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藏人主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译者访谈】罗伯特·巴内特教授回答读者汇问
   
   
   

   核心提示:最近四川及其周边的藏区很不平静,从去年3月到现在,共有三十多名藏人自焚。我们前段时间译介了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藏学研究所所长罗伯特·巴内特教授的两篇文章,讲述他对自焚藏人和藏区整体情况的看法。
   
   
   藏学专家罗伯特·巴内特推荐五本关于西藏的书
   
   
   《亚洲社会》罗伯特·巴尼特谈为什么藏人要自焚
   
   
   
   我们有幸从读者中收集到五个问题,向巴内特提问。谢谢各位关注我们这次汇问的读者,也感谢罗比。下面是读者的问题和巴内特教授的答复:
   
   
   
   1. a) 请问教授您是否认为如果达赖想要返回中国,则他对十一世班禅的­立场就构成了双方谈判的一大障碍,您认为应如何解决这一难题?
   
   如果你指的是目前在北京的中国官方班禅大师,他的地位和称号对中国政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面子"问题,因为他们选择并认定了他。这尤其复杂,可能会令人尴尬,因为他们使用了强权。阿嘉仁波切在他逃离中国之前曾经深深地卷入这些事件,根据阿嘉仁波切自传中的描述,他们可能还用了点欺骗。 [英文,中文介绍] 达赖喇嘛选定的灵童被大多数藏人接受,1995年被迫"失踪",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是双方一次严重的事件,如你所言,我们认为一般来说,中国会试图强迫藏人接受目前的安排。
   
   这个问题是否困难取决于中方,因为对于藏人来说,这一问题不难解决。在西藏文化中,某个喇嘛常常可以有多个转世。在这些情形中,藏族传统上有些解决方法,例如,给两位灵童不同的称号。在一些例子中,他们可以说,一位活佛可以转世为"心"和"意"两个化身。或者,他们可以允许另一位转世灵童继续传法给他自己的信徒,而无需政府干预。这和十世班禅大师的情况类似 —— 在20世纪30年代,拉萨有另外一名灵童,中国希望认定他们自己的灵童。在1951年和北京的谈判中,西藏政府被迫接受北京的灵童,但是拉萨的灵童被认为是"候补班禅(Panchen Outrul)",直到今日,他还有很多学生,也受到尊重(他现在居住在爱尔兰。http://www.jampaling.org/rinpoche.html)
   
   按照藏族习俗,解决转世问题的困难部分在于哪位灵童被认定拥有"拉让",前一代喇嘛的个人资产。在班禅大师的例子中,他的主寺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因此,这可能需要两方来讨论和解决。但是这更可能是个实践的问题。类似的,双方将讨论中国的班禅大师是否会在新的西藏政府拥有官方职位。如果中方坚持他们的班禅喇嘛必须在政协继续其职位,藏人应该不会反对;每个人都知道这个职位是个花瓶,没什么实际权力。但是在西藏历史上,没什么规则或习俗说班禅大师必须在西藏政府中担任显赫政治职位。事实上,我没听说过班禅大师在西藏有什么政府或国家职位,直到1951年,毛泽东创造性地重建了西藏政府制度,坚持班禅大师担任政治职位。国民党曾经试图辩称,班禅大师在西藏承担着重要的政治角色,1950年之后,西北军政委员会也持类似的观点,但是这只是中国对西藏政治的干涉,与西藏实际情况无关。
   
   在这一事件中,藏人一方肯定会坚持失踪的班禅大师,由达赖喇嘛认定并得到多数人认可的那位,被认定为高级喇嘛,只要他自己不反对,也许拥有一个稍微不同的称号。如果双方想解决班禅大师的争议,他们可以为两位转世找到合适的宗教称呼。这样双方都有面子,相应的,藏人可能会同意中国一方给他们的班禅大师稍高的官方地位,也许有个修改的名号。
   
   所以,这和其他的中国-西藏问题一样:如果双方真的有政治意愿,他们能够找到方法,轻松解决。但是这儿存在一些问题,法律的角度和习俗的角度不同。中国政府倾向于按照严格的法律框架讨论藏族宗教、风俗和政治。这一角度不被大多数历史学家支持,因为实际上,这些系统高度灵活、可谈判且可变。因此,中国说,活佛转世必须按照法律规定来决定,而藏人用一些佛教仪式和模糊的传统风俗,这样在幕后更容易适应不同情况。这是双方冲突的重要缘由之一。如果你要为这些争端找到有意义的解决方案,你需要检视历史、宗教和习惯,用风俗来治理而不是严格的法律,这样你相对容易找到妥协方案。
   
   我认为我们应该记住,我们需要提醒中国政府,这些事情并不总是决定于政府或政客们。在有关喇嘛转世的争端中,公众观点非常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法律法规在这些争端中没什么用。过去,直到现在,西藏政府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这些事情,它无法强迫人民相信他们不同意的事情。它也不得不考虑舆论。西藏有关转世的纠纷大多如此。在班禅转世这件事上,如你所知,大多数藏人看起来只接受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转世。但是大多数也认为,中国的班禅转世也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喇嘛的转世。因此,他们仍然自动地尊重他,可能接受一个妥协方案,例如调整他的名号。
   
   b) 附带请教,您认为达赖转世选出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我的意思是指­,如果新达赖完全没有中国政府的认可,可能连现在的谈判都无法进­行了,毕竟中国一直说谈的是达赖的私人问题)
   
   下一世达赖喇嘛转世一定会给中藏双方带来复杂的斗争,除非在现世达赖喇嘛过世之前就有某种协议,中国政府和境内藏人之间也不得安宁。中国说,只有它才能选择并认定达赖喇嘛转世(2007年,中国通过了《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中国日报的英文报道。);但是达赖喇嘛说,决定如何寻访他的转世,这是他个人的职责(达赖喇嘛的正式声明:英文版,中文版),他的论点是基于风俗和传统。如果中国坚持法律的方式,它将不得不使用武力,他无法得到藏人的普遍支持:在宗教事务上,人们遵从习俗,听取他们的佛教上师的建议,而不是法律或者政府的命令。大多数文化都是如此,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总统无法劝说美国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为其雇佣的非基督教女性支付医疗保险。因此,除非达成协议,达赖喇嘛的转世会造成严重的纠纷—— 会出现两位15世达赖喇嘛,就像现在有两位班禅大师一样。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摘自网络
   
   谈判的问题则有些不同。中国官员在公开场合总是很强硬,但是他们私底下不一定相信。如果他们认为这对他们或者对中国有帮助,他们会改变。因此,他们说他们仅讨论达赖喇嘛的个人前途问题,但是有时他们也和藏人代表讨论西藏自治的事情;他们只是说,他们不会这样做。类似的,未来,他们也许说他们只讨论下一世达赖喇嘛的个人地位问题,但是我想,实践中,他们也会想讨论噶玛巴的个人前途问题。如果他们真的想继续谈判,他们会找到办法。例如,甚至在下一世达赖喇嘛长大之前,他们会与他的代表洽谈。所以,达赖喇嘛过世后,如果谈判继续,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这也不是很可能。实际情况下,一旦达赖喇嘛过世,和流亡藏人的谈判可能就没了,或者没什么用,除非噶玛巴成为主要角色。
   
   但是我们得记住,流亡藏人可能不会总是和中国谈判或争端的主要参与方;他们现在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达赖喇嘛和噶玛巴。人们总是忘记,流亡藏人政治只是整体藏人政治的一小部分。对于中国而言,重要的政治挑战来自于西藏境内,如果有没有流亡藏人,他们都存在。实际上,如果达赖喇嘛过世,他们可能会更强硬;可能是因为达赖喇嘛对西藏境内的政治有些缓和作用,但是我们在一段时间内无法知道。现在没人有达赖喇嘛那样的魅力和支持度,但是,一旦他过世,西藏境内可能出现新的领导者。比起流亡藏人,他们对中国知之甚多,他们可能会给中国带来大不一样的挑战。一旦如此,政府将会碰到和内地不一样的挑战,情况大不相同,因为内地的人们并不团结。
   
   2. 我很关心中国民主转型与西藏(其实也包括新疆)未来的关系,在中­国,很多人相信,中国民主之日,也就是藏疆独立之时,不知您怎么­看民主化与民族国家之维持统一的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学者和活动分子有着不同的观点。首先,我们应考虑有意义的自治,而不是独立。一些评价家认为,中国的民主改革会创建一个制度,藏族、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会在中国内部得到某种自治,允许他们心安理得地表达他们的需要和观点。其他一些人赞同严家其在1993年提出的联邦制度(中文报道、英文),08宪章提出的也较类似。但是其他一些人辩称即使在民主制度中,强烈的民族主义 —— 特别是对于国家领土和民族优越性的强烈感情 —— 仍然存在。他们认为,即使在民主转型之后,汉族人也不愿接受藏族、维吾尔族和蒙古族的有意义的自治。因此,我们也不能想当然。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有赖于政治领袖、民间社会和其他人一起教育民众,推广有关自治、民族历史、平权等思想。
   
   如果民主中国无法为这些族群提供有效的自治,他们也许仍然会寻求独立。谈到独立,对于民主国家来说,接受其领土内的族群的独立也很不寻常。因此,这在民主中国也不大会发生,除非中国非常进步,思想开放。国际上,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 —— 英国允许苏格兰独立公决,加拿大1980年和1985年允许魁北克居民两次公决。当然,在20世纪中期,欧洲强权允许其大多数"蓝水"殖民地独立。但是美国没有对夏威夷、波多黎各或阿拉斯加如此行事。对于民主大国,除非发生武力冲突,允许他们控制的邻近地区独立,这相当不寻常。
   
   3. 对于自焚频繁发生,汉人的普遍性冷漠和强权的残酷镇压;个人与­社会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
   
   大概地讲,我们可以把对政治动乱的反应分为两类:"外部"论和"内部"论。"外部"论认为,动乱是由外部挑起的,某种针对国家的阴谋或者反对某个主要族群。其反应是镇压间谍、敌人、叛徒,封锁从外部势力送进来的信息,如果它找不到,国家可能会自己发明一些。"内部"论认为动乱是内部,局部对社会文化条件的不满造成,它的反应是对这些关切进行研究,找到其源头,如果必要,修正这些政策。某些动乱可能同时有内部和外部因素,外部因素只会在内部因素已经存在的情况下才能起作用——换而言之,如果人民相信政府聆听他们的关切,反政府运动不会有什么效果。因此我认为,只有"内部"论值得追随。这意味着,我们都应该关注那些自焚的人们,他们的关切为何,解决他们试图提出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看,我似乎认为,自焚是一些藏人给政府和社会送出的紧急信息,他们的社区对现状有着及其严重的关切。我认为,这些藏人采取这种方法,因为他们的社区正面临着来自国家的极端压力,因为在中国社会,至少对于藏人而言,他们几乎无法送出批评政府的信息。我认为,自焚者有意识地试图避免大规模示威,因为这往往导致暴力和伤害。因此,我认为中国知识分子和社会应该抓住这一机会鼓励中国学者、非政府组织、记者和知识分子,紧急对每个受到影响的社区展开研究,研究他们为什么不满,在这些事件背后有什么缘由,就像2008年西藏骚乱之后公盟所做的研究报告那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