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272
   到了这一步,对干部的审查就可以告一段落,而审干过程中形成的具体文字资料
   就成了干部的个人档案。从此这份档案就尾随干部,像一个无形的影子,干部调到哪儿,
   这份档案就跟看他到哪儿。以后每逢审干或政治运动,这份档案都会增加内容,党组织
   都会在这份档案中写上对这个干部的考察意见,它将决定这个干部在政治上的前途,或

   被提拔重用,或「不得重用」,或被「控制使用」。于是干部档案就成为决定干部命运
   的一件利器,它同时也成了一只「不死乌」。它既属于这个干部,又是完全独立于干部
   个人的异己物(干部通常不知道领导在自己的档案中写些什么),两者相依相随,一直
   到这个干部离开人世,这份干部个人档案也还未寿终正寝。它被置放在某个文件柜中,
   在对这个干部的妻子儿女、亲戚朋友的政治审查中还将继续发挥作用。
   在延安各机关、学校审干工作正紧锣密鼓全面展开的同时,社会部的秘密侦察工
   作也在有条不紊地同步进行。
   如前所述,1939年后,社会部加强了对延安各机关、学校人员的秘密考察业务,
   被列人考察对象的人员包括以下几类:
   从国民党监狱释放来延安的人员;
   来延安时介绍信不清的人员;
   年龄与相貌不符的人员;
   喜欢打探小道消息的人员;
   在政治上、经济上有空隙可以被敌人利用的人员……
   社会部如何得知这些干部的背景?没有组织部门的协助和提供介绍,显然是不可
   能的。尽管社会部在各机关、学校派有单线联系的秘密情报员——「网员」,但依当时
   的规定,各单位的工作人员互相不得打听彼此的背景(有些同志或有可能被派往国统区
   工作),因此,社会部获取干部资料的渠道主要是各级组织部门。
   1940年9月20日,中央社会部发布〈除奸工作指示〉,要求延安各机关、学校划
   出审干中的嫌疑对象,将其材料上报社会部。①根据这份指示,一大批嫌疑分子的材料
   被集中到社会部,另有一些人,嫌疑程度尚不足上报社会部,其材料则由各单位组织部
   门自行掌握。
   从1940至1941年上半年,社会部会同各机关、学校的组织部门和保卫委员会,对
   集中在社会部的嫌疑分子材料进行鉴别,并展开对这些嫌疑分子的秘密侦察。
   然而,确定「嫌疑对象」并没有太多的事实依据,对大多数嫌疑分子的怀疑,主
   要依据的是他们本人所填写的各种表格,而这些表格中所反映的问题,也大多是「剥削
   阶级」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复杂一类。以及曾集体参加过国民党、三青团、复兴社。
   当时,这批已被内定为「嫌疑分子」的人员大多是在陕北公学、中央党校学习的
   学员,他们之中,除了少数人是在国统区自行报考进入延安的(陕北公学曾在国统区刊
   登过招生广告),绝大多数人都是经各地中共党组织或八路军、新四军办事处推荐介绍
   ①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92。
   @@@
   
   273
   来延安的,在「嫌疑分子」中也有一些党龄较长的老干部。可是他们依据事实填写的各
   种表格竟成为将他们定为「嫌疑分子」的唯一依据,他们将由此被长期秘密审查,一「挂」
   就是几年,非党员的不得入党,也不被分配到急需干部的前线。
   林纳,延安中国女子大学政治处副处长,1940年秋在审干高潮中被王明主持的校
   务委员会免去职务,将其调往由张琴秋担任处长的教务处,做什么工作,担任什么职务
   一概不予宣布。林纳被免职的真正原因是受到其夫的株连,因而受到党的怀疑,被认为
   是「嫌疑分子」。林纳与其夫都是留苏干部,抗战爆发后,夫妇俩奉命返国,但在临行
   前,其夫被苏联格伯乌逮捕,林纳一人返回了延安,被分配在女大任政治处副处长。女
   大的审干由政治处处长孟庆树(王明之妻)和政治处干部科科长叶群负责,但立案审查
   林纳,是中央社会部的决定。为了让林纳「坦白交待」问题,叶群经常找林纳谈话,对
   其施加种种心理压力,有时「拍桌子,瞪眼睛」,有时又显出「很怜悯林纳的样子」。
   每一次谈话后,林纳总要「大哭一场」(其实在这时,叶群自己也因历史上的问题受到
   审查)。以后,中组部也参与对林纳的调查,经过反复研究,报经「中央领导同志同意」,
   才作出了「林纳无问题」的结论。①
   在社会部调查的「嫌疑分子」中,著名作家萧军也榜上有名。萧军来延安后,长
   期未被分配工作,他被安置在兰家坪招待所,成为一个闲散人员。萧军性格粗犷,初来
   延安时对纪律严明、等级井然的新秩序颇难适应。由于没有工作在身,萧军经常到桥儿
   沟鲁艺找朋友聊天,言谈中对延安的生活常有牢骚之语。某次,中央文委负责人艾思奇
   奉命与肃军谈话,由于话不投机,萧军竟「从怀中掏出了匕首」。萧军的言行立即引起
   上级的警惕,「一些领导干部」要求社会部尽快拿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以确定萧军究竟
   「是友是敌」,而另一些人则要求社会部从快对萧军作出处理。②
   包括肃军在内的大批嫌疑分子的材料集中在社会部等待鉴别,这项工作量大繁
   重,而主持调查的社会部治安科人手又少,治安科工作人员陈龙(建国后任公安部副部
   长)系东北抗联出身,曾在苏联学习,有较高的知识水平和文化素养,对排查「嫌疑分
   子」的简单化方法持有保留意见。陈龙征得治安科科长汪金祥(建国后任公安部副部长)
   的同意,两人一起向康生提出改变「反革命嫌疑分子」确定方法的意见。此时正值中央
   书记处发出〈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的前夕,康生接受了陈龙等的建议,将此作为他重
   视开展调查研究的一项政绩。
   在此背景下,1941年4月10日,社会部发出〈中央社会部关于清理反革命嫌疑分
   子的指示〉,文件提出各地已经「堆积着相当数量的反革命嫌疑案例,没有切实审查」,
   是因为「各地侦察工作薄弱所致」,另外的原因则「是由于有的除奸同志幼稚,主观夸
   大,推测附会,捕风捉影,自造了一些所谓的嫌疑分子……」。文件要求在重新审定原
   有的嫌疑分子时,必须做到「详细研究」和「慎重考察」,「要把真正的反革命嫌疑分
   ①参见谢燕:《张琴秋的一生》(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1995 年),页184-86。建国后,林纳在齐齐哈尔特殊钢厂工作,文革期间,
   康生、叶群公开点林纳的名,最后林纳惨遭迫害而死。
   ②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113-14、95、117-18、97、97-98。
   @@@
   
   274
   子与主观附会、传说自造的反革命嫌疑分子严格分开;把党内错误、思想意识不好或组
   织关系与历史不清等问题与反革命问题分别清楚」。①
   1941年春夏,中社部已全面开展清理嫌疑分子的工作,尽快对萧军作出结论,是
   清理中的一项重要任务。陈龙此时已升任社会部治安科科长,他布置治安科青年干部慕
   丰韵装扮成从其它根据地来延安的干部,住进兰家坪招待所邻近箫军的塞洞里,就近观
   察萧军。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慕丰韵发现萧军喜爱京剧,正好慕会拉京胡,就以操京
   胡伴箫军清唱与箫交上了朋友。萧军毫无城府,「不出几天就对慕丰韵无话不谈」,慕
   丰韵将所了解到的萧军的思想动态向陈龙和社会部领导汇报后,最终才解除了对萧军政
   治上的怀疑。②1941年7月,毛泽东会见了萧军,与他进行了颇为友好的交谈,萧军当然
   不知道,在此之前社会部已对他进行了这么细致的侦察活动和甄别工作。
   萧军是延安的知名人士,得到中央的特别关照,由中社部直接经手对萧军的甄别
   工作也进行得比帆利,但对于那些已有工作单位的其它「嫌疑分子」,这项工作的开展
   就并非一帆风顺。
   延安各机关、学校对于中社部提出重新审查嫌疑分子的决定,反应并不一致,有
   的予以配合,有的则以各种借口加以推诿,甚至认为,保留嫌疑分子没什么不好,「清
   不清没什么必要」。③ 在陈龙、汪金祥的努力下,决定以中社部的名义再发一个文件。
   1941年8月2日,社会部发出〈中央社会部关于清理嫌疑分子的指示〉第二号,文件分析
   了各单位清理工作开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是「一、把组织中个别未查清或未解决的个别问
   题与真正的反革命嫌疑分子混淆起来;二、把通常的、复杂的社会关系与真正的反革命
   嫌疑分子混淆起来;三、把各种不良现象或倾向与真正的反革命嫌疑分子混淆起来;四、
   把一般不满言论和牢骚与有意制造破坏混淆起来;五、甚至还有把出于正义感的某些批
   评与恶意的政治污蔑混淆起来」。「总之,……是把现象当本质,把可能当作事实,把
   推测附会当作具体事实,不分内外,不分性质,自造了一批所谓的嫌疑分子……」。④
   从中央社会部1941年4月和8月两份文件的提出,可以形成以下几点看法:
   —、中社部确有一批政策水平和文化素质皆高的干部,他们因广泛接触各方面情
   况,视野较为开阔,有的干部对过左的审干方法持有异议。例如,陈龙曾力主排除对萧
   军的怀疑。在党内形势比较正常的气候下,这些干部会从自己的业务工作的角度出发,
   向上级机关提出不同意见。
   二、中社部负责人康生在一般情况下无法兴风作浪。在较为正常的大气候下,康
   生也会接受下属的建议,提出慎重处理不同性质矛盾一类的意见,尽管他抱有私心,一
   心想突出自己,并把下属的成绩记在自己的功劳簿上。
   三、1941年4月、8月的两份中社部文件也存在不足。例如在第一份文件中说,「要
   把真正的反革命嫌疑分子与主观附会、传说自造的反革命嫌疑分子严格分开」,既然是
   ①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113-14、95、117-18、97、97-98。
   ②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113-14、95、117-18、97、97-98。
   ③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113-14、95、117-18、97、97-98。
   ④参见修来荣:《陈龙传》(北京:群众出版社,1995 年),页113-14、95、117-18、97、97-98。
   @@@
   
   275
   主观附会、传说自造,就不能再视为是「反革命嫌疑分子」。文件中某些用语措词方面
   的模糊,在实际贯彻中不可避免将向过左的方面倾斜,从而影响纠偏的进行。
   与以后的历次审干运动相比,1940年的审干是属于比较温和、比较稳妥的,其最
   重要的一点是在审干方法上没有渗人强制的因素。社会部虽然全面渗人审干,但社会部
   并不直接主持审干,社会部在这一时期甚至还起着某种中和的作用。正是在社会部的主
   导下,1941年春夏开始进行对嫌疑分子的甄别工作,解脱了一批干部。1940年的审干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