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徐水良文集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答和小敏:最大的问题是谁与谁联手。说说我的惨痛教训)


   

徐水良


   

2012-5-21日


   
   
   要搞海内外联手,最大的问题是谁与谁联手。
   
   国内的真民运朋友大部分搞不清海外情况,大部分朋友是与海外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假反对派联手。你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是与中共地下势力联手。你只能干着急。只能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吃几次亏,才会醒悟。也有的人,可能一辈子吃亏也不会醒悟。有的人,还要来批判你与特务线人划清界线是抓特务,搞内斗。海外的真民运也只能不再做无效劳动,不再毫无意义地去浪费时间争取这些朋友,而只能离开这些朋友,去做其他更有效的工作。
   
   而国内的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占了国内民运大多数。他们有中共指导,统一领导。一般都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联手。除了有意当线人,打入真民运的少数人,企图通过与海外真民运联系,但这是完成他们自己的任务,而不是与真民运真的联手搞民运。其他绝大部分花瓶民运,一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联手。
   
   而且,这些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一定与海外花瓶民运地下势力一起,攻击污蔑海外真民运真反对派。
   
   当然,也有些线人朋友表面当线人,实际真联手的。因为这些线人真的反对中共,表面答应当线人,实际真搞民运。
   
   下面以我本人为例子,说说我本人的惨痛教训。
   
   我是海外很少的、也是最早有海内外联手合作经验的人。
   
   我出国时,到杭州王有才家见了浙江好些朋友,他们委托我在海外代表浙江。后来搞民主党,我做民主党海外发言人,海内外配合,搞得有声有色。但是,即使这种情况,一旦我退出正义党,正义党铺天盖地攻击我时,那些线人们马上站到正义党一边,甚至连委托我代表浙江的事情,都企图否定。后来不得不搞个委托书,也是有所保留。当时,尽管我到海外立足未稳,但我并不把正义党放在眼里。傅申奇王炳章说,你一个人,我们一个党围攻你,看你有什么办法?我回答,你们三个人,二王一傅,外加胡安宁,合起来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败我一个人。
   
   如果没有国内线人特务与他们联手,我当时评估,我可以立即回击打败正义党对我的攻击。但我打电话给浙江,有的线人非常惊慌,我发现在公安政保(即后来的国保)策动下,国内线人已经与正义党联手。这时,我考虑再三,不得不决定撤退,等今后有机会再打败正义党。几个月以后,我才得以寻找合作者发起反击,经过近二年才打垮正义党。
   
   这个惨痛经历,影响到迄今为止,我在海外的全部生活和历史。使我在海外的立足和行动,都变得非常艰难。
   
   这种痛彻心肺的教训,没办法忘记。
   
   击垮正义党,也给浙江线人们一个教训。后来,负责领导浙江民主党的浙江线人们,代表浙江民主党给我来信,希望与我再次海内外联手搞民主党,我断然拒绝了。
   
   所以,海外人士找谁联手,同样是大问题。联手对象不对,就会吃大亏。这也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问题。
   
   你如果了解上面这种情况,就知道事情的困难了吧?包括和先生你自己,恐怕也很不了解海外情况。即使在这个坛上,你也常常与大家早已公认的迷魂阵之类的线人们称兄道弟。
   
   所以,联手,其先决条件是要搞清与谁联手。但这就必须搞清楚谁是自己人,谁是对方阵营的人。不搞清楚,你就没办法联手。但你要搞清楚,别人马上攻击你抓特务。你就必须为先此打抓特务问题的大仗。
   
   海内外联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
   
   
   附:
   

和小敏:答徐水良;海内外民运本当迅速联手展开工作


   

2012-05-21


   
   
   先说两句题外话;才知道您患有重病,并联想到本坛的张三一言老先生,八十高龄了,还在如此的耕耘和操心国事,孙树才老先生更是九十高龄了才由泰国获准抵达美国,而据说现在还不知在美国何处?这些事多少让人有些心酸,请苍天保佑这些老人,在此向他们和本坛其他老人表示敬意,祝他们健康!
   
   本来要一一回答水良兄的问题,有点难,加上一时我也没心思细谈这些,所以就只能先随便说几句。
   
   只要稍想想,就明白;没有海内外的联手,中国就别想有真正的民运,更莫妄谈什么成功。
   
   您讲;“我们当然非常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海内外合作,来起到类似统一组织的作用。但这里有几个困难:一是国内朋友互相之间,国内和海外之间,通信联系不安全,现代化的联系包括电邮,政府全都监控。即使我们的电脑,也可能常常被入侵。二是怕给国内朋友带来危险,并且一旦产生危险,海外人士的营救很难起多大作用。所以我一直非常顾虑给国内朋友带来的危险。三是人手和技术不足,时间精力有限。”这三个问题的重中之重;是安全联系问题。第二个问题,只须做到谨慎,在公开行为中力求合法就行,要想没有一点风险不可能,而将这一风险降至最低,则是可以做到的。最后的“人手和技术不足,时间精力有限”这也不是大问题。对此我说了;不要等各方条件具备才呜锣开张,而是认真考虑以现有的条件先运作起来。
   
   更多的人会慢慢认识到;“海内外联手的事情,必须要做”。只是如何“做”的问题?您的想法是;海外方面主要“承担理论舆论鼓动工作,发表一般的理论、策略和行动原则”。我想;仅如此恐怕是不行的。因国内“翻墙”接触外面信息的人有限,网络“鼓动”作用不会很大。而“理论舆论鼓动工作,以及策略和行动原则”问题,国内人士是可以做的。所以,海外主要承担的应该是国际“公关”,和一系列的“后勤”工作,因为这些才是国内难以(甚至是无法)做到的。比如向国际及时传递相关信息,寻求国际援助,以及对国内必要的资金、物质提供,和对国内处于危险中人士的保护、救助(这里说的资金,不是说要海外民运承担,而是出于安全要有一个设在海外,接收国内外支助款的专门部门)。海外不能仅有一些抽象、空洞的理论“原则”,要有可操作的具体作为。
   
   不妨先说一点;
   
   我们所讲的“海内外联手”,当然不是将所有反对派团体、人士都集于统一,虽说这是最理想的,但实际不可能,至少眼下办不到。现在应该做,并可以做到的,是尽量将更多一点的海内外有意者,不论多少,先整合起来,将那些要涉及的问题逐一拿出可行的实施方案。如第一步,在大陆尽可能的聚集多个城市的同仁,并分工先肩负起本区域的宣传,其方式,可以是上街散发或是义卖内容合法的宣传资料,同时,可视其情况,配合张贴或是放置“地下”宣传品(就此,前年我在大陆两个特大城市赠送和义卖过自己的“地下”刊物,且有未谋面的朋友,主动承诺在他所住城市承担宣传资料的费用)……。
   
   现在的海外情况是;要说那些与民运急切要做的,八竿子打不着的“热点”,往往会争得非常热烈,可一触及到去做点什么实际的“芝麻小事”,就似乎一遍肃静,要么就列出一些条件不具备的理由,反正就是;说可以,做不行。
   
   当下的海外民运人士,大都是五六十岁上的人,还有好多时间去搞明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只有先干起来,看似多如麻的问题才会逐一解决,不然,问题永远摆在那里。
   
   因涉及到太多,在这里只能是信口两句,有兴趣的朋友请私下探讨。
(2012/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