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石三生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迷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引子】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顾晓军先生说:“石(三生)的挖料能力举世无双,如果真挖到什么料,不写也不太可能;而写的话,那么我们就真的坐在火山口上了。”
   
   我知道这世上本没有佛,也就对佛嘴中的地狱没有丝毫的恐惧;
   
   我知道人世间,真的有火山。因此,对顾先生的赞许就不知是该欣然领受,还是知难而退?料,肯定是有,无需挖,回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走过的历程,答案已经是昭然若揭。骗中骗,局中局,看起来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正如顾先生所言:只要解释通怎么才能弄到钱花?一切便迎刃而解。
   
   而怎么才能弄到钱花?投入与产出如何才能最划算?作为一种管理社会的创新机制,如何能以最小、甚至是无本的代价,获取最大的金钱效益?这些本来是商人们的伎俩,却阴差阳错地被政府运用到了社会管理中。于是,据说是江泽民的伟大发明:政治问题---经济解决,也就有了逆向成立的理论依据。于是,便有了邓玉娇刺官案,钱云会普交死,723动车事故,等等一系列经济社会活动中发生的天灾人祸。其解决方式的背后,都毫无例外地披上了浓浓的政治背影。
   
   当政治看到钱,眼中泛着绿光之时,群体事件以几何级数爆发就成了必然。顾晓军先生曾经建议政治:维稳不是不可以,照实赔偿即可(大意如此)。如此简单的算术问题,为什么就是做不到?老百姓都明白的很,难道中央领导们真都是些酒囊饭袋?非也,无论大政治们从纵览全局的角度,还是小政治们出于诸侯称霸的考量,都不会允许公正的买卖泛滥成灾。就拿钱云会案来说,钱当村长,村民要求的赔偿是19个亿。而当地政府只肯给3800万。整整五十倍之差,这买卖如何能谈得拢?生意谈不拢,买卖还必须做。除了强买强卖,除了政治打压,还有什么办法呢?
   
   或许有人又疑惑:既然要用政治的谋略来解决问题,为什么不能让钱云会死的好看一点儿、自然一点儿呢?为什么要留那么多看似弱智的漏洞给世人看呢?为什么央视、人民日报等等国脸国嘴都跟着像白痴一样的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自己也是琢磨了很久,才想明白。或者是说,自己本来就明白,只是不敢那么去想!试问,如果真的是自然或意外死亡,人们除了悲伤,还会感到恐惧吗?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有啥好害怕的呢?只有弄死,让人们明显地感知到那是被谋杀,而后定性成普交死。这才会让世人不寒而栗,才会起到杀一儆百、儆千的伟大效果吧!
   
   记得钱云会案时,顾先生也质疑:为什么中央不出面?
   
   他们出面能做什么,像白痴一样承认那是一桩普交事故?从政法委到意识形态领域,全都认可了的普交死。胡、温还能说什么(这是后话,非是比顾先生先知)?
   
   想那秦朝时,令大臣们感到恐惧的,哪里是赵高指鹿为马。如果胡亥不以常识问群臣,不就是一个玩笑吗?
   
   就是故意暴露出常识性的破绽,让你看。让世人都能从心底明白,与政治作对的下场,就是钱云会。也惟其如此,恐惧的阴影才会在世间自然弥漫开来。
   
   一边制造恐惧,一边强力维稳。至此,顾晓军先生提出的“怎么才能弄到钱花”的弄到钱与花钱,算是从个案做出了解释。余下的,就是一回又一回对大局的破译了。
   
   时隔多日,有个网站才通知删除了《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隐隐的,我感到自己已经找到打开潘多拉盒子的钥匙。
   
   顾晓军先生,您准备好去坐火山口了吗?
   
   欲知迷情,请看第一回 《长平为陈瞎子作赋 司马南暗挺美帝国》
   
   【石三生 2012年5月19日 延边】
(2012/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