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石三生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作文之前,请亲爱的读者们允许我说一句粗话吧:在中国,做骗子真塔玛的幸福!瞧陈瞎子,想念大学就念大学,全国由着他挑;想出国讲学就出国讲学,纽约大学都不惜装弱智,请一个语无伦次、编瞎话都不讲逻辑的瞎子去启迪思维。
   

   好,骂过之后,开始正题。在上篇《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中,石三生从“对华援助协会”网站上的一篇新闻入手,得出陈光诚也是一个骗子的结论。这是自己第一次用肯定的语气。之前,都是基于常识、常理上的质疑。
   
   今晨,看到顾晓军先生的《回答对顾晓军石三生的质疑》,知道自己的上述结论已经得到了佐证。翻出墙,知华夏黎民*受石三生的质疑启发,通过调查取证,认为“陈光诚是伪装成瞎子的*共特工”。其实,就揭穿国际性的骗局来说,海外的爱国者们更具优势。互联网时代,骗子也不得不上网,而上网,就必然会留下世人共见的痕迹。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陆的人们即便会的翻墙术,浏览国际性信息的能力也是很有限。自己昨日只是浏览这个“对华援助协会”的网站,在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时间里,不是掉线,就是电脑硬盘、风扇狂转,十几分钟都打不开一个网页,你着急牙疼都没用。
   
   也正是在昨日才发现,陈光诚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功”,国际上的最大炒家就是这个“对华援助协会”,就是傅希秋牧师兼主席。也因此,石三生才相信习惯于阳谋的奥巴马总统、克林顿国务卿等一干美国政府大员支持陈光诚,很可能都是被蒙蔽使然;但说这傅希秋牧师,也是被蒙蔽,就于理难通了。傅希秋牧师可是个地道的大陆货,还是个毕业于聊城师范的山东人,与在下、与陈光诚都算是山水相邻的老乡。只是因为八九年学运受牵连,才皈依的上帝。说如此一个中国人,竟然看不出陈光诚的叙述当中堪称弱智的阴谋,也没人相信不是?
   
   一个对自己赖以成名的被监狱经历都瞎编的人,能有什么可信度?在此,我可以更大胆一点说:陈瞎子的四年服刑,也肯定是瞎编的!因为他描述的,根本就不是监狱生活。虽然自己也只是从书本上了解一些囚犯服刑的知识。
   
   由陈光诚不可能的胜利大逃亡,可以推断出他不是个瞎子。那么,说从他瞎编的监狱生活,推断出让他因此身陷囹圄的“临沂计生维权”事件,也是伪造,成不成立呢?
   
   通过阅读临沂计生事件的始作俑者----滕彪的相关文章,不得不悲哀地承认:临沂计生事件确实发生了。但陈光诚维权的结果,就是巧妙地化解了这一重大社会矛盾。陈瞎子在其中的作用,就跟《英雄儿女》当中的王成“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是一样的。这一事件的最终结果,正如同他自己所说:“这件事情起因是揭发计划生育。现在我还要告诉大家,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短暂地有所停息。但自从2008年底一直到现在,暴力计划生育有增无减,而且现在是有恃无恐,在全国各地依然存在株连,强恃,结扎等等。”
   
   或许有人还是看不懂陈光诚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如此,可去参考一下屠夫、许志永等维权人士在钱云会一案中的表现(对了,陈光诚计生维权事件,也是公盟一手打造,许志永、滕彪、江天勇、郭玉闪等)。如果不出预料,中国社会从本就不堪的法治转向更加荒诞的维权,或就是从陈瞎子的临沂计生事件维权开始。正是在这一事件中,“当局”尝到了甜头,并由此逐渐掌握了运用特工伪造受迫害等手段恫吓民众的技巧。
   
   作出如此判断的理由很简单,无论是维基的“临沂计划生育事件”还是滕彪所著《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维权大事记》,你都看不到陈光诚及滕彪等法律工作者们,在这一事件中所起到的法律作用。甚至可以说,自始至终,陈光诚们都是在将法律问题社会化,不断地同过非司法渠道,将临沂计生事件搞的满城风雨、名扬天下。更为古怪的,本来完全可以通过行政诉讼等法律手段来阻止临沂市有关当局的违法行为,他们一大帮子律师却选择了依靠网络舆论,依靠境外媒体;而对陈光诚本人的遭遇,他们又选择了法律诉讼。
   
   如果这么说,还是有人看不明白,你只要琢磨一下:轰动世界的临沂计生事件,为什么从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通过对陈光诚的监禁、软禁,已经悄然转化成了一件只与陈光诚的个人被迫害有关的人权问题。后,不管是大陆人,还是美国国会、奥巴马政府,都统统对临沂计生事件不闻不问,就该豁然开朗了。
   
   诸君看陈瞎子化解临沂计生事件的本事,可与于建嵘教授在钱云会事件中的打拐救弃儿行动媲美吗?当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善良、仗义的于建嵘教授身上,集中到那些可怜的弃儿身上时。谁还在意钱云会到底是被谋杀,还是普交死呢?
   
   看吧,他日谜底揭开,让陈光诚闻名天下的临沂计生事件维权,肯定是一个骗局,一个由政法委一手主导的最成功的骗局。
   
   最后,呼应一下华夏黎民*,那什么知情人透露的,说陈瞎子能够分别出菊花的颜色,实在算不得什么奇事。滕彪在《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中,就说:“他知道哪一株月季是黄的,那一株是红的。他自学 法律,为残疾人维权,卓有成效;他会操作电脑、传真机、复印机。”
   
   相比区别花儿的颜色,陈光诚运用科技产品的水平是否更难以捉摸?一个瞎子操作电脑也许没问题,但这传真机、复印机,他又该如何区别反正面呢?普通的印刷品,也可以用手盲读的吗?
   
   如果真有什么物极必反的规律,是否可以认为陈光诚就是瞎到了极点以后就复拥有了视力的呢?
   
   可能吗?国人或许觉得可能。估计以欧美幻想家们愚蠢到想象出来个天使,也必须有翅膀才能飞行的智慧,是根本无法理解中国人只要愿意,啥行头都不需要,就能上天入地的玄学思维的。
   
   可惜啊,陈瞎子只学了点儿玄学,却忘记了那句古谚:聪明反被聪明误。
   
   【石三生2012年5月5日 延边】
(2012/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