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
独往独来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郑 义
   
   2005年,被视为极端反共的美国政治家布热津斯基在史坦福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确定地认为,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最为罪恶的时代,我这一生中始终致力于我最为关切的问题,就是试图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应该怎么做才能保证这些事情不再发生。”
   所谓“最为罪恶的时代”,举其大端,应该是指二十世纪曾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德国国家社会主义(音译“纳粹”)的崛起、对犹太人的“工业化”灭绝、南京大屠杀、以苏联中国为主体的共产主义的崛起、以及其后几乎毁灭人类的冷战等等。在这个“最为罪恶的时代”中为恶最烈的,是所有政治制度中最暴虐的极权制度,以及人性中最阴暗的部分:仇恨、冷酷、残忍。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其标志就是毛泽东和他的嫡系“老红卫兵”。

   我完全赞同制度批评。是的,我们的一切灾难确实来自共产极权制度。但我同时也赞同人性批评,这是正统的共产意识形态从来激烈反对的:因为这是“人性论”,是“唯心主义”。我并非从理论出发,而是从我们身上的鞭痕出发: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完全可能是另一种命运。至少,可能不会饿死数千万人,不会发生把全国人民卷入最高权力争夺的“文革”,不会有文革中的大屠杀和大吃人。对于毛泽东的人性,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一位外国观察家在自己的日记中做出了以下的评价:
   “毛对任何个人或千百万人都不感兴趣。重要的是抓权。至于说抓权究竟要付出多大牺牲,……他是很少关心的。确切的说,对于这一切根本就不关心。对他来说,人民只是完成他的计划的工具而已。(他)俨然是救世主。他凌驾于人类、法律、道德和苦难之上。”(彼得•弗拉基米诺夫:《延安日记》第241页)
   “毛泽东……连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过是他在权力斗争中的工具罢了!千百万人的流血和痛苦,灾难和忧伤,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抽象的概念。啊!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啊!我们往往是过分地把它简单化了!”(彼得•弗拉基米诺夫:《延安日记》第68页)
   这个人叫彼得•弗拉基米诺夫,系共产国际派驻延安联络员、塔斯社特派记者,实际上是苏联驻延安“大使”。在1942年春至1945年冬长达三年半的时间里,他在延安中共领袖层广交朋友,和毛泽东长谈数十次之多。再没有任何一位外国观察家比他与毛相处更久,了解更深的了。而且,他的观察极为深刻,不仅揭示了延安时期的恐怖血腥,而且得到了毛登基后历史的追认。他抓住了毛泽东的两个重要特点:残忍、权力狂。他还抓住了一个所谓“唯心主义”的历史观: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
   谈到个人、人的性格,政治就有了与文学相重迭的部分。我试着在“权力狂”和“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这两方面来展开我的这篇随想式文章。
   先谈权力狂。薄熙来正是这样一位毛泽东式的权力狂。他一旦得势,必将把中国再一次推入类似于“富田事件”、“延安整风”、“内战”、“镇反”、“反右”、“文革”的血泊。网上现在有一些关于他的传言:
   “‘薄熙来是一个政治狂人,他对自己的定位是“秦始皇──毛泽东──薄熙来”’”(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据网上消息,已被双规的薄熙来亲信交代,薄熙来王立军计划要在重庆杀三千人。薄熙来说,不狠狠地杀他一大批,不能建立我们的威严,无法镇服猖狂的黑社会。他还说,六四就是杀人太少才使得现在还有人敢于翻案,这种教训必须接受。”(苏仁彦:《刘源涉嫌密谋,陷得很深——薄熙来和红二代的行动策划》)
   严格地说,这些传言不可尽信,但也不可完全不信。我是一个作家,研究对象就是人物的心理、性格。这些传言与薄熙来性格与思想的主要特征相当一致。他青年时代的一个细节至关重要:为表示划清界限,曾踢断了父亲薄一波的肋骨。这是一个关键性的细节。踢断父亲肋骨,还得到父亲表扬(薄一波1983年回忆文革:“……这个狠小子,又在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个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接班人的好材料够狠,能干大事”——作家杨光),父子二人的性格、灵魂都袒露无遗。薄熙来所为,连干部子弟圈子都不齿。这种事,在文革那种灭绝人性的时代也是极为罕见的。除此,我所知的仅有一例:我们班有一位同学曾带领老红卫兵去打他的“小业主”母亲,据说亲自参与了毒打。此事遭到全班左中右三派的唾弃,从此抬不起头,自我流放到学校木工房修理桌椅,一直到毕业分配。我的母校就是那个“红卫兵的发源地”清华附中,我们班的红卫兵又是清华附中红卫兵的骨干。连他们都无法忍受这种丧失人伦的卑劣。薄熙来(加上他父亲)这件事干得过于残忍了!
   我应该介绍一下薄熙来的人格背景。
   他是高干子弟——“老红卫兵”一代人。
   在我的母校——红卫兵发源地清华附中,文革初起,1966年初夏,“当同学之间还在辩论‘校长老师该不该打倒’时,高干子弟们早已雄心勃勃,准备登上中国政治舞台,大显身手了。一位高干子弟与同伴说:咱们的父辈就是在青年时代登上政治舞台的,现在该轮到我们了!他们天然地明白权力为何物.他们的父辈是今天的统治者,他们当然是中国明天的统治者。”这段话引自我多年前写的《我所亲见的“老红卫兵”》。在同一篇文章里,我还写道:“红卫兵——这些中国未来的统治者,这些年轻的权欲狂,就是这样毫无人性地用无辜者的生命与鲜血来铺平他们通往政治权力之路!”对于这些年轻的权力狂,我第一个把他们定义为“青年法西斯”、“毛泽东的党卫军”。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他们中的许多人早已脱离政治圈,或者在政治权力领域之外取得很多成就,或者幡然悔悟站到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一边。像薄熙来这样嫌六四杀人太少,还叫喊要继续杀人立威的,已经极为稀有,也许只有一两人两三人了吧?他真是成了毛泽东的嫡传弟子。这不仅是性格分析,而且是重庆的现实。他掀起的“唱红打黑”,既是毛泽东煽动民众不满以争夺最高权力的套路,又有文革红海洋的宏大气势,还借鉴了斯大林利用警察残酷清洗的模式。共产极权制度曾经出现过的两大模式:斯大林的警察模式和毛泽东的民粹模式(直接与人民“结盟”)薄熙来都成功继承了。也许还应该分出一种波尔布特的大屠杀模式,薄熙来还没来得及,而已。如果薄熙来真的说过诸如“六四杀人太少,还要继续杀人立威”之类的话,我劝谁也不要当成一时失口的“过头话”,他是下得了手的!
   斯大林毛泽东是两位共产运动史上顶级暴君。他们不仅杀黎民百姓杀政治反对派以立威,更下得了手杀同僚。斯大林几乎杀光了参加了十月革命的列宁的老战友,毛泽东同样,甚至连乞求脱离政治,回乡种地的刘少奇彭德怀都逃不出他的毒手。他们的人格已经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斯大林逝世后,苏共政治局杀掉了斯大林的刽子手贝利亚,就是因为太惧怕他的残忍无情。马林科夫、赫鲁晓夫等人深知,一旦贝利亚上台,他们谁也干不过他,而且将尸骨无存。这不仅是因为贝利亚手中掌握秘密警察系统,而且他杀人太多,杀顺了手,已经演变为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猜想,在中共最高层,恐怕无人不惧薄熙来。今天是政治盟友,后天就是刀下鬼,想做阶下囚而不可得。在权力狂人格中,是没有宽恕、容忍、克制等词汇的,是没有恻隐之心的,一切都会以人身死亡告终。王立军与薄熙来共事甚久,参与密谋,深知其残忍,最后逃入美国领事馆,才得以保全性命。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要看清一个人物,一定要研究他的家庭和社会背景。有一句名言叫“性格决定命运”,即是说命运是被性格决定的。同样,性格也是被决定的,性格之形成,又缘于家庭、社会和时代诸背景。这就要说到薄熙来之父薄一波。
   薄一波在中共高层内部亦遭人侧目,主要缘于他在“倒胡”事件中之恶劣表现。因为“六十一个叛徒”冤案,薄一波在共产党监牢里蹲了15年大牢,完全是因为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才使他重返人间。对于薄一波而言,胡是有大恩的。不料在权力欲望之鼓动下,他竟然恩将仇报,联络极左派,并亲自上阵,以非程序手段打倒党的合法总书记胡耀邦,把胡正在酝酿的全面政治改革扼死于母腹之中。薄一波一生中另一件大事,就是抗战时期的“晋西事变”。我青年时代曾在山西当农民当工人当作家凡二十年,山西民间对薄一波似无好评。用老百姓的话来说,“晋西事变”就是薄一波发誓放弃共产革命,坚决抗日,阎锡山轻信,看他是个难得人才,给他粮饷军械,让他帮忙组织抗日“新军”。却不料几年后薄一波羽翼丰满,翻脸不认人,把五十个团的军队带到共产党那里去了。这一事件中的两位主角都受到恶评:在阎锡山是轻信误国,死在台湾举行国葬时报纸仍耿耿于怀:“抗战前后,虽然阎氏始终站在抗日战线,但因为阎氏大量培植左倾分子,卒使共党势力在山西坐大;二十八年十一月,新军叛变十五万之众,均投向共匪,成为后来晋察冀区共军主力,又是谁之过欤?”至于薄一波,山西民间一直认为他口是心非,骗了阎老西,是不讲信义的一个小人。薄一生中对阎锡山和胡耀邦这两大“背叛”,揭示了其性格中的“权力欲望”、“不择手段”等主要倾向。再加上被儿子踹断三根肋骨之后那一番直见灵魂的夸赞,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权力狂就完美凸现。
   背叛、出卖、寡义、顺风转舵等等性格判断与政治判断、意识形态判断是有区隔的。既然可以背叛国民党的阎锡山,也同样可以背叛共产党的胡耀邦,还可以背叛其它人。中国民间喜谈忠臣奸臣即忠奸之辨,具体历史不过是背景。满清皇帝下令编著《贰臣传》,也是一个把“叛卖”人格特征与政治利益清晰切割的例证——所谓“贰臣”,正是帮大清打下江山的明朝降臣—功臣。坊间传言刘源等“红二代”与薄熙来秘密结盟,如真有其事,那是读书太少,政治幼稚。除非他们打算薄熙来一旦登基便解甲归田,退隐山野,否则一定要重蹈父辈的覆辙。(据说政治局里还有几票支持薄熙来,真令人费解。为了达到眼前的目的,跟什么人结盟都可以,唯独不可跟斯大林毛泽东式人物结盟。在薄熙来夺取皇冠的漫长道路上,在任何一次表决中投给他的任何一票,都是自己日后的死刑判决书。斯毛去世后,中苏两党高层都达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则:政治斗争失败者免死。这是一个虽然有限但很重要的进步,它限制了内斗之血腥,使最高权力的争夺不再是你死我活。这就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大清洗”和“文革”的再现。捉狼者有一诀窍:钻进狼窝去抓。因为在窝里狼绝不开牙厮杀,你只须拿口袋一只一只装。也就是说,绝不“窝里斗”成了狼维系种群生存的最高原则。那种在窝里呲牙的狼,想来早就被驱逐或天理不容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