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353
   们一般的推测相反,毛泽东并没有立即部署纠偏,对于刚愎自用的毛泽东,只有当
   他自己意识到必须转弯时,他才会采取行动。所谓「适时纠正」的恰当时机,只有
   他才能决定,勿需别人多嘴。
   毛泽东一点也不认为抢救、反奸有什么过错,他不是多次批示「一个不杀,大

   部不捉」吗?他不是提出反对「逼供信」吗?如此,继续运动又有何害?无非是过
   左一些,无非是受一点委屈,可是又没要你们的命,多坐几天班房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不对广大干部真正有所触动,「两条心」、「半条心」,能转变为「一条心」吗?
   当然,对于任弼时、周恩来等的意见,毛泽东还是会加以周全考虑的,因为毛
   心里明白,延安不可能有那么多特务,毛总要想出一个办法,来收抬眼下这个局面。
   恰在这时,毛泽东收到一份来自莫斯科季米特洛夫的绝密电报,这份电报涉及到一
   系列重要的问题,客观上促成了毛对「抢救」的刹车。
   季米特洛夫电报全文如下:
   1943 年12 月22 日
   毛泽东(亲启)
   一、关于令郎。我已安排他在军政学院学习,他毕业后当能在马克思列宁主
   义和现代军事方面获得扎实的学识。这个小伙子很能干,我相信您会把他培养成
   一个可靠的好帮手。他向您致以热烈的敬意。
   一、关于政治问题。不言而喻,在共产国际解散之后,它过去的任何领导人
   都不得干预各国共产党的内部事务。但是从私人友情考虑,我又不能不告诉您我
   对中国共产党党内状况的担忧。您知道,从1935年起,我就不得不经常密切过问
   中国的事务。我认为,从反抗外国侵略者的斗争中退缩的方针,以及明显偏离民
   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在政治上都是错误的,在中国人民进行民族战争期问,采取
   这样的方针,有把党孤立于人民群众之外的危险,有导致内战加剧的危险。这只
   能有利外国侵略者及其在国民党内的代理人。我认为,发动反对周恩来和王明的
   运动,指控他们执行了共产国际推荐的民族统一战线,说他们把党引向分裂,这
   在政治上是错误的。不应该把周恩来和王明这样的人排除在党之外,而应该把他
   们保留在党内,千方百计利用他们为党工作。另外一件使我担心的事是,一部分
   党的干部对苏联抱有不健康的情绪。我对康生所起的作用也心存疑虑。清除党内
   敌对分子和把党团结起来的党内正确措施,被康生及其机构扭曲得面目全非,这
   样做只能散布互相猜疑的情绪,引起普通党员群众的无比愤怒,帮助敌人瓦解党。
   早在今年8月,我们就从重庆获得完全可靠的消息说,国民党决定派遣奸细混入
   延安挑动您同王明和党内其它活动家争吵,挑起敌对情绪以反对所有在莫斯科居
   留和学习过的人。关于国民党的这一诡计,我已及时预先通知了您。国民党秘而
   不宣的打算是,从内部瓦解共产党,从而轻易把它摧毁。我毫不怀疑,康生的所
   作所为正在为这些奸细助长声势。请原谅我这种同志式的坦率。我对您怀有深深
   的敬意,坚信您作为全党公认的领袖,定能洞察事物的真相。仅仅由于这一点,
   @@@
   
   354
   我才如此坦率地同您谈问题。请按我给您发送这封信的方式给我一封回信。紧紧
   与您握手。
   季〔米特洛夫〕①
   季米特洛夫来电是一个严重事件,自1943 年5 月共产国际解散以后,毛泽东已彻
   底放开了手脚,事实上,当毛决定向国际派摊牌之时,他就没有把莫斯科太多放在眼中。
   但是问题还有另外一面:共产国际虽解散了,苏共和苏联并没解散,现在莫斯科已完全
   知悉延安党内高层斗争的最新动态,斯大林通过季米特洛夫,以间接的方式对毛泽东发
   出警告,并且特别关注王明、周恩来的政治命运,似乎也影射到毛泽东的个人品质问题。
   季米特洛夫的来电特别提到康生,直指康生行为可疑,此说亦对毛泽东构成沉重打击。
   接到季米特洛夫来电后,毛泽东立即精密部署,②除了频频向苏联驻延安代表详剖
   心迹,强调整风的重要和他的光明正大,又派任弼时、周恩来与苏联代表谈话,用任、
   周等的嘴,澄清毛整人的「流言」。毛泽东同时加紧对王明的「诱」、「压」,迫使王明承
   认错误,让莫斯科无言以对。
   毛泽东出台的措施可谓周密完善:莫斯科要求停止党内斗争,毛偏在此时召开上
   层会议,逼使所有同僚检讨、反省,用周恩来、王明等人的检讨堵住莫斯科的嘴,给莫
   斯科造成既成事实;莫斯科指责康生的反奸肃特是执行敌人的分化破坏阴谋,纯属胡说
   八道,延安的整肃全在毛的一手指挥下进行;莫斯科讨厌康生,正说明康生对毛的忠诚
   不贰,毛全然不顾莫斯科的警告,照样倚重康生。
   然而,在季米特洛夫来电后继续抢救、反奸的极端行为,似乎已显得不妥。莫斯
   科已明确提出反对意见,此时的苏德战场形势已明显有利于苏联,而中共的未来将有赖
   于斯大林的支持,对莫斯科的意见毕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党内怨言继续蔓延终将损害
   毛泽东的个人威信,况且,审干、反奸、抢救所要达到的震慑人心的目的已基本实现,
   现在应是调整政策的「适时」时候了。
   正是在上述背景下,1943 年12 月22 日中央书记处召开工作会议,讨论听取康生
   作的反特务斗争的汇报,任弼时在发言中提出,那种认为百分之八十的新知识分子是特
   务分子的看法应于否定,新知识分子中的百分之八十至九十是好的,现在应该进行甄别。
   ①原载《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文件资料集)》。页295-96(莫斯科:1986),引自《国外中国近代史研究》,第13 辑,郑厚安译(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 年),页2-3。
   ②接到季米特洛夫1943 年12 月22 日来电后,毛一时情绪激动,他在1944 年1 月2 日通过苏联驻延安观察员给季米特洛夫发出一份
   覆电。毛声明中共没有削弱对日本的斗争,与国民党合作的方针也没有改变。针对季氏对周恩来、王明的关心,毛答复道:「我们与周恩来
   的关系是好的,我们毫无把他开除出党的打算。周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至于王明,毛掩饰不住心中的愤恨,在电文中说「王明一直
   从事各种反党活动」,「在我看来,王明是不可靠的」。毛举出两个例子予以说明:—、王明过去被国民党逮捕过,在狱中承认了自己的党员
   身分,后来才被释放出来(在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中也提到作者本人强烈感受到毛对王明的痛恨,在1943 年11 月29 日的日记中,
   弗拉基米洛夫写道,针对王明的新指控是「国民党同谋,反革命」,证据之一是王明曾被国民党逮捕,又给放了出来。参见《延安日记》,
   页190、185-86);二、王明与米夫的关系可疑。毛对康生则表现出完全信赖的态度,他告诉季米特洛夫「康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一天
   以后,毛又后悔日前发出的电报可能会造成远方的误解,于是找到弗拉基米洛夫,询问昨天的电报是否发出,他告访苏联观察员,前电可
   能不妥。紧接着,毛开展对苏联人的热情公关,据弗拉基米洛夫记载,1 月4 日,毛泽东夫妇单独邀弗氏同观京剧,毛向弗氏大谈他如何尊
   敬苏联,尊敬斯大林,尊敬那些过去在苏联学习过的中国同志,以及如何感激季米特洛夫,参见《延安日记》,页199-200。1 月6 日,毛、
   刘、周邀请弗氏等苏联人畅叙友情。1 月7 日,毛单独访问弗氏,再一次谈他如何深深地尊重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参见《延安日记》,页
   203。在谈话中,毛完全改变了原先对王明的强烈敌对态度,其态度之友善使弗氏大吃一惊,毛请弗拉基米洛夫再给季米特洛夫发一电报,
   并告诉弗氏,团结的方针同样适用于王明。参见〈弗拉基米洛夫转毛泽东给季米特洛夫的电报〉(1944 年1 月3 日),〈弗拉基米洛夫转毛泽
   克给季米特洛夫电及情况说明〉,引自杨奎松:〈毛泽东发动延安整风的台前幕后〉,载《近代史研究》,1998 第4 期,页51-54。另参见《延
   安日记》,页190、185-86、199-200、202-205。
   @@@
   
   355
   毛泽东接受了任弼时的意见,同意进行甄别工作。①在这次会议之后,延安的「抢救」
   开始逐渐落潮,但是,毛泽东精密掌握落潮的速度,不使运动骤然停下,避免广大干部
   对运动的「合理性」产生怀疑。1944 年初,延安各单位纷纷接待绥德县「坦白运动先
   进典型报告团」,该团由绥德师范师生组成,他们住在社会部所属的交际处租用的旅店,
   每天分头到各机关、学校做「现身说法」式的报告。其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学生,描
   述自己怎样受国民党特务机关派遗,专门施用「美人计」引诱革命干部……尽管毛泽东
   已开始看手准备「纠偏」,但是却放任「抢救」、坦白的闹剧继续演下去。
   到了1944 年2 月,延安的报纸又刊登了淳耀「防奸英雄」季志寿的「防奸经验」,
   他的质朴、充满乡土气息的语言,生动地表达了毛泽东发动群众性反奸运动的成效:
   特务好象面没起,蒸的死面馍,色就不正。又象包子底是虚的。这些人都
   把良心背到脊背上去啦……想把领导我们生产给人民服务的干部杀,叫大家成
   了没王蜂。特务的坏种子下到边区来,我们要用耙把它耙出来,再拿镢头挖掉。
   如果根大自己挖不下,就请政府拿政府尖镢去挖,一定能挖掉,连根拔了才干
   休。认特务要细心留意哩,好象认眼镜一样,看究竟是烧料的还是石头的。自
   己认不清就到政府叫干部认,一定可以认出来。希望大家今后对卖眼镜的、卖
   烂衣服烂鞋袜的、卖药的、野鸽医生、算卦的、担葱的、卖蒜的、跟上黑驴驮
   炭的各种来历不明的人,都要好好来盘查。对破坏开荒的、胡说坏话的人,要
   细心考查,有问题的时候,还要报告政府。②
   由此可见,「抢救」错了吗?一点也没错,边区的群众难道不是已经普遍提高了对
   敌斗争的警惕吗?
   对钱来苏一案的处理,也反映出毛泽东欲维护「抢救」的复杂心态。自「抢救」
   运动开始,一直被软禁在交际处的钱来苏心情极为抑郁,多次表示后悔当初投奔延安。
   林伯渠等人欲救无力,只能等毛泽东的最后发话,1944 年2 月8 日,毛泽东在交际处
   处长金城呈交的有关钱来苏情况的报告上批示:
   金城同志:
   钱拯(即钱来苏,引者注)应优待他,他可能不是汉奸,他的子婿是否特务,
   也还是疑问,如不是,应平反的。③
   在这个批示中,毛泽东虽然提出应予钱来苏优待等,但没有用明确的语言肯定钱
   来苏及子婿不是汉奸、特务,毛泽东的模棱两可,为保留「抢救」成果预埋了伏笔。
   四 甄别:在毛泽东「道歉」的背后
   ①《胡乔木回忆毛泽东》,页278-80。
   ②《谢觉哉日记》,上,页58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