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拈花时评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本依据「审查干部的材料,主要的依据本人的报告」的原则。没有动用「逼供信」、「车
   轮战」等手段;在组织部门与被审查干部的关系上,也没有事先假定被审查对象是「特
   务」的框框;在与被审查对象谈话时,审干人员的态度也较和气,一般并不采用「法官
   问案式」的谈话方式。这个时候还强调,对新同志的谈话要注意「客气些」,让他们自
   由地随便地去谈」,「务使被召来谈的人不感枯燥而乐于畅谈」。
   1940年审干未酿成严重事件的更重要原因是这一时期党内政治生活还较为正常,
   主持审干的中组部部长陈云以及负责延安文宣工作的中央书记张闻天等人在审查干部
   问题上持有比较慎重和实事求是的态度。在对待知识分子问题上,陈云、张闻天持有相
   当开明的观点,陈云提出中共不仅要「广招天下士」,还要「诚纳四海人」,主张信任
   和提拔青年知识分子。陈云并参与起草或代中央起草了几份关于吸收知识分子入党的决
   定。张闻天也强调中共应尊重知识分子的工作和生活特点。陈云认为,审干是必要的,
   但务必慎重。他们的看法与毛泽东的意见并不一致,而在1940年毛毕竟还不能在延安完
   全决定一切。在他们的影响下,以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的1940年审干没有采用搞政治运
   动的方式,也没有事先划定框框,规定一定要排出多少百分比的「叛徒」、「特务」。
   尽管1940年的审干已经包含某些过左的因素,但是在对干部历史问题的估计上,多少还
   是考虑到「干部是生长在中国错综复杂社会」这层因素,因此在对干部作出政治结论和
   鉴定时,一般还比较客观。
   以丁玲为例,丁玲1933至1936年被国民党软禁在南京的一段历史,在她赴延安后,
   成为套在她头上的一道紧箍咒,「自首分子」的帽子若隐若现,长期在她的头上浮动。
   1938年上半年,康生担任中央党校校长,公开在党校大会上宣布,丁玲「不是我们的同
   志」,党校不接受丁玲前来学习,①致使丁玲长期蒙受严重的政治压力。1940年审干中
   对丁玲这段历史正式作出结论,明确宣布,丁玲应被视为忠诚的共产党员。
   再以王实味为例,王实味在赴延安前曾与托派有联系,在1940年审干中,王实味
   主动向中组部谈出这个问题,事后王实味仍在马列学院工作,他的中共党员的党籍也继
   续保留。
   以后随着党内政治生态环境的恶化,1940年审干对丁玲、王实味的结论分别在
   1957年和1942年全被推翻,不再做数了。
   1940年延安的审干在1941年上半年基本结东,然而时隔一年半,从1943年初起,
   ①《延安马列学院回忆录》,页286。
   @@@
   
   276
   一场比1940年审干规模不知要大多少倍的新一轮审干又平地掀起,由于这一次审干的规
   模和范围都远远超过历史上的任何审干,使其有了「审干运动」的名称。
   既然1940年审干已经结东,1940年后也没有大量新人进入延安,为何还要兴师动
   众进行又一轮审干呢?其根本原因是进入1942年后,党内的大气候已发生深刻的变化,
   兼之中共在长期的对国民党的斗争中已经形成某种习惯性的思维,这就是国民党特务无
   孔不入,任何审干都不可能彻底,总会有漏网之鱼潜伏下来,即使搞了审干,也不足以
   完全解决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断进行审干,对自己的内部进行经常的、无情的洗刷,
   而共产党就是在与外部和内部敌人的不断斗争中壮大起来的。上述习惯思维早已成为党
   的性格中的一部分,如果党内政治生活比较正常,它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被控制在一定
   的范围,但是,一旦党内环境发生巨变,极左的敌情估计马上就会占据上风,将原先比
   较稳妥的审干政策冲得一干二净。1942年整风之初,延安知识分子批评时政一时蔚为风
   潮,引致毛泽东的极度警惕,其结果是重新祭起审干肃反的宝器。社会部在1941年4月、
   8月制定的文件,被康生白己废弃一边,重演一遍文件中所列举的各种极左的错误,且
   比1940年更加变本加利。曾经在1941年春夏被解除嫌疑的人又被翻了烧饼,问题更是连
   升几级,从「特嫌」上升为「特务分子」,其中多数人在1943年4月被秘密逮捕。究其
   原因,系党内恶化的大气候所致,大气候之形成,其主导者为毛泽东,尽管康生在其中
   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 「整风必然转入审干,审干必然转入反奸(肃反)」
   整风运动与审干运动、抢救运动的关系是研究延安整风历史不可回避的一个重大
   问题,「整风必然转入审干,审干必然转入反奸(肃反)」① 是康生的名言,此话究
   竟是康生对毛泽东整风部署的蓄意篡改,抑或是他对毛泽东整风意图的正确理解和阐
   释?换言之,整风运动发展到审干和抢救(反奸、肃反)阶段,是康生一个人的「错误」
   指导所致,抑或是毛泽东、康生共同规划、共同领导的结果?
   1980年代以来,大陆史学界(包括党史学界)对抢救运动与整风运动之关系有过
   短时间的探讨,占支配性的意见认为,整风审干是毛泽东正确、英明的决策,抢救运动
   则是整风运动后期出现的一个插曲,是由康生为破坏整风、蓄意背离毛泽东的部署而擅
   自发动,且一经出现,很快就被毛泽东所制止,是故,抢救与整风审干无关,抢救运动
   不能纳入整风的过程,延安整风运动与抢救运动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②
   对上述看法作出最具权威性表达的是原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邓
   力群(1942年中央政治研究室成员)。1991年12月10日,邓力群在接受《党的文献》编
   辑采访时说,抢救运动只「搞了十来天」,以后很快进行「甄别」,「没有一个同志受
   ①师哲:《在历史的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页249。
   ② 参见〈延安整风与审干运动是性质不同的两个运动〉,载《中共党史文摘年刊(1986)》(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8 年),页
   337-38。
   @@@
   
   277
   到冤屈」,「全都做了符合实际的结论」,「实现了同志间没有芥蒂的真诚团结」。 ①
   显而易见,按照邓力群的上述思路,仅仅搞了十来天的抢救运动非但不能归人延安整风
   运动之中,甚至连提一下的必要也没有,即使要涉及这个问题,也应该「用历史的发展
   的眼光」,多从其积极效果方面看眼,因为「没有抢救运动,恐怕就没有九条方针」(指
   1943年8月15日;毛泽东提出的审查干部的九条方针)。②
   笔者认为,将抢救运动强行从整风运动中分离开来的观点严重违背了历史事实。
   邓力群的看法值得商榷,抢救运动并非仅进行「十来天」,所打击的对象更不是「全部
   都做了符合实际的结论」。至于整风、审干、抢救对党内团结的影响,则是见仁见智,
   这里暂不作讨论,可是用「坏事变好事」的眼光来评价抢救运动则是很不恰当的。因为,
   我们绝不能因为有了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就肯定法西斯运动,同样,我们也绝不能因
   为中国在八十年代进行改革开放,就肯定「文化大革命」。
   整风运动与审干、抢救运动的关系本来并不特别复杂。某些人之所以有意回避、
   曲解这段历史事实,纯粹是为了政治上的需要。简言之,他们是为了维护毛泽东和其它
   领导人的形象,而有意将毛泽东等与康生截开,让康生一人扮演魔鬼的角色,由他承担
   所有的历史责任。
   「整风必然转入审干,审干必然转入肃反」,是康生对由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整风
   ——审干——抢救三运动之有机联系性的准确、客观的体会与描述,毛泽东开动的整风
   机器就是依照其内在逻辑,沿着整风——审干——抢救的轨迹依次快速递进,而在这个
   过程中。毛泽东始终处于决策的主导地位。
   毛泽东作为延安整风的总策划人,他发动整风的目的和为推行其意图施展的基本
   策略本身就蕴含整风运动逐步升级的内部动因。
   毛泽东发动整风运动的根本目的——彻底肃清国际派在中共的影响,打击和争取
   以周恩来为代表的「经验主义」者的力量,用自己的思想改造中央,进而确立毛个人在
   中共党内的绝对统治地位,原本就孕育着可能导致中共分裂的巨大风险,为了避免整风
   可能带来的这种危险,使即将发生的党内结构的重大改组完全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毛
   泽东始终小心翼翼,稳扎稳打,绝不轻易冒进。谨慎地施用说教(文的一手)和镇制(武
   的一手)两种手段,成为毛的基本策略。
   文武两手的交替使用并非始于1942年,早在1941年9月,毛泽东决定和王明正式
   挂牌之际,毛就将此种策略用于中共党内的高级政治生活。一方面,毛在中央政治局扩
   大会议上主动挑起争论,以「反主观主义」为名,诱使王明集团四分五裂;另一方面,
   毛又频频向王明显示自己一手控制的中央警卫团的力量,③给王明施加压力。1942年后,
   康生更加强了对王明、博古的监控,将国际派与中共其它重要干部和驻延安的苏联代表
   的联系基本切断。④
   ①邓力群:〈回忆延安整风〉,载《党的文献》,1992 年第2 期。
   ②邓力群:〈回忆延安整风〉,载《党的文献》,1992 年第2 期。
   ③参见王明:《中共五十年》,页160-11。
   ④参见弗拉基米洛夫:《延安日记》,页124。
   @@@
   
   278
   对于1942年2月揭幕的大规模的全党整风,毛泽东在一个短时期内(从2月至3月)
   主要施用「文」的一手(动员学习整风文件,反省思想),但随看3月末开始反击王实
   味,「武」的一手在整风中所占的比重急剧增加。在毛泽东的亲自领导下,经由康生、
   彭真、李富春等的协助,文武两手互相渗透,互相补充和促进,已经完全渗入整风的过
   程,并且一直持续到1945年中共七大召开。
   文武两手在整风运动中所占的比重是灵活而富于弹性的。变化的时机、节奏不仅
   依据于毛泽东的意志和运动自身发展的规律,而且还受到外界环境的制约。1942年11
   月,毛泽东在西北局高干会议上提出分清「一条心」和「两条心」,使「文」的一手退
   隐于「武」的一手之后,从1942年12月至1943年底是整风镇制的一面大显身手的时期。
   毛泽东、康生、刘少奇(1942年底抵延安)、彭真根据整风运动进行中所发生的
   新的变化,因势利导。先是铺开坦白、审干运动,继审干运动之后,又在延安和各根据
   地领导了为时近一年的抢救运动(部分单位和地区的抢救及其扫尾工作一直持续到1945
   年)。但是在遭到来自莫斯科的压力和党的核心层内多数成员的消极反对后,毛泽东又
   审时度势,决定终止抢救,引导整风运动转入「文」的方面——学习中共两条路线斗争
   历史。文武两手的交替使用,终于使毛泽东的既定目标完全实现。1945年中共七大正式
   确立了毛泽东的领袖地位,并决议以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共意识形态的指导思想。至此,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