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姜维平文集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姜维平
   接近办案人员的消息人士说,不论是被立案调查的薄熙来,还是已被双规的王立军,都在把重庆打黑“黑打”,徇私枉法的罪责,推给对方,并竭力掩盖刑讯逼供的内幕,虽然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卫国确已被抓,但臭名昭著的所打黑第一功勋组“091”的主要干将刘克勤,魏鑫,王普等人还在活动,他们暗中帮助王立军收拾残局,并众人一口同声地否认刑讯逼供的行为,然而,近日,从重庆第二监狱秘密管道传出的一封书信,却真实揭露了“091”专案组的罪行。
   091是第一只黑手
   何谓“091”?现在的重庆媒体不再提及,但在薄熙来和王立军当政时,它是重庆公安局动辄抓人的一个专案组,其中,不仅有王立军从东北调来的铁哥们郭卫国,而且,有所谓“一等功勋”熊峰等人,他们奉薄熙来之命,拿下了原司法局长文强,11个月时间速战速决,不经异地审判,杀了对立派官员,大开杀戒,破坏了已有的司法程序;他们曾抓捕了彭治民和曾智强,把批评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民企老板,包装虚构成了黑社会,抢夺了90亿的“大蛋糕”,同时还直接为薄熙来和张海洋服务,利用文革手法,不仅敲诈勒索了4000多万,把李俊逼出了国门,而且,将其家族的30多人全部打成了黑社会成员,使重庆及全国的民企老板心理崩溃,掀起历史上最大的跑路潮,移民潮。

   据悉,没有抓到俊峰集团的老板李俊,薄熙来非常恼火,亲自下令,由王立军旗下的“091”执行命令,操控沙坪坝区法院,把李俊的哥哥李修武重判了18年,其他亲友,太太,侄子,外甥等都判了刑,这封由其服刑地传出的书信,是李修武写的。他以杜鹃嘀血的口吻,揭露了所谓“打黑基地”的日日夜夜,控诉了薄熙来“二次文革”的罪行,已成为他们徇私枉法,刑讯逼供的有力证据。
   消息人士说,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是薄熙来得意的红人,郭卫国是09专案组的组长,由于此案是2010年10月12日侦办的,它的编号是091---1012(李俊涉黑案专案组),副组长是沙坪坝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克勤,现在,控制俊峰集团资产的专案组成员有:刘克勤,魏鑫,王普,尚警官,黄定良,陈警官,关峰,郑警官等,这些人目前都被已判刑的李俊亲友郑欧,台士华等人指控涉及刑讯逼供,重庆有关方面正在调查。显然,及时披露这封血泪文字,有助于人们了解“091”的实情,并给正在纠偏的重庆检察院以信心。
   绝望中的泪笔控诉
   这封通过秘密途径流向海外的书信写道:本人李修武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被裁定判决18年,欲树静而风不止,欲心安而神不宁,辗转反复绝望中,还是坚持控告091-1012专案组黄定良、关锋、魏鑫等人刑刑逼供,引诱逼供行为,以示真相。
   开篇昭示了笔者的可怜处境和矛盾心态,由于身在高墙电网之中,左右都是狱警和急于检举揭发它人立功减刑的囚徒,李修武胆颤心惊,一方面想让外界知道自己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一方面又担忧惨遭进一步的迫害,所以,布满伤痕的心灵充满着犹豫的挣扎,他思前想后,还是奋笔疾书,以正视听。文中所提及的黄定良,关锋,魏鑫等警察,都曾在2011年9月27日的庭审中受到嫌犯的有关刑讯逼供的指控,但至今没有结论。
   李修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的文化水平太低,所以,文字表达能力不能倾诉心中冤愤,他写道:锁定“涉黑”意味着冲击一切、否定一切、打倒一切,这是指薄熙来主观先行,把一些自己不满意的民企老板,想像和指定为黑社会,再命令王立军等操控的091专案组去抓人,抓了之后,再去寻找原罪,这就是为什么1998年的一次治安纠纷被旧事重提,李修武的所谓罪行中包括多起寻衅滋事的原因。
   薄熙来全面否定改革开放
   一个民营企业家,是在薄熙来什么样的治国理念下,被虚构,拼凑,包装成黑社会的?我从李修武的回忆中可以找到线索,他说,我是2010年10月22日晚在家被抓获的,23日零点被押送到沙坪坝看守所开始审讯的,首轮是魏鑫为代表询问了我的履历、家庭、公司概况,直言不讳的讲述了专案组的架构。
   他转述魏鑫的话说,我们是091专案组,也就是“文强”专案组的原班人马,都是办案精英,打黑功臣,打黑英雄,是王立军的干将。091-1012立案就是重拳打击,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们都会很惨,因为你们只顾经济,不顾政治,没有头脑,不看方向,改革开放三十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钱少是自己的,钱多是国家的,我们知道你们公司发展很好,如果让你们再发展三年,将有20亿左右经济实力,是不得了的,但是,你们公司还是有问题的,是经不起查的,“打黑”还是搭上了末班车,倘若你们有眼光的话,王立军牵头的公安局“抚恤基金”贡献几千万的话,什么事都不会有。现在说是迟了,面临是配合调查,交代问题,坦检立功。
   这段表白,非常清晰地展示了薄熙来打黑的思想动机:第一,他自以为根红苗壮,要全盘否定邓小平改革开放30年的成果,企图以运动式的打黑抢夺民企资产而充公,用诬陷富豪的方式满足老百姓仇富心理,而不想通过政改的办法,建立制约机制,监督官员用好“二次分配”,这就使社会两极分化的阶层处于内斗之中,为大规模动乱留下祸根;第二,表面上看,他似乎出于公心,似乎要用富豪的钱帮助穷人,但李修武的笔泄漏了他们的秘密:如果把钱赞助了公安局的“抚恤基金”,就是红顶商人,像季征翰那样。这种选择式的执法造成数以千计的冤假错案,使那些为政府解决就业问题的老板,丧失了对社会的责任感,他们“跑路”逃命后带走的,不仅仅是累积多年的财富,还有对政府关于多种经济成份并存发展的信心,另外,从薄熙来投巨资收买海内外媒体,为李岚青办书展等活动看,他抢夺民企1000亿,并未把钱用在扶持弱势群体身上,而是谎言造势,行贿买官,既有欺骗性,又有危害性。
   接着,李修武披露了薄熙来“唱红打黑”的计划,他转述魏鑫的话说,你要相信,只要共产党“认真”,地产等企业将会有85%被摧毁,骂完后作了相关笔录。由此,我们洞悉了091帮助薄熙来和王立军要完成可怕的愿景:中国绝大多数的民企将被彻底摧毁,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八十的老板将被打成黑老大,或坐牢,或枪毙,各省,市,自治区众多的与其意见相左的官员将被打成保护伞,充公后的国企由薄熙来的死党走马上任,他们成了假公济私的国企老总,可以名正言顺地支配和侵吞人民的财富。以重庆官方已报道的600多个黑社会计算,全国将有多少人将蒙冤入狱?将有多少社会财富流向海外?所以,胡锦涛七年不鸣,一鸣惊人,力阻薄熙来入常,避免了中国的大灾难,深得人心。
   查内鬼,挑起官员内斗
   李修武描述了刑讯逼供的全过程,又披露了更多的秘密,他写道,第二次换人提讯,他们三人(其中有督办)直言:重庆唱红打黑,你们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却歌舞升平,卖弄色相,我公安在10月12日查封停业整顿一个月,并成立10-12专案组,集中最优秀的警员30名,对你们全面调查,调查期间,发现你们公司资金有异动,在22日我们开始全线抓捕,李俊没有抓到,沙坪坝公安局局长郭卫国非常气愤,专案人员都是统一行动,签订保密书,这样有组织、有步骤秘密行动为什么会泄密,一定是专案组又内鬼。光是我就是被长达十几小时盘问。我被严厉喝斥、谩骂、训斥,交代内鬼。
   这说明薄熙来全力操控专政工具,但有思想的警察并非人人赞同他搞运动式整人,打黑“黑打”更是不得人心,所以,确有内线给民企老板报信提醒,在四川开会的李俊闻风而逃,自己捡了一条小命,却使王立军蒙受了重创,不仅带出和惊曝了薄熙来打黑内幕,办案主管周京平变相削职,而且,真实地展示了薄熙来收买军头,意图政变的狼子野心,这对薄熙来是一次的致命打击。尽管重庆警察办案前,不惜违备国家法律,强迫警员“签订保密协议”,但依然挽救不了薄熙来掩耳盗铃,内斗垮台的命运,因为既便毛泽东再世,也必得随网络时代而改变策略,何况“薄泽东”乎?
   互不信任,必然出大事
   李修武说,第三轮提讯就是黄定良政委、陈警官主办,先是自我介绍,黄定良政委是091-1012组长,陈警官是打黑办是老搭档,曾经办过多起重要案件,立功显赫。由此,我们看到重庆公检法司全部被砸烂,与文革不同的是,它们的招牌还在,但已成了“打黑办”的下属机构,即由薄熙来出点子,王立军领导的“打黑办”出计划,出名单,公安局出数据和成果,091抓捕人犯并审讯,那么,刑讯逼供拿口供就成了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
   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是,办案的公安人员黄政委,为何要和打黑办的陈警员搞搭档?原来,薄熙来热衷于毛泽东式的阶级斗争哲学,其致命弱点是互不信任,人人自危,他既想利用091专案组去诬陷他人,又怕公安人员看破其枉法追诉的用心,帮倒忙,为防止警察另搞一套,他们就用“打黑办”去监督黄政委等人,这有点类似战场上的“督军”,显然,临时成立的“打黑办”直属王立军指挥,而王彪子又是“薄泽东”的谢富治。这种床上架床的官僚机构不仅耗费了国家财政的公款,而且,制造了警员之间的内斗,王立军最终叛逃是必然的结局。
   刑讯逼供是一贯的行为
   这封书信称,黄定良政委凛然直言,据报告,你一直不老实,不交代犯罪事实,告诉你,必须端正态度,老实交代问题,要晓得091专案组的厉害,你现在坐的老虎凳就是前某某坐了58天的地方,看来你也会步他后尘,瘫痪在这里,霎时间,黄定良政委厉声道,我们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你的眼却是红的,心事黑的,你们经济是有血腥暴力的,人民群众对你们有钱人怨声载道,十分不满,严重破坏了重庆的经济发展和当地经济秩序,我代表重庆市委、政府,代表这个时代,也就是薄书记,王局长彻底铲除你们,给重庆人民一个满意的答复。
   由重庆官方以前的报道得知,原司法局长文强案,彭治民案,彭长健案,等等,都是091专案组办的,因为高压严打和信息封闭,有关这些案情的深层次内幕,我们所知甚少,只有曾智强案子有些披露,使我们依然身处重庆打黑的迷雾中,这回李修武撕开了一角,他不敢说是谁坐了58天老虎凳,可能是文强,因为他的名子是两个字,也就是说,我们在报上所看到的案情,包括文强的认罪态度都是在如此残酷恶劣的条件下逼供的,做为一个亲身体会过薄熙来五年多冤狱的过来人,我相信这一情节,所谓“老虎凳”是一种专用于审讯嫌犯的坐椅,它不能挪动,是焊装在水泥地上的,犯人只要坐进去,就有铁器牢牢地锁住手脚,既使办案人员殴打辱骂,嫌犯要与之死拼,也无所作为。58天已超过一般人的生理极限,没有任何一个钢铁战士能不违心地签字画押。文强承认多年前曾强奸一名大学生,而此女没有及时报案,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毫无疑问,文强是贪官,但罪不至死,薄熙来急需杀一儆百,就必得利用091和这种类似的酷刑,为自己加分,也许王立军已提供和交代了更多的故事,会与上述李修武的描述一起形成证据链,一切都在欺待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