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石三生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求认同/李/洪/志/自降身价 为解局陈瞎子将见天日】
   

   在《某法大师<选择>诗解读》发表后,一度惹了些傻逼网友的嘲笑:以为人家李大师乃神人,岂能与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凡夫俗子一般见识?还专为你们师徒作诗?
   
   是与不是,先别忙着下结论。用/无/界/翻/墙的人们只需看一下首页的变化,自然可推断出个一、二来。石三生28日发表《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之后,该新闻头条立即将标题中的“要出大事了!”删除。今晨(30日),再试用/无/界/翻/墙,发现该头条新闻已经完全从首页消失。挂了至少两天的重大新闻,为什么要消失呢?难道是因为顾晓军先生说要《罚石三生用铁锹翻地一亩》吗?
   
   自陈瞎子事件发生,李大师旗下的媒体把顾晓军先生与石三生当成了风向标,这是个略微有点儿思考能力的人都能看得见的事实。当初又是独家报道,又是名人评论,又是转载有关陈瞎子的新闻,多热闹啊!待到我等的质疑声起,如今你再看,除了廖廖几篇转载,已经很冷清了吧?评论或许还有,也都乖巧地夹杂在什么“小岗村事件”之类的文中了。
   
   陈瞎子不是瞎子。连我等“人”都能看得出来;李大师慧眼无边,会看不出?最多只能被一时蒙蔽而已。神也需吃山珍海味、住花园洋房,也会犯错误不是?顾先生说:“也只有那啥李大师的功粉、不属世界一流的傻碧。”此话差矣,功粉们之所以不傻,最关键的是大师指导有方。相信功粉们除了以《选择》诗做向导。私底下,李大师一定还通过“神”的方法与诸法徒们达成了一致:顾晓军、石三生乃是李大师的业障宿敌,是“敌对神”在十万年前就设计好的陷阱,是故意给李大师制造麻烦来了。
   
   瞧吧,当海外网友狄村都慧眼如炬,写出了《蓦然回首一视,陈光诚暴露假瞎》之后,李大师及功粉们,还怎么好意思“忍”下去呢?
   
   狄村朋友的推理就更是有趣,他说:“这张图片显示陈光诚到美国发布完记者会以后,有一女支持者在陈光诚后面呼叫陈光诚的名字,陈光诚蓦然回首一视,那图片太精彩了,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盲人应有的反应,盲人被叫时的瞬间无意识反应应该是侧耳倾听声音来源,而陈光诚则和常人一样,却是回头瞭望!回首微笑这瞭望动作!太潇洒了!把个假瞎子骗世界的假瞎风光,抖落到全世界!哈,太真实的瞬间捕捉!没什么好争辩的了!那就是个假瞎子!那就是个水货瞎子!”
   
   哈哈,石三生看到此,都忍不住乐半天,虽然自己早已料定他是个假瞎子。多美的意境啊!狄村这厮着实可恶,怎么可以把李彦宏最欣赏的一首诗的意境给毁坏了呢?“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人在灯火阑珊处。”怎么?蓦然回首,竟是骗子就要光天化日了?我说,小李子怎么那么喜欢装瞎,喜欢以法律的名义禁止质疑陈瞎子、戳穿陈瞎子的真面皮呢。原来是不堪回首。怕一回首,就破绽百出了啊。
   
   狄村朋友的推理有趣,他引用的瞎粉们的推可就实在是没什么乐趣好言了。所有的骗局,谜底揭开的时候都很无趣不是吗?狄村说:请看这条他们发的推文:“ [email protected] “你个蠢货去充分了解资料后再下结论,陈光诚是小时候害眼病导致眼睛视力极弱,谁说他是全盲。”
   
   狄村还说:“‘终于有所谓维权的专职瞎粉劉德軍 @L5d 出来承认了,瞎子是弱视!快转推啊!?’我要问,可原先你们嘴烂了?心坏了?为什么就不能说他是弱视人士?要欺骗人?”
   
   看狄村怒气冲冲的样子,真想劝他大可不必。陈瞎子不是全瞎,早在半个多月前,已经有个叫吕柏林的,为了解释顾晓军先生的《热烈祝贺中美联合炒作陈光诚获得巨大成功!》及石三生的《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与《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写了篇《陈光诚成功越狱虽神不奇》的文章。文中,吕柏林不但考证了陈瞎子不是全瞎的几种可能,还很权威地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管理办法》、《中国残疾人实用评定标准》等法律法规,认定了陈瞎子不是“一级盲”。
   
   这个吕柏林的如果仅仅是证明了陈瞎子不是一级盲也就罢了。他还根据《金华宗旨》、《道德经》等大胆臆测:陈光诚还是个盲人中的极品天才。说陈瞎子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是眼睛是摆设,内视即视心,心即闭眼所见的漆黑虚空,见闭眼所见之,漆黑虚空者即暗目——第三只眼——天目,天目终生向前看,是终生见梦的梦眼,仙姑巫婆族见鬼说鬼话的仙目巫眼,特异功能族见特异事物的天眼,是人人与生俱有、终生不病不瞎、视力终生不变、终生在醒态中张望着的神眼。”
     
   非但如此,吕柏林还预见了陈瞎子复明的可能。他说:“生万物的虚心既生万病也治万病,故曰“心即光即药”(《金华宗旨》)。因盲生于心,故心也可随时治盲——盲人能随时复明,故古今都有盲人随时复明的故事新闻,《盲人复明记》就报道了五个外国盲人突然复明的故事。因心时刻在“和其光,同其尘”,盲人和非盲人都是“目惟内视而不外视”的外视盲人、“惟道是从”的一级盲人、“无知无欲”的行尸走肉,故散居在临沂九县三区的四十来个盲人能从临沂的九县三区的住宅准时摸到陈光诚家所在的东师古村村口。”
   
   如果不出意外,陈瞎子星期四于美国智囊机构“外交关系协会”的讲话中,除揭露中共当局为维稳东师古开销的6000万人民币,应该会顺便揭露自己不是一级盲的事实。令石三生感到困惑的,不是他到底是不是个瞎子。而是这个死瞎子是如何确定中共为他花了6000万?只凭道听途说,还是中央政法委已经将数年来的开销跟他做了汇报?如果没有事实,美国政府岂不是要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以此虚妄的事实来指责中共,会不会让人怀疑其人权报告也全是些子虚乌有的扯淡呢?
   
   好在明天就是周四,陈瞎子全新版本的瞎话也终究要丑媳妇见公婆了。数年来的谎言,不是被别人戳穿,就只好由陈瞎子自己做一个全面否定。此次否定之后,还继续追随陈瞎子的人们,大概只能如同吕柏林所说:“眼睛是摆设”了。
   
   按下陈瞎子不表,回头继续评论一下李洪志大师并旗下媒体在这一轮“瞎战”中的败笔。
   
   李洪志大师是个“神”,这是全球至少有一亿人都相信的事实(据说,功粉人数达一亿)。/法/轮/功/的神奇,按李大师的说法,是:“目前在社会上所流传的气功都是属于走丹道的,炼丹的。炼丹的气功要想在常人中达到开功开悟是很难做到的。我们/法/轮/大/法不走丹道,我们这套功法是在小腹部位修炼一个/法/轮/,在学习班上我亲自给学员下上。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感觉。大多数人有感觉,因为人的身体素质都不一样。我们炼法轮,而不炼丹。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具备着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够自动的运转、旋转。”
   
   根据李大师的解释,“/法/轮/”乃是一种似物质又非物质的东东。说它是物质,却绝对看不见、摸不着,用十万倍的放大镜也白搭;说它不是物质,它又是整个宇宙的缩影,而宇宙,则是包含了物质在内的时间空间以及能量的统一体,是可见、可摸、可感觉到、可测量、可计算的。
   
   而能把可见的宇宙微缩到看不见的人体小腹部的。除了“神”,还有谁能做得到呢?
   
   当然,能证明李大师是“神”不是人的方式还有很多。限于百度李彦宏的种种禁忌,在此不多作评述。只议这李大师为什么先狂挺陈瞎子,后又将甘肃省卫生厅的鬼话视若至宝?为什么在那篇《要出大事了!温家宝阵营突破13年禁区使气功推广再现》中,不再拿陈瞎子事件妄图扳倒周常委的李大师,会转而以为刘维忠打通任督二脉的鬼话是江泽民系处于劣势的征兆?
   
   被美国以“杰出人才”引进的李洪志先生,若说他当初在大陆时只知神鬼,不知民主是何物的话,也情有可原。如今,李先生已经身居自由世界14年,依旧以为拯救中国的,只有神啊,功啊啥的,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神权参与国事,无论是中世纪的欧洲,还是九十年代之前的中国,都屡见不鲜。但在民智已开的中国,在全球人们的思想意识已经渐趋大同的时代。还在寄希望于中国社会的进步于“气功”之上,是不是很荒谬绝伦呢?
   
   再者说,李大师创造的/法/轮/功/,原本是号称自己的功异于所有“气功”,是带领法徒们往什么高层次上走。如今,竟以为这打通的任督二脉的真气功为自己的同道中人。这是否在降格以求,把/法/轮/神功与普通气功混为一谈了呢?难道历经二十年,在多达上亿的法徒们之中,就没有一人练成如李大师一般的“神功”吗?当真如是,/法/轮/功/是否会令功粉们很绝望呢?
   
   【石三生 2012年5月30日 延边】
(2012/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