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赤裸人生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信仰和良知
·谈谈网络时代的话语权
·聊聊郭文贵爆料这个话题
·为辛灏年辩诬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九章
·满嘴谎言的中共还能骗多久
·博讯张杰博士的荒谬辩解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庄晓斌
    被世界媒体注目的陈广诚事件很快就要降下帷幕了。这一出大戏的精湛表演确实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不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足以让好莱坞的名导和大牌影星们自叹不如。这部大戏所赚取的票房价值也许不能仅用多少美元,或者多少英镑来计算。因为参与表演的角色里,不仅有我们值得给予同情的盲人律师陈广诚先生,还有美国总统、国务卿、驻华大使,国会议员,知名学者以及我国海内外的诸多精英人士。表演这部大戏的舞台的宽阔也是前所未有,从中国山东省的一个乡村农舍,演绎到首都北京的美国驻华使馆,再延伸到美国国会,直至连接到世界各大传媒的荧屏焦点。真可谓:“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弹指一挥间,整个世界都被陈广诚事件感动了,
    试问:有哪一部好莱坞大片能获得如此辉煌的演出效果?而且,这部大戏的拍摄成本又如此低廉,几乎根本就不用支出什么演员的出场费,每个角色几乎都是争先恐后地抢着来登台表演的。这样大手笔的导演,不愧是世界上最天才的导演,不获得好莱坞的金奖那是不公平的。
    其实,即或为人,总都会有点卑鄙或者叫做龌龊的行止的。我这个人当然也毫不例外。在我思考犹豫再三后决定秉笔来揭示这幕大戏的实质时,我最先想到的是:我的这篇文章出笼后,得到的可能就不是像我的前几个帖子得到的那种礼遇了。前几个帖子登坛后,好友规劝我不要帮倒忙做减法,美女侠士斥我为无耻之极后也只赠送了个“法盲”的头衔,别无大碍。这回,我可是要把天戳出个窟窿来的,被痛打被唾骂甚至被天谴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的结果都可能出现。但我对此毫不足惜,因为这是我无怨的选择!

    曾遭受迫害软禁的陈广诚先生楚痛的疮疤,可能已经都长出新肉芽来了,我再不近人情地去撕裂这块疮疤,并在陈先生鲜血淋淋的疮疤涂抹盐面儿,这就是我所言的卑鄙或者叫做龌龊的行止的。
    说句心里话,我对陈先生一直是持同情之心的,几个帖子里对陈先生的道德人品都没有丝毫贬义。在我动笔写这篇文章之前,也在权衡着此文的利弊。我想到过“陈广诚先生的境遇已经够令人同情的了,你何必干这种往伤口上涂抹盐面的损事?就算这是一幕大戏,你看穿了,就只管看下去就得了呗,何比扫了这些“名角”们的兴,就让他们起劲地表演一番又能怎么着? 况且早有言道:“人生如戏”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个大舞台,从来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你管这等闲事干嘛,是吃饱了撑的!
    然而,思考再三之后,在同情和良知这两个词的内涵上斟酌,我还是义无返顾地选择了后者。我和那些肩担道义的民运精英们不同,我丝毫没有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这样的宏图伟愿。我要揭穿这部大戏的实质,就是出于良知,一个卑微的中国作家心中尚存的那一点点良知!这一点点良知在别人看来可能不会像金子一样的珍贵,但这是我为人为文的根本,是我必须用终生一丝不苟的行为来恪守的!
    好了,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一,天才的导演,并不蹩脚的演员和混蛋的编剧
    我为什么认定陈广诚事件是一幕精心导演的大戏。这是首先必须交待的问题。我说过,陈广诚事件这幕大戏有世界上最天才的导演,有达官显贵等政要做演员,虽然这些人的表演并非精准都百分百地到位,但也不能算是蹩脚的演员。这幕大戏的致命伤在于构思这个剧本的编剧是天底下最低俗最混蛋的编剧!
    为什么这么说?请允许我一点点地揭示。这个混蛋编剧的艺术细胞和文字功底也许都不错,构思起剧本来,在故事情节设计人物矛盾冲突,戏剧性效果的渲染铺垫也许都是一流的。可以说还有独到之处,在国内写写三流以下的电视剧混个脑满肠肥当是不成问题,但承担起编撰《陈广诚事件》这样经典大片的责任,他简直就是混蛋透顶了。因为他所忽略的恰恰也是最致命的就两个字就是:常识!世人皆知,世人皆悟的常识!
    为了让这幕大戏的谜底渐渐地浮出水面,下面,我先讲述一个我亲眼目睹的事例。
    2000年夏天,在烈日炎炎的北京街头,我目睹了一幕同样让善良人那颗柔软的心不忍注目的事情。
   大约是八月上旬的某一天,正是酷暑季节,在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西单街头,一个残疾男孩被人置放在人来人往的十字街口的一侧。这个残疾男孩当时躺在一张凉席上,身边只放置着一瓶矿泉水和两个从麦当劳或是肯德基购来的那种鸡翅。男孩没有说一句求乞的话,他只是在用惶恐的目光躲闪着行人的注目,或时而用脏兮兮的小手摸起身旁的鸡翅啃几口。然而,善良的人那颗柔软的心却被强烈地撼动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残疾男孩的伤残很显然是人为创造的。他的两条下肢的膝关节是曲扭成反向的,明白常识的人知道,这个残疾男孩就是一个“托儿”,是丐帮人为打造出来的“托儿”。很显然,这个残疾男孩是没有办法来到繁华的街口的,是有人把他弄到这里来的,但反观其身侧,都是不忍侧目的行人,没有一个是这个残疾男孩的守护者。繁华的西单街头是何等的圣地啊!这个景观显然与这个圣地不和谐啊!闻讯而动的警察来了,呼啸而至的城管也来了,但是无论是威严的警察也好,还是那些对小商贩们凶神恶煞的城管也罢,对这个残疾男孩都无可奈何,因为这是一只“烫手的山芋”啊!谁肯费力不讨好地去主动揽下这档子麻烦事呢?时间不需太久,有一两个时辰就足矣了,善良人的那颗柔软的心怎堪如此“摧残”?很快,残疾男孩身边装钱的铁盒里的硬币纸币就聚集成堆了,连笔者这样的从大牢里九死一生才熬出头的“冷血”之人,也只能乖乖地把口袋里的几枚硬币摸出来。然后轻轻地投放在铁盒里,甚至都不敢掷出声响来,怕响声会吓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是以为这样做了,就可以宽慰自己这颗受如此“摧残”的心啊!
    那时代的我,还是官媒的一名记者,享受着“无冕之王”的虚荣,当然就有窥探寻访的兴趣。守候了一两个时辰后,才终于见到了几个神秘的守护者出现,他们把这个残疾男孩抬走了,而这时铁盒里的钱币可能已经是杯满钵满了。
    跟踪这些神秘的守护者,一直探悉到他们的住所,原来这些人是一伙职业丐帮,他们栖身在北京南站附近的一家廉价小旅馆里,就是以这个残疾男孩为“托儿”,常年在北京或其他大城市作重复的事情。据说这些人中间的许多高手,早就步入了邓小平先生所倡导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行列了。他们在自己的家乡盖有很宽敞的房子,这些人在从事这种神秘的守护者职业的同时,也奈不住寂寞。那时北京南站附近也有很多站街女,他们自然就成了这些站街女们的常客。我去北京南站暗访的时候,在那家小旅店并不宽敞的客房里,曾再次见到了那个可怜的男孩,当时他正喝着一瓶可乐,手里还攥着一个卤好的油乎乎的猪蹄。这可能就是神秘的守护者给这位男孩的犒赏吧。探知了这些情况之后,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哀,我曾这样想过:“我掷到那铁盒里的几枚硬币,有可能由那几个神秘的守护者中的某个人转手给了站街女成了嫖资,那我宽慰自己这颗受“摧残”的心的善念是不是受到了亵渎呢?
    尴尬的悲哀之余,我还是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一篇文章《京城乞丐面面观》,在民政部辖下的刊物《中国社会导刊》的2000年第十期发表了。写就的文章对我似如过眼烟云,可那可怜的残疾男孩躲闪着行人的惶恐目光却深深地留驻在我的心灵里了,以至于在12年后的今天,发生了惊天动地的陈广诚事件之后,这男孩的惶恐目光还在考究着我的良知……
   
   二 女侠飞车,大使接应,这是救援还是演戏
   
    在陈广诚事件中,目前披露的事实是:一个名叫何培蓉的南京女侠,飞车救援,驱车600余公里,把陈广诚先生接应到北京,而后又通过其他的侠义人士,包括知名的维权人士胡佳等人联系到美国大使馆,并由美国大使馆的官员亲自驾车把陈广诚先生接到使馆里,并留滞了六天后,陈广诚先生自愿离开,到北京朝阳区的一所医院里接受免费的医疗。目前陈广诚先生依然住在医院里,一边治疗一边等待着,由美国政要和中国外交部官员达成的协议里对他作何种安置的结果。当然注视着这个结果的,不仅有美国的达官显贵,还有全世界的目光。
    这位名叫何培蓉的南京女侠,现在已经赢得了世界上一片的赞美声。可这位女侠却很谦虚也很知趣,称她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善事,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都会像她一样乐意做这件事的。她希望人们能很快就忘了她,她不想披露这件事的任何细节。
    呵呵,这是多么有风度的侠义之士啊!但在笔者和这幕大戏的导演者的眼里,这位侠女连进入角色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就是这个剧组里的一个普通的剧务人员,她只负责把某件道具送到舞台的既定位置上,就再没有她什么事了。在一旁悄悄地看戏就完事了。
    我这人也许真是太可恶了,用如此轻佻的语气去亵渎这位已经侠名满天下的美貌女性,让一向就惜香怜玉的区区在下也有点于心不忍了。因为,有的网友已经把这位侠女的玉照贴在网上了,还起了个足能人心旌摇曳的题目叫“回眸一笑百媚生”,我斗胆去质疑这个似乎已经成为很多血气方刚的斗士们的心仪偶像,难道就不怕有人会拿刀子来和我拼命么?但是这样的“恶事”我毕竟是做了,那就要把这种质疑说得明明白白,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以上是调侃了,来说正事。
    我们先来考究一下什么是正义救援。世界上伸出侠义之手施以正义救援的事例举不胜举。从在狂奔的飞车轮下抢救临危的婴孩,延伸到海豹突击队去某海岛上搭救受监禁的民选总统。这样的事例都属于正义救援的典范
    我索尽枯肠想寻觅出一个具体事例来与陈广诚事件做一比较,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例子,按现在披露的资料表明,陈广诚先生不是被监禁着,而是被软禁着,而且据陈广诚先生自己介绍,花了6000多万元维稳费用软禁他,似乎只是山东省的某县级政权为了养活一群游手好闲的懒汉才软禁他的,他这一跑,就断了这些懒汉们的财路。如此云云。
    这个世界上,对被软禁着的人士施以正义救援的事例本来就不多,虽然民间去解救被软禁者的事件会时有发生,诸如某个女士抗拒父母之命被家人软禁。但这和陈广诚事件显然不搭边。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小凤仙解救被软禁的蔡锷将军的事件也算是个实例,但这和陈广诚事件也毫无相似之处,我真是有点为难了,孤陋寡闻的我实在是没有合适的例证来解析,只好还是用常识,用逻辑思维来解析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