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
徐沛文集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二〇〇九年,既是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协助西德居民,摆脱法西斯极权专制走上民主共和,成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六十周年,又是共产国际在大陆颠覆自由的中华民国,建立共产党极权专制的六十周年。
   
   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有八个分属两个民主党派的政要当选为总理,在以他们为首的德国政府的带领下,战争废墟上的德国变成了一个富裕的自由国度。共产党窃夺中国大陆的政权后,谋财害命,祸国殃民,剥夺了大陆居民的一切人权,包括生育权。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江泽民到胡锦涛,无不血债累累。

   
   希特勒上台后,德国居民开始大规模流亡,中国尤其上海也曾是德国犹太人的避难地;共产党专政后,中国居民开始大规模流亡,德国尤其西德也成为中国大陆人的避难地。
   
   照理,自由世界的政要与共产党的领导水火不相容,是天敌,然而,自从第四任德国社民党总理勃兰特在红色势力的渗透下,开始以各种借口与共产极权来往并建交后,德国的第五任和第七任总理—施密特和施罗德都沦为共产专制及其暴君的辩护者。施密特和施罗德象勃兰特一样属德国社民党,这是一个在共产主义运动中产生的政党,与共产党同根,但不主张暴力夺取政权。
   
   二〇〇八年,在德国之声的“丹红门”曝光前,施密特就引起中共反对派的批评。德国之声的红色势力把洋五毛轮番邀请到中文节目中,一起变着法子,打扮中共暴政。在中共及其党员青睐的德国五毛中,施密特名气最大,有“施密特大嘴”的称号,因为他能言善辩,混淆视听。
   
   出自“施密特大嘴”的“垃圾论”也通过“丹红门”进入中文世界,障碍华人视线,值得加以清理。
   
   
   赞美与希特勒、斯大林齐名的罪魁祸首
   
   
   出自“丹红门”的施密特言论不少,其中有被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转载的《施密特眼中的毛泽东和中国》,以及引言“如果所有国家都能在外交政策上像中国一样小心谨慎,世界就会太平些”。
   
   在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之际,祝红专门花费德国纳税人的钱,从科隆到汉堡采访施密特。 原标题是《专访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她在导言中特别强调,“施密特曾于1975年到北京会晤毛泽东,也是唯一与毛泽东见过面的德国总理。这位已87岁的老人今年九月底将推出专著‘邻国-中国’,其中关于中国崛起的观点明显有别于西方主流观点。”注意,施密特与另一洋五毛的谈话录还没有发表,祝红已经知道内容并开始为之宣传!
   
   接着,祝红声称,“‘如果所有国家,所有势力集团都能够在外交政策上象中国一样小心谨慎的话,那么世界将要太平得多。’这是施密特在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专访结束时说的一句话。”
   
   可是德国之声中文网二〇〇六年九月十二日在《德国前总理施密特谈毛、中国的过去和未来》标题下发表的德文语音版却表明,上述语句离访谈结束还差很远。
   
   为何祝红要在德国之声中文网上突出这句话呢?这岂非再次证明德国之声中文网被利用来以洋五毛之名吹捧中共,为中共宣传吗?
   
   稍微了解大陆历史的人都知道,毛共从一九四九年篡夺中国政权后,对内整人运动不断,对外武装冲突不断。五十年代初,毛共派兵参与金日成企图颠覆南韩的战争,直接与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开战;一九六二年,毛共向曾支援过它的尼赫鲁开火,印度得到国际社会包括苏联的支持,虽败尤胜;一九六五年,毛泽东企图联合巴基斯坦挑战印度未果;一九六九年,毛共与扶持它篡夺政权的苏共交战;一九七九年,毛共出兵攻打靠它篡夺越南政权的越共。
   
   与此同时,毛共还一直挑动和支持各国共产党武装篡夺本国政权。印尼共产党听毛泽东的话而招致灭顶之灾并祸及华人。苏哈托正是顺应了反共的民意,才得以战胜共产党的政变,建立反共的军政权。而成功篡夺政权的柬埔寨共产党在三年又八个月里害死了五分之一的国民,其祸国殃民程度超过支持它的毛共。不过“红色高棉”比中共暴政短命,早已崩溃,罪魁也遭到惩罚。
   
   施密特或许老糊涂了,但采访他的祝红正当中年,何以睁着眼睛说瞎话?
   
   她的介绍也只提及施密特光鲜的表面:“曾为联邦德国第五任总理的赫尔穆特-施密特于1918年12月在汉堡出生。在纳粹统治期间曾被迫应征入伍,1945年被英军俘虏,后被送往英国设在比利时的战俘营。返回德国后,施密特开始了大学生涯,在汉堡攻读国民经济和政治科学。1946年加入社民党。1974年至1982年担任联邦德国总理。自1983年起为德国时代周刊出版人之一。1986年退出政坛。施密特应周恩来邀请于1975年访问中国,成为第一位访问中国的联邦德国总理。”
   
   可是德文的维基上明明写着:施密特的父亲是一个犹太德国商人和一个餐厅服务员的私生子。为了否认犹太血统,施密特和他父亲一起伪造证件,否则,他就不可能“被迫应征入伍”,当上纳粹德国的军官。为了自保,施密特在上军校时,中断与两个朋友的来往,因为他们参与反纳粹地下组织。 施密特在总理任期不到时,就因失去信任而被迫下台。
   
   趋炎附势,为了私利,不择手段可能是施密特年轻时为希特勒而战,老迈时为共产党效力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他早年被纳粹极权主义文化毒害太深,已失去对共产极权主义文化的抵抗力。
   
   毛泽东在施密特的记忆中并不美好,在上述访谈中,他说,“我与毛只见过一面,我们谈了三个小时。我很难回答对毛的印象这个问题,因为毛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他至少已得过一次中风,发音有困难,无法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当时毛的周围有三位女性,他们都是英语翻译。毛讲中文,三位女士把毛的讲话译成英语,但有时他们也不明白毛的意思,就彼此商量,有时,他们会把毛的话写在纸条上,问毛您说的是这个意思吗?毛点头,或是亲自修改纸条上的文字。也就是说毛已经严重致残。”
   
   尽管如此,施密特对毛的评价还是与中宣部保持一致,虽然其时毛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和张戎夫妇的惊世之作都先后在德国出版,足以解体毛泽东伪造的“光辉形象”。可施密特却还说,“在驱除日本侵略者,解放中国方面,毛的确功不可没”。他甚至想当然地赞扬,“毛没有发动战争”并声称“在朝鲜战争期间,毛的态度一直比较审慎,直到美军北上直逼中国边境,毛才决定出手。在外交政策上,毛的立场令人惊讶的非常克制和温和,包括对台湾。”
   
   祝红把出自“施密特大嘴”的中宣部论调全盘照搬到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中,可能是为了抵消该节目对张戎夫妇的巨作的报道,其中包括二〇〇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的电话采访《张戎:鲜为人知的毛泽东是怎样写成的》。张戎在这次访谈中明确表示,她希望中共“能够跟毛泽东划清界线,能够坚决摒弃毛和毛的一切遗产。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世界上的人民不会对中国放心,如果中国不坚决跟毛泽东划清界线的话。因为从我们的书里可以看出,毛泽东造成了7000多万中国人的死亡,他还说,为了他的那些项目上马,中国人可以死一半。而且毛泽东一心要的是称霸世界。如果中国领导人还继续说他们是毛泽东的接班人,你说全世界人民能放心吗?”
   
   张戎用大量的事实证明毛泽东“是极度的自私,和随心所欲。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没有想到中国人民。他又是一个极度的铁石心肠的人,对他的家人也是如此,他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中国领导人自己说是一个前所未有浩劫。毛泽东在道德上是一无可取的。他导致7000万中国人在和平时期死亡,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比方说在大饥荒,据我们统计,3800万人死了以后,毛泽东还要继续搞大跃进,所谓大跃进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出口粮食,出口到苏联去买核武器,核工业,核军事工业,来使中国变成一个超级军事强国,使毛泽东本人可以称霸世界。”
   
   身在德国的施密特能不知道这些自由资讯吗?他为什么象中共的应声虫一样评价毛呢?一个称职的德国之声记者肯定会问施密特如何看待以张戎为代表的中国知识人发掘出来的历史真相。所以,专门跑到汉堡去记录红色谎言并借“人权之声”加以传播,只能是五毛的行为和中共渗透德国之声的证据。
   
   祝红想借施密特之口吹捧中共的目的确实昭然若揭。她问,“您于两年前出版了‘未来列强’一书,以政治家特有的视角和眼光观察世界。本月底您将推出另一本新书‘邻国-中国’。您认为,中国的崛起会对世界起到哪些作用?”施密特的答案居然是“中国的发展的确是一个奇迹,这样一个现象在整个世界历史上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先例。”施密特在另一洋五毛的帮助下出版《邻国-中国》的动机就是,“因为我由衷地希望,西欧以及德国居民能够认识到,我们必须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这符合我们的自身利益”。
   
   施密特希望读者都象他一样见利忘义,无视中共对人权的践踏,以人权恶棍为友,怎么可能?
   
   
   与大陆名人的对话秀
   
   
   倒是从1987年就进入德国之声的祝红象他一样拥共,还想象中共一样把洋五毛包装成中国人民的朋友。她声称,“在因特网上,我们不时能看到您与中国作家以及文化界人士的交谈。您十分重视与中国知识分子间的思想交流。您何时再去中国?”
   
   出版人之一就是施密特的《时代》周报在二〇〇四年三月四日的报道《我们正在改变这个国家—赫尔穆特·施密特与年轻的中国知识人谈文化、市场、民主和国家主义》中称,“四年来,在时代的推动下,一系列年轻的中国知识人与赫尔穆特·施密特相遇。从秘密的异议人士到开明的政府支持者,代表了人民共和国的各种政治思潮。”这篇报道的作者是花久志。他在导言中着意赞美施密特有亲和力,不过,读了对话记录就知这只是一厢情愿。
   
   而且外界也只获知花久志这次报道的施密特与棉棉、崔健、徐星和张朝阳的对话。现在看来这唯一的一场对话只起到修饰施密特的作用。对上述问题,施密特回答说,“我在中国不只与政府领导人,外长进行交谈,也应该为自己创造与普通百姓谈话的机会。我的确是这么做的。下次去中国时,我会继续这样的对话。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去中国。”
   
   这之后,施密特可能因为健康无法再到大陆去享受共产党的特权,但在中共因镇压藏人遭遇奥运危机后,德国的《每日镜报》二〇〇八年四月六日发表对施密特的专访《中国是个巨大的试验》。这次施密特宣称,他总是寻求与“反对派知识人”对话。“但是,被我们赞美的民主在他们眼里没有十三亿中国人的物质富足重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