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该名医生叫罗勇,是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在网上都可以查到他的大概信息,我是他的一个患者,但是,事情发生在2007年9月30日,距离现在已经4年多的时间了,但是我想先申明,我的病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好,并且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治疗(院方想隐瞒这件事,你们懂的)。
   我做的是胆结石的小手术,但前后做了三次手术,其中两次是开刀,结果就是,如今还得靠一根引流管活着。当然每天都会全身疼痛,腿脚发凉,等一系列病症。我已经4年多的时间没有洗过澡了,这样的生活,叫人怎么过呀。
   第一次做胆囊切除手术,全麻,听说手术台上大出血,罗勇吓得不知所措,打电话援助,这些都是用可靠的途径打听到的,但我知道,手术后,全身发黄疼痛,肚子肿胀,不能小便,肾积水高达1600毫升,胆管严重发炎,肝已损伤,膀胱失去弹性,功能失常。
   第二次ERCP胃镜手术,罗勇想推脱自己的责任,请另一位医生做的,该名医生在手术之前已经告知我,可能不成功,但罗勇强迫我做这次手术,并威胁到,不做就不会再为我进行治疗。
   第三次胆囊开刀手术,长达6个小时的手术,手术后,鼻子上一根管子,肚子上两根管子,尿道上一个管子,满身是线,咳嗽,呕吐相当严重,罗勇给我开出的止咳药,结果咳嗽更加厉害。过了20多天,医生要求做检查,得出结论:血管瘤,肝囊肿:我自费做检查,得出:胆管严重损伤,短缺约2.3公分,罗勇至今未告知这个消息,并且手术后第二天护士吴民俊就给我输错液。三次手术过后,经常找不到罗勇,最长一次达半个月。而且,他多次到病房来,辱骂我,赶我出院,有时候,我去找他说病痛,他都以,没什么,正常得很来敷衍我。我住的女病房,经常断水断电,要不然就安排男病人和我一个病房,更可恶的是,强行让其他病人霸占我的床位。


   罗勇还威胁我说:“我上面有关系,高院有人,妹夫是律师,想咋整你就咋整你!”
   到现在,罗勇对我不理不问,推卸责任,我要求罗勇给我开会诊单和原始病历,让我能够自行去其他医院医治,他完全拒绝了我的要求。遇到这么黑的医生,我感到很无助,希望大家能够帮助我,谢谢
   成都最黑的护士
   人们都说,护士就是白衣天使,是纯洁和善良的象征,那知,我遇到的护士,原来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这名护士是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吴民俊,在网上还能搜到她写的论文。为何这样称呼她,事情是这样的。
   2007年9月30日,我到该院做胆结石手术,由于医生的原因(医疗事故),我被迫又做了两次手术,第一次做完手术后,不能排小便,全身发黄,肿起肚子胀的像皮球,我向护士说明情况,她们只是一味的给我输葡萄糖,在我输液的时候,就昏死过去,输完液,就大汗淋漓,在我做第二次手术后,本来已经只剩下半条了命,可是,第二天早上输液,我当既感到浑身不适,天昏地转,仿佛马上就要死去,挣扎着对守护的大哥说,我不行了,我不要输液,随即昏迷。大哥对我说输液输错了,输的是17床的病员(据说早已出院)龚荣光的液(药名:GS和痰热清)。至从输了此液后,我至今便头疼,胸闷,全身无力疼痛,腹痛,腰胀痛,喉咙痒痛咳嗽,骨骼疼痛,心跳加速,皮肤恶痒恶痛肿发紫等。
   当护士吴民俊知道自己拿错药后,不仅没有向我们道歉,反而强行要求退回输错液的袋子,她还时常到我的病房来威胁我,在我离开病房后,她们会到我的病房来,东翻西翻(我的床铺,柜子都有明显动过的痕迹,曾经也抓到过现行),大家看,这就是那个输液袋。
   2007年11月13日,早上5点过样子,我当时还在睡眠状态,就强行给我抽饿血,之前完全没有通知我。在我住院期间,实习护士总是送一些不知道名字,或者完全送错的药。
   护士在给我上尿管时,我被那些极度不专业的护士整整插了3道,打针的时候,经常会被挨几针,我的血管很好找,一眼就能看到,却被如此的蹂躏,让我情以何堪。
   在我一个人住在病房时,护士们会故意三更半夜把我惊醒,为此担惊受怕,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关好门,或者在门上挂铃铛,但是她们照旧会来破坏我的睡觉,对于我这样一个需要好好休息的病人,如此的方式,让我长期精神疲惫,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其实,我也听护理部主任说过,医院为了节约成本,多次重复使用输液袋,而且听临床病人家属说过,有些护士的家属在医院住院,会把比较好的药给自己亲戚用。
   我感到很无助,作为一名护士,为病人正确取药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个职业本来就是一个高责任度的职业,任何闪失就会葬送别人的性命,我只是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儿,尽管我没有死在她的手上,但是至今我还得靠一根引流管活着,这件事只是我在医院里被伤害的一部分,以后我会继续呈现。
   
   http://forum.book.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4969413&pid=37305189&extra=page%3D1
(2012/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