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
· 怎样理解陈泽昆老先生?----读《从老报人陈泽昆说到民间办报》
·《格拉古轶事》一书的价值所在
· 雷鸣电闪
·两个意义上的打着红旗反红旗____对《为新中国辩》 “摘要”的解读
·生存与发展不可分割
·我把党来比鬼子
·半世纪后的回答
·“ 活该论”与论“活该”(四之一) ----也是一种史观
·爱之愈深 害之愈惨 --读高尔品的小说《妈妈的爱》有感
·建立《1957年学》方法谈
·必先驱除心中的小毛泽东
·《細胞閑傳》是對共產中國社會的切片檢查-評小說《細胞閑傳》塑造的文學形象
·中共發動反右鬥爭的前前後後
·反右與文革的因果關係
·毛发动大跃进目的何在?
·“还我人权、自由!”——纪念林昭76忌辰和殉难40周年
·重读鲁迅 :我们真的不要再受骗了
·毛泽东时代的造假 :档案解密真假辨
·致《观察》主编莉藜先生
·“反右”与 “文革”是两个范畴
·文盲论政
·是歷史是文化更是良心--敬賀《黃花崗》雜誌創刊三週年
·評點《新中國需要有新構思》
·“真、善、忍” 之我见
·从吴亚林现象说开去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现在是2012年5月15号凌晨3点48分,自从昨天下午在图书馆上网后打开信箱开始阅读由《还原1957》的作者魏紫丹先生发来的辛灏年先生为此书作的序言的一刹那,我的心就立即被辛先生的每一个文字,每一个词语,每一句话语,每一段文章所激惹,所燃烧!我再也不能平静,我再也无心餐饮,我再也不能入睡,因而在这万籁俱寂的子夜我从 沙发上坐起来,打开电脑,开始向键盘敲击我的心房里的‘汹涌澎湃’。。。。。。但,且慢!我必须先抑制一下自己!我必须先向我魂灵中“理性之高贤,感情之圣种”敬爱的辛先生道一声:“辛先生,您辛苦了!为了我们的新中国,您在写完这天下第一序以后,务必歇息几天,作为一个十分感性的我,知道您为此序花了几多心血!燃烧掉您多少鲜活的’细胞,损耗了您多少性命的元素!我自己都激动得心绞痛了啊!何况是您拖着虚弱的病体几天之内写完了这个序!

   什么是呕心沥血,什么是鞭辟入里,什么是有血有肉,什么是声情并茂,我七十一岁的小老妪,平生第一次真正体味到了!当我看到魏紫丹先生上线时,我激动得给他打了两行字“辛先生的序太棒了,简直像我写的!”您看,理达激动到不知自己是老几了!也说明辛先生的序已经融化成理达自己的心声了!
   辛先生当头就写"魏紫丹教授是一个“右派”,而我是一个“右派之子”。这真是开宗明义,直击主题,再也没有这样的开头简明扼要了!而理达也想趁此机会加上一句“而我是1955年肃反运动中被逼跳楼自杀血溅汉口中山大道的‘贫农’儿子的独生女儿!”当时我是上初中二年级的14岁的中学生。我想辛先生可以认为我有资格靠在‘右派’和‘右派之子’的后边吧。
   接下来辛先生将《谁是新中国》的作者和《还原1957》作者的关系总结为“顺途同归”。因为理达幼稚而顽劣,不学而无术,没有《谁是新中国》和《还原1957》这样的划时代的巨著,因此,不敢厚着脸皮往前‘附会’了,但我起码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是海外流亡者”!我在辛先生这段后的感言如是说:“作者和序者是同一战壕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铮铮战友,《谁是新中国》的作者非凡,《还原一九五七》的作者了得!”
   下一段辛先生非常自然地引入了两位哲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相敬,相亲依然是《还原1957》之渊源!《黄花岗杂志》为魏紫丹先生提供了一个声讨共产党罪恶的平台,而辛灏年先生通过《还原1957》发现了一个情致超然、文笔生动、思想深邃的“老右派”,辛先生当年就为《还原1957》写下了如此的按语:“我当时为它写下的按语便是:“右派分子魏紫丹教授的新著《还原一九五七》一书,无疑会成为一部真正还原了‘一九五七’的学术著作。其充满著学术精神的严密论证,特别是他对马列主义、共产党和毛泽东的毫无恋情和决绝之慨,犹将他对‘一九五七’的痛心研究和艰苦追述,推升到了一个更其纯净和高远的历史境界……”(《黄花岗杂志》2005年第1期》……”
   多么的精到、精道和惊倒――――惊倒了笔者我!读者能够品味辛先生用词的精到和深邃吗?“学术著作”、“学术精神”、“严密论证”辛先生几年前就以其贤哲的慧眼将《还原1957》的理论价值做了精准的定位!而“毫无恋情”、“决绝之慨”将魏紫丹先生的“铮铮铁骨”和“鏖战风貌”表露无遗!“痛心研究”,“艰难追述”则是只有“同志”“知音”知己”才能深知《还原1957》的作者是如何用饱蘸千千万万右派血泪的战笔在书写那段历史真相的!辛灏年最懂魏紫丹,他也是以‘痛心和艰难’去读,去评,去序,去还原《还原1957》的!
   我们的际遇是如此的相似乃尔!理达不由得又要“附会”或“附庸”起来。那是2009年,我在美国圣路易的中国超市照例如获至宝地拿取了免费的《大纪元时报》,在回家的路上,美国先生开车,我如饥似渴地抓紧浏览,忽然《我划右派的全过程二》赫然入目!一口气读完,回到家立即给作者魏紫丹先生留的邮箱发了一首“言绝由衷”的诗篇《深深震撼》(此文将在注释里展示)表达了笔者对"情致超然、文笔生动、思想深邃的“老右派"(敬请辛先生原谅我的“公然抱茅入竹去”的剽窃行为,因为我太爱您对魏公的描述了!)
   不过发信的当时,就有‘如石沉大海’的预感,觉得人家魏紫丹,大手笔,大右派,大教授,大人物,绝无暇来顾你这无名小卒的什么“诗篇”,什么“感言”!你就‘闲抛暗洒’,‘自作多情’吧!
   果不其然,如石沉大海!不过理达既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十分自信一旦魏紫丹先生看到‘拙诗’,断然不会无动于衷!
   几个月后,一则短信出现在lucklida@hotmail.com信箱中:
   李爱玲女士您好!
   我们是同辈人,又大致是同命运的人,所以我们的心是贴在一起的。我所以迟误这么长时间才回您信,是我那个信箱于6月1日突然无故消失,今有朋友帮我又激活这个信箱才得以见到您的信,并立即回信谨表衷心的感谢!李白凤老师我们同在五二农场劳动教养。这封信不知您能否收到?如收到,就用此信箱回信,那个信箱怕仍会出问题。我的电话号码630-262-9828,今后我们可以通话。我会从网上去寻找您的大作,认真拜读,作心的交流。
   祝您家庭幸福、生活快乐、身体健康!
   魏紫丹
   原来魏先生的信箱因故障打不开了,幸亏有高手恢复了信箱,果然不出‘聪颖’的理达所料,魏先生绝不会无动于衷,而且从短短的两行文字中捕捉到‘以心的交流’而且赐予电话号码!
   理达如获至宝,就如1957年以一个16岁的女中学生在河南大学大礼堂听胡耀邦报告时激动得她毅然向高高的讲台和矮矮的共青团总书记递上“我是否也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寸方纸条一样的‘如石沉大海’的心情,而不到一周就有代表总书记的开封市团委李秘书的专门来学校看我的‘惊人之举’,李秘书给我了三句指引终生的心语,支持我,一棵快死的幼苗,继续挣扎成长,坚持初中毕业,坚持高中毕业,坚持大学毕业,坚持乡村女教师十二年‘毕‘业’坚持中专教师八年‘毕业’,坚持大学二十二年教授‘毕业’,又挺住了1996年遭遇丧夫之痛的灭顶之灾,200 1年坚决支持女儿留学美丽的澳大利亚,2002年六十一岁的理达首次踏出国门,2005年上帝派了美国吉姆先生来加拿大找我,2007年11月2号,鬼使神差地让美国驻卡尔加里领事馆的签证官给了我踏上美利坚大地的签证,理达理达理想目标一定到达的理达终于踏入美利坚自由王国!
   这不,又是一篇《我划右派的全过程》“使我发现了情致超然、文笔生动、思想深邃的“老右 派”(又在“公然抱茅入竹去”!)而且在互相交流思想和阅读相互的文章中成了情同手足的“知音”。
   回顾七十一年的生命历程,窃喜由于自己总是“情之所至”造成的‘勇敢精神’‘冒险行为’和十分自信的‘文笔’,使我迈出了几个关键的人生步骤。而今大言不惭的“很像我写的!”出口狂言又不可避免地要结识为还原辛亥革命历史真相的勇敢斗士辛灏年先生了!
   魏先生欣赏我的单纯,聪慧和文笔,在他的鼓励下我开始写平生第一部回忆录《爱玲回眸》,看了初稿的同学和亲人都说好看,如今还在孕育之中;而另一部2011年收笔的《风景这边》今天可巧收到了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的即将面世出版的信息。呵呵七十一岁第一次发稿,就给与了如下的评价:
   李老师:
   您好!
   感谢赐稿。 我们相关编辑已拜读了大作的部分内容,大致了解大作的基本情况,经讨论,研究,处理意见如下:
   大作主题鲜明,格调很高,文笔流畅,情真意切。 经初步审阅,可以公开出版发行。我把它看成是我和魏老这两颗苦命的人上天对我们2012年的一点‘罪有应得’的嘉奖。
   两人都在对将近八十的老人依然把批毛、批共作为自己终生的使命,笔耕不辍,肃然而起敬!曾经在2009年和2010年应魏先生之邀,为他改过他写的《长痛歌》,虽花费很多时日,也请教过国内的文学专家,总不如意。理达当机立断,建议魏先生先放弃文学创作,致力于以批“三论” (《实践论》、《矛盾论》、和《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为核心来系统地批毛,批共,肩负起批毛,批共的伟大历史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理达通过阅读魏先生的论文,包括《还原1957》,认为魏先生思路很清晰,思维有逻辑,亲历有事实,推理有高度,应该扬长避短,写理论文章。为此,理达建议:《还原1957》、《评毛泽东的“三论”》都应在2012年面世。
   理达深深明白这对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是多么的沉重的任务和历史使命!与其承欢膝下安度晚年,倒不如手握战笔,冲锋陷阵宁可死在批毛批共批三论的战场,而巍然屹立在拨乱反正,扭转历史,造福人类的哲学圣殿之上!
   于是,情同手足的魏铁笔接受了理达的忠告,放下了《长痛歌》开始了《还原1957》的整理,同时还极其辛劳地批三论。期间魏老由于痛风的不断发作,受尽难以忍受的疼痛,他说,痛风一发作,疼得倒地打滚儿,有一次油锅在火上炖着冒烟,都爬不起来去关火。即使如此,魏老依然坚持写作!理达在世界日报的广告栏目中发现有《不再痛风的生活》一书,立即推荐给魏老。魏老女儿在他2010年4月18日生日之际,带他到芝加哥书局买了此书。他来信说:“《不再痛风的生活》,昨晚拥被而坐,一气读完,实在是好书。今后疗病、营养、起居、锻炼,将奉之为圭臬。”
   
   买到此书如获至宝。他认为,人生总的原则是两条:一条是坚信科学,另一条是意志坚强。比方说,一条要认识到吸烟对身体有害处,第二条就要戒烟就必须有决心。魏老,坚决‘管住他的嘴,放开他的腿’,竟然两年以来再也没有犯过痛风。都说痛风像糖尿病一样是终生疾病,无法根治,但魏老根治了,这种‘从谏如流’的科学精神,这种为了事业而坚决制服疾病的意志,这种令人惊喜的自疗结果,使我更加钦佩和爱戴老右派魏紫丹了!理达的糖尿病也已经控制在六点左右!
   是啊,我们这些在苦水里泡大的苦孩子,少的是‘钱与权’,多的是‘理和坚’。为了我们的历史使命,什么艰难险阻都能克服,共产党毛泽东把我们的父辈整死了,我们逃出了魔窟,来到了自由世界,区区疾病,只要按科学方法去医治,只要明白“生命在于运动”,只要注意劳逸结合,就一定能以健康的体魄,清晰地头脑,犀利的战笔,坚定的自信去战斗,去为拨乱反正,扭转颠倒的历史而战斗到最后一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