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石三生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四回)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 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上一回,只是为了验证自己对“弥天大骗局”(顾晓军语)的认知有几分正确性,就随手搜了一下“高智晟”来做验证。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中国人喜欢说谎或许是通病,但作为一个享有国际声望的,很可能还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的维权律师,满嘴都是谎言、屁话。可以吗?

   
   高智晟之恶、之卑鄙下流,如同陈光诚一样,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连自己十岁八岁的孩子都沦为了一些小骗子。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你看古今中外,多少作奸犯科的大盗、骗子,有几个是教育子女也从小立志做骗子、做强盗的呢。
   
   “每天不低于4人的秘密警察在寸步不离地跟踪着我当时还不足3岁的儿子,以持续、刻意地展显统治者的力量。”这样的话从高智晟的嘴里说出来,而且是作为给美国国会的议员的证词。真不知看到此种描述的人,除非是脑子完全坏死,不然,如何能相信这样的事实呢?从石三生的眼中看去,这他马的哪里是在跟踪,完全是在“保护”呀!二岁多的孩子不找妈妈了吗?母子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四个警察也要寸步不离吗?高智晟的老婆美若天仙?怎么描绘的这些国保像些地痞流氓、野汉子呢?
   
   大骗子、小骗子,一窝一窝地都成骗子。还维什么权?“骗权”吗!那高智晟对犯罪行为的描述,以及自己遭受折磨的描述就更是天方夜谭。
   
   高智晟说:“对王玉环这样的一位老人,数百人次的警察,党的干部,可在六年里只是没完没了地去 反复在肉体、精神方面,用一切令人发指的罪恶手段去对付一个平和的老人。每一次二十多名警察,连续折腾24小时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尽,有的暴跳 狂嚎不止,对王玉环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进行三次。有一次三天两宿没下老虎凳。这就是我们的党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这王玉环老人是人吗?这么顶折腾?高智晟是怎么看到的行刑现场?他手里如果当真有这些证据,为什么不直接呈交给美国国会那些婊子养的议员们?只要一公开,中共不就颜面扫地了吗?
   
   高智晟说:“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 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 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大约三支电 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
   四只电警棍,居然都电不晕个/狗/日/的。到底是国保们用的是伪劣产品呢?还是高智晟原本就是个不惧高压电的超人?数小时,竟然还能保持头脑清醒!我都怀疑那些傻逼国保累也累死了。这样的折磨与被折磨,石三生只在《海绵宝宝》里看到过,那海绵宝宝,是怎么打都打不死、打不坏的。高智晟是个动漫英雄?
   
   再瞧一段高智晟遭遇的高速惊魂,就更是离谱到非极品脑残才敢相信。他说:
   
   “我几乎是站起来,就是跳起来踩煞车。我把车煞住以后,下车一看,两个车之间就连一个手指头都进不去。”
    问:“那个人。。。他没有出来?”
    答:“没有出来。我一下车,准备到他车背后撕车牌照的报纸,因为我们车挨得近,手根本都插不进去。”
   问:“您看到他的车前面有什么情况吗?”
   答:“没有,前面一辆车都没有。这样,后面没有看到牌照,我就跑到前面去看他的牌照。这时候车是发动着的,他突然启动,直直的就向我撞过来,我一侧身,就这样,我的身子还是斜在他的引擎盖上,坐到地上,我右手拖到他的引擎盖上。然后我一跃起来,跳到旁边的花园里。”
   “这时候,他猛地倒车就跑掉了。一跑,后面的报纸掉下来。”
   
   真是搞不懂,一向靠警匪追车大戏赚取中国人眼球的美国佬,怎么会脑残到相信高智晟编造的如此低劣的“车祸”。插不进一指的间隙,又要往前直直地撞高骗子,还只能撞邪不能撞到。又要倒车逃跑,泥马国保的车难道可以原地转圈、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的吗?
   
   高智晟满嘴谎言,他的女儿耿格也是个十足的小骗子。
   
   耿格对胡佳说:“叔叔说真的,如果你真的觉得,如果我逃出去对这个案件有帮助的话,我不到一分钟绝对能够从学校出去,而且不被他们发现,你信不信?”
   
   《华夏报》说:“耿格在和同学吃饭时,警察把炒面扔到她身上。之后,4名警察把她抬起摔到地上,女警察还踢她。耿格被抬上警车后,女警察还掐她。”
   《大纪元》说:“高智晟的十三歲女兒耿格上周六中午在學校補課後,準備送同學去附近的公車站時,被監視她行蹤的國保人員阻攔,不容許她送同學,耿格很生氣,就踢了國保人員的自行車後輪一腳。該名國保人員非常惱怒,氣沖沖的向耿格問罪,耿格一時氣急,就把較早前購買的炒麵向他潑過去,三男三女國保人員就開始毆打耿格。”
   
   耿格给艾未未发推说:“父亲并不是因为自己而害怕,而是因为我们一家。国安人员搬进了我们在北京的家所在的楼房。每天上学我都由四名警察护送,他们当着我朋友的面骂我是婊子,当我在教室里上课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我进浴室他们也紧跟不放。”
   
   @飞扬刘沙沙: “克斯在严密监视下入学,境况未必就好。耿格是怎么给逼疯的?天煜上幼儿园,四个国保跟着;耿格上中学,八个国保跟着。上课时国保们坐教室后边。老师要求全班同学都不能和她说话,全班同学都不能有手机,出了事(手机让格格用了)要被追究。十二岁女孩,被国保当着同学的面骂荡妇,直把孩子逼到精神失常。”
   
   《亚洲周刊》说:“高智晟的女兒必須坐警車上學,警察故意在她面前嬉笑、侮辱高智晟,上課時警察就坐在孩子後面。耿和認為,至少也有上百人前後左右看著,一家人的生命尊嚴受到侮辱。 ”
   
   记得还有一篇是耿格自己描述当日遭国保殴打的文章。此时,网上也找不到,下载的资料里也不见了。在那篇文章中,耿格自己说是被绊倒了!
   
   通过以上的自述或媒体报道,朋友们,谁能告诉我那个才是真相?是该相信耿格还是相信媒体?
   
   多么无耻的骗局啊,甚至于连撒谎都不需要统一一下口径,全世界就有如此多的脑残、傻逼们相信,并为之呼吁、为之感动。人权也?妖术也?还是骗子也?
   
   按下高智晟是个十足的骗子先不表,且来说一说石三生发现的新蹊跷。
   
   因为发现这个“弥天大骗局”所有的线索都最终指向了“/法/轮/功/”,而且所有的见证人几乎都是蛇鼠一窝,只有他们自己给自己作证:滕彪、胡佳、胡平、大纪元、陈光诚等等。而这些包庇“罪犯”(高智晟被判了三年,是个标准的中共罪犯)的公知们,还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保护,不容质疑。就很想找出他们之间的后台来。
   
   尽管顾先生给某戴了个举世无双的高帽子,说实话,要想继续挖料,真的很难。不敢长时间在线,因为很显然有人也在顺着石三生的思路做现场清理。有时,即便下载了一些要紧的线索,自己的电脑也会被打扫。比如韩寒就篡改了“少年”词条;比如陈瞎子就删除了《大地之子—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比如耿格就清理了那篇她自述被打的文章。
   
   清理掉的目的,不就是要让世人感觉石三生是在杜撰,是在无中生有吗?好在些/狗/日/的没办法清理的一干二净,总是会留有一些尾巴。叫世人不会以为某所言并非全虚了。
   
   在找寻线索的时候,就又回到了驻美国大使馆给出的私人网站链接上。凯风网以前如何不知道,说其目前就是一个打着反“/法/轮/功/”旗号,实为了给“/李/洪/志/”做掩护的网站。是再也不会错的!这个道理很简单,自己机器中有四个浏览器,其中三个分别用香港、台湾、澳门的代理。无代理浏览凯风网以及所有大陆网站,都没问题。只要一用代理,至少是无法浏览凯风网,而且驻美国大使馆给出的链接中的凯风网,其“big5”与“中文”版块,也是无法打开的。
   
   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外交部这个反邪教网站,本应是像他们自己所说,面向全世界的。结果,却只是针对大陆。而大陆,又没人看,你还反什么邪教?凯风网,是个标准的愚民网。
   
   由此,就让自己对凯风网的创办者产生了兴趣,这到底是谁办的网站,如此神通!竟然被中国驻外使节引为同道?它到底是个“私企”还是“国办”呢?要知道,同时开通8个语种的服务,参照一下孔子学院网的公开信息,一年的维护费用就要几千万。
   
   查凯风网,毫无收获。在查其icp备案号:“京ICP备10009071号”时,发现网站的负责人是李刚川。再查李刚川,可就怪了,如此一个举世瞩目的网站负责人,不论是百度还是Google,竟然毫无信息。也太神秘了吧?
   
   虽然无法查证凯风网的性质,但在一个政府网站的通知中,知道它应该是地方政府的上级部门。个人可以领导政府吗?
   
   宁波市教育局鄞州区教育局于2011年8月25日,发文《关于要求凯风网、钱江潮网进校园的通知》,说:“为认真贯彻落实省委610办公室、省教育厅关于加强校园反邪教有关指示精神,进一步推动我区大中小学校校园反邪教工作的深入开展,区委610办公室、区教育局决定,在我区实施《凯风网》(http://kaiwind.com)、《钱江潮网》(http://www.cnqjc.com)进校园工程。”
   
   又查到一则源自海外的中宣部2006年10月12日的发文(不知真假,但愿中宣部能辟谣),说:“2004年以来我部先后下发的“关于在宣传领域积极配合构建和谐社会做好各项工作”的3个指导性文件精神,对舆论宣传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的控制审查工作出现了较大疏漏,未能从构建和谐社会的大局出发,做好相关方面的防范控制工作,出现了类似“凯风网”这样擅自发表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不利于端正舆论导向,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的网络媒体单位。各地、各部门在今后的宣传工作中,要以此为鉴,防范于未然。”
   
   分析中宣部的文,其思路符合自己对凯风网的判断。或许,在中宣部发文前,它的确是真的反邪教;之后,就为了维稳,开始假反了。
   
   搜遍互联网的结果,只发现一个李刚川与凯风网的负责人有点相近。记者胡锡进、许宏治、刘刚报道的新闻《叶利钦总统会见李鹏总理 中俄总理举行第三次定期会晤(附图片)》中,有“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以及李刚川、刘华秋、卢瑞华、傅志寰、朱育理、周永康、李凤林、张德广、陈同海、陈新华、吕聪敏、万经常。”的字样。根据国媒的新闻写作规则,这个“李刚川”的排名在李岚清之后,刘华秋之前。至少是个中央委员之类的大人物。但查百度百科,的确没有此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