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熊飞骏的博客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熊飞骏

   当今中国在上演左、右之争吗?

   非也!

   因为特色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只有爱好特权以权谋私不怕洪水滔天派。

   左派和右派是源自西方的政治术语,二者的共识与区别多数中国人并不知情。

   左派与右派的共识是什么?

   民主宪政!无论是左派与右派,都认同“多数人说了算”和“以法治国”。

   左派和右派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左派主张“民主多一点”,把“多数人说了算”置于“个人自由”和“基本人权”之上。

   右派主张“自由多一点”,认为“个人自由”和“基本人权”是第一位的,“多数人意志”不能侵犯公民的“自由”和“人权”。

   左派主张“小政府”和“弱政治”,对政府权力特别警惕,对打着“国家”名义拓展“政府权力”的行为视如洪水猛猛兽。如美国“左派”的祖师爷杰菲逊对“小国寡民”情有独衷,是1787年《美国宪法》的坚定反对者,他认为宪法赋予联邦政府的权力太大。

   所以西方的左派多有“反政府”“反官僚”倾向,对“政府”和“官僚”有一种本能的防范和不信任。

   右派在尊重“民主”、“法治”、“自由”和“人权”的同时,对适度的“政府权力”也给予一定的理解和尊重。他们认为适度的政府权力是“法治”的保障,政府如太过软弱就不容易防止“多数人暴政”。

   所以西方右派对“适度政府权力”理解多于敌意。

   …………

   特色中国自我标榜的左派是何特征?

   都是公开“反民主”“反法治”的!甚至把“民主法治”诬为西方和平演变中国的阴谋?

   “民主法治”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并不是英、美等西方世界的专利。把“民主法治”人为贴上“西方标签”,和给英、美歌功颂德涂脂抹粉有什么区别?

   一个公开反民主反法治的集团,与正统意义上的“左派”相距十万八千里。

   与西方正统意义上的“左派”相反,中国式左派还对“强权政府”与“国家主义”情有独衷,要求公民无原则服从官僚基于个人野心杜撰出来的“国家利益”,对打着“国家”旗号来拓展“官僚特权”的专制政府歌功颂德。

   如中国式左派都主张“公有制”,他们不知道“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那些国有土地、企业和矿产资源的管理、处置权可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僚说了算,而不是什么“人民”说了算。如广受中国人民诟病的中石油是国有企业,“人民”在里面行使了什么权力?有什么知情权,管理权和利益分配权?

   “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国家利益”的本质就是“人民利益”,“国家”的主要职能也是“保护人民利益”。那种要求“牺牲人民利益”来“维护国家利益”的口号都是骗子野心家的符咒,和朝鲜金家王朝“饿死朝鲜人民搞两弹一星”如出一辙,名义上是为保卫朝鲜,实则是保卫金家王朝。

   正统意义上的“左派”都是反“政治强人”的,可中国式左派里的最大分支“毛左”却呼唤“政治强人”?

   出于对改革开放中国腐败不公的痛恨,“毛左”不惜乞灵于“雇佣大蛇来对付粮仓硕鼠”的同归于尽招数,无视毛万岁在位时给中华文明带来的深重灾难,颠倒黑白粉饰美化毛时代,渴望中国再出一个毛式政治领袖,不切实际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铁腕强人身上,梦想领袖把人民带入一个乌托邦式的新世界。

   中国式左派的另一分支是“假左派”。这派多是官僚权贵,台上打着“左”的旗号忽悠不明真相的底层民众,台下则不择手段拓展特权以权谋私,打着“人民”的旗帜干着“害民”勾当。

   “假左派”最光鲜的政治旗帜是“反美”。中国的很多裸官都是“假左派”,他们一方面“逢美必反”,在台上声嘶力竭地妖魔化美国和普世价值,张口闭口“美国亡我之心不死”;台下则暗渡陈仓,把官子官孙和搜括来的民脂民膏转移到他们口口声声谴责的英、美等“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去。

   “假左派”的代表人物是司马南和国防大学某教授。

   众所周知司马南是著名的“反美旗手”,可鲜有人知道此人却把儿子送往“反动透顶”的美国受教育?大过年的飞往美国和妻儿共度春节,结果被美帝国主义的电梯夹伤了脑袋。

   国防大学某教授在央视专家点评也是靠骂美国出了名的,可他一样把儿子送往“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受教育,人格分裂程度令人发指。

   中国最大的裸官凭借高举“唱红反美”大旗赢得了亿万国民的“中国心”,可他把儿子从小就送往英国读书,后又转往美国受教育,就是不肯让儿子在中国接受“红色教育”。大裸官手下的“唱红英雄”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也没有“唱红歌”或求助“红色政权”,而是跑美国领事馆要公道求保护去了。

   “毛左”有点痴;“假左”有点坏!

   “假左”自以为精明玩得高,但人算不如天算,天道从来不可欺,愚弄国民贼喊捉贼善耍阴谋权术者难逃天谴。

   大裸官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中国式“左派”不过是一个自我标榜的名词,与政治意义上的“左派”毫不相干,实质则是“特权派”和“顽固守旧派”,多是“官僚专制”和“特权腐败”吹鼓手。

   

   

   二0一二年五月六日

(2012/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