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
独往独来
·京夫子: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润涛阎:马克思只想骗一男一女两个人
·英法联军为何要烧圆明园而不烧紫禁城
·董狐:有感于‘王岐山在故弄玄虚地谈中共执政的合法性’
·用口语化告诉你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姚瑶: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最近15年来的11起血性复仇事件
·樊冬宁:96高龄抗战老兵郝柏村谈抗日战争
·谈一谈中国诡异的失业率
·王康:重庆谈判70周年祭
·高胜寒∶习近平的国际大洋相
·袁腾飞论文和语录
·沈志华: 这才是赤裸裸的苏联解体真相
·朱忠康选编制作: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及其它
·董狐 :习大梦想学成毛二世,向毛学了些什么。8月北戴河遭滑铁卢,皇帝梦碎
·中国腐败带头人邓小平家族
·余杰:孔子和平奖与独裁者结缘
·王歧山出台“妄议罪”,突显今日中国权力的无知和傲慢与政治的倒退。看看毛
·邱会作:周恩来配合林彪抵制毛泽东内幕 图
·刘少奇子女大字报:刘少奇的丑恶灵魂
·朱忠康编辑:共产中心红色帝国的大清洗
·东方历史评论|秦晖:走出帝制
·重新认识蒙古国:中国的梦与俄国的泪
·金复新:透露马习会上一个不为人察的小秘密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董狐:中共只能在‘中等收入陷阱’里覆亡,中国民主化后前途光明
·于浩成访谈录(一)
·曹长青: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位女性怎么说
·喻智官::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中国名校院长送孩子去美国读小学 感觉挨了一闷棍
·董狐:我对中国‘民主化’过程和‘后极权时代’ 一些更多的认识
·孙立平:我们需要建设一个更好的社会
·朱忠康:“淘宝”或将把中国经济引向深渊,伊斯兰国比中共是小儿科
·毕汝谐: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朱忠康编辑: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
·粟裕发给毛泽东一封电报 暴露抗日共军杀敌人数总数不足2000人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朱忠康选编:专题系列报导98 南京大屠杀与汉奸卖国贼
·你不知道的蒋经国
·辛子陵:列宁主义错在哪里?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刚刚在台湾出版发行热卖
·朱忠康选编:勿忘国耻:求你夫妻两别再出去了
·朱忠康选编:专访罗宇,罗宇为何呼吁习近平解体中共
·奥巴马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说,“我领导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为保护我的国家
·张洞生: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搞什么‘党内民主、增量民主、协商民主、基
·徐贲:苏联人丢失信仰的三个原因
·董狐:袁世凯死后100年,还有人作‘皇帝梦’,甘步袁世凯昂纳克 齐奥塞斯库
·朱忠康选编:“毛病养成恶习”的纵深观察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朱忠康选编:高层秘闻: 无法无天的伤害同志与人民是罪行
·朱忠康选编:断子绝孙的“伟大事业”
·朱忠康选编:共产主义意味着战争饥饿死亡和环境恶化
·朱忠康选编:一个在中国流传90多年的巨大错误口号
·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如何翻墙”系列:Lantern(蓝灯)——开源且跨平台的翻墙代理
·朱忠康选编:日本兵和红卫兵。毛泽东外孙女身家50亿 发家史曝光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韩连潮:该是美国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
·用口语化告诉你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阿妞不牛的博客:人神共愤:中华文化毁灭纪实
·程晓农:习近平力挽狂澜 引领中国大倒退
·中国顶级高干子女任职名单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博谈网|佚名: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林彪专机的黑匣子找到了 内幕很惊悚
·民主中国|余杰:谁是习近平的精神导师?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当然,父亲是权力狂不能决定儿子也是权力狂。在重大事件刺激下,在家庭影响下形成的性格雏形可能发生转折。遗憾的是,薄一波全力把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因而“能干大事”的儿子薄熙来推上了争夺最高权力之路。据我的一位好友(干部子弟,著名民运人士)说,在邓小平决定“每家只允许一个子女从政”的约定(“潜规则”)之后,薄一波曾召开家庭会议,议决“全家保熙来”。即已从政者转而经商,任何批条子、收回扣等易于被政敌抓住的腐败情事不许与薄熙来有沾染,以保持清白之身。(现在看来,薄熙来没有做到。这既是中国“法制”的悲哀,也真是人性的悲哀!)——这仍然不算数。对于政治家来说,有大企图心不算罪过。问题在于手段。如果没有主政重庆所表现出来的“唱红打黑”,他的人完成就缺乏了关键的一环。(事属凑巧,薄家父子主要活动于山西、北京、重庆,恰好与我的人生轨迹重合。我出生于重庆,那是我的故乡。少年赴京求学,经历文革,至插队离京共20年。山西生活20年,是我文学的故乡,在那里我了解中国,并走上文学之路。因此之故,我不可能对我生命中这三处生养之地漠不关心。虽然多年不再写政论文章,但风吹草动总令人牵挂。)
   当我回首往事之际,更加确信目下流布于坊间的未加证实的“传言”大抵属实。发表于香港《开放》月刊的苏仁彦的文章写道:
   薄熙来和这些红二代结盟的第一个共识是他们强烈的”江山意识”。他们认为共产党的江山是他们的父兄打下来的,只有他们才是继承江山的真命天子,即文革时一度盛行的”老子革命儿接班”的血统论。薄熙来的狂妄和野心即来自于此。据一位曾与薄熙来面对面谈话一个半小时的记者说,薄熙来充满承继中共江山舍我其谁的自信,并把胡锦涛和温家宝这样的平民子弟领袖轻蔑地视为暂时代共产党管理江山的家奴,认为最终权力应该交回到中共红二代手中。
   这种视平民子弟为“家奴”的“血统论”我们早就领教过。下面引文出自我1989年写于逃亡途中,1993年出版于香港的回忆录《历史的一部分》:
   一个耐人寻味的镜头︰
   一九六八年下半年某日,插队前夕。
   两位青年在北京八达岭长城上迎风远眺。苍劲的北风揉乱了他们的黑发。眼底那自由起伏的群山,如波涛般扩展向四面八方的地平线。这简洁而辽阔壮美的景观,每每使炎黄子孙们肃然无语。心口发烫,剎那间念及“祖国”与“历史”……
   那一天正是这样,两个青年分属对立的两派,但此时此刻,他们从心里想谈谈共同的东西。
   高个子宽肩膀的青年倜傥风流,高视阔步。他环视着粗犷的一派北国风光,爽朗地说︰
   “将来,你们就替我们来建设这个国家吧!”
   戴眼镜的青年宽厚而内向。他似乎马上就明白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含义,但还是抬眼瞅了高个子青年一眼,透过高度近视镜片,投去一个”为什么”的眼神。
   在四目相视的一瞬,两个人的心里甚么都明白了。但高个子青年还想把问题说得更有条理,更有说服力。他气派大方地拍拍朋友的肩膀,说︰
   “中间派们不会有什么大出息,我看你们四三派的行。你们很聪明,有才华,但你们的出身一般是知识分子和普通工人、巿民家庭,你们离权力太远。而我们老兵呢?我们也很有魄力,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离权力很近,我们和权力有天然的联系。所以只能是这样了:将来,由我们来执掌这个国家的权力,你们来给我们好好建设!……别不服气,老羊,不信再过二十年咱们看看!”
   这是我的两位私交颇好的同班同学。这是下农村前他们之间的一段推心置腹的“临别赠语”。高个子青年叫袁××(其父为大军区政委),清华附中老兵核心战斗组“齐向东”骨干,随后走后门当了兵,很快就升了上去。戴眼镜青年是清华附中井冈山主力“百万工农”战斗组“黑高参”,后到白洋淀插队,又上了大学,走了知识分子的必经之路。他叫宋××,“老羊”是他的外号,因为他虽聪明绝顶,但性格软弱随和,与世无争却又总挨整,实在像只驯顺的羔羊……
   ——这是一段极富于典型意义的谈话。它深刻地预示了我们一生将经历的种种斗争和命运。
   ……显然,我们再次重逢,还要等二十年。因此,“二十年后见”,成了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和宣战。
   二十年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权力是在人民手中,还是“子继父业”,成了他们世袭的私有财产?
   二十年后见!一定要再一次打垮他们!一定要让权力真正回到人民手中!
   ……
   两派的骨干们,在分手时那最后一瞥中,说的绝非“永别”而是“再见”。无论我们今日如何分道扬镳,离散天涯,但二十年后的那场政治大决战中,我们必然再度重逢!
   
   二十年过去,“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呼唤自由民主,“他们”在叔伯阿姨的客厅里鼓动镇压。
   又二十年过去,他们中的少数已登上中国政治权力的高地,个别人物试图从边缘突破,复辟毛泽东时代,酝酿杀人立威,嫌六四杀人太少,嫌胡温等“家奴”不够狠毒,且阻挡了他们的世袭之路。
   他们之中最有权力意志、最敢下手的代表性人物薄熙来雄心万丈地走上了问鼎之路。
   在这场角逐中,人民是失败者。我们至今尚未看到明确的自由曙光。但我们满怀信心:自由、平等、博爱的人类理想是不可阻挡的。苏东波、茉莉花等和平起义不是已经胜利了吗?有时候,人民压抑已久的意志会爆发为惊天动地的革命,有时候,这种意志会通过某些特定的权势人物曲折而顽强地实现。
   八九民运中,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中有一种共识,即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把矛头对准任何个人。背后的意思是,不卷入高层权力之争(吸取文革教训),反抗专制极权总是没错的。绝食后期,经过痛苦思索,我决心打破不与上层接触的理想主义原则,尽快与十年改革的推动者邓小平接触,申诉此次运动意在推进改革,并无打倒他之意图,以期他作出某种程度的让步,结束绝食,走出危机。数次找友人向邓朴方—邓小平传话。但邓家人已找不到了。再找赵紫阳,十九日凌晨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的泪光,使我感到再不能迟疑延宕。我代表知识界与学生领袖商量,立即与赵达成妥协:给赵一分,算是支持改革派;他对学运表个说得过去的态度,给我们一分,以结束绝食,巩固已获得的民主成果。得到学生领袖赞同后,我即找人火速与赵联系。结果传回的消息是:赵紫阳刚下台!政治局决定:镇压!各种途径都证实了这一消息。那一刻,我记得是在金水桥头首都知识界联络站,大家怔怔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早就预感到的最坏结局终于来临……这一情节在拙作《历史的一部分》中有详细记述。
   回忆起这些往事,是想说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换一个角度:共产党是可以分析的吗?用毛式提法即:是“铁板一块”吗?可以说,在没有介入政治操作前,我倾向于从本质看问题,“历史唯物主义”,“铁板一块”。遇到具体危机时则开始倾向于并非“铁板一块”,要支持开明派改革派,注重个人的作用,“历史唯心主义”。
   戒严军队受阻于北京民众之后,运动进入新高潮。赵紫阳等被贬谪了,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民主运动表现出引人注目的同情,万里委员长在国外发表了与邓小平相左的谈话。我与张郎郎等极少数人讨论了从首都机场至人大会堂百万市民夹道欢迎万里归国的可行性,想运用“议会”的权力来扭转局势。这一信息无误地传达给了万里,但邓棋高一着,把万里扣在上海,我们又落空了。
   事隔二十多年再来反省,共产党绝不是教条式的“本质论”式的“铁板一块”,每一领袖人物都是个人,除了共同的“党性”,还有各自不同的人格、个性、道德。很简单,试想一下,如果胡耀邦没有下台,如果赵紫阳那晚留在广场不走,如果万里设法直接回到北京,如果三十八军徐勤先将军和二十八军何燕然张明春将军有更多一分勇气……谁能肯定八九民运不会有另一种结局呢?
   近日看到了贺卫方文章《缅怀胡耀邦》:
   他(布热津斯基)谈到他印像很深的是与胡耀邦在北京的一次晚餐谈话,地点是马克西姆餐厅:“那次晚餐令我如此震惊的不是菜单,不是菜的式样,而是胡耀邦对我说的话。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中国经济改革的重大成功预示着加速政治改革的紧迫的必要性,我问他,他的政治改革意味着什么,他异乎寻常的直截了当。他谈到了必需的、非常明确的一种多党体系,一种真诚的多党体系,一种存在竞争的多党体系。他还阐述了政权必须真诚而广泛地从属于法律的管制,官僚体系也要从属于法律的管制,这是一种绝对的必要,这一切,反过来又必需一个真正的宪法体系,而这种宪法则要由民众授权,各种思想的互相竞争的内容要融合成为一体。他所说的这一切,令我彻底震惊了,我非常赞赏他竟然看到了那么深远。”
   我与布热津斯基一样感到震惊。完全没有想到作为共产党总书记的胡耀邦有如此彻底的思想。我认为他不过是共产党中较有同情心,较真诚,较善良,较葆有天真童心的一个人,哪里知道他心目中的政治改革超出了我最大胆的设想。布热津斯基的这个演讲是在他亲自走过泸定桥之后。——为何这位对共产党有深刻洞悉的西方政治家要亲自走一走泸定桥?我可以相当有把握地说:他想分析、理解共产党,换言之,他不认为共产党就是一群十恶不赦的魔鬼。他要亲自进入早期共产党所经历过的种种情景,从人性的角度进行再剖析。这个猜测我以为大致不错。26年前,我在调查发生于文革期间广西人吃人大惨剧时,也同样在凶手们作案现场和拖着罹难者行走过的街道、河滩上久久徜徉,试图寻求答案。当我从自身的红色教育背景以及斗争哲学中找到类似结构之后,再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
   在这里我又一次谈到个人。我们当如何理解胡耀邦、赵紫阳、温家宝们呢?
   历史已经来到一个大转折的关头。敏感的中国人感到了地火的隆隆运行,天空中乌云聚集,雷声已然开始滚动。无论被统治者还是统治者都意识到这种制度再也不能延续下去了。最佳的前途就是改革,改正冤狱,昭雪亡灵,化解弥漫于上下的暴戾之气,召开圆桌会议,逐步解除报禁党禁,最终走向民主宪政。相应地,反对派则不苛求一步到位,保证实行特赦、放弃政治清算……等等。即便发生革命或大规模暴力事件,我也祷求较少流血,防止街头“群众专政”。——没有宽容、饶恕,历史就不会脱出冤冤相报的循环。
   已经写得太长了,本打算写一个比较散漫自由的随感。请读者原谅,我多年不写这种政论性文章,此后也不打算再写。我要写生态和文学。而且这篇文章也不过是漫谈,没有逻辑,也不是政治宣言,不值得严加批判。我这个年纪的人都是喝阶级斗争的狼奶长大的。记得中学时代读雨果《九三年》时的困惑:其核心情节是,反革命叛军首领(一位老贵族)战败后顾不得逃跑,从烈火中救出几个孩子。革命军司令郭文深受感动,将其私自释放,等于放虎归山。革命军事法庭因之判处郭文死刑。主持死刑判决的法官是郭文的恩师、义父和心灵导师、世界上最爱郭文的人。当郭文的头颅从断头台铡刀下滚落时,一声枪响,这位坚持革命原则的老法官把子弹射进自己的心脏。在这部世界名著里,雨果首先热情地肯定了革命的正义性,承认了流血之不可避免,但又对其戕害人性的残酷性提出了道义谴责。这是一对永恒的矛盾。最后,雨果从自己的心灵出发,倾向于更高的正义——人道:“在绝对正确的革命之上有一个绝对正确的人道主义。”——在我的青年时代,雨果这句话罪莫大焉,成了批判“资产阶级人性论”的箭靶。只是在几十年后,当我一口口吐出狼奶之后,才惭愧地为时已晚地读懂了雨果。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