟延残喘。我们,承衰而起,我们要创造“第三期中国文明”,我们要建立“第三中国”。古人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满洲灭亡中国已经将近四百年了,那么“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这是在我们百年之后吗?百年之后的中国,将有大圣大哲继我等而起,开创中国数千年未有之生面,并进而以此拯救人类文明?
   
   由于元蒙满清日本苏联相继侵入,中国的历史发展起了波折。从那时起,中国历史发展就注定与“正常发展”有所不同了。这还导致了中国人的精神中心──君主制度的崩溃以及野蛮化、革命化进程的开始,这样,中国社会就非得从头开始来个大改组不可了。
   
   当时看来,满清似乎还是“天命嘉许”的势力。有什么办法呢?历史是由胜利者孵化的卵蛋,野鸡可以变成凤凰,这就是历史命运。明末的何心隐与李贽等极端派人物的命运,也被这种历史命运决定了。何、李的声名之所以不著,是由于满清恢复了旧秩序。本来,明末士大夫多喜何、李言论,但到清初,屠刀一下却杳乎不存了。难怪土匪总结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显示了“历史的命运”对人进行的裁决是那么无情。
   
   另外一面,何心隐,李贽一流的思想,在当时虽是一种“异端”思潮,但本身却是没有太多创造性。他们的价值,在于影响了当时的思潮。他们的出现说明:明末社会失去了方向。在这种意义上,他们相当于魏晋之际的阮籍、稽康。而明朝末年的社会腐败程度,确实也赶上了西晋末年,难怪外来力量如此顺利地接管了中国。五胡乱华、满清接管,都是拥有内应的。
   
   1、何心隐、李贽等人相当崇敬阮籍、稽康等魏晋人物。
   
   2、就消解旧的文明而言,明代王阳明的地位与魏晋王弼的地位大致相等。而何、李之流正是王学的“魏晋士人”。
   
   3、何心隐、李贽及其后学公然以“不守礼法”、“狂放不羁”来破坏旧秩序,虽然他们与魏晋人物一样没有指出建设的方向。这样,他们就为蛮族入侵准备了道路。
   
   满清人比五胡更有组织,又比辽、金更有经验,且因他们时在明代之后,承受了元、明统治者的大一统及其一切黑暗措施。满清人到中国来的使命,是以“扼杀活的精神”为手段,来恢复旧的秩序,并使自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富统治权术的政权。在其手段的卑鄙而言,满清是最恶毒的一个王朝。满清统治者,扼杀了生机,使中国人麻木不仁,使中国社会进一步黑暗、停滞与没落。
   
   到了满清末年,其种种措施阻碍了改革,这种延迟最终导致中国落伍于欧洲。可见,满清的“修复措施”恰恰使中国社会更难改革了,到西方入侵以后。只能通过革命的大破坏,才能适应世界的新局。
   
   中国的崩溃导致了一连串的革命、动乱、屠杀、破坏,包括制度、文化、生命财产、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满洲统治的历史后果,到现在还在深深地作怪。野蛮人终于从东北入关了,二十世纪一再重复了这样的“历史嘲弄”。
   
   (1980年4月24日)
   
   (248)
   
   满清的统治真是“杰出”,在修修补补方面确实还很有些“创造性”,甚至达到了人类史上都引人注目的一个“样式”!在它的党团(旗人)统治下,人民麻木而愚味、安静而卑顺,对作威作福的统治者而言,确实再也没有比这更为理想的“老子哲学的意境”了。如果欧洲人不来,这种原始、僵化而幸福的时代,还不知何时结束呢!即使所谓“启蒙学者龚自珍”,不也是在欧洲入侵的时候才发出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呼吁?看他对于“病梅馆”的批判,谁说没有借鉴欧洲的镜子呢?
   
   (249)
   
   面对欧洲的步步进逼,明清统治者为了巩固因停滞而变得危机重重的大帝国,便采取了一种贻害长久的错误方式:不是克服停滞,而是把停滞变成制度,不是鼓励创造性,而是对奴性进行制度化。野蛮的满洲人,他们使用了整套扼杀独立精神的社会战略,这种策略虽然有效冻结了当时动荡不已的中国社会,但却给现代中国带来了严重后果:社会僵化、人民低能。现代中国继承了满洲辫帅们的遗产,就像脑瘫患者一样可怜:东倒西歪、左右摇摆、语无伦次。
   
   为什么满清大汗康熙、乾隆,比大多数明朝皇帝更有作为?这不是因为“他是满人”,而是因为“双重统治”:用团结的满人来监督分裂的汉人,再用众多的汉人去完成满人做不了的事情。但任何方法再好,都是有其极限的。不信你看,乾隆一死,清朝就江河日下,他的那些继承人后来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了,比明朝皇帝更加不堪,足足让一个雌性(慈禧太后)统治了半个世纪。因为在汉人僵死以后,满人也随之僵死了,并且比汉人更加低能。
   
   (250)
   
   满清王朝的慢性死亡过程为一百年之久。而在各个方面都很像“满清”的“中共”,其百足之虫死而未僵,又何足怪哉!但时去运来,一切都会表面化、激烈化的。
   
   满清的洋务运动,主要起了一种加强统治机构、镇压人民起义的作用,并未能真正汲取欧洲文明……在这种意义上,洋务运动推迟了中华民族的复兴。邓小平推行的新洋务运动,基本上也是如此,它不是新的文明,不过是为新的文明准备了一个过渡。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