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匣子说话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东魔毛泽东第七大罪恶事实便是:他为了将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贯彻到底,为了独霸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而腥风血雨地反人民,乃至成其为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天字第一号暴虐无道、嗜血成癖,残民以逞、祸国殃民的独夫民贼。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列斯毛们无不是暴虐无道、嗜血成癖,残民以逞、祸国殃民的独夫民贼;反人民罪,本也是他们近一百多年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惊天动地、翻天覆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一个组成部分;只不过他们反人民,则是以先大事愚弄、蛊惑、煽动、欺骗、强奸、忽悠和利用人民,最后加以灭绝的方式方法进行的,一般不容易为人们所觉察,反而很容易上当受骗,甚或成为其帮凶或帮闲,乃至终于也难以自拔矣。

   
    而尤其是东魔毛泽东,为了大事愚弄、蛊惑、煽动、欺骗、强奸、忽悠和利用人民,最后灭绝人民,则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漂亮幌子,干着“挟人民而令天下”即“挟人民以反人民”的罪恶勾当,招摇撞骗,甚嚣尘上,大搞其“人民主义”,大玩其文字游戏,散布一系列的谎言,制造一大堆的诡辩与悖论,胡言乱语,胡说八道,邪术殃民,魔言惑众,坏事做绝而又好话说尽,乃至谎言弥天,诡辩匝地,悖论成淖,令人哭笑不得,动弹不得,驳不胜驳,批不胜批。例如:

    ——如所周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一颇具蛊惑性和煽动性的民粹主义口号,乃马大胡子马克思为实施其腥风血雨且地覆天翻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之蛊惑煽动时,将其作为他那准备掀起一场反对方兴未艾且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的世界大战的宣战书即《共产党宣言》的结束语提出来的。
    可列秃子列宁觉得不够过瘾,不够到位,于是又来了个画蛇添足,居然将其改为:“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在俄共〈布〉莫斯科组织积极分子大会上的演说》)显然,这就好像在“被压迫民族”中,压根儿就没有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存在似的。
    可红毛首领毛泽东觉得还不够过瘾,还不够到位,竟然又干脆将其改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支持刚果〈利〉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声明》)显然,这又好像“全世界人民”,全都是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或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已经全部灭亡了似的。
    也就是说,西魔马克思妄图以“全世界无产者”总代表自命,遂其“挟全世界无产者”以获得“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而东魔毛泽东则妄图以“全世界人民”总代表自任,遂其“挟全世界人民”以获得“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
    那么试问:毛魔到底是发展了、修正了或背叛了马克思呢?抑或他自己早就确切地知道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根本上就是子虚乌有?——鬼知道!
    但人们应该看到那北京天安门——不,地狱门——红墙上至今还非常刺目地写着“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之血腥横幅大标语呢。
    反正,毛魔妄图血腥“挟全世界人民而令全世界”即“挟全世界人民以反全世界人民”,则是明明白白的。
   
    ——谁都知道,“共和”倒确实是个好词儿,包涵和平共处、和谐共处及和睦共处的意思。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何况国家呢。所以,共和国家、和谐社会及和睦家庭等,都是人们所向往的。但“共和”必须以自由、平等为前提;否则的话,是不可想象的。没有自由与平等,哪怕是由两个人组成的“二人社会”,大概也只能靠暴力及谎言来维持了,但那还能有共和、和谐或和睦吗?那《婚姻法》之所以要特别强调婚姻自由与男女平等,道理大抵也就在于此吧。
    而国家——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要实现共和,要成为共和国,则国家元首和国家权力机关必须通过民主程序定期地由选举产生。可“共产国际”红色间谍毛魔偏要将其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窃夺新生的中华民国民主主义政权,以暴力劫持n亿大陆中国人民成了亡国奴,并实行的是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的是家天下,居然也称之为“共和国”,简直荒谬绝伦。
    明明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家体与政体,明明是“这一阶级镇压另一阶级的机器”,明明是以你死我活、兴无灭资的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为纲的所在,明明要“一分为二”,要“一个阶级消灭一切阶级”,那么,究竟谁跟谁“共和”?又怎么能“共和”呢?搞什么“共和国”或“人民国家”,岂不成了搞“阶级调和”的“修正主义”么?
    马克思说:“……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哥达纲领批判》)
    恩格斯说:“既然国家只是一种在斗争中、在革命中用来镇压敌人的暂时的机关,那末,谈论自由的人民国家就纯粹是无稽之谈了,因为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就不成其为国家了。”(《给倍倍尔的信》1875-3-28)
    恩格斯说:“其实,国家无非是这一阶级镇压另一阶级的机器,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弱于在君主制下。”(《法兰西内战》)
    列宁说:“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这样一种‘秩序’,既把这种压迫法定和巩固起来,同时又缓和阶级冲突。”(《国家与革命》)
    列宁说:“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凡是阶级矛盾在客观上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限度内便产生国家。倒过来说:国家之存在,就证明阶级矛盾之不可调和。”(仝上)
    列宁说:“专政的必要标志和必备条件,就是用暴力镇压剥削阶级,因而也就是破坏‘纯粹民主’,即破坏这个阶级的平等和自由。”(仝上)
    列宁说:“民主制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是同一的东西。民主制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国家制度,就是说,是为这一阶级对另一阶级,这一部分居民对另一部分居民施行有系统的强力组织。”(仝上)
    列宁说:“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革命的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来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不用暴力摧毁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用新机器代替它,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可能的。这个新机器,用恩格斯的话说,‘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茨基》)
    列宁说:“专政是铁一般的政权,是有革命勇气和果敢的政权,是无论对剥削者或流氓都实行镇压的政权。”(《苏维埃政权的任务》)
    列宁说:“这个专政必须采取严酷无情和迅速坚决的暴力手段来镇压剥削者、资本家、地主及其走狗的反抗。谁不了解这一点,谁就不是革命者,谁就没有资格当无产阶级的领袖或顾问。”(《向匈牙利工人致敬》)
    … … …
    马、恩、列等共产魔教主义疯子们诸如此类的的狂瞽之说,难道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疯子毛泽东偏偏就没看过?或看不懂?
    不!不!不1
    不见毛魔也说:“军队、警察、法庭等项国家机器,是阶级压迫阶级的工具。对于敌对的阶级,它是压迫的工具,它是暴力,并不是什么‘仁慈’的东西。‘你们不仁。’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我们仅仅施仁政于人民内部,而不施于人民外部的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6-30)
    毛魔又说:“‘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仝上)
    毛魔又说:“这个政府是对于内外反动派实行专政即独裁的政府,不给任何内外反动派有任何反革命的自由活动的权利。反动派生气了,骂一句‘极权政府’。其实,就人民政府关于镇压反动派的权力来说,千真万确是这样的。这个权力,现在写在我们的纲领上,将来还要写在我们的宪法上。对于胜利了的人民,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越是反动派骂‘极权政府’,就越显得是一个宝贝。”(《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1949-8-28)
    毛魔还说:“在人民与反革命之间的矛盾,则是人民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之下对于反革命的专政。在这里,不是用的民主的方法而是用的专政即独裁的方法,即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二批材料》按语1955-5-24)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此可见,搞“阶级调和”的“修正主义”大概不是毛魔的本意吧。但他反对“共和”倒是千真万确的,他后来不是还成了反对苏俄修正主义“三和一少”的急先锋吗?那么,毛魔到底是跟谁“共和”了?是刘少奇?是林彪?是周恩来?是彭德怀?还是江青呢?……
    总之,这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也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天大的悖论,一个天大的怪胎——四不象。这是因为:首先,它根本上并非“国家”——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甚至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了,而只不过是一部暴力专政机器,即“阶级压迫阶级的工具”,亦即“绞肉机”;再者,它也并不属于“人民”——为毛魔即毛共匪帮所独霸了的;第三,其体制又是马列主义的,是苏俄式的,并非“中华”的;第四,它又是毛魔即毛共匪帮在用枪杆子将执政的国民党赶出中国大陆强行把原来的中国即中华民国分裂开来的产物,并非“共和”的产物;如此等等。那么试问:究竟又何来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