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文集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这次出门驴游,玩了长江三峡、武隆的天坑三桥、芙蓉洞,以及大足石刻、藏区康定,费时25天。路过利川时,还顺便去了鱼木寨。
    鱼木寨虽不怎么著名,却是保存完好的土家族聚居地,还是国务院早期颁布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政府为此拨款在寨内铺设了石板路。
    鱼木寨人口共有七百多,土地众多,足够寨民耕种。它的远处层峦叠嶂,四周则是悬崖峭壁,尽管公路近在咫尺,由于高低落差,只能远观不能交通。给人感觉,它仿佛是与世隔绝的高山上的一块平原。或许地处偏僻的缘故,游客极为稀少,按现在的说法,旅游资源未充分挖掘和利用。我从利川乘车到谋道,再转车往大兴乡,步行三公里的狭窄水泥路,才到达此地的。


    花了20元门票,走进鱼木寨,一路上鸟语花香,路边的菜花桃花鲜艳夺目,楼房崭新,门口都挂上了一大串一大串的我们称之谓玉米的苞谷。农人套着长筒靴,赶着黑牛,在梯田里耕田。走在路上,假如耳朵灵敏的话,还能听到猪圈中猪猡的叫唤,视力优秀的话,当然也能看到挂着铃铛在峡谷里吃草的羊儿。啊,好一副世外桃源的景像!这让我想起了陶渊明所描绘的《桃花源记》。
    然而奇怪的是,楼房大多关门落闩,寨中也很难见到年轻人,都是些老弱病残活动于农田中。问了寨民,才晓得年轻人出门打工去了,要是待在家中,在乡亲眼中不是无能便是懒惰,也就是说,抗拒不了压力,年轻人也要往外面走。那些新建的楼房,则是这些年轻人长年累月打工的血汗。大门上锁的原因,有的是为了屋内的装修费用,有的是为了日后的生活费,又出门打工去了,还有的挣了不少钱,在县城甚至重庆买了房子在那儿落脚了。
    我问耕田的老汉那头黑牛的价钱,老汉说4500元。一头拼死干活、有血有肉的牲口居然抵不上一台苹果手机的价钱。要知道,苹果手机在流水线上可以沒日没夜地生产,黑牛的母亲却没有能力一夜生产无数个儿女呀!我告诉村民,一个苞谷在城市摊位上要卖三元钱。你们挂在门口的苞谷,按城市价格就值上万元。村民说苞谷丰收,卖不出去,不舍得贱卖,只好喂猪。养猪又不挣钱,因为一袋猪饲料就要300元,养一头猪至少一袋猪饲料,还要给它吃苞谷和其它杂食。而一头喂肥了的猪,只能卖六至七百元。我换算了一下,我的联想A1平板电脑,需要一头半肥猪的价钱才能买到,笔记本电脑则需要五头肥猪才能交换。试想一下,一盒普通烟、一双几十元的鞋子、一只几百元的手机、一台二至三千元的液晶电视,寨民要用多少苞谷、多少草鸡、多少羊儿、多少肥猪才能交换。
    寨民现今的生存境况,给我的印象是,为了改善生活、修建房屋,出门打工,挣不到钱,继续打工,挣到钱,造房、装修,还有余钱,则去外地买房子。也就是说,不管何种情况,他们都不愿意扎根故土。这种荒诞的现象,由于我知识结构的单一和缺陷,不敢贸然归罪于制度,以及政府的农业政策,但显然易见寨民种田的徒劳和被迫打工,是农产品与工业品悬殊的价差所造成的,换句话说,农民的产品都不值钱,人家的东西都贵如金。即便农产品值钱了,其利润也被中间商挣了去。这算不算城市文明对小农经济残忍的盘剥和掠夺?难道田园牧歌,那理想的“把酒话桑麻”的桃花源,只能存在于我们的梦境之中?难道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命中注定寿终正寝,临死前还要用鲜血浇灌残忍而又狡诈的“城市文明”?
    离开鱼木寨时,我想对寨民说,新楼空关不住人,和废墟破屋没什么区别,不过给了你们心理安慰而已。离开家乡出门打工,一旦习惯了城市生活,喜欢上了手机上网肯德基,还有啤酒卡拉OK,何时才会愿意叶落归根?会不会追求几张纸币,结果却丢弃了故乡?
    又想对他们说,拒绝工业品的诱惑,你们原可以继续过原来的田园生活。若想安居乐业,不出门打工,除了坚持不用液化气,还要穿土布穿草鞋,此外,还要不用手机不看电视。但想到自己坐享城市文明,却叫人家刀耕火种知足长乐,退回到洞穴时代,未免不近人情,因此,才没好意思说出口。
   
    江苏/陆文
    2012、5、12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2/05/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