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1977年7月7日──1983年12月14日)
   
   (241)
   

   巨大的涡轮绞肉机就要开绞了。伟大的中国民族之曙光!满含着创造精神的民族灵魂!你将运化出一种全新的“绞刑”──它不用绞索;不用绞架,只用一个巨大的镰刀斧头和一道封锁一切钢铁长城。它每天要吞食无数的生灵,至于这样的意义──让人们去议论纷纷好了,好官我自为之。
   
   这个巨大的涡轮绞肉机的隆隆巨响及其绞刑所散发的刺鼻气味──生动地预示了未来中国的全部恐怖和全部希望。其中的数理只有懂得的人才能懂得──实在是无法言传。只有等到它的行刑吏开始“遭到身教”的时候──世人才能“理解”它。无疑的:这一“身教”将出之以历史悲剧的形式──祖宗欠下的债必须要由子孙来偿还:真的“报应”永远是丝毫不爽的。
   
   (1979年2月6日晚)
   
   (242)
   
   中国人的十大不幸
   
   1、社会组织原始,胞族血缘氏族社会演变为五毒俱全的“共产主义单位”。
   
   2、“五千年历史”又使许多原始的行为方式,成为“解放以后”民族文化、社会生活的定式。
   
   3、秦以后的大一统社会废除了长子继承法,导致游侠精神的死亡。统治规则丧失殆尽,人民遭到奴化,进取精神消失。
   
   4、高级法规变得模糊原始,人治盛行,而且朝令夕改。
   
   5、土地开发过度、资源全面破坏。
   
   6、崇拜恶神的原始宗教根深蒂固,民族精神退化到拜物教阶段。
   
   7、盲目的排外要求,不懂装懂的夜郎自大,恐外排外心理严重纠缠。
   
   8、依赖人力资源,不擅学习技术。
   
   9、自我造境,迷信宣传,迷恋已有传统、文字、风俗,排斥创造的能力。
   
   10、道德从个性的修养变成了政治的形容词和压力器。
   
   (243)
   
   次殖民地命运的九个结果:
   
   1、多国殖民化,任何一个“列强”都足以并吞中国。中国的表面独立不是因为自己强大,而是因为列强竞争,没有一国敢于冒犯他国,后来日本蒙昧,斗胆而行,则与英美反目宣战,自取败亡。
   
   2、多国殖民化并未使得中国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诸层面得以现代化。比印度等“一国的殖民地”,中国都更为“国将不国”,失去社会重心与文化构架。
   
   3、作为列强的演兵场,中国甩掉的包袱不如奥斯曼帝国多,又无俄罗斯帝国的实力以维持蒙藏新疆等地的秩序。日本、德国等国无条件投降以后,仍然得以飞跃发展,皆由其包袱较少,后起的韩国亦然。
   
   4、1927年以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对城市的反抗态势所产生的“农村搞乱城市”的历次政治运动。
   
   5、1949年“解放以后”城市力量的严重萎缩,大量农民进城执掌政权,使得社会发展大幅度倒退。
   
   6、商品经济的退化,从供给制到统购统销,再到共产风。
   
   7、国家法律如六法全书遭到废除,农村的党章与帮规,取代城市的法律。
   
   8、“民族文化”变成了“贫农文化”、“乞丐文化”、“痞子文化”。
   
   9、对文明的全面清算,被西方左派美化为“清教主义”。
   
   (1983年12月29日)
   
   (244)
   
   治国可以有两种方式:
   
   1、以法律治国;
   
   2、以政策治国。
   
   以法律治国的是“统治性的国家”;以政策治国的“革命性的政权”。
   
   法律是恒定的、公议的、普遍的;政策是多变的、私设的、特定的。
   
   以法律治国,国之大善;以政策治国,国之大恶。
   
   (245)
   
   中西冲突:十六世纪──1842年
   
   中体西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洋务运动、立宪运动):1842──1919年
   
   西体中用(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文化革命、共产主义):1919年──至今
   
   中西相融(以中国传统的名义,实现现代化即必要的欧洲化)二十一世纪──
   
   (246)
   
   清俄《尼布楚条约》三百年:
   
   西伯利亚的矿坑和青海的牧场,是作为蒙古人的共同遗产而留下来的。二十世纪的“巧合”,原有十三世纪的共同命运作为基础。在欧亚大陆最深的腹地,有一条世界上最漫长、最多事的分界线。它自古以来就像长龙一般南北走向地摆动着,从未固定过。气候演变、动植物的生长状况、居民的脾性、社会内部的力量平衡、文明的兴与衰──都是推动这一改变的动力。
   
   原先孤立于欧亚大板块核心部位的那片广漠空间,三百年前被一条边境线给分割了。用火器武装起来的清、俄两国分取了这块世界上最危险、最不稳定的区域,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最原始的区域。现代文明迟迟进入不了这一板块核心,反倒在此出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也就不足为奇。而此板块被浸透之时,既是现代文明全胜之日,也是它行将走到尽头、被逐出大舞台之前夕。因为此大板块的原始惰性,会产生致命的反弹,且渗入现代文明结构之中,使之僵硬。就像如今的“第三世界国家”正以狂热的姿态把剩余人口输入发达国家,使之在一时的廉价劳力之后,终尝类似“蛮族入侵”的苦果。
   
   (247)
   
   蒙古统治以来,整个中国破败凋敝,好像几千年从来住的就不是人,到处都是蜘蛛网、垃圾堆、令人惨不忍睹的一切。尤其最近四百年,中国民族精神的晦暗,使得中国人常在黑暗与屠杀中苟延残喘。我们,承衰而起,我们要创造“第三期中国文明”,我们要建立“第三中国”。古人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满洲灭亡中国已经将近四百年了,那么“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这是在我们百年之后吗?百年之后的中国,将有大圣大哲继我等而起,开创中国数千年未有之生面,并进而以此拯救人类文明?
   
   由于元蒙满清日本苏联相继侵入,中国的历史发展起了波折。从那时起,中国历史发展就注定与“正常发展”有所不同了。这还导致了中国人的精神中心──君主制度的崩溃以及野蛮化、革命化进程的开始,这样,中国社会就非得从头开始来个大改组不可了。
   
   当时看来,满清似乎还是“天命嘉许”的势力。有什么办法呢?历史是由胜利者孵化的卵蛋,野鸡可以变成凤凰,这就是历史命运。明末的何心隐与李贽等极端派人物的命运,也被这种历史命运决定了。何、李的声名之所以不著,是由于满清恢复了旧秩序。本来,明末士大夫多喜何、李言论,但到清初,屠刀一下却杳乎不存了。难怪土匪总结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显示了“历史的命运”对人进行的裁决是那么无情。
   
   另外一面,何心隐,李贽一流的思想,在当时虽是一种“异端”思潮,但本身却是没有太多创造性。他们的价值,在于影响了当时的思潮。他们的出现说明:明末社会失去了方向。在这种意义上,他们相当于魏晋之际的阮籍、稽康。而明朝末年的社会腐败程度,确实也赶上了西晋末年,难怪外来力量如此顺利地接管了中国。五胡乱华、满清接管,都是拥有内应的。
   
   1、何心隐、李贽等人相当崇敬阮籍、稽康等魏晋人物。
   
   2、就消解旧的文明而言,明代王阳明的地位与魏晋王弼的地位大致相等。而何、李之流正是王学的“魏晋士人”。
   
   3、何心隐、李贽及其后学公然以“不守礼法”、“狂放不羁”来破坏旧秩序,虽然他们与魏晋人物一样没有指出建设的方向。这样,他们就为蛮族入侵准备了道路。
   
   满清人比五胡更有组织,又比辽、金更有经验,且因他们时在明代之后,承受了元、明统治者的大一统及其一切黑暗措施。满清人到中国来的使命,是以“扼杀活的精神”为手段,来恢复旧的秩序,并使自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富统治权术的政权。在其手段的卑鄙而言,满清是最恶毒的一个王朝。满清统治者,扼杀了生机,使中国人麻木不仁,使中国社会进一步黑暗、停滞与没落。
   
   到了满清末年,其种种措施阻碍了改革,这种延迟最终导致中国落伍于欧洲。可见,满清的“修复措施”恰恰使中国社会更难改革了,到西方入侵以后。只能通过革命的大破坏,才能适应世界的新局。
   
   中国的崩溃导致了一连串的革命、动乱、屠杀、破坏,包括制度、文化、生命财产、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满洲统治的历史后果,到现在还在深深地作怪。野蛮人终于从东北入关了,二十世纪一再重复了这样的“历史嘲弄”。
   
   (1980年4月24日)
   
   (248)
   
   满清的统治真是“杰出”,在修修补补方面确实还很有些“创造性”,甚至达到了人类史上都引人注目的一个“样式”!在它的党团(旗人)统治下,人民麻木而愚味、安静而卑顺,对作威作福的统治者而言,确实再也没有比这更为理想的“老子哲学的意境”了。如果欧洲人不来,这种原始、僵化而幸福的时代,还不知何时结束呢!即使所谓“启蒙学者龚自珍”,不也是在欧洲入侵的时候才发出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呼吁?看他对于“病梅馆”的批判,谁说没有借鉴欧洲的镜子呢?
   
   (249)
   
   面对欧洲的步步进逼,明清统治者为了巩固因停滞而变得危机重重的大帝国,便采取了一种贻害长久的错误方式:不是克服停滞,而是把停滞变成制度,不是鼓励创造性,而是对奴性进行制度化。野蛮的满洲人,他们使用了整套扼杀独立精神的社会战略,这种策略虽然有效冻结了当时动荡不已的中国社会,但却给现代中国带来了严重后果:社会僵化、人民低能。现代中国继承了满洲辫帅们的遗产,就像脑瘫患者一样可怜:东倒西歪、左右摇摆、语无伦次。
   
   为什么满清大汗康熙、乾隆,比大多数明朝皇帝更有作为?这不是因为“他是满人”,而是因为“双重统治”:用团结的满人来监督分裂的汉人,再用众多的汉人去完成满人做不了的事情。但任何方法再好,都是有其极限的。不信你看,乾隆一死,清朝就江河日下,他的那些继承人后来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了,比明朝皇帝更加不堪,足足让一个雌性(慈禧太后)统治了半个世纪。因为在汉人僵死以后,满人也随之僵死了,并且比汉人更加低能。
   
   (250)
   
   满清王朝的慢性死亡过程为一百年之久。而在各个方面都很像“满清”的“中共”,其百足之虫死而未僵,又何足怪哉!但时去运来,一切都会表面化、激烈化的。
   
   满清的洋务运动,主要起了一种加强统治机构、镇压人民起义的作用,并未能真正汲取欧洲文明……在这种意义上,洋务运动推迟了中华民族的复兴。邓小平推行的新洋务运动,基本上也是如此,它不是新的文明,不过是为新的文明准备了一个过渡。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