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赤裸人生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庄晓斌
    对于陈广诚事件的关注我已经耗费了好多笔墨了。在伤口上抹盐面的“恶事”做过一次了,再做可就是恶上加恶,十恶不赦了。
    我曾“自我解嘲”样地在心里暗自思忖:“这个维权律师已经够可怜了,他软禁、出逃、闯馆以至后来到美国访问,关你屁事!你这个洗盘子作家只管洗干净盘子,在网上下下围棋,触这个霉头干甚?被人诟骂什么法盲啊,什么无耻之极呀,你犯得上来趟这一波浑水幺?”
    有此心胸,所以以后的一个星期多时间里,我连陈广诚事件的信息都懒得看,偶尔误打误着地闯入了眼帘,也再无评头品足的兴致了。


    所以,当我看到,曾被我误以为只是件“道具”的陈广诚先生现在自己也坦然承认已经由“道具”升格成“角色”了,他表示:“我非常清楚现在我所扮演的角色。”也预料到自己未来的前程是:“机会和危险都是并存的 ”。我也只是一笑了之,并不再妄评一字一词。
    然而,我的这种置身事外的洒脱只延续到今天上午,当我浏览完下面的这一条新闻后,就又“恶从胆边生”了。我把我浏览过的这一条新闻摘录如下:
    陈广诚先生对阳光时务的记者说:“逃亡的计划酝酿了15个月,准备了最少3套方案。最终采用的方案,也是根据具体环境的变化临时调整的。他淡淡总结为一句话:「物极必反。他们越是这样,越能有一些他们想不到的东西。」从家中开始行动,到离开东师古村几公里,他花了20多个小时,坚称「完全是一个人」。翻越第五道墻的时候他摔伤了腿,三根骨头断裂;在骨折的情况下,他又坚持了十几个小时,才安全离开村庄。他对时间十分敏感,准确记得重要的时间节点,「任何自然界的的东西都可以告诉我时间。我离开村子大概1公里半的时候,我就听见鸟开始叫了,我就知道,哦,差不多5点钟了。」
    他做了最坏的准备。去年8月他对外揭露看守殴打他和家人的时候,看守就威胁他:「只要离开这个家,就是你的死期。」他说:「我做了一些防备,但能起多大作用呢?不管怎么样,这个险我是非冒不可了。」他并没有仔细想过,离开东师古村之后,要去哪里……”
    我这个人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受人愚弄,看到陈广诚先生如此坦然,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对阳光时务的记者披露自己出逃的经历,蓦然间竟像不经意地吞咽下了一只苍蝇, 除了翻肠倒胃地欲呕吐之外,此前对陈广诚先生持有的尊敬可是大大地打了折扣啊!
    我这个“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天涯沦落客”,撕裂开自己楚痛的疮疤,也有过类似陈广诚先生一样的“为垂死挣扎而狼狈鼠窜出逃的经历。”和陈先生不同的是,他是在软禁,而我则是在戒备森严的看守所。陈先生逃亡的计划酝酿了15个月,准备了最少3套方案。而我不过是风闻到自己将被处以极刑,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拟定了垂死挣扎,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的计划。我和陈先生最不同的地方在于:陈先生逃亡的计划酝酿了15个月,准备了最少3套方案。可他冥思苦想了15个月,并没有仔细想过,离开东师古村之后,要去哪里……”
    而我则是在定下了要垂死挣扎,逃出牢笼的第一天,首先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要逃到哪里?怎么逃?翻过高墙电网后我要逃向哪里?哪里才是我最安全的隐身之所?
    陈先生说他逃亡的计划酝酿了15个月,准备了最少3套方案。可能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周全了,但偏偏就是没有“仔细想过,离开东师古村之后,要去哪里……”
    这话您信幺? 反正我是不信!
    我调侃一句, 陈先生在15个月里都酝酿冥想了些什么呢?难道不是仔细想想怎么逃?逃出去奔向哪里?,哪里才是安全之所,这些和逃相关联的事。而是在想那种荒诞不经的:“鞋刷子怎么突然就长出乳腺来了的童话故事幺?”
    呵呵!又轻佻了不是,见笑了。
   
    2012年5月25日于里昂
   
(2012/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