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赤裸人生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独立评论》有位叫任雯颐对我提出如下质问::“把这位谭贵置于死地,是你今生最辉煌成就吧?”
   
    我不揣度抨击我把谭贵置于死地的任雯颐先生或曾是女士是何来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您的质问。您说:““把这位谭贵置于死地,是你今生最辉煌成就吧?”这您是抬举我了,即便我有这份歹心,也没有这份能耐,这是显而易见的。
   再之,您指控我谋杀,这可就太吓人了,敢问我谋杀了什么人?您说的话也许太高深了:“不论是什么年代,不论是在何等罪恶统治下,谋杀或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谋杀变为现实,都是最恶毒的犯罪。”这句话我绞尽了脑汁也没有体味到您究竟想要表示什么?恕在下愚钝,只好沿袭您指控我谋杀来思考理解了。你是不是说我谋杀了这位谭贵或者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谋杀变为现实?这都是最恶毒的犯罪了!咱们姑且就把谭贵的死认定是共匪谋杀了这位“大英雄”吧!可是即便我不去干那“脏活儿”这位“大英雄”就不会被谋杀么?
   看得出来,任雯颐先生对罪恶是深恶痛绝的,可是在任先生的词典里应该还有对罪恶这个词汇的解释吧?您的词典里总不能把“线人”和“罪恶”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词用等号连在一起吧?倘是这样,那就是向中情局举报本拉登的那个线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使谋杀本拉登变为现实,亦是最恶毒的犯罪,他比本拉登还该死!


   
   至于您指控我不遗余力诋毁一个无助无辜的叫陈光诚的盲人,这一点您也错了,我是不是不遗余力诋毁先暂且不论,就陈光诚先生现在的际遇,他也不是无助的,不仅有强大的美国政府真诚地在帮助他,不是还有您这样的“正义之士”在精心呵护么?
    旁观者昏先生在开导我时有这样一句堪称经典的话:“对一个盲人,除了我们没有办法早点让他脱离苦海的无奈之外,我不知道也实在不理解还能喋喋不休地说什么,我们还该在他的身上用什么标准才能让我们满意,我们还该在他的肩膀上放什么担子而他不能推卸才能让我们觉得天下幸甚?”
    我觉得这句话非常中肯。感动得我心都有点酸酸的。是的,对一个盲人,如果去不遗余力诋毁就太没有人性了!他已经够不幸了,我们没有办法早点让他脱离苦海的无奈之外,我不知道也实在不理解还能喋喋不休地说什么呢?
    下面该盘点一下我的那几篇“不遗余力诋毁”陈光诚先生的文章了。从第一篇《玩偶、闹剧及斗士们的无知》开始到后来的《再议论陈光诚事件一次》前后我写了六七篇文章,大约几万字是有了,没有人给我一字稿酬,就这样不吝笔墨,说心里话这还真是有点破例了,连我自己也都有些惊奇了。我这是疯了么?这些文章中最恶劣的当算那篇法盲的推测《陈光诚事件有一个不可推诿的法律结果》了,这个失误经古迷先生指正,我已经表示过自己的浅薄无知了。但是就此事定我个“构陷”之罪,也太牵强了。身为律师的古先生和刘路君应当都清楚什么言论才具备证据的资质,我的文章充其量只是在误导舆论,并不具备证据的资质,又何来“构陷”之说?其余的几篇,我对陈光诚事件的定位无非是认为这是一场惊心策划的喜剧,陈光诚先生是被天才导演利用的一件道具。而且我似乎一再在文章中申言,我确信陈光诚先生是无辜的。
    我相信在此坛比我老庄更睿智的人不乏其人,能看出陈光诚事件是惊心策划的一幕喜剧,陈光诚先生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当做了一枚中美之间博弈的棋子,这应该是大有人在的。现在随着舞台的帷幕逐渐合拢,其间隐藏的陈光诚先生被操纵利用的特征已经彰显得太昭著了。甚至陈光诚先生自己都已经心知肚明了,他感慨地表示:“我清楚自己现在的角色,未来是机会和危险并存。”难道旁爷、刘路君和其他的一些高人还看不出来么?
    我相信比我老庄智商高的能看透其间玄机的应不乏其人。别人没有我老庄这样天真罢了,看见了皇帝是裸体的,可几乎所有人都在赞美,啊!这件新衣美极了,可以和天上的霓衫媲美的。只有我这个老顽童不经意就说了:“这不对!皇帝光着屁股呢!”这就犯了众怒,就成了“不遗余力在诋毁”的滔天大罪了!
    姑且我忍辱先承受下这个罪名,咱们把这段公案先搁在这降降温,让时光来洗刷我的罪孽吧!我敢预言,多则一年,少则数月,陈光诚事件的谜底就会真相大白的!我不用自己来辩诬,相信时间和历史能给我一个清白的!
    在这里我还要斗胆质问那些别有用心的天才导演们:|你们把陈光诚先生推举到金銮殿那个万众瞩目的龙椅上,又不给他披上件遮体的衣服,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在他羸弱的肩膀上放什么担子而让他又不能推卸,你们究竟要让他肩担什么?
    说什么中美多次谈判才达到的协议呀!这协议不就是交易么?有何异同?敢把达成的协议条款都昭告于世么?中美两国的政客们,利用一个渴望免受侵害追求公正自由的盲人做棋子相互博弈,你推过来,我挡回去,肆意推挡拨弄,这已经很难不让人义愤填膺了。
    再说说我做错了什么,检点一下,我觉得当是我这个人写文章不够缜密,遣词不精准,且文风太恶劣,总喜欢用刻薄轻慢的语言去调侃,这就是文人的老毛病了,好什么“嬉笑怒骂皆文章”结果致遭误解,遭诟骂也是罪有应得。然而,言之我是“不遗余力诋毁”和在陈光诚先生的肩膀上放什么担子而让他不能推卸就有些牵强了,扪心自问,我往陈光诚先生的肩膀上添上了什么不堪承受的斤斤两两了么?我只不过是言辞尖锐苛刻地挑明了陈光诚先生成了被人操纵利用的一个道具和棋子,只有英雄的肩头才有担当,而道具和棋子的肩头是不需有什么担当的。这是常识,不用我赘述。我把肩头有了担当的陈光诚先生贬成了没有担当的道具和棋子,这客观上是为陈光诚先生的肩头减负啊!怎么能成为往陈先生的肩头加重量让他不堪承受的大恶人呢?
    确实不错,一定是有人想让陈先生的肩头 有更重的担当的。那么这人是谁?他的险恶用心又是什么? 我们不妨举一个简单的事例来论析一下。
    现在都清晰地知道的事实是陈光诚先生曾得到美国大使馆赠与的3部手机,可以直接把电话接通到美国国会举办的听证会的现场。这个事实谁都不会否认吧?那么,我冒昧地问一句,目前在中国大陆上,谁能有这样畅通的渠道呢?这个渠道能畅通无阻是美国的一厢情愿就达得到的么?即便美国大使馆赠与的3部手机都是最先进的高科技卫星电话,总不会是AT13的英雄达罗使用的那种把信号识别码注射到肚皮里就可用的间谍电话吧?再退一步讲即便就是这种间谍电话,也需有卫星地面接收站的调试解析才能输转成信息和声音吧?那么陈光诚先生把电话接通到美国国会举办的听证会的现场,并且通话达十几分钟,没有中国执政当局的默许或者配合能达到么?而这种只有AT13的英雄达罗和他的战友们才有资格使用的卫星电话,是我们从山东农村跌跌撞撞地闯到北京来的盲人律师陈光诚先生能轻而易举就得到的么?
    无需多言,事实还不够彰显么?
    现在陈光诚先生作为道具和棋子的使用价值还没有完全消失殆尽,在美国还有很多政客媒体及诸多精英在翘首以盼。这些企图推举陈光诚先生为英雄的赞美词确实是比老庄的“诋毁”要顺耳多了,可他们才是往陈光诚先生的肩头加码啊!
    试问:假如陈光诚先生再次去了美国国会的听证会现场,假如他接受了柴玲等人的邀请,去参加六、四纪念活动,他该说些什么?美国国会的议员们,柴玲和吾尔开西这些学运领袖们又希望他能说些什么?
    有位网友的话我非常欣赏:他说:“其实陈光诚先生就是一位饱受山东地方官员非法侵害折磨的普通盲人,他对那些贪官酷吏的无畏抗争,确实令人钦佩。但我们不能期望他有更多的担当!很多人就是想让他去做堵枪眼的黄继光啊!
    写到这里,我打住吧!不再往深里想了……
   

此文于2014年04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