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熊飞骏的博客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熊飞骏

   中东那些由专制骤然转轨为民主选举的国家,为何容易选举出极端势力?

   埃及人民议会选举为何伊斯兰政党取胜?

   巴勒斯坦的第一次民主选举为何选出了哈马斯?

   这不是民主体制本身的过错!

   而是“被强奸的民意”造成的。

   官僚专制国家因为实行严密的新闻管制,鼓励对国家民族的文明进步极为有害的“极端民族主义”、“狭隘国家主义”和“排外意识”,绝大多数民众除了不明真相外,还普遍浸染了“极端思维”,只有极少数例外。

   官僚专制国家没有真正的民意,只有“被强奸的民意”。

   因此专制国家不但官僚集团是不可靠的;民意在多数情况下一样是不可靠的。

   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来自相对“独立自由的民意”;而不是“被强奸的民意”。

   “独立自由的民意”来自理性的公民;而不是拥有“极端思维”的公民。

   在信息爆炸的现代化社会里,一个国家告别专制并不需要漫长的血腥搏斗。多数看似铁桶样坚固的专制国家倒塌不过是挥手之间,连专制力量最为强大,仅核力量就可把地球毁灭N次的红色苏联,专制大厦的轰然倒塌也不过是一个晚上的时间。

   一个国家告别专制也许能在顷刻之间;但告别“被强奸的民意”则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被强奸的民意”基础上骤然举行“一人一票普选”,则很容易把“极端势力”和善于忽悠鼓动民众的大骗子推上领导岗位。

   “极端势力”一旦走上领导岗位,就会利用掌控的国家资源为“极端思维”推波助澜,同时打压真正有益于国家的“自由意识”,多数民众依旧被“极端思维”的毒汁浸染。

   这就是典型的“伪民主”国家!

   “伪民主”国家多数继承前朝的“新闻检查”制度,民众除了“一人一票普选”国家元首和中央议会外,并没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民主自由”。

   在“极端思维”和“新闻检查”的政治框架下,民众就算有权“一人一票普选”国家元首和中央议会,也习惯把选票投给前任元首或他的代理人;把极端分子选进中央议会。

   这就是“中东民选”的悲剧!

   …………

   那些长期生活在专制黑夜没任何民主经验的国民,很容易在推翻他们痛恨的官僚集团,争取“一人一票选举”的政治层面上达成共识。

   一个专制国家推翻官僚集团,实现“一人一票普选”不等于就真正“民主”了?

   一个因偶然突发事件导致专制大厦轰然倒塌的官僚专制国家,多数民众并没有在走出专制大厦时同时走出“极端思维”。

   “极端思维”则是专制复辟的最肥沃土壤。

   让多数民众告别“极端思维”构建“民主意识”需要普及“真相、常识和逻辑“。

   还原被专制掩盖的“真相”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仅仅还原真相还远远不够,还必须让多数国民拥有基本的常识认知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这至少需要两年时间。

   一个国家在民众中普及“真相、常识和逻辑”的前提是“新闻自由”。

   “新闻自由”还能对官僚政府形成强有力的监督力量,是反贪反腐的最有效武器。

   所以“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的第一步!

   没有“新闻自由”传统的国家,骤然实现“全民普选”中央政权往往事与愿违收获伤心果。

   各位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当今中国突然决定“全民直选”国家元首,哪一位最有可能被选出来?

   不用飞骏道出此人的名字,各位懂的!

   “极端势力”一旦主宰中国政局,无论是通过“文革式权斗”还是“伪民主直选”途径,中国都将在劫难逃。前朝官僚集团将被无情清算,广大民众接下来也朝不保夕,不会有更好的命运。因为“极端势力”有如大蛇,大蛇不但吃老鼠也爱好吃人,在吞食完国家粮仓里的硕鼠时必定要拿人来开胃。

   文化大革命和斯大林肃反就是前车之鉴。

   台湾1987年开放党禁报禁,1995年才全民直选台湾总统。

   所以台湾成为民主最为成功的地区,在同时期走上民主的诸多国家中遥遥领先,把领先四年直选国家元首的俄罗斯远远抛在后面。

   台湾民主就是从“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开始的。

   没有任何民主经验的国家,民众的民主生活历练也是必要的。

   所以 “地方自治”和“司法独立”是中华民主变革的第二步!

   “地方自治”就是“基层政权直选”,在中国就是“县官直选”。

   当今中国的民主幼稚人士常常选择在错误的方向努力,不是争取“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等“有限但有效”且朝野双方坐下来有可能达成共识的民主目标;而是致力于争取“一人一票普选”等看起来振奋实则前途难测的目标。

   中国的民主人士现阶段努力争取的目标应该是“新闻自由、县官直选、司法独立”;而不是全民直选国家元首。

   我们在谴责专制一错再错的同时,八字还没一撇的民主人士一样不能犯原则错误,更不可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二0一二年五月十七日

(2012/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