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赤裸人生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庄晓斌
    我这个人也许真的是有点怪癖,那就是一旦对某个事件有了兴趣,即便是受到了谩骂攻击甚至是恫吓之后,也还是要仰起这张饱经风霜布满皱纹了的老脸,让那些莫名其妙劈头盖脸的巴掌打下来,即便是落个鼻青脸肿的下场也绝无憾悔。这样的行止发生在精英斗士们的身上,或许该称为执著和矢志不移,发生在区区在下的身上就是犯贱!而且是没完没了的犯贱。
    昨天我就犯贱到甘于肩担共特、五毛、愤青之类的污名,披肝沥胆地为党国说了一句大实话,即“当前中共的胡温政权与以前中共的独裁专制暴政比较,人权状况确实是改善了一大截,这是有目共睹的确凿事实!”
    尽管身为法盲的在下,曾被痛斥为这厮无耻之极还没完没了,但今晨醒来,被诅咒的受用之感依然把我的心撩拨得痒痒的,大有种言犹未尽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再斗胆来一次没完没了吧!

    先来解析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的脉络
   
    一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都是循序渐进的
   
    从人类人权状况改善的历史聊起吧,野蛮人的时代,人和动物几乎没有区别。俘获同类,就像现在的虎狼捕获了猎物一样,是要食肉寝皮的。进入文明时代以后,考究对罪犯的刑罚,就可以看出人权状况改善的渐进过程。封建王朝的刑部审案时,大刑侍候是百用不厌的惯常手段,对罪犯的刑罚也有车裂、凌迟、剐、斩等;对家眷的处置犹分几个档次,最严厉的是诛九族,连现在称之为八竿子搭不着的亲戚也难能幸免。民国时代人权状况就改善多了,不但废止了诛九族,处决罪犯也改用枪毙的方式,这比砍脑壳应该算是很大的改善吧?到了国民政府执政时期,虽然中统军统等特务机关仍然有十八般刑具,但对一般的罪犯都废止了刑讯已是不争的事实。在对国民的其它权益保障方面,也有相应的进步,起码还有民办的报纸,义士服刑还能喊出口号来,甚至可以在刑场上举行婚礼。可见国民政府时代较之中共建政后到文革期间,对人权的尊重还是前者强于后者的。中共建政后,中国的人权状况普遍倒退,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残酷的土改当然是比强悍的土匪绑票逼财要狠毒得多。据说倘若有人来调查统计一下土改时对富有的乡绅们用过刑罚究竟有多少种招式,恐怕连希特勒麾下的盖世太保们也会羞惭得无地自容了。以至于后来的镇反、反右、社教直至文革,对“阶级敌人”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这是“最高指示|”。怎样的凶残无道也是“皇恩浩荡”,不会有什么人来查究的。这和卢旺达大屠杀时视异族为“蟑螂|”没有什么两样。在“伟大领袖”的眼里,“阶级敌人”根本就不是人,不但“阶级敌人”不是人,其治下的愚民也都是蝼蚁,杀一个人,就像掐死一只蚂蚁,对“蝼蚁”还需要讲什么人权么?我的话说得可能有些刻薄了,但这一时代,中国的人权状况就是如此,似我这个年龄的人都感同身受,没有抵赖辩解的余地。
    但我还是要说,即便是这样,与曾立马扬威的大清帝国做过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和日寇的“南京大屠杀”相比较,也还是有进步的。因为围在长春孤城里活活饿死的几十万饥民,起码还落了个全尸,这比血淋淋的杀戮还算“仁慈”多了。还有,用阶级之说把属民分上几等,无论升学就业恋爱结婚娶妻生孩子都需问个家庭成分,论一论阶级立场,这比大元帝国的汉民们要向蒙人保长奉献“首夜权”是不是有点人性化了?所以我说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是循序渐进,一点点慢慢来的。回顾中华民族的历史,就能相信我的这个结论是没有错的。
   
   二当今与文革时代比较:人权状况是不是改善多了
   
    为了不遭人误解,首先,我郑重申明:毋庸置疑,现今时代的中共政权依然在漠视践踏人权,依然把大陆的老百姓当做愚民和群氓来统治着。这是事实不容抵赖!陈光诚先生的遭遇就确凿地证明了这个事实。然而,说当今的中共政权和过去的独裁专制政权一样在人权状况上一点也没有改善,这也是在闭着眼睛说瞎话。坦率直言,确实是改善了,而且改善的不仅仅是一点点,而且是一大截,甚至是可以这样形容:是前进了一大步,这一步已经超越了泱泱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了。 请极端的反共反华人士先不要谴责我献媚和肉麻,我说的都是确凿的事实。举些自己感同身受的和世人皆知的事例来证明一下。
    文革时期我在监狱服刑时,不仅有皮鞭老拳镣铐等项古老的刑具让您品尝,还有狗洞大小的独居侍候。而现在服刑的刘晓波先生本人就告诉世人,他受到了人性化的待遇,这不是显著的改善么?
    文革时代,遇罗克仅写了一篇《出身论》,就罪过大焉,以至于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现代的杰出理论家余杰,雄文高论不下百篇,连当朝宰辅也敢讥讽为“影帝”,虽为施惩戒,让他触到了一点轻微的霉头,但毕竟还是礼让放逐了。使这位现代的杰出理论家能在民主自由的天地里大显身手,这不更是显著的人权改善么?
    在文革时代,替“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仗义执言的张志新落得个壮烈赴死的下场。为禁止其临刑时呼喊反动口号,竟残忍地割断了她的喉管;而现今替“唱红打黑”的左派旗手薄熙来先生上书呼吁的王铮女士,据说时下也失踪好几天了。但依在下的揣度,她顶多也是被双规或软禁起来,绝不能有张志新那样的下场,这当然也是人权改善了的结果。
    具体地联系一下陈光诚事件。在文革时代,我的亲哥哥庄彦斌只是敢想了一次,连付诸于行动都没有,只是给香港的反共电台写了一封挂钩信,就“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是判决书里的原句),不但凄然受死,而且即使杀掉了也恐难平民愤,不但执行费(子弹钱)要“罪犯”的家人支付,还要将尸体用铁锅煮烂,然后把骨骼作成了标本,不知是为物尽其用还是为警策效尤。而今天的陈光诚先生,公然投靠了“美帝国主义”,且能在山姆大叔的关注下,不但安然无恙,还能得到人性化的医疗服务,还有司局级的官员送鲜花嘘寒问暖,而且很快就能到美国去读书或者讲学,这不就是显著的人权改善么?
    我直言不讳,倘若当今的中共政权和过去的独裁专制政权一样,人权没有丝毫的改善, 方励之、魏京生、刘晓波、高智晟等人,即使每人长了十颗脑袋,也是不够砍的。正是有了显著的人权改善, 方励之、魏京生能安全出了国,刘晓波、高智晟也能得到有限的人性化的待遇,继续在推进中国民主化事业的坎坷道路上发挥着应有的作用。
    我不但要肯定当今的中共政权在这些方面的人权改善。而且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境遇方面也比过去的独裁专制政权时期好上一层天。这样说不为过之。过去的老百姓吃什么,过着什么样的日子,这不用我再絮叨了,像我这样年龄的人都有经历的,那时和现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我不避共特的污名,说了这样肉麻和奉承的话,是不是在此向当今的胡温政权献媚呢?倘若有人这样理解,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我确认了现在的中共胡温政权与过去的毛泽东时代的独裁专制政权比较,在大陆生活的中国老百姓无论在人权和生活方面都有了较大的改善,中国的经济也有了长足的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这绝不是执政当权者的恩典!这是时代前进,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科技发达了,物质生产技术进步了,社会就必然繁荣昌盛。即使把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君主隋炀帝请来主政,在生产技术日新月异的当代,物质生活注定要提高,温饱问题不会再困扰人类,这是社会的必然结果!特别是社会进入了高科技信息化时代,再像以前一样视百姓为群氓愚民不行了,不改不行!这是大势所趋,社会潮流所向,不改则垮!不改就要灭亡!不是出于执政当权者的本意,这是时代历史潮流所趋。信奉基督教的教们友大可心安理得地像每餐前颂祷词一样,这是上帝赐予给人类的恩典!和那些嗜血成性,荒淫腐败的当权者无关!他们的本性注定了他们或迟或早都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的。
    我在此郑重预言:社会的发展必定要向自由民主博爱的理性社会前进,这是浩浩荡荡的时代历史潮流,谁也阻挡不了的,就是让毛泽东、金正日、萨达姆、卡扎菲之流的暴君借尸还魂,也阻挡不了历史车轮前进的脚步,而他们只能被前进的历史车轮碾得粉身碎骨,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万劫不复。
    说完了极权政权的人权改善状况,再来揭一下民主社会的疮疤。其实现在所谓的民主社会,也不是尽善尽美的。美国和西欧诸国当今也都存在着人权问题,远的不说,最近发生在美国本土上的几起种族歧视事件就足以证明,我们现在所设身的民主社会也不是终极的理想社会,也需要改善进步,需要经过一段很长时期的陶冶才能增益补善,日臻完美。美国从林肯总统宣布废除黑奴制度算起,到现在也不过才有百余年的历史。我风闻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美国的个别州,还有种族歧视的法规,有色人种乘坐公交车,见到白人还需让座。不知此言确否?劳烦身在美国的精英人士指教一下。
    三 再论人权状况改善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
   
    要说是向当权者献媚,这一段确实有献媚之嫌。就权当我也奴颜媚骨一回吧!
    上一小节我明确表示过了,社会的发展必定要向自由民主博爱的理性社会前进,这是大势所趋。所以 改善人权也就是现今热议纷纷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之一。对于当今的执政者来说,这不是什么应不应该改的问题。而是必须改!注定了要改!晚改早改的问题。是改则存,不改就垮,就灭亡,就遗臭万年死无葬身之地的生死存亡问题!现今执政者以温家宝为代表的改革派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顽固腐朽的保守派负隅顽抗也好,垂死挣扎也罢,都是螳臂当车,阻挡不了历史潮流。
    如此看来,这个改革就面临着一个付出什么样的成本和代价的实质问题了。社会、执政当局,当权者本人都需要付出什么样的成本和代价?也正是这个问题因为牵系着个人或者家族的切身利益,而不得不权衡利弊而后行之。
    根据历史经验,一个社会或者是政权的变革和进步,无外乎有两种形式,即是改良和革命。评论其所付出的成本和代价,当然改良最小最理性,革命则最大最恐怖。而且革命对社会的变革,除了血淋淋的千百万人头落地之外,往往还不是导向社会进步,甚至导向可使社会倒退了的结果。因此,我也不赞同用革命的方式去解决当今中国社会的改革问题。但我并不否定中国社会在将来有爆发革命的可能性和革命的可行性。当前中国社会的现实:虽然是上层当权者骄奢淫逸,腐败透顶,底层的弱势群体倍受欺凌,民怨沸腾。但还没有达到那个临界点,也就是说起码目前的中国社会现实还没有爆发革命的可行性。对此,我是这样看的,可能有些激进的革命人士不这样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