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资中筠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并没有使文化断裂,而是把中国最优秀的传统精神和新思想结合起来了。理由有三:一曰“五四运动”的反传统的方向是向前进的;二曰“五四”的主要代表人物都是传统文化修养非常深的一批知识精英;三曰:实际上他们选择的新文化并不是否定所有的传统文化、所有的传统美德。

   三个理由都不成立,是“非常错误而且是荒谬的”。

   一,反传统的方向是历史性的文化、道德大倒退。科学和民主当然是好东西,进步的东西,但反掉传统,它们在中国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注定求之不得,关此,历史已经做出严厉证明。

   资中筠错误之一,是把传统与科学和民主对立起来,把传统等同于“顽固的旧礼教和僵化的思想以及风俗习惯的束缚”。她不知道,某些制度、思想及风俗习惯的不良,正是清政府偏离中华道统、政治严重失德造成的。正确的做法是回归中华正道而不是打倒孔子反掉儒家。

   资中筠说“三纲五常底下怎么可以讲民主和平等”,殊不知五常乃是仁义礼智信,反掉五常,别讲民主和平等,连基本人性都会丧失。至于三纲,完全可以进行现代性转化,况随着君主制的消失,其中“君为臣纲”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

   二,“五四”的主要代表人物都是半吊子小知识分子,如陈独秀、李大钊,后来的鲁迅等,无不缺乏经学修养,昧于儒佛道,昧于历史真相、文化真理和心性真谛。胡适西学不错,中学同样一知半解。

   他们中或有人能写旧诗,或有人饱读古书,但说到“饱读经书”通经致用,那是半个也没有。以中华标准衡量,在“庸人、士、君子、贤人、圣人(大人)”序列中,他们连君子甚至士都算不上,因为君子是指具有一定经学修养而建立了基本人格者,士也要“有志于学”,特指儒家经典和六艺。这些人完全没“有资格来说什么是应该保留的,什么是应该扬弃的。”

   三,不论是从效果上、事实上还是“道理”上来说,中华文化都断裂了,断裂得空前彻底。儒家是华文化主统,孔子是儒文化代表,打倒孔子反掉儒家,就否定了中华文化的根本,否定了传统道德的原则。主体不立,还奢谈什么“吸取外来文化之精华,以复兴我中华的精神。”

   当然,相对文革而言,五四倒孔反儒还是比较“文质彬彬”的,而军阀和国党也不乏传统修养,故“五四”以后教育和文化事业并未完全学绝道丧。相对“解放后”的知识群体,资中筠的老师辈们的文化道德水准普遍高些。不过智慧也已经普遍低劣,丧失了辨别学说高低优劣、人物善恶正邪的能力。马家帮问鼎中原,就得到了众多知识人的信仰和追捧。

   所谓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引进了一些新思想,却把中国最优秀的传统文化和精神打断了,把正知正见和正常价值观打掉了,为歪理邪说泛滥和马主义成为主流扫清了障碍、开辟了道路。

   文革在政治上固然无双无对,在文化立场和态度上则与五四一脉相承。《易经》曰:“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可以说,文革的恶果,就植根于五四倒孔倒儒的反传统运动,是五四在政治上的逻辑结果。

   资中筠提到“贵族精神里有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很好。这种精神和责任感,西方传统中有,中国传统中更丰。儒家内圣学和“天爵”说,强调的正是道德良知的高贵和尊严,儒家外王学,齐家治国平天下,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承担。2012-5-2东海儒者余樟法

   附资中筠:不能把“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文革”相提并论 现在有一个说法,我经常听到的,就是说“五四”批孔过分,“文革”的批林批孔和它是一脉相承的,所以从“五四”开始中国的传统文化就开始断裂了,使中国人不知所从,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文化。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非常错误,而且是荒谬的。 “五四”新文化运动并没有使文化断裂,而是把中国最优秀的传统精神和新思想结合起来了 我一直是“五四”精神的坚决捍卫者。因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说1919年5月4日大家上街游行这一下,那是为了巴黎和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爆发点,并且我觉得它的做法,把人家赵家楼烧掉了,不见得是可取的,以后也不能鼓励。但是总的说来,“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从晚清以来,无数仁人志士寻求变革图强之道达到的一个高潮,一个里程碑。“五四”只是一个符号。新文化运动这批人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像胡适、陈独秀、李大钊,还有后来的鲁迅等,都是延续了鸦片战争以来睁眼看世界的先进人物的努力。他们的反传统跟“文革”对比的话,我觉得有一些非常鲜明的不同特点。 第一,方向问题。“五四运动”的反传统的方向是向前进的。当时为什么要反传统呢?因为他们感觉到如果那些顽固的旧礼教和僵化的思想,以及风俗习惯的束缚如果不打破的话,新思想进不来,民族无法新生,所以他们特别感觉到这些束缚需要打破。那么新文化运动的方向是什么呢?很明确,科学和民主。如果传统礼教不打破的话,科学就被认为是奇技淫巧,民主根本说不上,都是在“三纲五常”底下,怎么可以讲民主和平等呢?光是一个婚姻自由,就做不到。 第二,主要力量。“五四”的主要代表人物都是传统文化修养非常深的一批知识精英,他们哪一个人不是饱读经书的?你看鲁迅的旧诗写得多好啊,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有很深的旧文化底蕴,然后才有资格来说什么是应该保留的,什么是应该扬弃的。如果连知道都不知道,还谈什么该放弃、什么该保留。现在高唱“弘扬国学”的很多年轻人,我觉得根本都没有念过多少古书,连繁体字都不太认识,就来讲我们应该恢复孔孟之道。我觉得“五四”这批人绝对是从旧文化中走出来的,才知道它的弊病在什么地方。 第三,从效果上来说,我觉得文化并没有断裂。实际上他们选择的新文化并不是否定所有的传统文化、所有的传统美德,比如,我的父母辈和师长辈就是受到“五四”精神洗礼的人。我觉得我自己至少间接受益于“五四”,虽然我自己够不上这个年纪,但是我母亲就是这个年纪的人。我母亲因为这样的新文化运动,才有资格上学。作为知识妇女,她是1900年生的,那一代的妇女有机会上新学堂,因此她有了新思想,有男女平等的思想。我也受惠,母亲不会说我是女孩子就在家里呆着算了。我国现在的教育和文化,包括许多名牌大学,都奠基于那个时候,是从晚清废科举到“五四”运动这个时期创立的。 拿我自己来说,我那个时候上学的教育课本,当然是“五四”运动之后的,里面文言文是非常多的。比如说初中一是念先秦的文章,初中二就要选一些秦汉的文章,初中三就要选唐宋的文章,并没有说不让我们念这些东西。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得到的传统文化修养,远比后来要多,所以我觉得并没有断裂,并没有因为“五四”运动提倡科学和民主,或者说打倒孔家店就断裂了传统文化。 还有个非常鲜明的例子,就是那一代知识分子,我的老师辈们,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大学教授都经受了抗日战争的考验。在民族危亡之际,他们发扬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原来他们在抗日战争之前生活是非常优越的。日本侵略,大批学校迁到内地去,后来连饭都吃不饱,经过了最艰苦的时候,他们都坚持下来了,而那个时候最出成果、最出人才,所有的教学、科研以及人的骨气都表现出来了。 前不久有许多纪念西南联大70周年的文章,我觉得西南联大的精神应该是“五四”运动的产物,恰恰是证明了“五四”这一代的知识分子,把中国最优秀的传统精神和新思想、新的民主科学的思想结合起来了。所以从效果来说,你也不能够说“五四”新文化运动使得文化断裂了。 “文革”的批孔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反传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是“文革”呢,是完全相反的。“文革”首先把批孔和批林放在一块,暗含着批周恩来,这是上层作为一个政治斗争的工具,全民跟着瞎批,不知道孔子跟他们两个人有什么关系,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五四”运动是一批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无权无势,完全是凭着自己的认识,变革图强,因旧势力太强大而大声疾呼。而“文革”的批孔是从最高掌权者发动,群众完全是盲目的。“文革”的批孔与“五四”反对旧传统文化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其二,“文革”发展的方向是走向专制。一头是高度集权,搞个人崇拜,另一头是群氓的无政府主义。批儒扬法,树立的是秦始皇。 其三,“文革”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真的文化断裂,就是有一代人没有多少文化了,没有多少机会再受到教育了,而且对于历史很无知,根本搞不清楚了,就剩下几个符号,几个口号,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文革”这一代人受害,“五四”那一代人受益,这一点也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 但是认为“‘五四’搞糟了”这样的一个说法,把“五四”和“文革”批孔相提并论这种说法还是相当普遍的。我就要借这个机会,强烈反对这样的一种说法,因为我们现在的民主和科学还并不很多。所谓科学,我指的是科学的思想方法,用事实来说话,而不是需要什么样的框架,就必须要说什么样的话。   “五四精神”就是承载了中国优秀传统的知识分子吸取外来文化之精华,以复兴我中华的精神 我还看到过一篇文章,说一些知识分子一天到晚讲民主和科学,就像祥林嫂一样,使那位作者很厌烦。我今天还要做一次祥林嫂,我觉得就是要提倡民主和科学,当然不仅仅是民主和科学。但是这两样东西还是“五四”运动的健将们提出来的,是我们先贤们提出来的,至今还没有完成,同胞们仍须努力。 讲到西化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人不会全盘西化,不用害怕,因为有这么根深蒂固的,不管是好还是坏的传统,13亿人不可能全盘西化。问题在于向西方学习什么,是精华还是糟粕,永远是个问题。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听说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地区,搞了一些所谓的贵族学校,学费一年好几十万。有一些特别有钱的人,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受封闭式的所谓的英国式贵族教育,包括学骑马等等。他们所想象所理解中的英国贵族做的事情,他们就要学。不知道这样会培养出什么样的人。这姑且不论,但是还有一点,贵族精神里有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为什么英国王子非要去参军?他觉得如果不做这件事,显不出来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无愧于皇家荣誉的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现在是女王、那时候是公主的伊丽莎白,也到军队里做最普通的事。皇家贵族有一种责任感,那才是荣誉。萧乾作为唯一《大公报》驻伦敦的记者,写的一篇战时通讯给我印象很深,他写到空袭警报来时大家往防空洞跑,但是就在逃命的时候,他发现英国绅士还是让妇女和儿童先走,不失其风度,他感觉到这样的民族和这样的人是不可战胜的。我想暴发户家长们都不会想到这一点,结果培养出来的都是纨绔子弟,皮毛都学过来了,能说非常地道的英文,也会骑马、打球等等,可是责任和荣誉意识这样的精神就是学不过来。 这只是顺便想到的例子,回到“五四精神”,我认为就是承载了中国优秀传统的知识分子吸取外来文化之精华,以复兴我中华的精神。 (*资中筠/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原所长,此稿为作者“岭南大讲坛”演讲稿的一部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