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匣子说话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东魔毛泽东第七大罪恶事实便是:他为了将其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贯彻到底,为了独霸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而腥风血雨地反人民,乃至成其为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天字第一号暴虐无道、嗜血成癖,残民以逞、祸国殃民的独夫民贼。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列斯毛们无不是暴虐无道、嗜血成癖,残民以逞、祸国殃民的独夫民贼;反人民罪,本也是他们近一百多年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一以贯之、昏头昏脑、昏天黑地、惊天动地、翻天覆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一个组成部分;只不过他们反人民,则是以先大事愚弄、蛊惑、煽动、欺骗、强奸、忽悠和利用人民,最后加以灭绝的方式方法进行的,一般不容易为人们所觉察,反而很容易上当受骗,甚或成为其帮凶或帮闲,乃至终于也难以自拔矣。

   
    而尤其是东魔毛泽东,为了大事愚弄、蛊惑、煽动、欺骗、强奸、忽悠和利用人民,最后灭绝人民,则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漂亮幌子,干着“挟人民而令天下”即“挟人民以反人民”的罪恶勾当,招摇撞骗,甚嚣尘上,大搞其“人民主义”,大玩其文字游戏,散布一系列的谎言,制造一大堆的诡辩与悖论,胡言乱语,胡说八道,邪术殃民,魔言惑众,坏事做绝而又好话说尽,乃至谎言弥天,诡辩匝地,悖论成淖,令人哭笑不得,动弹不得,驳不胜驳,批不胜批。例如:

    ——如所周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一颇具蛊惑性和煽动性的民粹主义口号,乃马大胡子马克思为实施其腥风血雨且地覆天翻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之蛊惑煽动时,将其作为他那准备掀起一场反对方兴未艾且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的世界大战的宣战书即《共产党宣言》的结束语提出来的。
    可列秃子列宁觉得不够过瘾,不够到位,于是又来了个画蛇添足,居然将其改为:“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在俄共〈布〉莫斯科组织积极分子大会上的演说》)显然,这就好像在“被压迫民族”中,压根儿就没有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存在似的。
    可红毛首领毛泽东觉得还不够过瘾,还不够到位,竟然又干脆将其改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支持刚果〈利〉人民反对美国侵略的声明》)显然,这又好像“全世界人民”,全都是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或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已经全部灭亡了似的。
    也就是说,西魔马克思妄图以“全世界无产者”总代表自命,遂其“挟全世界无产者”以获得“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而东魔毛泽东则妄图以“全世界人民”总代表自任,遂其“挟全世界人民”以获得“整个世界”之罪恶目的。
    那么试问:毛魔到底是发展了、修正了或背叛了马克思呢?抑或他自己早就确切地知道马克思所称的“无产者”,根本上就是子虚乌有?——鬼知道!
    但人们应该看到那北京天安门——不,地狱门——红墙上至今还非常刺目地写着“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之血腥横幅大标语呢。
    反正,毛魔妄图血腥“挟全世界人民而令全世界”即“挟全世界人民以反全世界人民”,则是明明白白的。
   
    ——谁都知道,“共和”倒确实是个好词儿,包涵和平共处、和谐共处及和睦共处的意思。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何况国家呢。所以,共和国家、和谐社会及和睦家庭等,都是人们所向往的。但“共和”必须以自由、平等为前提;否则的话,是不可想象的。没有自由与平等,哪怕是由两个人组成的“二人社会”,大概也只能靠暴力及谎言来维持了,但那还能有共和、和谐或和睦吗?那《婚姻法》之所以要特别强调婚姻自由与男女平等,道理大抵也就在于此吧。
    而国家——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要实现共和,要成为共和国,则国家元首和国家权力机关必须通过民主程序定期地由选举产生。可“共产国际”红色间谍毛魔偏要将其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窃夺新生的中华民国民主主义政权,以暴力劫持n亿大陆中国人民成了亡国奴,并实行的是流氓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的是家天下,居然也称之为“共和国”,简直荒谬绝伦。
    明明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家体与政体,明明是“这一阶级镇压另一阶级的机器”,明明是以你死我活、兴无灭资的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为纲的所在,明明要“一分为二”,要“一个阶级消灭一切阶级”,那么,究竟谁跟谁“共和”?又怎么能“共和”呢?搞什么“共和国”或“人民国家”,岂不成了搞“阶级调和”的“修正主义”么?
    马克思说:“……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哥达纲领批判》)
    恩格斯说:“既然国家只是一种在斗争中、在革命中用来镇压敌人的暂时的机关,那末,谈论自由的人民国家就纯粹是无稽之谈了,因为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就不成其为国家了。”(《给倍倍尔的信》1875-3-28)
    恩格斯说:“其实,国家无非是这一阶级镇压另一阶级的机器,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弱于在君主制下。”(《法兰西内战》)
    列宁说:“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这样一种‘秩序’,既把这种压迫法定和巩固起来,同时又缓和阶级冲突。”(《国家与革命》)
    列宁说:“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凡是阶级矛盾在客观上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限度内便产生国家。倒过来说:国家之存在,就证明阶级矛盾之不可调和。”(仝上)
    列宁说:“专政的必要标志和必备条件,就是用暴力镇压剥削阶级,因而也就是破坏‘纯粹民主’,即破坏这个阶级的平等和自由。”(仝上)
    列宁说:“民主制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是同一的东西。民主制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国家制度,就是说,是为这一阶级对另一阶级,这一部分居民对另一部分居民施行有系统的强力组织。”(仝上)
    列宁说:“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革命的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来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不用暴力摧毁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用新机器代替它,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可能的。这个新机器,用恩格斯的话说,‘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茨基》)
    列宁说:“专政是铁一般的政权,是有革命勇气和果敢的政权,是无论对剥削者或流氓都实行镇压的政权。”(《苏维埃政权的任务》)
    列宁说:“这个专政必须采取严酷无情和迅速坚决的暴力手段来镇压剥削者、资本家、地主及其走狗的反抗。谁不了解这一点,谁就不是革命者,谁就没有资格当无产阶级的领袖或顾问。”(《向匈牙利工人致敬》)
    … … …
    马、恩、列等共产魔教主义疯子们诸如此类的的狂瞽之说,难道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疯子毛泽东偏偏就没看过?或看不懂?
    不!不!不1
    不见毛魔也说:“军队、警察、法庭等项国家机器,是阶级压迫阶级的工具。对于敌对的阶级,它是压迫的工具,它是暴力,并不是什么‘仁慈’的东西。‘你们不仁。’正是这样。我们对于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决不施仁政。我们仅仅施仁政于人民内部,而不施于人民外部的反动派和反动阶级的反动行为。”(《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6-30)
    毛魔又说:“‘你们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仝上)
    毛魔又说:“这个政府是对于内外反动派实行专政即独裁的政府,不给任何内外反动派有任何反革命的自由活动的权利。反动派生气了,骂一句‘极权政府’。其实,就人民政府关于镇压反动派的权力来说,千真万确是这样的。这个权力,现在写在我们的纲领上,将来还要写在我们的宪法上。对于胜利了的人民,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越是反动派骂‘极权政府’,就越显得是一个宝贝。”(《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1949-8-28)
    毛魔还说:“在人民与反革命之间的矛盾,则是人民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之下对于反革命的专政。在这里,不是用的民主的方法而是用的专政即独裁的方法,即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第二批材料》按语1955-5-24)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此可见,搞“阶级调和”的“修正主义”大概不是毛魔的本意吧。但他反对“共和”倒是千真万确的,他后来不是还成了反对苏俄修正主义“三和一少”的急先锋吗?那么,毛魔到底是跟谁“共和”了?是刘少奇?是林彪?是周恩来?是彭德怀?还是江青呢?……
    总之,这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也是一个天大的谎言,一个天大的悖论,一个天大的怪胎——四不象。这是因为:首先,它根本上并非“国家”——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真正意义上的国家,甚至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了,而只不过是一部暴力专政机器,即“阶级压迫阶级的工具”,亦即“绞肉机”;再者,它也并不属于“人民”——为毛魔即毛共匪帮所独霸了的;第三,其体制又是马列主义的,是苏俄式的,并非“中华”的;第四,它又是毛魔即毛共匪帮在用枪杆子将执政的国民党赶出中国大陆强行把原来的中国即中华民国分裂开来的产物,并非“共和”的产物;如此等等。那么试问:究竟又何来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