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我在中国人开的超市买了一盒缝衣针。1.2元澳币,整整30根针,外加一个转动自如的盒子。

   缝衣针静静地躺在盒子里,虽大小不同,粗细各异,共同点却一致,那就是亮。亮晶晶的针,宛如天上闪烁的星星;亮晶晶的针,宛如海上闪烁的灯塔。铮亮铮亮的针,亮的我炫目。恍惚中,30根针变成了一串珍珠。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地坠落。定睛一看,这哪里是珍珠,这分明是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这是中国的泪珠。

   从含有铁质的矿石,到一坨一坨的生铁;从一坨坨的生铁,到一根根钢材;从一根根钢材,到一枚枚小小的缝衣针,这期间,要挖掘多少吨矿石?要消耗多少吨水资源?要付出多少能量和碳量?

   在挖矿中,有多少矿工,被活埋在矿难里—中国的矿难世界第一。撼山易,撼矿难的舵主地位难。

   在铸铁过程中,有多少宝贵的水被消耗--中国炼铁的水消耗居世界之首。君不见,素有水泽乡之称的云南,多次发生了水患水旱。

   在炼钢的过程中,要付出巨大的能量,要排出大量的二氧化碳。中国的环境恶化全球瞩目,以致中南海都安装了空气过滤器。

   晶莹铮亮的缝衣针里,有矿难者家属的血泪,有中国水资源的SOS告急,有环境生态链的断裂。可是30根缝衣针,外加一个塑料盒,外加一个包装纸,换来的却是区区1.2元澳币。

   中国牛啊!GDP之高,非我莫属;外汇储备之高,舍我其谁。拥有了MONEY,就拥有了世界的话语权,就拥有了称霸世界的筹码。今天一掷千金,狂买美国的债券;明天大笔一挥,免了非洲国家的债务;后天胸脯一拍,源源不断血浆让金胖子起死回生。看!一吨一吨发菜出口换外汇了。在外汇的后面,是千里秃岭万里荒山。看!一箱一箱的一次性筷子出口换外汇了。在外汇的背后,却是一片片被砍伐的森林,被流失的土壤;看!一车一车的重金属出口换外汇了。在外汇的背后,却是一个个白血病孩子,一个个癌症村。看!小日本俯首称臣了,南京大屠杀雪耻了,他们吵着闹着要和中国做生意了。愤青们激动了,五毛们雀跃了,中宣部弹冠相庆了。可是,全世界的猪都笑了--日本把从中国进口的优质煤填海造山,为大和民族的子孙后代储存能源。

   外汇!外汇!为了外汇,可以杀鸡取卵,可以竭泽而渔,可以饮鸩止渴。国土尚在但山河碎。一枚枚铮亮的缝衣针,就是一连串民族的悲剧。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汗颜;每一个海外的中国人,都应该羞愧。

   

   2012年4月16日子,世界书展在伦敦开幕。中国政府一如既往地用外汇铺路,在书展上尽显主宾国的“风采”。他们展示的,是阿谀文学,下跪文学;他们推荐的,是阉割文化,赤色文化。中国新闻出版署,这个绑着国人手脚,扼着国人喉咙的作恶者,不但蹂躏了中国5000年文化,还想冲出亚洲杀向世界。“加快海外发展,境外办报办刊”之说,再一次暴露了他们企图让赤水泛滥西方,让红祸横行欧美的野心。当他们在中欧出版论坛会上,遭到各国的志士仁人抗议时,新闻出版署的中方主持人李朋义气急败坏地说:“我们新闻出版署来租场地,是花了钱的。我希望会场的负责人为我们负责。我们是花了钱的,我们是花了钱的。”

   他一连说了三次“我们是花了钱的”。重复钱,重复钱,再重复钱。用中国大好山河作代价,用13亿中国人的健康做代价的外汇,成了新闻出版署跋扈嚣张的资本,成了焚书坑儒者作恶世界的本钱。

   呜呼!呜呼!

(2012/05/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