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徐水良文集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答和小敏:最大的问题是谁与谁联手。说说我的惨痛教训)


   

徐水良


   

2012-5-21日


   
   
   要搞海内外联手,最大的问题是谁与谁联手。
   
   国内的真民运朋友大部分搞不清海外情况,大部分朋友是与海外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假反对派联手。你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是与中共地下势力联手。你只能干着急。只能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吃几次亏,才会醒悟。也有的人,可能一辈子吃亏也不会醒悟。有的人,还要来批判你与特务线人划清界线是抓特务,搞内斗。海外的真民运也只能不再做无效劳动,不再毫无意义地去浪费时间争取这些朋友,而只能离开这些朋友,去做其他更有效的工作。
   
   而国内的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占了国内民运大多数。他们有中共指导,统一领导。一般都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联手。除了有意当线人,打入真民运的少数人,企图通过与海外真民运联系,但这是完成他们自己的任务,而不是与真民运真的联手搞民运。其他绝大部分花瓶民运,一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联手。
   
   而且,这些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一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一起,攻击污蔑海外真民运真反对派。
   
   当然,也有些线人朋友表面当线人,实际真联手的。因为这些线人真的反对中共,表面答应当线人,实际真搞民运。
   
   下面以我本人为例子,说说我本人的惨痛教训。
   
   我是海外很少的、也是最早有海内外联手合作经验的人。
   
   我出国时,到杭州王有才家见了浙江好些朋友,他们委托我在海外代表浙江。后来搞民主党,我做民主党海外发言人,海内外配合,搞得有声有色。但是,即使这种情况,一旦我退出正义党,正义党铺天盖地攻击我时,那些线人们马上站到正义党一边,甚至连委托我代表浙江的事情,都企图否定。后来不得不搞个委托书,也是有所保留。当时,尽管我到海外立足未稳,但我并不把正义党放在眼里。傅申奇王炳章说,你一个人,我们一个党围攻你,看你有什么办法?我回答,你们三个人,二王一傅,外加胡安宁,合起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败我一个人。
   
   如果没有国内线人特务与他们联手,我当时评估,我可以立即回击打败正义党对我的攻击。但我打电话给浙江,有的线人非常惊慌,我发现在公安政保(即后来的国保)策动下,国内线人已经与正义党联手。这时,我考虑再三,不得不决定撤退,等今后有机会再打败正义党。几个月以后,我才得以寻找合作者发起反击,经过近二年才打垮正义党。
   
   这个惨痛经历,影响到迄今为止,我在海外的全部生活和历史。使我在海外的立足和行动,都变得非常艰难。
   
   这种痛彻心肺的教训,没办法忘记。
   
   击垮正义党,也给浙江线人们一个教训。后来,负责领导浙江民主党的浙江线人们,代表浙江民主党给我来信,希望与我再次海内外联手搞民主党,我断然拒绝了。
   
   所以,海外人士找谁联手,同样是大问题。联手对象不对,就会吃大亏。这也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问题。
   
   你如果了解上面这种情况,就知道事情的困难了吧?包括和先生你自己,恐怕也很不了解海外情况。即使在这个坛上,你也常常与大家早已公认的迷魂阵之类的线人们称兄道弟。
   
   所以,联手,其先决条件是要搞清与谁联手。但这就必须搞清楚谁是自己人,谁是对方阵营的人。不搞清楚,你就没办法联手。但你要搞清楚,别人马上攻击你抓特务。你就必须为先此打抓特务问题的大仗。
   
   海内外联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
   
   
   附:
   

和小敏:答徐水良;海内外民运本当迅速联手展开工作


   

2012-05-21


   
   
   先说两句题外话;才知道您患有重病,并联想到本坛的张三一言老先生,八十高龄了,还在如此的耕耘和操心国事,孙树才老先生更是九十高龄了才由泰国获准抵达美国,而据说现在还不知在美国何处?这些事多少让人有些心酸,请苍天保佑这些老人,在此向他们和本坛其他老人表示敬意,祝他们健康!
   
   本来要一一回答水良兄的问题,有点难,加上一时我也没心思细谈这些,所以就只能先随便说几句。
   
   只要稍想想,就明白;没有海内外的联手,中国就别想有真正的民运,更莫妄谈什么成功。
   
   您讲;“我们当然非常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海内外合作,来起到类似统一组织的作用。但这里有几个困难:一是国内朋友互相之间,国内和海外之间,通信联系不安全,现代化的联系包括电邮,政府全都监控。即使我们的电脑,也可能常常被入侵。二是怕给国内朋友带来危险,并且一旦产生危险,海外人士的营救很难起多大作用。所以我一直非常顾虑给国内朋友带来的危险。三是人手和技术不足,时间精力有限。”这三个问题的重中之重;是安全联系问题。第二个问题,只须做到谨慎,在公开行为中力求合法就行,要想没有一点风险不可能,而将这一风险降至最低,则是可以做到的。最后的“人手和技术不足,时间精力有限”这也不是大问题。对此我说了;不要等各方条件具备才呜锣开张,而是认真考虑以现有的条件先运作起来。
   
   更多的人会慢慢认识到;“海内外联手的事情,必须要做”。只是如何“做”的问题?您的想法是;海外方面主要“承担理论舆论鼓动工作,发表一般的理论、策略和行动原则”。我想;仅如此恐怕是不行的。因国内“翻墙”接触外面信息的人有限,网络“鼓动”作用不会很大。而“理论舆论鼓动工作,以及策略和行动原则”问题,国内人士是可以做的。所以,海外主要承担的应该是国际“公关”,和一系列的“后勤”工作,因为这些才是国内难以(甚至是无法)做到的。比如向国际及时传递相关信息,寻求国际援助,以及对国内必要的资金、物质提供,和对国内处于危险中人士的保护、救助(这里说的资金,不是说要海外民运承担,而是出于安全要有一个设在海外,接收国内外支助款的专门部门)。海外不能仅有一些抽象、空洞的理论“原则”,要有可操作的具体作为。
   
   不妨先说一点;
   
   我们所讲的“海内外联手”,当然不是将所有反对派团体、人士都集于统一,虽说这是最理想的,但实际不可能,至少眼下办不到。现在应该做,并可以做到的,是尽量将更多一点的海内外有意者,不论多少,先整合起来,将那些要涉及的问题逐一拿出可行的实施方案。如第一步,在大陆尽可能的聚集多个城市的同仁,并分工先肩负起本区域的宣传,其方式,可以是上街散发或是义卖内容合法的宣传资料,同时,可视其情况,配合张贴或是放置“地下”宣传品(就此,前年我在大陆两个特大城市赠送和义卖过自己的“地下”刊物,且有未谋面的朋友,主动承诺在他所住城市承担宣传资料的费用)……。
   
   现在的海外情况是;要说那些与民运急切要做的,八竿子打不着的“热点”,往往会争得非常热烈,可一触及到去做点什么实际的“芝麻小事”,就似乎一遍肃静,要么就列出一些条件不具备的理由,反正就是;说可以,做不行。
   
   当下的海外民运人士,大都是五六十岁上的人,还有好多时间去搞明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只有先干起来,看似多如麻的问题才会逐一解决,不然,问题永远摆在那里。
   
   因涉及到太多,在这里只能是信口两句,有兴趣的朋友请私下探讨。
(2012/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