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徐水良文集
本人文集新发表文章已被剥夺放到主页页面显示权利,欢迎各位网友和读者常常到本人文集阅读新发表文章。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本人正在努力恢复
(请阅读已恢复文章或到注明“以上文章损坏”处后面阅读。)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徐水良


   

2012-5-9日


   

   
   历史上和现实中,各国情报机构在其情报战和其他交锋中,设局欺骗敌人,是常事,常规。
   
   中国大陆和海外,在民运、维权、反对派、“公共知识分子”、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其他信仰团体,海外闯关回国,等等等等各种领域,也常常发生一些重大事件。这些事件,是自然发生的,还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地下势力阴谋设的局;参与其中的是中共线人,还是反对派英雄,也常常引起激烈争论。
   
   一般说来,对共产党设局的问题,多一点警惕多一点智慧多一点怀疑是对的,没有警惕和智慧,就必然像过去多少年来的情况那样,狭义民运和反对派被共产党及其地下势力阴谋设局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要判断具体某件事情是不是共产党设的局,却必须慎之又慎。
   
   中共通过抓抓放放,唱双簧,中共抓捕打压,线人造势捧抬,还有演闯关戏等等,很轻易、很安全、完全没有危险,就可以把他们的线人软骨头,涂金塑造成著名大英雄。有时,共产党设的局很大,为了贯彻他们“领导民运、主导民运、控制民运”,“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等方针,由中共情报机构主动制造了不少很著名的假民运假反对派假公共知识分子假维权假非政府组织等等的人士和队伍,尤其是主动抢先组织最早的海外民运队伍,以及为他们的很多线人涂金捧抬,大力造势,包括组织正义党第二正义党等等许多做法,设的局都相当大。
   
   而且,中共欺骗民运、反对派和老外,把他们的线人和线人组织,捧抬成国内或国际名人,著名反对派,把反对派和老外玩弄于股掌,可以说是小菜一碟,非常容易。共产党甚至有能力玩弄国际社会,把他们的线人捧为诺贝尔英雄。《网路文摘》发表的《共产党线人走上诺贝尔英雄舞台》介绍的罗马尼亚安全部线人通过获奖作家赫塔•米勒的获奖作品,走上诺贝尔英雄舞台,就是一例。我们当时曾经预言,软骨头线人成为诺贝尔英雄的事情,今后还会发生。
   
   在中共情报机构信息灵通的专业运作面前,缺乏专业知识和真实信息的业余的民运人士及一般民众,还有不少幼稚的老外和媒体,往往被中共玩弄于股掌。在中共隐藏的、秘密的指挥引导下,为中共设的局竭尽全力、呐喊助威。他们自以为是为民主事业奋斗,但结果,实际上只是为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作嫁衣裳,帮大忙。
   
   相反,对于真正的反对派人士,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花瓶民运,往往极力封杀。或者秘密抓捕,防止泄漏消息、不让外界知道;或者泄漏消息后,各类中文媒体,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不予理会,继续封杀。使这些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很难造成影响。与中共线人轻易造成重大影响,形成鲜明的对照。
   
   由于过去老式民运老式思维,使民运和其他反对派变成主要从事营救、签名、呼吁的“营救民运、呼吁民运、签名民运”。这种营救、呼吁和签名,大部分,变成了捧抬中共线人,或者把反对派和民众反专制的注意力、精力和能量,消耗到这些浪费能量、效果不大的呼吁和营救中去,或者浪费到呼吁执行中共的法律废纸、甚至呼吁执行中共所谓的党内决议的废纸上去。而不是把力量用到刀口上,用到真正有用的国内如火如荼风起云涌的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烽火中去。
   
   恰恰相反,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和他们的各类线人,极力污蔑这种如火如荼风起云涌的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闭着眼睛把它说成是口头革命。把提出、发起、号召和支持这类抗暴、起义和革命的民主人士,污蔑成口头革命家。极力使反对派停留在签名呼吁等等老旧形式中,继续被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设局玩弄于股掌。
   
   到茉莉花革命,中共地下势力又180度大转弯,采取草原上用放火来灭火,拔安全阀放气等类似的常规灭火办法,防止社会大火造成社会爆炸,即防止产生真正的革命。以儿戏革命、恶搞革命、丑化革命等等办法,帮助中共有效地熄灭了茉莉花革命的火焰。不过,虽然从茉莉花革命以后,他们的策略有很大转变。但上面提到的他们的原来的那些旧策略,仍然继续。
   
   中共地下势力制造形成的这些策略习惯,深深渗透到线人、非线人、真反对派糊涂人士等等许多人的血液中。近来的薄熙来事件中,挺薄极左派的某些策略,也是继承了这些旧习惯,而且还有创造性发展。他们在极左派土匪黑社会中划分左中右,要左中右停止你死我活的内斗、和谐共治。把各派土匪的和谐共治,美化成民主,并全力把大家的注意力、精力和目标,集中到努力呼吁中共执行中共专制的法律废纸的幻想中去,甚至不把自己当外人,自称自己是真正的共产党人,要大家把精力投入呼吁中共执行自己党内关于处理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以及执行党内生活若干准则等土匪专制党规废纸的幻想中去。不是全力扩大土匪的内斗和厮杀,扩大他们的间隙和危机,从而为民主运动争取活动空间,而是限制土匪的内斗厮杀,要他们和谐共治,“化危机为转机”,挽救共产党,维持其土匪统治。
   
   不过,这里的问题在于:中共设局,把民运反对派和某些幼稚的老外玩弄于股掌,使民运成为“营救民运、呼吁民运、签名民运”,其捧抬的,虽然大部分,是中共线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过去和现在,并不是所有的事件,都是中共设的局。有的事件是自然发生的,有的是与一般规律不同的特殊例外。事件中要营救的人,很多也是真正的反对派人士。所以对于每个个案,必须分外谨慎。
   
   再说一遍,要断定某一个事件,是不是中共设的局,必须慎之又慎。没有确凿证据前,可以先假定它不是中共设的假局,把它当作真正发生的真事来对待。对其中的受害者,无论是真的受害者,还是唱双簧演假戏假装的受害者真线人,还是先做好必要的营救呼吁工作再说。
   
   在这样做的时候,同时采用不动声色的冷静观察,来确定事情的性质。这样做,很有好处。一是在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在自以为得计的时候,比较容易暴露事情的真正真相;二是在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自以为得计的时候,通过冷静观察,容易发觉他们阵营的阵线、他们的地下人员及其配合动作、他们的战略布局,以及相应的策略、路线、计谋和用心,以便我们看清情况,分清阵线,找出合适的应对策略和办法。有时候,还可以将计就计,贯彻我们自己的谋略。
   
   如果有证据确定某件事是中共设的局,确定某人是中共线人。就必须小心防范或巧妙利用,一方面,积极预防其危害;另一方面,有可能、有能力加以利用的,也可考虑巧加利用。但如果到了必须加以揭露的时候,就必须有决心排除一切阻力,顶住中共地下势力花瓶民运的一切攻击污蔑,不管受蒙蔽的朋友如何误解,都必须根据客观实际的需要,坚定不移地加以揭露。

此文于2012年05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