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狄村
[主页]->[百家争鸣]->[狄村]->[主权人权暴政]
狄村
·航母不会提升中国的话语权和软实力
·资产产业新论
·让我们以另外一种眼光看待美国精神
·拉登给五毛的信
·长亭十里泪淋淋,难尽英雄不了情《新版》
·国际五一和我们不能再怂来的现在
·主权人权暴政
·论《土地供应新政:拍卖不再价高者得》
·
·卡扎菲还能扛多久
·利比亚会有持久战吗
·快阻止,藏胞已经有三十六人自焚
·学习雷锋爱照相
·甚把孔三妈憋得喷粪
·献给四儿六知识产权日
·为什么晋语是客家话最近的表亲 2010-04-09 21:13:13
·晋语打硪歌
·陈光诚炒作成功启示
·复国大合唱------又名《亡共九唱》
·实在不想要的两个国际奖和我们希望得到的奖
·泰森级军事战略思想精髓《大朗怒举擀面杖》
·论腐儒文化就是吞噬中国智慧的黑洞——献给4.26国际知识产权日
·读《美国人为何抗议孔子课堂》随想
·读《美国人为何抗议孔子课堂》随想
·主人和仆人的故事
·中国神曲---序言
·闻联军贵州捷报
·闾丘露薇,君莫笑那晋语山里话--2010年两会评
·奴性的认识----观朝鲜大妈哭晕后感想
·拉登给五毛的信
·看案例找寻真实的陈光诚
·盛世赞歌-----获悉世博前三天一半购票者放
·不一致陈光诚逃亡版本暴露了什么
·蓦然回首一视,陈光诚暴露假瞎
·根据常识推定陈光诚三假面目
·识破造假的〈陈光诚视频演讲〉
·再揭〈陈光诚视频演讲〉的假话
·揭〈陈光诚视频演讲〉的假话
·悼旺阳--真瞎假瞎感
·从越来越揪心的西南旱情想到的(2010-03-23 15:08:58)[编辑][删除]转载▼标
·看满地积雪到公务员高薪薪养廉
·致胡星斗
·推特一天揭露陈光诚精彩推文
·是谁的黑手
·复兴中华必须光复民国
·民国13《1924》年国父在广州的演讲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人权暴政

主权人权暴政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为全人类的人权事业,为全人类解放并为之同独裁暴政艰苦卓绝斗争的人们,献给那些想表达人权大于主权却苦于说不出具体理论的人们,也献给那些各国政要,也献给那些反对的此论点的人们欢迎提出驳斥意见,否则,窃以为,此文的证论定会终极人权和主权谁是老大的争论。
   
   
   
    ----无论是支持上帝造人的神传文化信仰人群,还是自喻为现代科技代表支持进化论的人群,在一个不争的事实事实面前,都将哑口无言,即:无论是坚信来自亚当夏娃,还是相信女娲亲自用泥土捏人,还是以为人类就是从单个细胞的生命到古猿一路高歌进化而来,都不能否认这个事实,无论是被逐离伊甸园的亚当夏娃以及他们的子孙,还是一路进化而来的人群,早期的人,人数都不会太多,人类在那洪荒岁月,原始生存状态下,由于生产能力有限,被迫分割成许多小的群落,人类社会活动不外是在自己所在的小群落也就是氏族内过着平等互助的群居生活,没有权威,没有压迫,没有国家,更没有法律,互助就是道德。当人类的生产技能不断进步之时,获取的食物与日俱增,有能力养活较大的群落,然而,由于各人群扩大的活动范围,生存空间互相交错,对一个地区食物资源索取,也不是先前的唯本群落独占,此时的人类,原始纯朴,不懂和另外的人群分享,对待自己群落的人,友善互助,对待自己身外的人群,可能视之为敌人,由于冲突不断,严重威胁早期人类各个群落的生存,每个成员的安全与否影响到整个群落的繁衍,可原来那种自由自在的没有同种之间杀戮抢夺的生存习俗,无法应对此时的变化,于是,群落成员们就推举勇武有道义的人为“王”,“王”权就是世界最初的权力,“王”为大家的安全提供保护,大家对“王”提供生活所需,最初的“王”权,就是直接来之于人民的授于,最初的“王”,和人民签订了公平的交易,“王”不再直接生产劳动,生活所需就是靠人民的税赋,而人们也不在既生产又的处理生产之外的昂余之事,最初的“王”,职责简单明确,就是维护每个成员的生存权力,发展壮大族群。“王”的权力,来源于人民授予,也受制于人民的收回,人民对王权的应有的制抑权力,不但历史悠久而且是合法。最初的“王”行驶着最初的王权,王权遵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视全体成员的生活习俗为最高礼仪,王权丝毫不会对全体成员的权力构成威胁,也不会威胁个体成员的权力,反而受到人民的尊崇,王权是人民权力派生出的一项平行于人权的权力,而后世所指的人权就是全体人民最普遍最广泛的基本权利。
   
   
   
    -----王权产生的动机,就是为了保障人类最初的人权,由于王权必须是全体人民对个体或极少数人的的授权产生,王权和人权比较倒显是得窄小和局部。我们不可能有古代具体王权产生过程的音像资料,但我们可以从古代文献记载和现实尚处在原始社会发展阶段的人群中,得到人类群居生活生物学的例证支持,最初王权的产生,绝不会是靠暴力征服获取,因为人的天性就的过群居生活,任何人类成员的都受群体制抑,离开群体的任何一个强壮的个体都将无法生存,因为离群索居的人,无论多么强壮,没有和群体成员的信息交流,没有群落关怀的个体,失去群体生活的竞争压力和关爱,生存意志都会变态,丢失常态的人最后注定要精神崩溃,孤独足以杀死适宜群居的人类个体生命,既然孤独感是群居物种的杀手,那么,最初的王,必定不会是违背全体成员意志独意孤行的用强制手段获取统治权力的,最初的“王”,肯定是人民普遍支持的具有道德风范的王者,再说,“王”毕竟是一个个体,一个个体的力量无论怎么强大也不敌种群的力量,可见,后来那种“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论”多么荒谬,是严重玷污违背人类天然精神的邪说,那种鼓吹权力来源于暴力征服的强权强理就是歪曲人类群居本性的无理诡辩。
   
   
   
    ----随着原始人群逐步的的扩大,以后产生民族,产生国家,王权就演化为后来的国家主权,主权的实质,还是那个人民权力授于的王权延续。由此可见,全体成员让出的那部分个人权力,汇聚成王权--后来的主权,和个体成员的基本权利本无矛盾,既然王权是出自人民权力的授予,由王权和主权的继承关系决定,人权是王权之父,也是主权之祖,
   
    ----从上述例子中我们还会发现一个实质的问题,既然社会的主体就是由人组成,社会的一切活动,肯定都是围绕着以人为本的核心转动,那么,围绕人的活动,就的尊重人的权利,因此,广泛普通的人的基本权利,就是人权,人权不仅仅是人类个体的一项私权,而且是一种人类与生俱来的最广泛的公共权利,人权的重要性表明,围绕人权的活动就是最大的公共权力活动,人权是派生所有权力的基础。
   
    -----既然最初的“王”,来源于人民的授予,以后由王权延变而来的主权就不应该压制人民的权利,无论主权的最高统治者叫什么,是叫总统叫皇帝叫党,还是叫国王叫主席叫沙皇叫酋长,其权力都必须受到人民权力的监督,都必须匍匐于人民权力的制抑之下,没有一种理由,可以忽视人民的天然权利,可以颠倒本末的对人民权利践踏,当今任何主权国家的实质,不外是一伙人接受人民的授权,实施对国家事务的管理,无论这个国家多么强大,地域多么辽阔,也没有权力压迫人民的基本人权,主权只是行驶于一个地域之内的一种行政权力,其主要功能是对外的,代表着该国人民和外国政府签订条约等,主权即便代表国家对外宣战的特殊时期,一般也不和本国基本人权冲突,主权只有在保卫利益制裁叛国行为的时候,才会临时大于个人人权,一般正常施政的时候,主权和人权这两种平行权利不会发生矛盾。
    ---联合国大会在1948年12月10日,通过的达三十条的《世界人权宣言》,虽然不是强制的公约,但它为之后两份具有强制性的联合国人权公约,《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通过,奠定了基础,联合国对人权的重视,反映的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基于对人权的尊重,由《世界人权宣言》中看到,《世界人权宣言》不争的就是人类社会各个主权国家理应遵守的世界宪法,证明了人权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公权。人权既然有如此篇幅宏大的宣言和背景,肯定是要大过在局部地区只管辖局部事物务的主权的。
   
   
   
    ----现实的人类社会,有无数个民族构建了好多的国家,这些国家都有宪法,也都有法律,无论宪法和法律制定的多么繁杂细化,实质上都是在规定人的具体权利,假如离开人的权限制定法律,所有法律都将是无源之水无因之果,总所周知,无论什么国家,皆是任何法律法规不能和国家的宪法抵触,宪法是一个国家的大纲,虽然宪法的条文较少,一般性的法律法规文件多如牛毛,但是,宪法制定不能有悖于人的基本权利,再多的一般的法律条文也不能和宪法相悖,宪法的严肃性和概括性对一般法律条文有压倒的优势,是不许有任何的对抗的,人权大于主权,也和宪法对一般条文的优势一样,旗帜鲜明不惧挑战。
   
   
   
    ----人类社会从蒙昧走到如今,数千年的文明史,记录了太多的人权苦难,也记录了无数为自由前仆后继牺牲人民的光辉事迹,数千年来,自打人民把权力交给了“王”,虽然开始有不少的“王”的对人民委托尽心尽职,但是后来大多数“王”和“王”的后代,背弃了和人民签订的合同,颠倒了最初王权的本意,把王权高高凌驾与人民的权力至上,把人类社会拖陷进暴政帝王独裁时代,对人民强征暴敛,残酷压榨人民,数千年人类血泪史,一次次地记录无道的“王”对其他民族国家的侵略抢夺,对弱小民族的奴役剥削,记录着对失信于人民的暴君歌颂,记录失去人民权力制约的过度权力的肆虐,记录着广大人民被习惯奴役,习惯暴君的吆喝,习惯皮鞭虐待,一个世纪接着一个世纪,十字架上基督耶稣的血,没有唤醒统治者的良知,孔子的仁爱理想,没有得到统治者的相应,孟子的民贵君轻,统治者嗤之以鼻,从尼罗河的畔的古代埃及,到奢扉之城的古代巴比伦,从暴虐秦始皇的寻欢作乐的阿房宫,到醉生梦死的古罗马尼禄焚城,从中国的长城,到古印度树荫下躺在金椅上不知到底怎么才能享受完快乐的国王,暴君年年岁岁荒淫无耻,人民日日月月被奴役压迫。
   
   
   
   
   
    ----历史之轮黑暗中飞逝,到数百年前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思想者们,对人民宣布,主权在民,暴君不能为王豺狼不能牧羊,暴政者就是人民的公敌,人民有权砍下暴君的头,人民有权收回暴君的权力,世界出现了曙光,自由,普选,三权分立,宪政,权力制抑,人性解放,各类人本的更合乎人性的理念,在世界的西方普遍推动着民主制度的确立,人权得到长足的发展,理性的人民,暴发了空前的创造力,几何级发展的科技文化文明成果,推动世界的改变,直到二战结束,法西斯暴政的灭亡,鉴于法西斯暴政对人民的迫害摧残,1948年的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宣布世界进入一个崭新的人权文明时代,当东欧一个个血色极权在上世纪90年代相继灭亡,全世界在极权暴政控制下的国家,已为数很少,人权的普世精神理念在现代技术助力下,在世界向着家喻户晓发展,可历史上的任何反动派,压迫人权的独裁政权,不会自动退出历史的舞台,他们打着维护主权的借口,打着吃饭权和喝水权也是人权的借口,打着不杀死让活着就是最大人权的借口,用一切可能的手段阻碍着人民要求全面人权的诉求,如卡扎菲等的独裁者们,还实施对要求民主权力的人民屠杀,扬言对坚持抗议的人民逐家挨户搜查,威胁人民,坦克怎么把人压成肉饼,众所周知,民主权利也是人权中的一种天然的人权,要求统治者下台交回权力也是人民本来就有的权力,而卡扎菲们,维护的就是要对人民的绝对统治,对人民人权的永远剥夺,因此,他们千方百计抹黑全面的人权诉求是合理的诉求,无视人权是人民与生俱来的权利,是世界最普通最广凡的权力,是全体人类最基本的公共权力,是世界一切权力的基础,他们利用手中的武装力量,暴力对待人民的天赋权利,这种暴力行为,就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就是一种子孙悖逆父母的以小犯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