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石三生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据说,“政治问题----经济解决”与三个代表是同一渊源,均是江泽民同志的伟大发明。
   

   当我对自己的遭遇及诸多社会问题都百思不得其解时,在博客中国认识了顾晓军先生。又在读过他的《一个弥天大骗局》之后,发现:经济问题,原来可以用政治做出合理的解释。恰是老江说法的逆向思维。后,再读《三个代表是扯淡,是坑蒙拐骗》,眼中见到的一切社会问题,似乎都可以找到答案了。
   
   从三聚氰胺到毒胶囊,不在于三鹿、明胶厂有多邪恶,而是三聚氰胺与皮革炼胶的工艺居然都是国家级的科研成果、发明专利。
   
   从骗子韩寒到瞎子陈光诚,不在于他们的人性是多么下流,而是他们的荣誉均与三个代表同时代产生。他们,就是三个代表的楷模、化身。
   
   这,或许就是好的制度,让恶人一心向善;坏的制度,让好人也变得邪恶的原因所在吧?以此论,“三个代表”,真乃祸国殃民之说也!
   
   也是,当《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都要请一个美国鬼子来写,连胡耀邦的女儿满妹都甘愿为一己之私,生编硬造出一段子虚乌有的江泽民情急之中,救了胡耀邦一命时。在我们这样一个特色的专制国家,还有什么样的假货无法制造出来呢!
   
   好,感概过后,进入今天的正题,对瞎子陈光诚的维权骗局做一多线索求证。
   
   第一、 陈光诚何时恢复的视力?
   
   在写《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时,发现《法律与生活》的记者杨子云的一句话:“如果不是6个月大时发的那一场高烧,以及十岁左右一次失败的手术,陈光诚将和他的母亲、妻子以及不到两岁的儿子一样有着明亮的眼睛”。通过杨子云的描述,可以肯定陈光诚是做过角膜移植之类的手术的。
   
   那么,结合华夏黎民*认证的他可以区分菊花的颜色;滕彪所说他会使用电脑、传真机、复印机,能分辨出那一株月季是红的那一株是黄的;杨子云说他能逃脱临沂官员的追捕,避开监视者的视线等等一系列特异功能来看,陈光诚的手术,应该做的很成功!
   
   
   第二、陈光诚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恢复了视力的事实?
   
   根据杨子云的“十岁左右”看,陈光诚做手术,即便很成功,也已经失去了与同龄的孩子们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的先机。但毫无疑问,一个有眼的人,混在一帮盲人之中,肯定是可以出类拔萃的。如果继续装瞎,可以得到社会的特殊照顾,可以上中专、上大学。正常的人或许会耻于装瞎,但陈光诚从小失去了视力,扭曲的心理难免就导致作出非正常的抉择。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精于谋略的党爹爹呢。
   
   根据陈光诚诉状中的自述,他的户籍所在地是沂南县委党校。这说明他的爹应该是党校的教师,是党员。陈光诚是红二代无疑。
   
   世人周知,党校的教师虽然无实权,但人脉关系肯定很广泛。至少在一个县域中,肯定是桃李满政府,有什么理由要舍弃了这优厚的人脉资源呢?从网上的资料看,全然不见这个党校的老师何时退休,又为何跑到偏僻的乡下做隐士?务农?做生意?都不能可能吧!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的通,就是为了掩护陈光诚继续装瞎子!因为留在县城,住在党校的家属院内,人多眼杂、低头抬头都是熟人,难免就会露馅。十来岁的小孩子装瞎,怎么能骗得了老熟人呢?
   
   瞎子爹这也算是难为天下父母心吧。
   
   第三、 陈光诚为什么不去中医院做按摩师?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猪头了,还是留待诸瞎粉们自己琢磨去吧。真想不通,可参阅第二。
   
   第四、陈光诚有几个老婆?
   
   在“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主要推手中,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就是翟明磊。这个人曾经持续追踪报道陈瞎子的事迹,是个职业新闻人士,曾就职《南方周末》。这么巧?和骗子韩寒都系出名门—南方报系。
   
   在翟明磊的报道中,陈瞎子有两个妻子:一个叫袁铃茹;一个叫袁伟静。虽然与陈瞎子结婚的时间大同。但应该不是一个人,也或者是陈瞎子同时娶了两个英语教师?
   
   或也有人说,人家是仿谷开来,妾随妻名也说不定。又怎知不是为了配得上“光诚”的伟大影响力,才将“铃茹”改成了“伟静”呢?铃茹---凌辱,谐音的也太丢人现眼了不是?
   
   “伟人”都特别忌讳名啊、意啊啥的。这,已经在韩寒的《三重门》特别指出是“王天下有三重”中得到了验证。吉林省的“浑江”改为了白山,不也是如此的吗?只要江泽民喜欢,人民麻烦一点儿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是袁铃茹改名袁伟静,除了要匹配丈夫。还有个可能,就是为了隐匿自己的生平,与过去的历史做一个中断!后人只知袁伟静,前人只识得袁铃茹。袁铃茹人间蒸发,袁伟静横空出世。
   
   第五、陈光诚为什么维权?
   
   这个问题也很猪头,就只做一简介。根据陈光诚自己的诉状,他的第二个孩子,在2005年10月24日,入世100天。则袁伟静生产的时间是7月14日前后。又根据维基百科的临沂计划生育事件:“2005年4月中旬,陈光诚、袁伟静夫妇开始对此进行调查,试图通过法律渠道,来维护这些受害者的利益,并向媒体揭露了有关情况。4月,自由亚洲电台等海外媒体对此事进行采访报道。”
   
   很显然,这是一场因陈瞎子自己超生,就“拉着别人一起跳粪坑”的维权行为。中国的农民,多半还都存有浓厚的法不责众的封建意识。
   
   综上五线索求证,不妨再做一大胆假设:陈光诚十岁左右做过手术后,为了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从而演出了一场旷古罕见的“装瞎子”闹剧。
   
   而一个假瞎子,竟然可以冒充残疾人的登堂入室,俨然成为了法学会的项目负责人,成为了世界瞩目的维权律师。则无疑是“三个代表”伟大思想的光辉写照。
   
   【石三生 2012年5月9日 延边】
(2012/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