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罗列
·有感于高智晟先生的绝食活动
·[原创]小说 《玲子》
·血指
· 困惑中想说的话
·[原创小说] 给一个故事添一个结尾
·初恋
·拥抱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和谐六年,公子熙来主通商部,遭谪贬出京,封渝州侯。遂颁新政,恤民情,吟红歌,整吏制。又召辽国旧部王君为都头。王至,兴新狱,斩文强,剿豪强,禁讼师,一时声噪朝野。未几渝省风清气正,鬼魅潜形,社会庶宁,民声甚高。孰料政敌秘告于宫中,捕头身陷囹圄。时逢宫中皇位交替,权力倾轧,朝中亦无根基,温相奉旨斥之,是夜,遭贬。两广总督汪大海,愤其旧党羽皆遭薄公斩杀,愤愤然煽风点火,弄权于上下,发檄文,递奏本,终策使贺太尉面奏御前,差东厂查办王君。情势陡变,公子或忌祸延及己身,弃意起。和谐十年初,王革为文职,随从皆困,懑,于上元日星夜,伪装老妪驾车遁至蜀都西洋会馆藏匿。公子急令渝州府尹追之。西馆恐惧,急电美帝奥巴马,翌日逐出。 然公子力有不逮,王终由钦差押至京都。时值王储将西巡美欧,帝召长老院议事,惴惴然不悦,近则忧其笼络民心而功高盖后主,远则忧其独树一帜生登基之变!遂先遣温相昭示天下劝其反思,后使张御史代司其职罢其官爵。万民闻之皆愕然,惜之者,讽之者,以拳击掌者,事不关己者不一而足。有村老集民谣记之:三月十五日,公子遭罢免。王侯尚如此,布衣怎奈何维权?

    或曰:天朝自太祖走马取之蒋氏,而今一甲子有三,享太平久矣,官不思治,吏不效廉,有尸其位而素其餐者,有居其位而殆其事者,声色犬马,奢侈日靡,来公子之首倡除恶务尽之举,正堪一振盛世民心,而扫官司场陋习恶风,上应天道消长盈虚之数,中合国运和谐安邦之理,下顺万姓安居乐业之望,然则为何反遭贬黜耶?

    有精熟于经济世故者,秘而授之,曰:君不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纵观泱泱华夏,所谓正气傲骨而欲弃一屋而扫天下者,盖善始者有余而克终者甚寡,何也?妒使之然也!加之国朝贺侯、周侯诸人,皆牧于川渝,经营日久,党羽之众,猫腻之多,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岂吾等局外人所能窥其斑豹?况来之于渝也,唱红歌而仿太祖之治,打黑恶以创尧舜之天,天下民众皆仰望追慕,欲箪食壶浆迎之,功高震主而不知思退,岂不践文种、韩信之覆辙乎?

    太史公曰:圣人言‘一言兴邦,一言丧邦’,诚不我欺也。环顾世界,阴霾日盛,妖氛方炽,外夷若美利坚者,虎视眈眈,环伺于我海疆;宿仇如倭国者,屡奋袖蠢蠢,游弋于我枕榻;内贼如欲分裂华夏者,数挑衅事端,骚扰于我西原。可谓居安思危,理应戮力同心,岂可兄弟阋墙,贻笑外家?昔太祖龙潜秦州,秣马延安,尝与黄公炎培论及“循环论”之怪圈,二公竟夜长谈,太祖拊掌曰‘吾得之矣,吾得之矣!’其得者何,乃‘民主’也!及至内患将平,毛公勒马太行,笑谈天下,犹言如赶考进京,惟恐落榜挂甲,其言也重,其情也切,思之恍若昨日也。咦,天朝自和谐以降,乱兆频仍,怪相迭出,不可说,不可说!

(2012/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