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徐水良文集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信仰问题的几个帖子
   
              徐水良

   
   这是近几个月笔者关于信仰问题的几个帖子,有修改。
   
   
       一、把无神论有神论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徐水良
   
             2012-05-06日
   
   
   要实现自由民主,必须把无神论有神论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及其管辖的公共领域。或者换一种说法,公权力公共领域非信仰化,使公共领域没有信仰,才能保证私人领域的信仰自由。
   
   网友“飞虎队”说:“我苦思多年,终觉中国问题无解,或许应该引进宗教的力量。”
   
   这完全是缘木求鱼,背道而驰,完全找错了方向。
   
   要实现自由民主,必须把无神论有神论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及其管辖的公共领域。淡化整个社会的信仰问题。让信仰留在私人领域。国家、政府和社会不得干预。这样,才能保证每个人的信仰自由。
   
   也就是说,信仰,属于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范畴,绝不能把它与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的问题混淆起来。
   
   在中国,目前首要的任务是驱赶马列;在驱赶马列的同时,坚决防堵一神教信仰和其他无神论、有神论信仰入侵公权力公共领域。
   
   否则,历史证明,在国家、公共领域和整个社会强化信仰问题,只能导致中世纪宗教火刑架专制,当代马列主义无神论专制,和当代伊斯兰等等一神教宗教专制,并且导致社会无穷无尽的信仰冲突、迫害,甚至屠杀和战争。从圣经记载的远古开始,国际社会信仰冲突、歧视、迫害、无数次屠杀、火刑架和二千多年一直绵延到今天反恐战争的绵延不绝的宗教战争,这些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
   
   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设立国教,实行政教分离,保证思想和信仰自由,非常重要。美国的原教旨主义者,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类似,相当可怕。他们一直反对这个宪法修正案,并且极力攻击包括佛教在内的其它宗教和信仰。但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推翻这个修正案。否则,美国就会变成福音教会一家独裁的原教旨专制,其它的有神论无神论者的思想信仰自由,就会被剥夺。
   
   这些狂热的原教旨信徒,伙同华人中狂热的原教旨教徒,企图像过去共产党极左派用马列主义信仰给全体中国人洗脑那样,来用原教旨一神教信仰给全体中国人洗脑,使全体中国人变成一神教原教旨信徒,使中国从马列主义信仰专制,变成中世纪一神教那样信仰的宗教信仰专制。马列主义本来就是从中世纪一神教宗教专制传统产生出来的,他们的企图,不过是从马列主义专制回复中世纪一神教专制。因此,这些年来,他们拼命攻击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上的传统信仰,攻击中国人素质低,甚至是劣等人种,不配民主。他们企图完成毛泽东等极左派没有完成的毁灭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民族自尊心的任务,在中国建立他们在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难以恢复的中世纪一神教宗教专制,他们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和马列主义者类似,是一些非常可怕宗教狂热分子和神棍。
   
   而许多中国人,由于马列主义危害,习惯于思想和信仰专制,习惯于“统一思想”“统一信仰”的一统天下,而不是习惯于多元思想多元文化多元信仰,所以很容易接受这种专制思维。而且,从马列专制变成宗教专制,只要把救世主大救星从毛泽东变成宗教救世主就可以了,思想甚至语言都不需要太大变化,很简单也很容易,不需要花力气。因此,华人中的一些狂热原教旨主义信徒,就是从马列信徒转化过来的。
   
   在美国,美国政府,美国法律和执法部门,严格执行政教分离宪法,把宗教信仰驱从政府的公共领域驱赶出去。
   
   美国严格规定,政府机构,公营经济和事业单位,公立学校等公共机构和公共场所,不准宣扬宗教及其信仰,当然更没有中国某些原教旨主义者大力欺骗的那样,说美国学校中最重要建筑是教堂。实际上,根据政教分离的原则,美国公立学校内,当然是严格禁止建立教堂。
   
   实际上,不仅学校正常作业时间禁止宣扬宗教,而且争执还延伸到非作业时间。过去,一些小教会常常在学校不上课的时候,租用学校教室、礼堂等等进行宗教活动。但世界日报去年12月报道:联邦法院日前作出裁决,禁止宗教团体在学校正常作业时间之外利用公立学校场地从事宗教活动。
   
   这样,连原来一些教会借用学校业余时间的场所搞活动,也被认为非法,开始禁止。理由也是政教分离,公立学校内不得宣扬宗教信仰。
   
   报道声称此举将影响很多小教会。因为很多小教会原来租借学校课堂,礼堂等搞活动。
   
   有人用美国总统手扶圣经宣誓来为政教合一辩护。
   
   对于总统手扶圣经宣誓的事情,我早已经写文章论述,这种做法违反宪法,希望并建议美国政治家们,努力促使国会制定法律,加以改变。学习中华民国总统手扶宪法宣誓。因为总统的责任是执行和维护宪法,不是执行和维护圣经。
   
   还有美元纸币上提到上帝的那句话,还有学校中上帝誓词,也总是被那些原教旨主义者用来为政教合一辩护。其实,那些话,也属违宪,今后必然删除,只是现在还来不及处理这个问题而已。
   
   
   
        二、历史上的中国多元文化和一神教一元文化
   
   
   [注:本帖和后面几帖2011年11月和12月贴于国内论坛,标题为编辑时所加]
   
   
   当代自由民主是反对中世纪一神教宗教神本主义专制,即思想和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一的极权专制、甚至包括其它方面的“全面专政”的结果。
   
   在古代中国,世俗专制主义走到极端,产生秦皇朝赤裸裸的法家专制主义,其残暴统治,引起了秦末农民的大起义,宣告了法家专制主义的破产。换来了汉初无为而治的黄老哲学。到汉武帝,又有点倒退,提倡罢黜百家,独尊儒家。从此以后,中国就一直实行儒家比较温和的单纯的政治专制主义和儒释道等多元思想并存的多元文化。没有一神教世界那样的思想和信仰的极端专制。虽然有人认为汉武帝和中国历代统治者是儒表法里,表面上是儒家,实际上是法家。但无论如何,在以后两千多年历史上,除了当代最反动的专制独裁者毛泽东公然提倡法家以外,中国的历代统治者,没有人再敢公然提倡法家。这种否定法家残暴专制的世俗制度,百家争鸣或者儒释道鼎立的多元文化,以及否定分封封建血统制度的科举制度等选拔官吏的制度,中央集权制度,等等,比西方中世纪宗教神本专制文化以及分封封建制度先进很多,使中国在春秋战国以后将近两千年的时间内,大大领先于世界。
   
   通常情况下,一神教世界的神本主义专制统治,比世俗专制主义统治更为反动,因为其中包括极其严酷的思想和信仰的专制,对思想自由的钳制,远大于没有严格信仰的世俗专制。西方中世纪基督教神本专制,就是一种非常黑暗的专制。遍布欧洲中世纪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新教的火刑架,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思想专制。近代极左主义的思想专制,就是继承了中世纪宗教式的思想专制。汉武帝独尊儒术,幸亏儒家是一种温和专制,中国后来还是儒释道三家鼎立,多元文化,不是西方犹太教、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独此一家,才使中国保持比西方中世纪更多的思想自由。
   
   一般说来,多元化,三足鼎立,总比一元化专制好。古希腊和中国古代的百家争鸣,中国的儒释道三足鼎立,比中世纪基督教独家专制好;西方三权分立互相制衡,总比比一元化领导全面专政好。
   
   我们曾经说过,中国是有希望的,一百多年来,一般的中国人,即使在专制制度统治下,也与专制统治者顽固派的封闭态度不同。他们如饥似渴地学习西方和世界的先进文明,以致饥不择食,去搬西方的垃圾文化,如极左马列文化和神本文化等等。这一点,与阿拉伯伊斯兰世界抗拒西方文明形成鲜明的对照。中国人的这个优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中国世俗文化和多元文化的历史传统。
   
   中国元朝时期,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为西方打开了东方先进文明的窗户。西方对希腊文化的再发现,又重新打开了灿烂的自由民主的古代希腊文明的窗户。两者结合,终于从意大利开始,兴起了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这种文艺复兴运动,否定中世纪神本专制主义传统,重视人,推崇人。被后来的人们称为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运动。文艺复兴以后,又有启蒙运动。这两者的副产物,也导致宗教反动阵营的分裂,产生宗教改革运动,使新教从罗马教会中分离出来。然后,才产生了西方的自由民主。
   
   因此,自由民主的西方当代文明,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反对基督教神本专制主义的产物。那些坚持俄国人送来的极左马列主义,照搬西方垃圾的习惯,企图照搬西方另外一些垃圾如神本主义,自由主义等等的人们,把西方自由民主说成基督教或者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完全是闭着眼睛说瞎话。
   
   我们反对神本专制主义,主张自由民主的新人本主义。这种新人本主义是一种社会学说,承认客观世界以自然为本,人类则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
   
   
   
         三、共产主义、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
   
   
   有人说,天主教是集体主义,新教是个人主义,完全不符事实。
   
   原始基督教崇奉基督教原始共产主义,是后来历史上各种共产主义的老祖宗。
   
   无论天主教还是新教,都很难摆脱原始的基督教共产主义影响。
   
   无论新教还是天主教,强调的都是教徒教会的集体行动。
   
   在中国,太平天国的基督教共产主义,曾经带给中国人一场浩劫。为后来的马列共产主义更大浩劫,开了先河。
   
   公有制、私有制,集体主义、个人主义,都是社会和人性的一体两面。公有私有,个人集体,都是人类需要的,人类必须坚持公有私有,个人集体两条腿走路,两只手做事。把它们对立起来,一定要砍掉一条腿,一只手,左派要砍掉右手右脚,右派要砍掉左手左脚,都是非常荒唐的。
   
   现代民主社会,决不允许以宗教立国,或者建立国教,搞政教合一。
   
   政教分离是现代自由民主的基础。没有政教分离,就没有现代自由民主。决不允许建立国教,搞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这是现代民主国家和民主制度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美国人还把这个原则写进宪法(第一修正案,宪法修正案的法律效力高于宪法条文本身),宣布禁止建立国教,使建立国教成为非法。那些主张建立国教的人们,本质上反对自由和民主。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保障美国的思想和信仰自由的最重要的宪法条文,是思想信仰自由在法律方面的最重要保证。主张宗教立国或建立国教的人们,本质上不是自由民主的派别。
   
   基督教的本质,实际上就是以基督耶稣为创始人的一神教神本主义。一神教的神,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往往搞极权专制,圣经(出埃及记22:20)说:“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规定消灭异一切教徒,对自己宗教以外,持别的有神论或者无神论信仰的人,全部要消灭。这种宗教歧视、迫害和屠杀思想,是贯穿圣经的原教旨主义思想。圣经经书上记载杀人无数,而中世纪火刑架遍布欧洲,没有思想和信仰自由,哪来自由民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