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庄晓斌
    本人刚刚议论完《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现在又吹毛求疵地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来盘点《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了。这是不是有点“翻手云、覆手雨”的嫌隙呀?是不是我已经把大内高手们《九阴乾坤手》的武功秘籍给淘弄到了,因此才敢来此坛作乱,施展一下“颠倒乾坤于股掌之中”的绝顶神功,以此来会会高人,倘能再学得到“三招两式”,则不负在下的居心,至于这居心是否“叵测”,恐怕就只有天知道了。
    在写此文之前,本人刚好看到一则国内刚刚发生的新闻,现在抄录如下:
    仿王立军陈光诚 河南七旬老人闯美领馆被"拿下"(图)美国之音 在去美使馆前合影,由左依次是;聂木妮、黄妙玉、聂丽娜
    中国河南两位老年访民聂木妮夫妇,因“私闯美国驻华使馆”被关押在拘留所多天,此前聂木妮夫妇于5月8日下午,前往美国驻北京使馆“闯馆”,遭到守门警察拦截,被送往北京久敬庄关押。聂木妮夫妇的女儿聂丽娜5月10日对美国之音说,她父母头天上午被押回老家,直接关进拘留所。聂木妮夫妇为了女儿聂丽娜的冤情上访多年。而聂丽娜当初因为离婚案和宅基地问题上访,十年期间,她在上访过程中又遭遇新的冤情。由于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他们一家星期三打算到美国驻华使馆“击鼓鸣冤”,却被“拿下”。
   *‘闯馆’受陈光诚经历启发*
    谈到聂木妮夫妇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闯馆”的事,聂丽娜说,他们是受到陈光诚最近这段经历的启发。“美国大使馆能给人一种信任和人权尊严。因为山东盲人陈光诚跑到美国大使馆之后呢,政府现在不是对他好一点了,还给他看病。对当地政府关他做调查,如果属实还要处理有关人员。我们从网上看到这些东西,我们也决定去大使馆。”
    笔者抄录的这件新闻绝不是凭空捏造的。这则新闻不是来自国内的媒体,而是在诸位高手的心目中的信任度当是AAA级的权威媒体,即美国之音。由此可见,《 陈广诚事件》已经发酵,虽然现在国内的网监们已经如临大敌,对“陈广诚”这个极端敏感的词的屏蔽已经到了赶尽杀绝的程度。但纸里包不住火,其蔓延成燎原之势是或迟或早的事了。
    正是有了以上的事实根据,我才来议论《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的。
    一,北京东单的美国使馆要沦陷成北京南站的高法信访接待站可怎么办?
    众所周知,煌煌天朝,民怨鼎沸,积案如山。在现实的中国大陆上,侵犯践踏蹂躏人权的事例比比皆是,比陈广诚先生的遭遇更惨烈,更能“让善良人那颗柔软的心备受“摧残”的事例有之;比陈广诚先生的身份、社会地位、和知名度卑微者有之;比陈广诚先生的身份、社会地位和知名度高贵和显赫者也有之。
    倘若陈广诚先生因为“进馆”受到美国政要和国际舆论的关注,而由此得到了“实惠”的事实。被常年守候在北京南站高法信访接待站门外的成千累万的访民知道了可怎么办啊?被神州各地的经常流窜上告的那些难缠的“刁民”们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这可就是座熔岩欲喷的火山啊!这股炽热的岩浆要是喷到了北京东单秀水街口的美国使馆,那个弹丸之地就不仅仅是“沦陷”这个词能够贴切表达的了。倘若真是如此,这简直就是世界末日啊!美国使馆可就就成了唯一可超度生灵的“诺亚方舟”了。何止是争先恐后啊!这是生死存亡的挣扎啊!是非得拼了老命不可的!
    以上当然是危言耸听了,再平和一点议论吧。
    倘若陈广诚先生的个案被人效仿,又有什么赵广诚、钱光诚、孙光诚、李光诚来联系美国使馆,骆家辉大使还会去驱车密会,把什么赵广诚、钱光诚、孙光诚、李光诚接进使馆么?我想是不会了,因为美国政府的发言人也表示过了:“此类事件今后不会发生了。”
    那么,我来质问:据北京小左确认“,美国文化第一个很讲究诚实无欺,美国价值是自由、人权,这个东西也是真的,不是挂羊头。这个价值观也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不是金钱能买的。美国人的立场是相当坚定的。”这个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美国价值观是不是还有个双重标准啊?即姓陈的广诚事件是符合美国价值观取向的,博爱的美国人就必须去关注。而姓什么赵、钱、孙、李的光诚们的事情就和我山姆大叔没什么干系了。管你是什么冤深似海,骇人听闻,惨不忍睹。大叔我只要是闭上眼睛,拢住嘴巴不闻不问就是了。至于善良人的那颗柔软的心么?反正我是没有的。散居在密西西比河畔的各种肤色的人中,可能有此柔软的心的好人比比皆是,但我不去“摧残”他们了,这不已经够“仁慈”的了么?
   如此看来,在《 陈广诚事件》里得利颇丰的山姆大叔落下的烦心事也不小啊!
    这当是《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之一。
   二,倘若有更胆大更神奇的男侠女侠们用直升机把刘晓波、高智晟或王炳章等人送进美国使馆可怎么办?
    我前一小节议论了些草民们可能会不记后果敢于铤而走险。这些草民们可能因为其身份之卑微,“维权业绩"不够辉煌,国际知名度不够响亮,而让山姆大叔不屑一顾。但假如真还有更胆大更神奇的男侠女侠们用直升机把刘晓波、高智晟或王炳章等人送进了美国使馆,天啊!这可怎么处置啊!要说塑造一个中国的曼德拉或昂山素季,刘晓波可是当今最好的人选。高智晟或王炳章虽稍逊一筹,可也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啊!(我或恐是贬低了法轮功教友和革命派人士心目中的英雄)这事我山姆大叔能不管么?但真得要遇上了这样棘手的事,我怎么管?难道真能不惜撕破刚刚缝补好的美中和谐的战略、经济、军事及商业伙伴关系网路上用“狼狈”做品牌名号的这块遮羞布么?
    权衡利弊,我想善于弘扬美国价值观的山姆大叔还是会像我在前一篇文章中里揭示过的那样:所谓的美国价值观,并不是“人权高于主权”的“普世价值观”
   囿于以核心利益是美国的国家利益的这个美国价值观的利弊所系。刘晓波、高智晟或王炳章等人的命运绝不会比姓什么赵、钱、孙、李的光诚们好到哪去。因为山姆大叔的心根本就不是块水豆腐,身在法国里昂的那个姓庄的什么鸟作家,他此前对咱山姆大叔的铁胆钢心、侠骨柔肠可是曲解得大错特错呀!
    其实,虚伪的美国政客们的顽劣嘴脸早已经昭然于世,遗憾的是我们的民主精英们还是捧着臭脚闻识奇香。
    我斗胆地问问希拉里国务卿,您在与胡锦涛总书记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时机,言及中国的人权话题时,提到刘晓波了没有?美国纽约大学的校长邀了陈广诚先生做访问学者究竟是不是作秀?是不是在亵渎华人的智商?其间的猫腻还值得去辨析么?
   在此,我提出一条建议:那就是根据对等原则,皇朝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或北京大学应该给华盛顿某条街巷里牵着导盲犬孑然独行某个盲人,(已经富裕了的美国当然比天朝文明现代化多了,所以我这样猜想:盲人当不用侠女引路,有条导盲犬足矣)也发去一个聘书。不论这个人是否还识得ABC,也不论这个人是否会不会讲鸟语,就是邀请这个盲人来清华或北大用鸟语讲学,讲的是“鞋刷子突然就长出了乳腺的故事”这岂不是快意之极!
    写到这里,我是要先掌嘴了,我的这张乌鸦嘴该掌嘴受打,话说的也真是够刻毒了。但是激愤所致,情有可原,我已经自罚了,诸位就大发慈悲,原谅我一次吧!
    我知道对宽释刘晓波先生的这件事,国际上的呼吁可要比对陈广诚先生的关注度高涨多了,不仅有国际上著名的人权机构,还有国际笔会等这些是我们文人之家这样的团体,更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诸多德高望重人士。但是为什么奥巴马总统和希拉里国务卿对这等正义的呼声都置之不理呢?一句话这也是那该死的美国价值观在作祟。
    挑明了吧,老谋深算的美国政客们所关注的不是什么自由人权和道义,而是美国的国家利益。为了这个美国价值观,他们也是什么样龌龊的事情也干的出来的。可以援引旁证考究一下美国是不是以诚信著世,童叟无欺 ?我不妨再说句戳那些捧着臭脚闻识奇香人士心口窝的俏皮话,倘若美国的联邦调查局里也能蹦出个中国最不入流的纪实“作家”沈醉老先生那样的人物,写一本《我所知道的中情局内幕》之类书来给世人看看,人们就晓得了,其实民主国家的“血滴子”们和专制独裁政权的锦衣卫们比较,其残忍、卑鄙、龌龊和嗜血成性,无所不用其极,都是毫无二致的。
   
   
    三,倘若打黑英雄王立军在受审廷辩时死死抓住陈广诚这棵救命的稻草怎么办?
    区区在下此次关注《陈广诚事件》,确实受益匪浅。虽然被精研律法的古迷先生斥责为“法盲”,也真真是长了见识。在古迷先生的开导下,我知道了,以非正常方式进别国大使馆和偷越国境有本质上的区别,特别是如果得到主人允许,邀请您进来的,这甚至比到一家外资在国内开设的酒店住宿还稀松平常。根本和违法贴不上边的。
    但在下心里还是有点疑虑,扪心自问,那打黑英雄王立军莫不是翻墙跳进去的?倘是这样,那这个堂堂的公安局长可就掉了架了,这不是鸡鸣狗盗之徒的猥琐行止么?倘若这个打黑英雄也是经过主人允许,请或开门迎进去的。那他和陈广诚先生不是一个性质么?也不过就是到某个外资酒店里住上一夜多一点儿,才36个小时,比陈广诚先生的6天6宿还少很多时辰呢?虽说官民有别,但毕竟都是同样拥有辩护权的公民啊!就因为是省级领导王立军掌握着高级机密,就认定了他在住店的这36个小时肯定向店主说了些机密,因而可定其为叛国。可是时至今日,作为外资酒店店主的美国佬也没有举报他说了什么呀!按“疑罪从无”的审判原则,即使让包青天再世,到开封府去庭审,恐怕不用大刑也是掏不出什么口供来的。因为当过酷吏的王局长肯定知道当庭招供了就要定罪的。
    时下,《陈广诚事件》已经流传得沸沸扬扬,国内的网监虽然对陈广诚这个敏感词做了特级屏蔽,但想瞒过打黑英雄王立军的眼目是不可能的。现在网上已有言传王立军的罪行很严重,是胡陛下钦点定成的叛国罪,甚至可能会处以极刑。垂死挣扎是人求生的本能,倘若王立军在受审廷辩时死死抓住陈广诚这棵救命的稻草怎么办呢?
   王立军倘若在审判庭上做如下辩护:“我和陈广诚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在大使馆留滞了6天,可以不受追究还恩准出国。我留滞了36个小时就定我叛国罪并处我死刑,这公平么?难道中国有两部刑法,还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改了词叫做:“刑只上大夫,礼只给盲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