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290
   不是延安的张克勤。
   六、有外单位揭发材料,且不论揭发是否属实,揭发本身就说明问题。为什么别
   人没被揭发,而只揭发张克勤,且揭发人又是与张一同前来延安的。
   有了上述六个方面的推理,张克勤已被假定有罪,下一步就是取得当事人的口供,

   来证实假定了。
   1942年11月间,遵照毛泽东审干要「有计划的布置」的秘密指示,在康生、李克
   农的直接领导下,西北公学审干领导小组几位领导成员:李逸民、吴德、汪东兴、王涛
   江、毛诚开始在汪东兴办公的审洞里提审张克勤。
   向张克勤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怎样来延安的」?张把自己来延安的详细经
   过叙述一遍。
   向张克勤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你来延安干什么」?张陈述自己是由兰州党组织
   依正常组织手续介绍前来延安学习革命理论的。
   向张克勤提出的第三个问题就正式切入主题了,审讯者单刀直人对张克勤说,「已
   有人揭发你在延安是搞特务的」。张克勤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震住了,但他迅速冷静下
   来,坚决否认指控,并为自己的清白辩解。
   审讯者开始向张克勤迂回进攻,他们将主攻方向转移到张克勤的家庭关系——盘
   问张的父亲(医师)与其病人的关系问题。围绕这个问题,审讯者步步深入,坚持要张
   克勤承认其父与国民党官员有着政治上的特殊联系。
   此时,或许是审讯者并未真正掌握张克勤其父叛变的确凿证据,一时拿不出过硬
   的材料,更重要的是,张克勤并不知道其父在他赴延安后已叛变的消息,因此双方陷入
   了僵持局面。入夜,一枝腊烛早已点完,李逸民和大多数审讯者主张暂停审讯,集中研
   究下一步的审讯战术。但是汪东兴却援引他在江西中央苏区搞肃反斗争的经验,坚持应
   连续突击审讯。于是李逸民、吴德、汪东兴等分成两个小组,对张克勤施行「车轮战」,
   自己轮班休息。可是,直至「第三天天快亮时,腊烛用完了,但张还未交代」。这时李
   逸民建议休息一下,给李克农打了一个电话,但未料却遭到李克农的批评。李克农指示,
   关键时刻已到,应该继续审讯,并派人送来一箱腊烛。这样,审讯一直坚持到第三天凌
   晨五时,果然张克勤支持不住,表示愿意坦白了。
   在三天三夜轮番「轰炸」下,张克勤的精神终于彻底崩溃。一旦缴械投降,马上
   就进入到与审讯者密切合作的新阶段,换言之,审讯者要什么,张克勤就提供什么,其
   主动、积极与几天前的顽抗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张克勤身上表现出的积极变化,使中央社会部的领导欣喜异常。在康生、李克农
   的指示下,李逸民、汪东兴等迅即将张克勤「包装」完毕,第二天就召开西北公学全校
   师生大会,邀请延安各机关、学校、团体代表参加,让张克勤在大会上现身说法。张克
   勤似乎也具备某种「表演」才能,在会上,他「痛哭流涕地讲着自己如何参加了甘肃假
   共产党,又如何受派遣来延安搞特务活动」。当然,张克勤只是一具供人摆布、操纵的
   玩偶,这场活剧的真正导演是中社部的大人物,因为张克勤活剧已具备了上级领导所需
   @@@
   
   291
   要的一切要素:在他的现身说法中,不仅有白己参加特务组织的内容,还有揭发同伙的
   内容——张克勤一口气交代了十几个「特务」,当然包括那个最先揭发他是特务、与他
   一同从兰州来延安的朋友。最后,张克勤交代的最精彩的一笔是,他还谈了自己思想转
   变的过程,张克勤衷心感激党组织对自己的抢救,表示将脱胎换骨,重新做人。①
   这样,一个既具特殊性,又有普遍性,兼能体现党之感召力和对自新特务给出路
   政策的「特务」样板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延安的政治舞台上了。「张克勤特务案」向延
   安干部和全党敲响了警钟:国民党特务已渗入中共各要害机关,「张克勤」、「李克勤」、
   「刘克勤」就生活在我们中间。「张克勤案」也给全党一个提示和启发:出身于知识分
   子,来自于国统区的干部在政治上是最不可靠的,而国统区的中共组织十之八九已被国
   民党渗入,成了执行国民党「红旗政策」的红皮白心的「红旗党」。
   对于康生及其后台,张克勤案的另一重要价值还在于它为在延安和各根据地全面
   推开肃奸、反特运动提供了具体的工作方法和经验。「张克勤案」的被破获充分说明对
   于被怀疑对象,事先假定有罪,再运用各种手段取得口供,以证实假定,是克敌制胜、
   行之有效的方法。在获得口供的过程中,使用诱供、套供、逼供,再辅之以心理感化,
   任何顽固的堡垒都可以攻克。从破获「张克勤案」中还可以总结出对敌斗争的一条成功
   经验,这就是办案人员首先必须破除右倾思想,只要肃反干部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敢
   于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车轮战,疲劳战),再狡猾的敌人最后也会缴械投
   降。
   如此观之,「张克勤案」对康生及其后台的好处实在太大,一方面,它为打击周
   恩来领导的国统区地下党制造了舆论;另一方面,又为毛泽东的「反右倾麻痹」、「开
   展反特斗争」的论断提供了生动、直观的证据。攻下张克勤,不仅是反特斗争的一个重
   大战果,而且通过此案还创造出一整套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工作方法和斗争经验,为在
   更大范围内推广反特斗争提供了可供仿效的样板,同时又可在对敌斗争的第一线培养、
   锻炼党的肃反保卫干部。果然时隔不久,康生宣布河南党是国民党特务领导的「红旗党」,
   大后方的四川、云南党也被国民党「红旗政策」所破坏,而延安各机关、学校、团体已
   在热火朝天地批斗着各自的「张克勤」、「李克勤」、「刘克勤」……!
   七 「抢救」的全面发动与刘少奇进入「反奸」领导核心
   对于康生一手炮制的假案——「张克勤特务案」,毛泽东的反应如何?据师哲回
   忆,毛和其它中共领导人都「传阅」过张克勤的口供。可是,毛的态度究竟怎样,师哲
   没有明说,他只是说,康生对毛泽东「是多少有些影响的」。②
   如前所述,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他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康生所取得的这项最新成
   果的,正是由于得到毛的鼓励(师哲声称,对于康生的工作,「党中央和毛主席等领导
   ①《李逸民回忆录》(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 年),页112-15。
   ②师哲:《峰与谷——师哲回忆录》,页202-203。
   @@@
   
   292
   同志不便轻易开口」),① 进入1943年后,延安的审干规模迅速扩大。
   康生充分认识到张克勤案的价值,现在扩大审干已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康生对
   张克勤案作了如下的解释:
   (这个案子)使我们对国民党的特务政策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对大后方
   的党组织不能不重新估计,对延安的特务分子数目得到了一个解答,使我们的
   右倾思想有了一个触动。②
   康生对张克勤案的分析将毛泽东对审干肃奸的指示进一步具体化了。因此,当
   1943年1月下旬,中共中央指示康生「搜集审查干部的经验」时,一套符合毛意图的审
   干经验很快就由康生制造了出来。
   1943年3月16日,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明确提出,整风不仅要整小资产阶级思
   想,同时也要「整反革命」。毛说,国民党对我党实行特务政策,过去我们招军、招生、
   招党,招了很多人,难于识别。③ 3月20日,康生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汇报审干工作,
   他的发言中心意旨有二:第一、康生提出,抗战以来,国民党对中共普遍实行奸细政策,
   最近从审查干部中才发现这一政策的阴谋。第二、康生提议,1943年党的工作,要把审
   干作为重要的一项,并把延安的审干经验,写成文件通知全国。④
   康生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汇报审干工作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此举充分说明毛泽
   东对审干的高度重视和毛对康生的有力支持。因为这次政治局会议的性质与以往任何一
   次会议都不同,这是毛泽东正式登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书记处主席职位的特殊
   日子。在3月20日政治局会议上,毛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在中央核心层执掌「最后决
   定权」的绝对权力。⑤尽管目前尚未披露详尽资料,使我们无从得知毛泽东在3月20日政
   治局会议上对康生汇报的反应,但是,康生在这天会上受到毛的肯定、鼓励和嘉许则是
   毫无疑问的。
   毛泽东的态度可以从刘少奇对康生报告的反应中略见端倪。刘少奇是从苏北新四
   军根据地经长途跋涉,于1942年底抵达延安的。1943年1月1日,刘少奇在延安新落成的
   中央大礼堂新年团拜会上正式亮相,随即作为中共重要领导人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作介
   绍华中工作经验的报告。通过这些安排,刘少奇在中共核心层中的地位迅速突出。
   刘少奇甫抵延安,正值审干日趋激烈的时刻,性格谨慎的刘只是静观事态,而未
   敢深深卷入。但是到了1943年3月20日,刘少奇放胆了。在这一天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
   议上,刘少奇与毛泽东、任弼时三人组成中央书记处,刘并成为中央军委唯一的副主席
   (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王稼祥的军委副主席职务在1943—1944年不再被提及),刘
   被毛泽东正式擢升为中共中央第二号人物。就在这一天,刘少奇向华中局陈毅、饶漱石
   ①师哲:《峰与谷——师哲回忆录》,页202-203。
   ②王素园:〈陕甘宁边区「抢救运动」始末〉。载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党史资料》,第37 辑(北京:中央党史出版社,1991 年),
   页210。
   ③《胡乔木回忆毛泽东》,页276;《毛泽东年谱》中卷对毛这段话未予反映。
   ④参见王秀鑫:〈延安「抢救运动」述评〉,载《党的文献》,1990 年第3 期。
   ⑤据胡乔木称,1943 年3 月20 日政治局会议通过的〈关于中央机构调整及精简的决定〉中有关书记处会议由主席召集,主席有「最后
   决定全权」,乃是指书记处处理日常工作的决定之权。政治局决定大政方针,并无哪一个人有最后决定之权的规定。参见《胡乔木回忆毛泽
   东》,页273。但事实上,毛泽东根本不管这些区别,而是利用他的双主席的地位,当仁不让地执掌起「最后决定权」。
   @@@
   
   293
   发出〈关于警惕国民党特务政策问题〉的电报。刘少奇要求新四军和华中根据地也仿效
   延安,迅速展开审干工作。他指出,「最近延安在整风及全面清查干部思想历史的过程
   中。发现大批国民党特务与日本特务,……今天国民党向我们斗争的主要方式是特务斗
   争」。 ①
   从刘少奇的电报中不难看出:1943年3月2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正式批准了康生的
   汇报,审干经验已被中央政治局认可,作为中央一项重要政策被推广于全党。
   笔者的上述判断,还可以从1984年披露的一份1943年3月的中共中央文件——〈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